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小巫见大巫
    猎豹低下头,“原来……原来老大是这么打算的,天哪!可真把我吓死了,那咱们下一步要怎么办?是不是应该配合老大,把奸细揪出来?”

    郑宏宇看他一眼,“现在不着急,既然他们现在已经把局面铺开了,很多方面都牵扯进去,衡江市也有不少家族也参与了,光咱们几个在这里商讨肯定是不行的。”

    乔月看了看郑宏宇,又看了眼猎豹,“现在不管他那边怎么样,咱们做咱们的,周然的新闻出来了?”

    谈到这事,郑宏宇笑了,“出来了,周然现在连门都不能出,他也不算太笨,还知道派人去拦,可惜晚了一步,报纸是连夜印出来的,在此之前,周然一直不敢告诉周家,于是我们打了个时间差,早上报纸已散到全国各地,现在想收回也晚了。”

    “那周家是什么反应?”

    “估计要动用武力了,”郑宏宇说到这儿,语气有些沉重,“在无法解决的情况下,他们可能会孤注一掷,用武力除了团长,顺便……”

    乔月挑了挑眉,转眼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他们想除掉韩应钦?”

    没人说话,三个男人全都低下头。

    猎豹握着拳头,迟疑着问道:“嫂子,这事咱们应该早点通知韩局长,让他尽快转移,虽然我们相信以他的能力,想要全身而退,并非不可能的事,但是万一周家真的调集人手,他恐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乔月揉着鼻子,避开他前面的问题,“何止是周家,衡江的陆家也参与了,恐怕陆老爷子已经把手里的权利,拱手让了出去。”

    陆曼的父亲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但他手里确实有权利。

    “陆家是个麻烦,”田秩也看到了陆曼出现在小镇上,并且,他看见陆曼被几个男人拖走。

    恐怕陆曼清醒了之后,一定会疯掉。

    这笔账,也非算在乔月头上不可。

    “冷洪林那边呢?”乔月再问,这一天的事情可真是太多了。

    “很顺便,今天那个女人已经留在冷洪林身边,不过他也是个理智的人,正打算让秘书着手处理这个事。”这事郑宏宇昨晚一直全程跟踪。

    越是这种时候,冷洪林越是谨慎。

    “照片拍下来了吗?”乔月忽然问他。

    “照片?”郑宏宇完全被问住了,什么照片?她有说过拍下照片吗?

    乔月沉静的看着他,“我交给刘玉凤一个照相机,让她拍几张扬冷洪林的照片,既然有了艳遇,怎么能没有照片呢!只要有了这个,就算捏住了冷洪林的咽喉!”

    郑宏宇没有立刻回答她,他在看乔月的眼睛,试图从她的眼晴里,看出什么。

    但是乔月只有略带笑意的扫他一眼,便很快转开了。

    “回头我去把照片拿回来,外面挺乱的,你们还是在这里等着,伊晴跟野狼,带着人在市城协助维护治安,封家那边也分了人过去!”郑宏宇起身,拿了车钥匙离开。

    猎豹紧跟着站起来,拿起自己的东西,“我去帮他,嫂子,你们在这里哪也不要去。”

    两人离开之后,田秩忽然看向乔月,“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是你想多了。”乔月懒懒的缩进沙发里,“如果我说女人的直觉,你肯定不会相信,但这就是女人的直觉,我一向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等着吧!如果郑宏宇那边出了问题,那么一切就能明朗了!”

    乔月在等,等着所有潜着的人,都闹起来。

    陆家那边接到陆曼的电话,派人将她接了回来,看到女儿伤成这样,陆家人的眼睛全都红了。

    可是他们又不能冲到封家质问。

    陆母知道这里的别墅,隔了一天,次日夜里,陆父悄悄带着人,将小区的出入口全都封了。

    陆父带来的,是自己的警卫连队,开了两辆大卡车。

    而在此之前,周家又过来两个重量级的人物,由任平阳陪着,来处理周然的事。

    报纸终于都撤了,但是舆论没法平息,你总不可能堵住所有人的嘴。

    周老爷子为此事大病了一场,甚至惊动了上面。

    傅向前在医院里昏迷不醒,董嘉年那边也查不到任何疑点,也就不可能为周然洗清嫌疑。

    周然现在是举步维艰,他一直深信周家的实力,深信在衡江市,他可以坐稳市局局长的位子。

    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才几天的时间,局面竟然转变的如此之快。

    所以,当他听到陆家因为私愤,将警卫连带到了别墅,周然差点没气的吐血。

    大好的机会,大好的时机,却成了封瑾跟韩应钦二人联手,除掉异己的时候。

    乔月搬了把椅子,坐在客厅门口,看着外面夕阳,又看了看手里提着枪的陆父,心里说不的滋味。

    “没想到啊!就为了抓我一个,你们陆家动用了这么多人,真是让我受宠若惊,我也一直以为自己的胆子很大,但是跟陆伯父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陆父脸上黑气沉沉,提着枪往前走了几步,才停下,“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或者找谁来支援,你都必须跟我们走!”

    他的目地就是抓住乔月,只要人到了他手里,是死是活,还是生不如死,半死不活,还不是任他操作。

    既然抓住封瑾没用,那就抓她好了。

    早该这么做的,都是周家的人,非要让他把封瑾关起来,还不给用刑。

    虽然案子做的完美,根本没有洗脱嫌疑的可能,但是眼下在衡江市,陆家也做不到一手遮天,一旦冷洪林控制不住市府的那些人,周家稳不住京城最核心的那些人。

    一切都他妈的白搭!

    田秩负手而立,站在乔月身后,像一尊战神。

    虽然他只有一个人,却也无法叫人轻视他的能力。

    “那我要是非不走呢?”乔月缓慢的掏出枪,朝身边的田秩使了眼色。

    陆父冷笑,“小丫头,你的确很强,封瑾也很强,但这世上永远是在天外有天,只要肯花钱,有的是高手愿意为我卖命,所以我不会对你动枪,今天这里所有我的人,都不会动枪!”

    陆父忽然阴笑着,慢慢退出去,并从外面锁上别墅的门。

    “他请外援了?”乔月满头黑线,老东西也太贼了吧?刚才那架势,分明是想火拼,可现在,居然又退了出去。

    田秩面无表情的说道:“过了今天,他可以对外说,有人袭击你,或许是因为你军属的身份,而他……得到消息,赶来增援,可惜来晚了。”

    乔月烦躁的揉着头发,“真麻烦,通知秦夏那边了吗?”

    “通知了,但是他们好像被绊住了,现在只有伊晴能来了,待会我掩护你离开,他们要抓的是你!”

    “你想得到的,他们肯定也能想到,我现在很怕……”乔月咬着唇,想到乔家的人。她有能力保护自己,但是乔家人呢?

    “这一点,其实团长早就已想到了,那边有人看着,你放心,等清除了这些毒瘤,一切恢复正常之后,他们才会撤出来。”田秩让她不要担心。

    就在天慢慢黑下来时,院墙上跳下来两个男人。

    那两人各站一边,都是一身黑色风衣,额前的短发,遮住了眼睛,只看得到一点零碎的目光。

    “他们来了,还来了两个,行了,你也不用掩护我,一人一个吧!解决了他们,伊晴那边应该能赶来了吧?”

    她问田秩,但是田秩却好像没那么肯定,“到时候再说吧!总之,我一定会让你平安离开!”

    乔月的心情跌入谷底,并非失望,只是挺郁闷的,“好在,我也从没指望过他们。”

    “你不要这么说,任平阳要调兵的权利,衡江附近的几个驻军点,应该被他调来不少人,除非真的有人敢开出第一枪,否则谁都不敢越界一步!”

    院子里的两人,带着冷肃的气息走近。

    “你们商量好了没有?如果还没有,我们可以等。”进来的两个男人,其中之一,坦然的说道。

    乔月认出他们的气息,世界顶级杀手组织,绝对能排得上号。

    她第一个反应是……这得多贵啊!

    田秩后背开始冒汗,不是吓的,而是他也紧张了。

    另一个男子,十分自然的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翘起一条腿,环视着整个屋子,“其实也用不着我们动手,不如你们自己把自己绑上,少吃点苦头,小妹妹,你说对吗?”

    乔月的外表,很有欺骗性,再加上她此时穿的也是黑色的运动衫,就像刚刚放学的小姑娘。

    先前说话的男子,手里把玩着一把折叠刀,那一把小小的刀,在他手上转的人眼花缭乱,“风,对小姑娘温柔一点,这位大汉,看上去有点能耐,要不咱俩来比划比划?”

    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离开,否则这钱拿的太轻松,也丢他们的人不是?

    乔月走回客厅,站到那位叫闪电的人面前,“你们是国际杀手组织?方便透露一下吗?”

    “你不怕我们?”风笑的像朵桃花,原来这年头做杀手,也讲究看脸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