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该死
    她第一眼看到刘玉凤,就知道这个女人骨子里绝对是不甘寂寞的,不仅如此,她的野心,全都写在眼睛里。

    而且她也绝对不是个善茬,知道什么样的情形下,才是对她有利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我不觉得你是好心,你也没有那个好心吧?”

    乔月没有否认,直言不讳,“因为我想搞乱他的生活,搞乱他的平静,直到把他搞臭,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爱上他,然后掏心掏肺,把自个儿下半生都寄托在他身上,或许……可能,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他会真的爱上你,然后跟自己的老婆离婚,从那个位子上被人拽下来,当一个平凡的小老头,那样你们就可以一直相守,直到死去。”

    “为什么我不会选择,偷偷摸摸的跟他在一起,当他的小三,做他的情人,心甘情愿的为他着想呢?这样,他既可以保住自己的家庭,又可以保住仕途?”林玉凤环抱着手,好整以暇的等着她回答。

    乔月慢慢收了笑容,“你不会,也不能,他老婆也不是善茬,如果没有我替你布局,一个回合,你就得被他老婆玩死,死后连个棺材都得不到,实话告诉你,在衡江市,只要我想做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所以刚才那些话,既是给你的意见,也是断了你的后路,姐姐,咱俩好好合作,你得到你想到要的,我还会另外给你一笔钱,然后你拿着钱离开,从此衡江市不会再有你这个人,甚至是你可以出国,随便到哪,过几年再回来,已经是脱胎换骨的一个人!”

    乔月当然不可能一开口就让她去做,需要一步一步的谈判。

    林玉凤是个聪明又有野心的女人,小姐这一行,已经在她身上落下污名,这辈子都别想洗掉,与其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中活着,将来更是不可能得到幸福,倒不如远远的离开,走的越远越好。

    “我答应你!我从他身上弄到的钱,是我的,事后你还得再给我十万,然后送我出国,给我办好护照,到了国外,咱俩就两清了。”林玉凤想通了,再帅再有魅力的男人,也是靠不住的。

    “爽快!十万就十万,这是我的电话,打到这儿,就能找到我,今晚我会再到这儿等你,带你去钓大鱼!”

    “行!”林玉凤脸上的笑容,犹如雨过天晴。

    人最怕是没有希望,看不到未来。

    现在,她的面前有一条路,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路上的坎坷荆棘又算得了什么。

    两人离开咖啡馆之后,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

    乔月先去了一趟医院,见了穆白,跟他要了点东西。

    穆白见了她,神情怎么说呢?

    有点难以言表。

    之后便秘密回了家属大院,在经过周杨家大门时,脚步略停,在楼下并没有看到周杨的车,也许他还没有回来,不过她不能从大门直接进去。

    先回了临时落脚点,将买来的食物放在客厅。

    傅向前经过一晚上的折腾,整个人都憔悴不堪,现在又被吊着,可以说是生不如死。

    田秩坐在边上,双腿架在桌子上,摆弄着刀。

    见到她回来,什么也没有多问。

    “先去吃饭吧!”乔月对他说道。

    傅向前眼睛一亮,乔月淡淡的加了一句,“没你的份!”

    亮了又灭,灭的很彻底。

    田秩起身,“他很狡猾,别上他的当!”

    嘱咐完这一句,他便出去了。

    乔月缓缓来到傅向前跟前。

    因为长时间的捆绑,他的两只手腕看着也快要废了。

    双腿长时间的挺直,撑着身体,麻了,僵了,像快要断掉似的。

    当然,这些都是傅向前自己的感觉,疼在自己身上,别人又怎么能体会。

    乔月站在他面前,盯着他瞅了好一会,“其实呢!我现在对你知道的事,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但是我又不能让你活着离开,你说该怎么办?”

    傅向前昏昏沉沉的脑袋,在听到她这句话时,还是有了那么一丁点的清醒。

    乔月拿下塞着他嘴巴的破布,“想说什么?想求我别杀你?可是我这个人狠起来的时候,绝对是没有人性的。”

    她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刀。

    傅向前颤抖着,眼睁睁看着那把刀,刺进自己的胸口。

    刺的不深,只有血流出来。

    “说真的,我虐待你,真的一点都不过份,跟你做过的那些事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比如说,前年,你是不强了一个未成年少女,小姑娘后来想报警,可是你让那些小混混,把她打成了傻子,后来怎么样了?”

    “去年,你收了嫌疑人的贿赂,本来是故意杀人,后来却因为证据不足,无罪释放了,那件案子,你得了多少钱?一百万?”

    ……

    傅向前原本快要昏死过去,可是在听到她数落的那些事后,他开始颤抖,止不住的颤抖。

    他在害怕,因为他有些拿不准乔月到底想干什么,她好像并不打算让他活着,也不想从他这儿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这个女人,她究竟想要怎么样!

    乔月手上的刀子,在身上划出更多的伤口,并不致命,却足够店里他疼的死去活来,却又没有力气叫出来。

    “我说了,我不想听你说废话,说点有用的东西,说错一句,我在你身上划一刀,反正你身上的肉厚,再多划几刀也死不了!”

    田秩捧着饭盒出现在房间门口,“别弄的地处都是血,不好清理!”

    “知道了!”乔月不耐烦的收起刀子,让傅向前松了口气。

    “嘿!你以为我会就这么饶过你?少他妈做梦了!”

    田秩一边扒着饭,一边皱着眉头,看她动用私刑,虽然满屋子的血腥味,但是他吃的很香。

    整整审问了一个小时,傅向前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

    “行了,可以把人弄到隔壁了,不过我得先过去瞧瞧,周然回来过吗?”

    “没有,可是你就这么把他弄过去,万一他清醒过来,反咬你一口怎么办?”田秩扒完最后一口饭,把饭盒扔进垃圾桶。

    “我有这个!”乔月亮出手中的秘密武器,“有了这个东西,他就会变成傻子,哈哈哈!”

    田秩有点搞不懂她脑回路,“为什么不直接弄死他?”

    今天一早,傅向前失踪的消息,肯定已经震动两个城市的官家。

    周然现在一定急的火上房,恨不得把她挖出来碎尸万段吧!

    “我杀人,但不杀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傅向前该死,但他不应该死在我的手上,衡江跟兰城都已开始布置警力,全城搜捕,我自然有办法,将他们引到这里!”

    乔月准备妥当,当着田秩的面,从阳台翻到了隔壁。

    田秩无语的很,这丫头岂止是脑回路不正常,她简直整个人都不正常,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招,真他妈的黑!

    想想看,周然在外面恨不得把整个衡江翻过来,寻找傅向前。

    可他死都想不到,他苦苦寻找的人,竟然就躺在他的家里,还被弄的半死不活,奄奄一息,这算什么?

    乔月撬开周然的抽屉,真的很好奇,这个男人私生活,究竟是个什么样。

    可惜,他才刚住进来,东西不多。

    不过她居然在柜子里,发现一个很小巧的行礼箱,上面落了锁。

    这个锁还挺难搞,乔月花了十分钟才打开,还以为是什么机密文件,却怎么都没想到,里面居然全是女性内衣。

    全都是内衣,各种款型,各种颜色,甚至还有情趣的。

    如果她没看错,这些好像全都是穿过的。

    乔月真真被雷到了,她要给周然惊喜的同时,周然也给了她惊喜。

    谁能想得到,一个在外表儒雅,文质彬彬的男人,竟然会有收集女性内衣的癖好。

    她一直以为,有这种嗜好的,都是长相猥琐的男人。

    没想到啊没想到!

    田秩听到楼下有汽车声,走到窗帘后面,朝下面看去。

    完了,周然回来了,这丫头怎么还不回来。

    乔月不傻,她也听见汽车声音了,也看见周然走下车。

    她飞快的把箱子放回原处,处理掉所有的异状。

    她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随时准备处理足迹,就连鞋子上也套了塑料袋,不会留下脚印。

    就在她刚刚处理完痕迹,打算从窗台溜出去时,客厅的门开了。

    阳台在客厅,她肯定是走不了了。

    那就只能钻床底下……

    周然一身的疲惫,在办公室里被电话轰炸。

    傅向前这个蠢货,他打过电话提醒他,居然还是被绑了,到现在也找不到。

    虽然傅向前是蠢货,但是他却不能不管。

    打开门,脱掉外套,走到洗手间,凉水泼在脸上,才稍微让自己清醒一点。

    回到在卧室,打算睡个午觉,下午再继续寻找。

    衡江这个地方,硬的像铁板一块,他啃了几天,却只是啃下来小小的一块,虽然坐上了局长的位子,却仍旧还没能坐稳。

    疲惫的往床上一躺,长长的舒了口气。

    乔月趴在床底下,也没那么紧张,紧张没个屁的用,还不如安心的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