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过家家
    反正等到封夭再来看孩子时,估计会认不出来。

    乔月回家的第三天,春燕被人从医院抬了回来。

    乔月当时过去看了一眼,从鬼门关走过一趟回来,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没了。

    孩子倒还好,没憋坏,暂时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至少医院里的医生,都是这么说的。

    乔月也是听杨氏说的,杨茂才是村长,村里出的事,即便只是人家的家务事,他肯定也是要出面,要管的。

    春燕她娘一路哭哭啼啼,人还没死,却哭的像女儿死了似的。

    孩子的父亲,也是垂头丧气,一脸的灰败。

    看见乔月的时候,还是有点怕的。

    那天发生的争执,后来回去想想,还是觉得不对。

    于是第三天,他又带着人来了。

    本以为那丫头只是吓唬他们,可是没想到……

    乔月伸头看了眼那孩子,小小的一团,眼睛鼻子嘴巴都没有长开,像只小猴子似的,一点都不可爱。

    “好好过日子吧!一个女人为你生孩子,这是把命都给了你,就算你不能善待她,至少也不能欺负她,”话说完了,乔月还觉得有点不对,“刚才的话重说一遍,你一定要善待她,不然以后肯定会后悔。”

    吴桂重重的叹了口气,“我也知道要好好善待她,可是这回住院,又是抢救,花了那么多的钱,我……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对于家境普通的乡下人来说,进了医院,花钱像流水,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减免措施,压力可想而知。

    哪怕是卖房子,就家里那样的破房子,卖给谁啊?

    乔月拍拍他的肩,“别这么消极,钱可以慢慢赚,可以慢慢还,只要人还在,一切都会好起来。”

    春燕还是被抬回了娘家,按着老风俗,女儿出嫁之后,坐月子是不可以在娘家的。

    从这一点,足以看出,春燕娘家是真的很疼爱她。

    杨茂才站在乔月身边,看着哭哭啼啼离开的一家人,除了叹气之外,也没说什么。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家家也都有自己的难处。

    对错,只是立场的不同,外人还是不要随意插手的好。

    乔奶奶一个上午,就在菜园子里忙活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很大。

    正晌午时分,没什么人在外面游荡。

    现在也不是农活最忙的时候,谁会顶着大太外面闲逛。

    封麟被乔月强制回到房里睡午觉。

    要是乔月不管,他指定要跟着林二旺,到外面野去了。

    林二旺中午很少睡觉,跟张福他们几个,满村子的跑。

    听说他们还在小树林里,盖了个小房子,做为他们的私人营地。

    张福还从家里偷了芋头跟南瓜,到那儿升一堆火,煮饭吃。

    正午十二点半,林二旺躺在自个儿铺的小床上,眯着眼睛,看着头顶树叶缝隙里透进来的光。

    “张福,你别把芋头烤熟了,唉,真想念烤鸡蛋的味道,以前你哥就喜欢趁着村里人都休息了,到处偷鸡蛋,他以前最喜欢偷乔月家的鸡蛋,每次都能得逞,后来被乔月逮到,一顿修理,就再也不敢了。”林二旺翘着一条腿,那个嘚瑟的劲,就不用提了。

    张福蹲在那,被烟熏的眼睛都睁不开,“咳咳,下回咱们得藏点干柴,昨晚下雨,都变成湿的,点不着了。”

    “你回家偷点柴,我去找乔阳弄几个大虾,咱们烤虾,干不干?”林二旺翻坐起来,俩眼放光。

    张福只犹豫了一下下,“好,不过你要再弄点调料,否则不好吃。”

    “成,那咱俩分头行动,我去把林钱进也叫来。”

    过家家,人越多越好玩。

    但是他们不喜欢跟女孩子玩,村里的小姑娘,他俩都不喜欢。

    两人分头行动,张福回家偷柴,偷干草。

    林二旺溜到乔家,乔阳刚从外面回来没多久,正拎了水桶,准备把三轮车刷一下,弄的这么脏,他心疼死了。

    “二旺,有事吗?”看见这小子鬼头鬼脑的探头进来,乔阳好笑着问道。

    “我……我想要点活虾,到外面烤着吃,要是没有就算了,也没关系。”林二旺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乔阳以为多大的事呢,“都在这儿,你找全盆装上,我打算待会倒了喂鸭子呢!”

    林二旺一喜,“那我都拿走了!”

    封麟本来睡的正熟,但是不知怎地,突然就醒了,支起小脑袋,瞅着窗外,“哥哥……”

    “再睡一会,睡醒了再找哥哥玩。”乔月拍拍他的小屁股,轻声安抚。

    封麟却不干了,“要去找哥哥!”

    说着,自己爬下床,要去穿鞋子。

    乔月只得也坐起来,轻手轻脚的陪他走到院里。

    林二旺正埋头清理虾子,听见走路的声音。

    乔阳也听见了,在封麟面前弯下身子,“小家伙,你怎么不睡了?起来做什么?”

    “要跟哥哥玩。”封麟的眼睛里,现在只有林二旺。

    说着话的时候,人便跑了过去,蹲在林二旺身边,“哥哥,你在干什么?”

    “待会去烤虾子玩,你要去吗?”林二旺灿烂的笑着问。

    封麟没有马上答应,而是看向乔月,小眼神里,尽是祈求。

    “我跟你们一起过去!”乔月还是不放心,这大中午的,两个孩子跑出去,林二旺没事,但是封麟太小了。

    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孩子,都肯定不放心。

    “我们做烤虾子,还有烤芋头,烤出来肯定很好吃,”林二旺满眼都是兴奋,仿佛已经看见自己的成果,都摆了出来。

    “封麟等一下,给你找个小帽子戴上,”乔月回屋,翻出封麟的小包,虽然包不大,但是应有尽有。

    足以看得出,其实封夭是个很细心的人,也是一个很细心的父亲。

    “这么热,你们还要出去?要不就在家里玩。”乔阳担心他们中暑。

    “没事,我们一会就回来了。”乔月弯腰抱起封麟,跟在林二旺身后,去了小树林子。

    不过,他们只是到了小树林的边缘,并没有进去。

    再往里,都是茂密的灌木丛,只有一条几乎看不见的小路,通往林子深处。

    乔月抱着封麟,时而关心他是不是热了。

    封麟的眼睛里,写满了兴奋跟好奇。

    戴着卡通小帽子的模样,萌翻了。

    乔月一直抱着,舍不得松手。

    张福跟林钱进勾肩搭背就来了。

    “二旺!”两人看见林二旺,正要说什么,再一看见乔月,立马闭上嘴了,

    “你们看,我搞了好多东西,待会你俩谁来烤?”

    “让张福烤,我也不会!”林钱进把小伙伴推了出去。

    林二旺却是看着乔月,眼里写满了希冀。

    乔月伸手把他的脸往旁边一转,“别看我,我是带封麟过来玩的,又不是给你们做饭的,你们自己搞定!”

    一群小屁孩,还想让她伺候着?

    林二旺认命的垂头,“那好吧!咱们三个都得干,先把火生起来。”

    乔月把封麟放下来,让他自己去玩。

    封麟看什么都觉得稀奇,一会摸摸这个,一会戳戳那个。

    林二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火生起来。

    看着很容易的事,做起来都没那么容易。

    三个人围着火堆,捣鼓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见火星冒出来。

    赶紧往里面添柴加火,结果小树枝放的太多,火星噗呲灭了。

    三个人垂头丧气,不得已,又要重新生火。

    封瑾站在一边玩,不知不觉,走进了通往林子里的小路。

    等到乔月发现时,他已经走了有一段距离。

    “封麟,不要乱跑!”乔月追过去,要把人带回来。

    “钱进,你妈是不是出门了?”张福刚才去找林钱进,只瞧见他跟弟弟两个人在睡觉,却不见王银杏。

    “嗯,我妈到姥姥家有点事儿,说一会就回来。”林钱进回答的很自然,他妈临走的时候,的确是这么说的。

    张福也没有再问什么,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乔月追上封麟,一把将他抱起,正准备回去,就听见林子深处,似乎有什么异样的声音。

    “有人在那里!”封麟懵懂的指着一个方向。

    乔月按下他的手指头,“可能是鸟雀在里面筑巢,我们回去吧!”

    呵!

    大白天的,居然有人在林子里偷情。

    应该说他们胆子太大,还是真的yu火焚身,忍无可忍?

    让她听见也就罢了,可是绝不能污染小朋友的耳朵。

    封麟最后又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他还小,自然不懂得里面究竟是什么声音。

    只不过,他觉得不太像鸟雀筑巢的声音。

    回到过家家的地方,火堆已经升起来了。

    可是大中午的,又是一天之中最热的时候,围在火堆前的感觉,该怎么形容呢?

    估计就跟抱着一个火炉的感觉差不多。

    三个少年被烤的脸蛋通红,烟熏的眼睛都要睁不开。

    其实他们都想放弃了,现在恨不得跳到河里好好的泡一下。

    但是乔月在这儿,如果现在放弃,感觉好像不太好。

    于是乎,他们三个人就那样傻傻的围着火堆,弄了虾子,扔了芋山到火堆里。

    最后肯定什么也没吃到,反正弄的灰头土脸。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