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你最好给我闭嘴
    “这……”猎豹迟疑,毕竟枪支是严管的。

    “这什么这,我去拿,你们在车上等我!”田秩粗声粗气。

    乔月笑了,“他的性格……我喜欢!”

    郑宏宇嘴角抽抽,“还是不要了,我怕田秩吐血!”

    三人上了车,猎豹还是没忍住,想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

    乔月甩了帽子,撩了下留海,“绑架!”

    车内另两人虽惊讶,但是很快就明白了。

    “你要绑谁?是姓冷的,还是傅……?”

    “姓冷的暂时不动,我还没见过他,在没有了解对方的情况下,贸然行动,怎么能行?我说你俩动动脑子好不好?”

    两人被堵了,那只剩一种可能。

    “可是傅向前,现在人不在衡江,他躲在兰城,我估计他一定有了防备,咱们还不如把他派在衡江市的人抓住,不就能问出老大的下落了吗?”郑宏宇说道。

    乔月白他一眼,“抓小喽啰管什么用?见了你家老大,又能怎么样?但是抓了傅向前,可就不一样了,他肯定知道什么,从他嘴里撬出消息再说!”

    “要是他不肯合作怎么办?”

    “那就割下他的肉,喂他自己吃下去!”乔月眼中寒芒闪过。

    田秩很快就提着一个袋子过来了,天气虽热,但他身边尽是冷气。

    坐上车,把袋子往地上一扔。

    “都拿来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乔月发动车子,“你跟我去兰城绑人,猎豹监视冷洪林,郑同志,给我找到韩应钦,这个老狐狸,他就是故意在那等着呢!既然要玩,那咱们就一起玩,谁也别想择干净!”

    三个男人听着她冷静的分析,阴狠的话语,突然像是有了重心,这个女人的心性,比他们都要强大。

    黄箫然是看到车子离开的,不过他的注意力,却是在老大身后跟着的几个男人。

    老大不愧是老大,那个气势,不知不觉就出来了,连他都看的心潮澎湃。

    他们离开之后,周一明也打起精神。

    “乔月说的不错,咱们各司其职,这种时候内部千万不能乱掉,封瑾能有这样的媳妇,也真是他的福气!”

    岂止是福气,简直是神助攻。

    车子开出营区,上了颠簸的大路,三个男人差点被颠飞。

    “慢……慢一点,这不是公路,不能开那么快,就算……就算我们受得了,车子也受不了啊!”

    “你再这么颠下去,车子就要散架了!”田秩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

    车子多精贵,这丫头竟然如此糟蹋。

    “再忍忍,很快就可以到主路了!”乔月稳定的操作,忽略掉有一段路,旁边就是悬崖,几十米深啊!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终于上了大路,三个男人以为她要慢下来,却事实却是,她直接将油门踩到底,车子直接飚了出去。

    每超一辆车子,他们三人就像狂风中的杨柳,晃的脑浆都要被甩出去了。

    就连本该最僵尸的田秩,也开始龟裂。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市区,不过先拐去别墅。

    乔月上去换了衣服,四人又坐在一起把武器分了。

    狙击现在用不上,手枪可以,再备两个弹夹。

    三个男人看的傻眼。

    田秩又吼上了,“你带这么多武器,要搞造反啊?”

    乔月笑嘻嘻,“习惯了!”

    郑宏宇明白,她这是职业习惯。

    还没完呢!

    在身上又藏了两把瑞士军刀,一把是赢来的,另一把是封瑾给她的。

    猎豹表情最意外,“嫂子,你真的是……太牛了!”

    “以后还有更牛的,等着看,走了,分道扬镳,你俩自己解决交通工具!”乔月拎起黑色外套,戴上墨镜。

    这个造型走出去,酷毙了。

    “你这样,难道不会太招摇?”不赞同。

    “离开衡江之前,就是要招摇,让他们都知道,我们去了兰城!”乔月带头走了出去。

    居然在门外,又碰见刚刚回来的莫天霖。

    但是乔月这回没惹他,领着田秩坐上车离开。

    莫天霖虽然是商人,但是商人的路子也广,封瑾出了事,他多少得到一点消息,虽然不多,但是也足够了。

    可惜他的商人身份,说白了,除了钱,也没什么用。

    看到随后出来的郑宏宇,莫天霖将一把车钥匙,扔给了他们,“在我车库里,没有车牌,很普通的款式,开出去不会引人注意,他们也查不到我!”

    “谢了!”两人也不推辞,这年头搞辆车也不容易。

    另一边,田秩已基本适应了乔月的速度,不过车子却没有直接开出衡江,而是拐到了部队大院,停在封家老宅前面。

    “你在车里等我,最多半个小时,我一定出来!”乔月拉开车门,敲开了封家的门。

    开门的是新来的保姆,她认得乔月。

    “乔月啊,你回来的正好,家里人都在呢!”

    乔月点点头,穿过院子,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看着跟封瑾年纪相当,长相不错,气质也很好,虽然他看着自己的时候,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但是乔月脑子里闪过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人很讨厌!

    客厅里坐着封建国夫妇,还有封邵远跟封英,却不见封老爷子。

    “乔月,你……”封建国不清楚她回来的目地,也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说什么。

    乔月略一抬手,阻止他继续往下说,“我回来找大伯跟爸爸商量一点事,不知道这位是谁?”

    封英站起来,满面笑容的介绍,“乔月,他是周然,是刚刚上任的市局局长,周家跟我们家是世交,他过来拜见爷爷!”

    乔月看了眼封英,没有说她什么,“原来是周家!”

    封建国诧异,她都知道了?

    “你好,我是周然!”男人站起来,笑的儒雅,看着样子,一点都不像干警察的。

    乔月略一点头,“周局长是吗?刚到衡江市?其实我觉得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你来封家似乎不太合适!”

    封建国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乔月今天给他的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

    封英又抢了话,“乔月,你说什么呢?过门就是客,你怎么能……”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你最好给我闭嘴!”乔月手指点着她。

    “封英,你闭嘴!”封建国声严色厉。

    江惠拉住她,“你回房去!”

    封英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可是再看父母根本没有在意她,也只好气呼呼的跑上楼。

    周然依旧温和的笑着:“乔小姐说话这么直接,就真的好吗?我来拜见封爷爷,是情理之中的事,身正不怕影子斜,别人要说什么,那是别人的事,我又为什么要在乎呢?”

    乔月拿下墨镜,坐到周然对面,“你来这儿到底是为什么,我不想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但是呢!我这个人真的很讨厌装模作样的样,不过你要是真的想装,那我也来装一装好,不知您父亲您爷爷身体还好吗?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脑容量也是有限的,如果过度使用,总会耗尽,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一定要好好珍惜!”

    周然面色只有一瞬间的不自然,随后又恢复如初,“乔小姐真会说笑,我这个人一直都坦荡的,我父亲我爷爷,身体都很好,承蒙惦记,在京城,保养看病什么的,都很方便,只是很好奇,乔小姐怎么带着武器出现在外面呢?你是军人吗?”

    “不是!”乔月暗道这个人厉害啊!是个难缠的人物。她藏的挺好,居然都被他看见。

    “我做为市局局长,应该有权过问一句,你说对吧?如果是没有经过审批的武器,是不能随身携带,请把枪支交出来。”

    封建国面色大变,他当然清楚乔月为什么带枪,也听封瑾说过,乔月枪法很厉害,但是以她现在的权利,绝对不可能随意带着枪到走动。

    江惠也紧张,家里发生的事,她知道的比封英多。

    看看乔月的沉稳,再看看大女儿的不知所谓,她真的是失望。

    乔月眯起眼,盯着周然,“我是国安局的人!”没办法,只能搬韩应钦了。

    周然似乎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就笑了,“乔小姐逗我呢!国安局是什么地方,能进那里的,又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的多,再者,韩局长也是一个很难搞的人,且不说你有没有能力进入国安局,就说韩应钦怎么可能选你!”

    “谁说不可能了?韩应钦就在衡江,前段时间住到了军营,你说……他为什么要住进去,一待就是好几天?”

    周然望着乔月自信的神情,有那么一点拿不定主意,“还是没有证据,不是吗?既然没有……”

    乔月抬手打断他,“有没有,你可以找韩应钦询问一下,我现在没空回答你的问题,等你见了韩应钦询问过,咱俩再来谈合不合法的问题,现在我们封家人要谈一些机密的事情,周局长还要留下吗?”

    周然脸上的笑容在慢慢变淡,起身整理了下西服,“你很狂,也很嚣张,就是不知道本质能不能经得起摧残,封伯父,封伯母,我告辞了!”

    “不送!”乔月举着手,挥了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