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不跟我一起回去?
    “没什么的,像我们年轻那会,这样的房子想都不敢想,只要头顶有片遮雨的瓦就够了。”人一老,便很容易陷入过往的回忆之中。

    乔安平也想了自己小时候,“我爸那会死的也早,我妈拉扯我们兄弟三个,吃了上顿没下顿,那个时候挣工分,她一个人挣的,连吃稀饭都不够,我妈就经常到林子里挖野菜,采蘑菇,只要是能吃的东西,都往家里搬。”

    乔安平跟封老爷子差着辈份,时代不同,但唯一相同的是,家里都是苦命出身,既不是大官也不是地主。

    封老爷子叹口气,“所以啊,别再总说这不好那不好,现在已经很好了,只要肯卖力气,吃得了苦,日子总会越过越好,再说了,我们家封瑾少年的时候,就在部队里打拼,什么样的苦都吃过了,几年前,参加集训,全体被拉到深山老林,与世隔绝,一个月之后,出来的时候,跟个野人似的。”

    “哟,我虽然知道当兵辛苦,但是没想到会这么辛苦,我家乔月还是不要当兵了,以后念个大学,说不定将来还能当个老师!”乔安平的愿望很简单,在他看来,只要孩子平平安安,就算没有什么大出息,他也知足了。

    封老爷子本想告诉他乔月的真实情况,可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估计要是让乔安平知道,非得吓晕了不可。

    一夜的暴雨,到了次日清晨,雨停了,天空放晴了。

    除了树叶上,泥地里的雨水痕迹,几乎让人感觉不到昨夜的大雨。

    乔阳天没亮就出去了,披了雨衣,新买的塑料雨衣,比以前的蓑衣好,披在身上,衣服不会淋湿。

    他离开后,封瑾也没了睡意,爬起来清理院子里的积水,瞅着屋顶好像有点漏水,琢磨着找到材料,得把屋顶修补一下。

    小家伙趴在乔月身边,睡的那叫一个香。

    乔奶奶一早起来之后,封瑾便溜了进去,再一瞧他俩这睡姿,满脑门子的黑线。

    “从今天开始,坚决不能让他跟你睡!”

    瞧瞧这手都伸到哪了,小色鬼!

    乔月果断拍掉他的手,护的跟宝贝一样,“跟我睡怎么了,你瞧他多可爱,睡着了像洋娃娃似的,又软又香,抱在怀里舒服的不得了。”

    封瑾不想承认自己吃醋,但是真的吃醋了嘛!

    吃醋的男人,行为都是很幼稚的。

    封少走回去,把房门关上,顺便落下门栓。

    回到床边,脱了鞋上床,从后面把人一抱,长长的舒了口气。

    还是这么睡觉最舒服,昨晚他睡着了吗?

    “你怎么上来了,外面天都亮了,万一奶奶进来看见可就糟了,”乔月在他怀里扭啊扭,试图把他扭下去。

    “别动!”一瞬间,男人的声音忽然变的低沉沙哑。

    乔月身子突然僵住,不敢动了,“大清早的,你要干嘛?”

    好讨厌,真的好讨厌,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睡一会!”他的呼吸喷在她敏感的脖颈处,有力的大手圈着她的腰,有力又炙热。

    “你们在做什么呀!”

    穿着卡通睡衣的小正太,撑着上半身,一脸呆萌的看着他们。

    封麟是被他们吵醒的,不过人家也没有起床气,夜里不哭也不闹,真的省心的不能再省心了。

    乔月一看见他的眼睛,立马把身后的某人抛之一边,“小乖乖醒了?要不要嘘嘘呀!”

    嘘嘘这个词,不是她自创的,而是昨儿半夜,这小子醒了,大概还在犯糊涂,嘟着小嘴巴,嚷着要嘘嘘。

    嚷了好几遍。

    还是乔奶奶把他抱起来,走下床把尿。

    虽然两个孙子都大了,但是乔奶奶依然动作娴熟。

    以前乔阳跟乔月还很小的时候,哪天晚上不是乔奶奶给他们把尿。

    乡下孩子,没有那么多换洗的衣服。

    尤其是冬天,万一尿湿了,第二天可能就没有衣服换了。

    所以乔奶奶几乎是每晚都穿着衣服睡觉,一夜下来,也睡不了多少时间。

    乔月趴在床上,看着乔奶奶熟悉的动作,眼眶在慢慢发酸。

    封麟解决完了生理需求,回到床上,爬到乔月身边,看了看她,才慢慢闭上眼睛。

    其实小娃半夜醒来,看到的听到的,等了到第二天早上,几乎就会忘掉,根本不记得发生过什么。

    所以早上刚一醒来,听见嘘嘘两个字,小帅哥害羞了,咬着嘴巴蹭着枕头摇了摇头。

    “不要吗?”乔月喜欢看他害羞的样子,故意又问了一遍,“可是我记得你夜里嘘嘘了好几遍呢!昨晚水喝了多是不是?”

    “嗯……以后不喝水了。”封麟把脸埋进枕头里,小屁股撅着。

    封瑾越过乔月,拍了下他的小屁股,“既然醒了,就自己穿衣服起床,别赖床!”

    “哦!”封麟坐起来,其实还是很想让乔月给他穿衣服,但是瞧见瑾叔不友善的脸,他不敢问。

    两岁的娃,穿衣服也不是那么利索,好大这是夏天,衣服少,穿起来也简单。

    “小子,谁让你当着女生的面脱衣服?”封瑾飞快的捂住乔月的眼睛,冲那小子吼道。

    换衣服,肯定要先脱衣服。

    他身上的卡通睡衣,总得脱下来吧!

    脱了睡衣,就只有一条小内裤裤了嘛!

    封麟眨眨眼睛,瞅着封瑾,衣服穿到一半,就那么停着了,小模样瞧着别提有多惹人心疼了。

    乔月拍掉封瑾的手,用力推开他坐起来。

    当看见小帅哥委屈的小模样之后,心疼的无以言表,“别理他,专爱欺负小朋友,过来这边!”

    听着乔月温柔的话语,封麟笑了,爬进乔月怀里,在乔月看不到的角度,朝封瑾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这可把封少弄的郁闷不已。

    “小子,你给我等着!”

    封麟一秒变脸,“婶婶,他好凶哦!”

    乔月头也不回的打了下封瑾,“乖,咱不理他,年纪比你大,智商还不及你,走,咱们出去,太奶奶烧了早饭,再看看太爷爷起来没有。”

    乔月给他搭配了一套帅气背带装,底下是长裤。

    昨儿没穿长裤,结果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

    待会她得出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野生薄荷,多摘些回来,放在屋子里,也可以驱蚊。

    封麟蹦下床,蹬蹬的跑去拉开门。

    乔月也推开封瑾的手,要从他身边挪下床,“你今天回去吗?”

    “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封少反问。

    乔月迟疑了,“可是我才刚刚回来,要不等几天吧?哎,大哥送我的车子,你帮我快点改好,我等着开呢!”

    自己有车就方便多了,到哪都能节约时间,不用把时间浪费在距离上。

    “要不你自己去监督,车子已经拉到军营里,玻璃都改成防弹的,这样更保险一点。”封瑾拽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起床。

    “可是我想在家里过两天,要不你先回去,反正家里也没地方让你住,对了,别墅重新装修了吧?”

    “嗯,已经在弄了,等你回去的时候,一切都能恢复原样。”封瑾的长手长脚,躺在这张床上,实在有点撑不开。

    等以后新房子盖好了,一定要换一个大床。

    “婶婶!快起来看,院里的花开了!”封麟欢快的像只小麻雀,从外面欢快的跑进来。

    推开门,一脸的懵懂,“叔叔为什么还不起床?”

    “因为他懒啊!”乔月走过去捏捏他的小脸,“你先出去,我换衣服。”

    “哦!”

    重新把房门插好,拿着衣服,走到后面,有帐子挡着,有些人想看也看不到。

    院子里的地面,虽然有点湿,但是好在底下有石子,太阳出来晒一会,踩在上面,也不是很粘。

    封老爷子一早就出门了,在村子里走了一圈。

    跟认识的,不认识的打招呼。

    跟他们聊几句田里的事,农家的活,碰到杨茂才,在他的小店门口坐了一会。

    杨家开的小店,就在他家门口,正好他家门前有棵大树,遮住了夏日的炙热。

    现在这里也成了村民,纳凉闲聊的好去处。

    在树底下,摆两张小桌子,再放上几个板凳,老人们下棋,小孩聚在一起打弹珠,一天到晚都是热闹的。

    封老爷子才过来一次,就喜欢上这里了,而且坐在这儿,刚好能看见乔家的大门。

    封麟站在院子门口,伸着小脑袋,看着外面经过的人或者鸡鸭。

    林二旺也不能一天到晚的玩,他也得帮着家里干活。

    封麟看到他的时候,他正把家里的鸭子,赶到门前的水塘。

    看见封麟,让他站那儿,别着急。

    封麟看着他的赤脚,再低头看看自己干净的鞋子,他很好奇,脱了鞋子,踩在泥巴里,是什么感觉呢?

    林二旺飞快的跑回家,从家里拿了刚刚煮好的鸡蛋,送到封麟面前,“这个给你吃。”

    封麟看着鸡蛋,摇摇头,“我吃过了。”

    乔奶奶喂了他大半碗稀饭,也给他煮了一个鸡蛋。

    小人年纪还小,只能吃一个鸡蛋。

    乔奶奶先前喂养的鸡,还没有下蛋,得等到秋末时张大宝家,买了三只去年的老母鸡,现在正是下蛋的时候。

    再加上家里原先的老母鸡,现在每天都能收几个鸡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