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碾压众人
    林二旺揉着眼睛,一张大花脸,只有牙齿还是白的了。

    “下次,等天气凉快了,咱们再来野炊吧!”张福沮丧极了,折腾了这么半天,连个毛都没吃上。

    林钱进用手背抹了下脸蛋,“我得赶快回家去了,要是我妈知道我偷偷跑出来,没有在家照顾我弟弟,她非得打我不可!”

    “我也得回去,我哥不在家,我也得回家看门,”张福家黄牛,每天早晚都得牵出去放。

    张大宝本来还是想着在家里,跟着乔阳干活,可是想了又想,又跟着方四牛走了。

    听说吴正新的工程队,就在灵壁镇附近,整个暑假干活也不远,等暑假完了,他们也好回家。

    方四牛还有继续上学的机会,张大宝却没有,所以跟着工程队,也似乎是他唯一的选择。

    乔月抱着封麟,小家伙虽然没玩到什么,但兴致依然很高。

    顶头一天之中,最烈的太阳。

    乔月反正是无所谓,再苦再累的环境,她也待过。

    小家伙快要受不了了,被太阳晒的眼睛睁不开。

    鼻尖上都是汗,脸蛋也红扑扑的。

    小家伙皮肤太嫩,晒了久了,肯定不发了。

    乔月忽然后悔了,“宝贝儿,是不是很难受,咱们回家泡个澡好不好?”

    她从外面采了不少的薄荷叶子,挂在床头,可以驱蚊子。

    放在房间里,也可以提神凝气。

    洗澡的时候,放一些在水里,等洗完了,全身都会清凉许多。

    “嗯!”封瑾有些懵懂的点点头。

    他当然不会知道,每个初见烈日的人,都要经历过蜕皮的过程。

    “咦?”走在前面的张福,忽然咦了声,“钱进,那是不是你妈?”

    离的有点远,看的有点模糊。

    林钱进眯着眼,仔细看了一会,点点头,“就是我妈,她肯定是从外婆家回来了,可是为什么她是从那个方向回来的呢?”

    后面半句,是林钱进自言自语。

    林二旺是个人精,他瞅着王银杏走路姿势不对,“钱进,你妈好像受伤了,是不是走路的时候扭到腰了。”

    虽然精,但是林二旺也不可能了解的太详细。

    只是感觉王银杏好像哪里不对劲。

    乔月看着走近的王银杏,心里冷笑。

    这女人还真是耐不住寂寞,瞧这满面春风,一扭一扭的模样,分明是被男女之事,刚刚滋润过。

    “哟,你们怎么在这儿?大中午的,外面这样热,就算要玩,也得回家玩去,钱进,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你弟弟呢?”王银杏面上装的还挺淡定。

    但是乔月真的很想提醒她。

    大姐,您胸前的扣子,能不能先扣上?

    “妈,我走的时候弟弟还在睡觉,他午睡的时候,没这么快醒。”林钱进有点心虚。

    “行了,赶紧回家去。”王银杏眼珠子一转,又看到了乔月,忽又想起一事,“乔月啊,你家昨晚来的客人走了没?”

    乔月好笑极了,“走了,昨晚就走了,你有事?”

    王银杏面上有点不自然,“我能有什么事,就是随便问问,这孩子长的好,他爸又是个那样出色的男人,哎,这孩子的妈呢?”

    “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想做别人的妈?”乔月之前都没注意到,这个女人似乎越来越会打扮了。

    衣服虽然不是新的,但是很紧身。

    裤子也是,很修身的样式。

    一般来说,农家妇女,并不喜欢穿紧身的衣服。

    这年代的衣服,是没什么弹性的。

    衣服穿成什么样,来回活动的时候,就是什么样,没有任何可伸展的空间。

    谁也不想下田干活的时候,把衣服撑烂。

    总结一句话,王银杏的衣服,一看就不是干活人穿的。

    王银杏被乔月怼了,悻悻的不快,“我就是随口问问,你进话那么冲干嘛?一脸防备的样儿,我不想,你也别想!”

    乔月笑了,转头捏了捏封麟的脸,“我当然不想,我是他婶婶,不需要想。”

    王银杏脸色古怪,“既然是婶婶,就好好的做你的婶子,可别尽想些有的没的,这女人哪,就要知足,不知足那可不成。”

    乔月觉得她话里有话,不过这一点并不重要,“那你知足吗?”

    “我?我当然知足了,不然我怎么能安心在家带两个孩子,让我男人在外面打工?”王银杏说的自信满满,也自以为一切做的天衣无缝。

    殊不知,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事情既然已经做了,总会被人知道,只不过是早晚的事罢了。

    所以她现在真的不要太得意,否则不远的将来,总有她哭的时候。

    只是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她还能不能哭的出来。

    王银杏领着儿子回了家,第一件事,就是烧水洗澡。

    林钱进心里有点不安,翻出藏在书本里的一个小纸条。

    他知道村长家有电话,打电话的钱,他存了好久。

    他想给父亲打个电话,想让父亲回家。

    林钱进并不知道,事情败露,或者说真相大白的时候,一切会变成什么样。

    如果他知道,估计他死也不敢说。

    乔月回到家,也给封麟洗了澡,洗澡水里搁了薄荷叶。

    洗过澡,身上凉丝丝的,很清爽。

    接下来的两天,乔家的日子平淡温和。

    封少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催她早点回去。

    郑宏宇跟秦夏二人,给她把车子送来了。

    他俩一人开了一辆车,回去的时候再坐一辆车子就可以了。

    郑宏宇摸着崭新的车子,语气骄傲又自豪。

    “嫂子,我改过这么多车,这一辆是我最满意的,四轮驱动……”

    乔月听着他细数车子改动的细节,心里也微微的有些激动。

    这样的改动,哪怕是车子陷到烂泥里,也不会担心出不来。

    “谢了,你俩中午留下吃饭吧!算是我谢过你们。”乔月内心欣喜,有了车子,感觉很不一样,回去还得多谢封邵远,这位大哥还是很靠谱的。

    两人连忙拒绝。

    “老大给我们下了死命令,让我们送完就得赶紧回去,不能留下吃饭!”

    “其实我们也想留下吃饭,可是老大不答应,嫂子,你是不知道,这两天您不在,老大的脾气直线上升,我们都被训怕了!”

    他俩也怂啊!

    赶了百公里的路,留下吃顿饭再走,多好?

    乔月能想像到那样的画面,“他那是生我的气了,想让我早点回去,新兵训练营快结束了吧?”

    提到正事,秦夏连忙给她解释,“现在只剩二十人,三天之后,将进行最后测试,所有通过测试的人,将来都可以做为预备队员,我们并不想耽误他们的学习,况且将来的士兵,理论与实践都将变的一样重要,并非只是会打枪,才能做一从此好兵。”

    乔月明白他的意思,以前打仗凭的是智慧与一股热忱。

    但是不久的将来,都是信息化的战争,对知识学历的要求,只会更高。

    “我会尽快回去,三天之后我会参加最后的测试!”

    秦夏笑了,“嫂子,你参不参加,都没什么影响,因为他们都不会将你当成对手,你的实力……碾压众人!”

    郑宏宇不同意他的观点,“虽然参加与否,对你的影响都不大,可是这也算结业的一种形式,就算是对此次经历的一个交待,嫂子,三天之后,我们在营地等你。”

    送走了二人,半个村子的人,都围着乔月的车。

    别说他们了,就是乔家人也惊呆了。

    封老爷子笑呵呵的让他们不要介意,订婚宴没办,礼物总要送出去。

    话虽如此,可是这么重的礼,让乔家人怎么能轻易接收?

    王银杏手上纳着鞋底,跟几个老娘们坐在一起,说着乔家的闲话。

    这其中,王银杏说的最起劲。

    其他人因为心里都有底,搭话说两句可以,但要是总拿着乔家的事情当成闲言碎语的聊,他们可不敢。

    王银杏纳着鞋底,看了眼正在玩的孩子,语气酸酸的说道:“我瞧着最近乔家来的那么多的人,可是你们发现没有,他们家来的都是男的,没见着有女的到她家,就说今儿开车子来的两个人,就光我,也见过好几回,谁知道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

    林嫂子因为女儿的事,心里总压着一块石头。

    乔月答应帮她找女儿,却又迟迟不见动静,林嫂子心里难免有了点想法。

    “乔家的事,我们可不敢乱说,他们家面上广,底子厚,来的人一个个都是有板眼的,万一把他们惹毛了,再给我们穿小鞋,咱们这些小老百姓,哪是他们的对手。”

    “他们家日子过的好,你们眼红也就算了,可别总是眼热,背着说人家坏话,再说了,他们家过的再好,也没有给你们家造成什么困扰,有本事你们也找那样的亲家。”王桂枝刚从菜地里砍了不少的豆角秧,正打算剥了豆子,回头让老伴,把豆子送到镇上给儿子。

    王银杏笑的意味深长,“婶子真是越来越喜欢帮他们家说话了,也是,你家吴根生开的店,也多亏他们帮忙吧?我听说乔月还帮他解决了镇上的小混混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