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没人懂得欣赏
    “我没什么好查的,你想查,谁也拦不住,有些事不需要理由,就像我不喜欢国安局,同样不需要理由,韩局,我们已经走完了!”

    韩应钦一抬头,看见军营的大门矗立在那,“你是不是故意带我走这边?”

    “没错,如果韩帅想离开,那边有车子,随时能送您到市区!”

    “如果我不走呢?”

    田秩面色毫无波动,“虽然陪同韩局长参观也是任务,但是我做为炊事班的班长,需要负责全团的伙食,本职工作不能耽误!”

    “那我随你去炊事班吧!想当年我也当过炊事员!”

    田秩没二话,领着他去了炊事班。

    韩应钦还真的卷起袖子,系上围裙,帮他们一起做饭。

    田秩无所谓,认认真真的研究菜谱,挑选食材,一点一滴都不容疏忽。

    炊事班的小战士们,对这位气宇轩昂的大叔很好奇。

    毕竟这位大叔,怎么看都不像会做饭的人。

    他的手,更像指挥千军万马的手。

    韩帅不仅炒菜不错,还特地做了些小甜品。

    田秩眯着眼,目不转睛的盯着韩帅面前摆着的几排小蛋糕。

    韩帅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你们都不要看了,这是给女兵的,你们这帮小子,想都别想。”

    闻言,本来垂涎欲滴的小伙子们,匆忙转过身去。

    田秩眉头皱着,“韩局,讨好小姑娘这一招,真的很不错!”

    韩应钦不以为意,“我的招数还多着呢!到点了,要开饭了吧?换我全程陪同!”

    乔月像往常一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进食堂,排队打饭。

    “好香啊!你们闻见了吗?是甜香味1”

    “我也闻见了,是蛋糕,我以前吃过,可好吃了,又软又香甜,有加牛奶的。”

    女孩子没有几个不爱甜品的,乔月虽然不贪,但是偶尔吃一次,也挺不错。

    前面的队伍在缓慢有秩序的移动。

    打过饭小伙子,一个个垂头丧气。

    小姑娘们,则是每人拿了两个小蛋糕,一脸的兴奋。

    林雪跟穆雨彤家境都很好,包括封含玉也是,从小也没缺过什么。

    但是在军营待了这么久,看见肉就是山珍海味。

    封含玉今天排在前面,看见帅大叔,口水要流下来了,“呀!今天炊事班换人了?大叔您好,您是新来的主厨?”

    大叔回以优雅的笑容,“不是,我只是过来临时客串,来,拿好了!”

    大叔夹了两个小蛋糕,笑容亲切到了温柔的地步。

    封含玉竟然脸红了,踮着脚,捧着盘子就跑了。

    在她后面就是乔月了,同样看见帅大叔,她只看了一秒,便转移到今天的菜上面去了,还是那句。

    “我要肉!”

    田秩已经习惯了,也还是那句,“定量,没有多的!”

    说是这么说,但是一勺子下去,还是有多有少。

    “蛋糕要吗?”韩应钦笑的很友好。

    乔月瞟了眼蛋糕,“随便!”

    给就给,不给就不给,问什么?

    “随便没有……”韩帅给她夹了四个,“给你多了两个,高兴吗?”

    “不高兴,容易招来妒忌!”乔月实话实说。

    “那……要不拿回来两个?”

    “不用,反正他们也不敢!”乔月端了盘子就走。

    韩帅笑的无可奈何,“连一句谢谢都没有,真是没礼貌!”

    这叫个性!

    乔月在心里腹诽。

    轮到穆雨彤了,“大叔,我是不是也能有四个?”

    大叔摇头,“四个有四个的代价,你还不行!”

    小姑娘噘着嘴走了,盘子里还是两个。

    林雪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田秩,“这是你做的吗?我最喜欢吃蛋糕,以后还能做吗?”

    “是他做的,你得问他!”田秩指着旁边的大叔,后面四个字是回答她的问题,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大叔微笑着接过话,“我只是来这里参观的,过几天就要走了,如果你们想吃,可以请田班长学做蛋糕,田班长虽然长相不过关,但是学习的毅力还是有的,只要他肯学,一定能学会。”

    田秩万年不变的僵尸脸,终于有了崩裂的迹象,“我不做蛋糕!”

    林雪笑着怂怂肩,“没关系,我会做,田班长,如果你想学,可以跟我说!”

    说完,捧着盘子匆忙跑开。

    穆雨彤一边扒着饭,一边瞅着乔月盘子里蛋糕,虽然明知不能说,但还是忍不住,“乔月,那位大叔该不会是对你有意思吧?”

    “咳咳!”乔月被呛到了。

    封含玉咬着莴笋片,幽怨的瞪着她,“你都有主了,可别再招人了,大叔比你大一辈都不止呢!”

    乔月听到头顶成群乌鸦飞过,“你们的想像力可真够丰富的!”

    “嘘!团长来了!”

    不知谁说了句。

    这时帅大叔也脱下围裙,跟战士们一样,端着盘子,排队打饭,刚好站到封瑾后面。

    这俩人往那一站,绝对是整个食堂最亮眼的风景。

    乔月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埋头吃饭。

    伊晴坐在食常的另一边,她的身后有一张桌子,那是专为视察的领导留着的。

    今天只有周一明陪着王处长在那坐着,本来也有请她过去,但是她以为封瑾不会来了,也是不想面对王处长那张脸,便没有坐过去。

    谁又知道,封瑾现在又来了。

    封瑾走进食堂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今天的不同之处,瞄了眼韩应钦,“没想到韩帅还是居家型的人,可惜这么大年纪了,还没人懂得欣赏!”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忙于工作,接触到的人太少,毕竟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对婚姻要求又极为严格。”

    封瑾攥着拳头,忍着要揍他的冲动,“说的也是,所以你现在成了老光棍,等我遇到年纪跟你合适的,一定帮你留意,有了,往我们营区送菜的大妈,年龄跟你相仿,早年死了丈夫,也怪可怜的,我觉得跟你挺合适,就是人长的胖了点!”

    韩帅大将风范,面不改色,“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暂时不考虑个人问题,你也别着急,乔月年纪还小,太早结婚,对她不公平。”

    封瑾脸色一变,“我的事就不劳您费心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俩人不对付,偏偏站在一起,还是那么的养眼。

    两人在周一明身边落坐,周一明被他俩强大的气场,弄的食不下咽,“那个……韩局在我们这儿还吃的习惯吗?如果有什么不妥的,只管说,让炊事班换两个花样,也是应该的。”

    后面一句,是硬加上去的,再怎么说,这位也是那位身边的人,咱不能真的啥都不管,今天居然还让人家自己下厨了。

    “加什么?炊事班也要训练,没那个闲功夫,”封瑾低着头,闷声说道。

    王爱国像是看不见这俩人之间的气氛,乐呵呵的说道:“韩局长不远千里,到我们这儿视察,怎么能怠慢,要不晚上我做东,咱们到市里搓一顿如何?”

    “王处长客气了。”韩应钦优雅的端着碗,神色清清淡淡,却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我这趟下来,视察也谈不上,就是随便看看,现在风声抓的紧,吃喝什么的,还是不要搞了,王处长肯定也要公务,还是回去吧,不用招呼我!”

    说完,也不管王爱国会是什么表情,转向周一明,“下午新兵营有什么训练课目?”

    “呃……应该是要到靶场打靶了,可能吧!具体我也不清楚,新兵营的训练归秦夏管。”周一明不管说的太肯定,夹在中间的不滋味真不好受。

    “哦,那我下午也过去看看。”

    封瑾把筷子一搁,“下午让他们十公里拉练!”

    “这不好吧!已经安排下去了。”周一明当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可是话又说回来。

    有些事,不是你拦就能拦得住。

    再说了,就算看见了又能怎么样,难道他还能把人劫走不成?

    最关键的不还是乔月的问题吗?

    与其防狼,倒不如从源头堵死。

    想到这儿,周一明决定不再惯着他,“训练课目早就定好了,每天都排的很满,下午他们只能打靶!”

    封瑾也不是冲动之人,更不是随心所欲的人。

    甩了筷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周一明笑的很无奈,“他就这个性子,韩局长,您别介意。”

    韩应钦还没说什么,王爱国倒是先表达不满了,“封团长这么些年,脾气真的是一点都没改,长此以往下去,这里都要变成他个人的了,真是不像话!”

    韩应钦平静如水的脸上,忽而闪过一抹寒芒,“军人就要有自己的气节,如果随随便便就能妥协,没有自己的判断跟意志,趋炎附势,也当不得将帅二字!”

    周一明沉吟,韩应钦不愧是韩应钦,封瑾敬重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一番话,真的是说到他们心坎里了。

    封瑾固然脾气不好,但这也是他的风格不是?

    难道非得跟身边这位似的,才叫为官之道。

    王爱国没想到自己帮着韩帅说话,竟然还被他不领情的反驳,顿时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也实在是想走了,“既然韩局长这里不需要陪同,那我还是回去吧!处里事情也挺多,韩局多多包含!”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