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一点小矛盾?
    王团长开着车回来,后面还跟着一辆车,拢共下来十好几个人。

    “怎么了?都围在这里吵吵什么?”王团长认得封家的门,也知道这里头住的是谁。

    他跟邵团长一样,都是苦孩子出身,但是跟邵团长不同的是,他当了团长之后,膨胀了。

    正好赶上这几天,整个军qv大清洗。

    下去好几个,眼看着位子空下来,到了明年,他就有可能还得往上升,心里一高兴,就约了几个朋友在一块喝洒,都是穿一样衣服的人,当年现在都是一起混的。

    难免多喝了几杯。

    “怎么了?你这婆娘又怎么了?”王团长也不是第一次见这场面,他家老婆是从乡下出来的,脾气性子都跟乡里泼妇没区别。

    都跟她说多少次了,别成天纠集这些亲戚闹事,太他妈丢人了。

    胖女人见着自己男人回来,又见他带了这么多人,底气蹭蹭的往回升,“什么叫我怎么了,你老婆儿子都要被人欺负死了,你还有心情喝酒呢!”

    男人酒劲上头,脑子有点懵,“谁?是谁欺负我儿子了?我们老王家的龙种,谁他妈这么不长眼!”

    后面跟着的几个,这种时候,肯定要讲点哥们义气。

    “王哥,是哪个孙子欺负我大侄子,我们替你教训他!”

    “也不用再喊别人,咱们几个就能对付了!”

    他们跟封瑾属于一个军qv,却不是一个系统的。

    他们属于炮兵团,驻地在百公里外的一个地方。

    胖女人把脸上的汗一抹,往身后一指,“就是他们家,不仅欺负咱儿子,还打了我,把我摔地上了,我跑来找他们理论,找他们要看病的钱,可他们不仅不给,还把我们给撵出来了,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嚣张还不讲理的人!”

    胖女人打定主意,要讹封家的钱,想到刚才那小姑娘穿的衣服,她眼馋啊!

    再瞧人家的客厅摆设,虽然都是住一个大院,但是高低贫贱,一眼就能分辨。

    胖女人故意没提身后那家姓什么,她现在一门心思想着要钱,有了钱,她也能逛商场,买好看的衣服鞋子。

    王团长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房子,“走,兄弟们,跟我进去找他们算账!”

    “好咧!”

    封家的大铁门,又被敲的砰砰作响。

    他们都在忙,乔月飞快的跑来开门,她多少也能猜到来的是谁,有热闹可看喽!

    “你们是谁?敲我们家的门干嘛?不知道这是私人地盘吗?”

    门一拉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数落。

    王团长的身子晃了晃,等他看清,眼前是个短发的小姑娘时,满是不屑,“你们家大人呢?怎么就你一个小孩,我找你们家大人,闯了祸,出了事,怎么还敢躲着不见人哪!”

    乔月看见后面的胖女人了,“你是她男人吧?来替她出头的?那怎么能叫躲着不见人,就是我打的她,也是我摔的她,再来一次,我还得摔她,而且连摔无数次,直到把她身上的肥油摔完为止!”

    “你……你这丫头,咋这样猖狂,真是缺教养,不知天高地厚!”王团长倒是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的眼神,竟这样的犀利,看的他都心里发虚。

    “跟有教养的人才能讲道理,但是你们家这位,显然不行,还说我不好,我看你真应该把她休了,否则迟早给你戴绿帽子!”

    以为她没听到?

    笑话,她耳朵灵着呢!

    胖女人火了,“死丫头,你说什么呢?有种你再说一遍,老娘撕了你的嘴!”

    泼妇自有泼妇的本事,打起架来,又是揪头发又是抓脸,反正无所不用其极。

    胖女人以前就是这么打架的,从来没吃过亏。

    乔月往后一退,避开她的利爪。

    封瑾大步一迈,挡在她面前,然后便是抬脚一踹,胖女人肥肥的身子,被踹出几米远,摔在后面看热闹的几个人身上,结果倒下一大片。

    “再敢伸一下,把你爪子剁了!”封少本身是懒得跟这种泼妇动手,但是肯定也不能看着她欺负自个儿媳妇。

    王团长在看到封瑾的那一刻,酒劲立马就醒了,眨了眨眼睛,脑子却还是没反应过来,一时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

    “你是……”

    封瑾双手插在口袋里,笔直的身姿,像一堵坚实的墙壁,“我是谁现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你是封团长?”王团长身后有人认出来,见过封瑾的人,很难不记得住他。

    胖女人被扶着站起来,捂着肚子哎哟哎哟的叫唤,“你……你敢打我,光天化日,你敢打人,不就是个团长吗?我男人也是团长,你给我……”

    胖女人以为即便两个人都是团长,自个儿这边占着理呢!

    更何况,他男人的老shou长,认了她儿子做干孙子,怎么说他们也是有板眼的人。

    “你闭嘴!”

    岂料,王团长突然打断她,厉声喝斥,只差抓把土塞她嘴里,让她闭嘴了。

    胖女人被吼的一愣一愣,又觉着不对,丢了面子,身子一软,往地上一摊,哭天抢地的骂。

    “你们快把她拖走,拖回家去,别叫她再闹了,”王团长心里又烦又怕。

    眼前这个男人姓封,住在部队大院只有那么一个封家,那么他就……封瑾?

    王团长低估了他媳妇的体重,几个婆娘整了半天,愣是把没把人拖走,裤子都要磨破了。

    乔月站在封瑾身后,只露个头出来,看着地上乱成一团的几个人,乐不可吱。

    王团长抹了把头上的汗,“封团长?你看这事闹的,我家婆娘不懂事,我代她向你道歉,这事是我们的错,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晚上我们再来登门道歉!”

    封瑾的表情依然是淡漠的,“这事该怎么办,会有人告诉你们,但是王团长的行事作风,真叫封某大开眼界,现在正是整顿军纪的时候,王团长有什么想说,找军法处谈吧!”

    王团长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如同坠入冰窖,“封……封团长可否高抬贵手,你瞧,本来就是一点小矛盾,怎么能让军法处的人……”他心里后悔死了,明明知道现在是风口浪尖,怎么就糊涂了。

    可是最恨的,还是自家的倒霉娘们。

    不是没跟她说过,住在这里一定得低调。

    别看大家都是住部队大院,即便军衔一样,可在实力上,绝对大不一样。

    “一点小矛盾?”封瑾冷笑,“这怎么能是小矛盾,军风军纪是现在重点要抓的内容,还有你身后的几个,带你们走的人来了。”

    几辆警车,几辆军车,呼啸着而来。

    看到这个阵仗,王家人全都傻了眼。

    董嘉年跳下车的同时,秦夏也带着人下了车,看到封家门口围着的人,他笑了,笑的很开心。

    “哟,这是开什么会呢?王团长也在,脸色咋这样差,周连长,好久不见……”秦夏很客气的笑,跟他们每一个人都握了手,态度好的叫人心生疑窦。

    握了一圈,秦夏才回到封瑾身边,“老大,是全抓走,还是只抓一个?”

    这话叫多少人惊掉了下巴?

    感情刚才的好态度,都是用来忽悠人的?

    “全抓走吧!咱们内部的军guan作风问题,也该好好整顿一下,很显然,先前的力度不够!”封瑾的声音很沉稳,让人搞不清,这是他刚刚生成的想法,还是一早就想好的。

    “是!大树得从根部保养,否则树根要是烂了,大树早晚也得倒,王团长,你说是吧?”秦夏早就想收拾他了。

    本来是同级别的人,可是面对秦夏,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气势弱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他是封瑾的人。

    要说现在衡江,谁才是王,恐怕只有他了。

    胖女人一听他们要带走自己男人,冒着吐血的危险,跑过来拉扯“你们要干什么?大不了我不追究了,你们要是把我男人抓走了,我就死给你们看!”

    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女人最常用的套路。

    董嘉年穿着笔挺的警服,帅的一塌糊涂,“这位大姐,你带着这么多人闹事,已经构成非法集会,需要全部带回去审问,调查清楚了才能放出来,至于你要不要自杀,那也得等调查完再说,到时候你想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我们管不着!”

    如果人人都用死来威胁执法,这个世界还不乱了套。

    该他们负的责任,他们义不容辞。

    反之,也绝对不会姑息。

    乔月心里无比感叹,还是这样好,权利不容撒泼耍赖,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董嘉年示意后面的警察过来把人带走,场面一时有点乱。

    王团长脸色惨白,可以说面如死灰。

    突然他脑子一热,拔出腰间的手枪,“你们谁都别动,谁敢过来,我……我就打死谁!”

    “王大勇!你疯啦!”胖女人灵魂快要出窍了,声嘶力竭的吼。

    “我没疯,是他们要置我于死地,我不能跟他们去,你根本不懂,封瑾的人会要我的命!”王大勇心里清楚,这么一去,官职保不住不说,他贪污军款的事,一定也会被爆出来,到时候他肯定还会做牢。

    胖女人要晕了,眼前的景物直转圈圈,她现在悔啊,悔不当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