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相亲
    偷情这种事,她也不是第一次撞见。

    记得上一次偷情的人,好像是吴春琳跟范那小子。

    “你……真不是你说的?”王银杏忽然意识到自己很蠢,简直蠢到家了。

    乔月只是个小姑娘,平时也不怎么见她像个八婆似的,到处说人闲话。

    “那个……可能是我搞错了,”王银杏现在后悔死了。

    偷情的时候,的确又刺激又兴奋。

    但事后又会后怕,也会觉得对不起孩子的爸。

    这人哪!

    总是喜欢把自己往矛盾的尖角里塞,塞来塞去,不知不觉,就让自己无路可退。

    乔月心里烦躁的很,“以后别为了这种事来烦我,谁有空闲扯你那些破事,我家里的事我还忙不过来呢!不过我也劝你一句,常在河边走,总有湿鞋的时候,也别自以为自己很聪明,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一个村子就那么点大,多少双眼睛,多少张嘴,死的都能说成活的,更何况是某些风流韵事,你可以不做人,但总要为你家孩子考虑,他们可都是无辜的。”

    看来王银杏偷情的事,是没跑了。

    一个漂亮又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偷汉子搞背叛是早晚的事。

    王银杏的脸色,突然间变的无比难看。

    心思一沉,脸一抬,眼睛一瞪。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风流韵事,我根本听不懂,我就是来警告你,有事没事都不要胡说八道,我们家的事,又轮不着你插手,还是把你自个儿管好吧!成天家里那么多男人进进出出,封家对你也是真放心!”

    王银杏说的这些,完全就是因为自己心虚,扯着脸皮狡辩。

    再把脏水往对方身上泼,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但是她脑子发热的时候,完全没想到,这样的言语,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你说完了吗?”

    “啊?你什么意思?”王银杏瞅她,好像也没生气,但是心里始终没底。

    乔月无聊的想骂人,这种程度无聊的打嘴仗,对她来讲,真的是有够无聊。

    “没什么意思,如果你说完了,我就得回去了,你的那点破事,我真的没功夫管,也没兴趣传八卦,以为别再为这种事来烦我,否则别怪我修理你,至于我家来什么人,跟你更没有关系!”

    乔月还惦记着堂屋的事,那小姑娘比她大了两岁,跟哥哥年纪相仿,如果真的能看对眼,明年就能把婚结了。

    哥哥的婚事有了着落,她心里的大石头也能放下。

    不过前提是,这姑娘得是个心地善良,并且能孝顺长辈的姑娘。

    王银杏在听到她要修理自己时,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猖狂成这样,也真的是世间少有。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动不动就要修理人,整天打打杀杀,跟个男孩子似的,也太不懂得温柔了。”王银杏低着头,眼珠子转的飞快,她还真怕乔月动手。

    “你少跟我啰嗦,既然话已经说完了,就赶紧滚蛋!”乔月的火爆脾气又来了。

    回回都不怪她,要怪就怪对方太脑残。

    没个正经事,还把她拖着。

    乔月转身要回家去。

    “你等等!”王银杏动作比脑子快,伸手就要去抓她。

    乔月猛地回头,一个冷眼瞪过去,什么也没说,只用眼神秒杀,吓的王银杏调头就跑。

    王银杏捂着砰砰狂跳的心脏,跑回先前唠嗑的地方,坐下许久之后,还觉得后怕,头发根都要竖起来了。

    周娥嘲笑道:“哟!看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的样子,乔月有没有揍你?”

    王银杏抬起头剜她一眼,“要你多事,光天化日的,她怎么会动手,他们来家好像来客人了。”

    周娥立马接话,“这个我知道,是来给乔阳做媒的,乔家现在的条件好,上门提亲的,都要把他家门槛踩破了!”

    周娥这话酸的很,她家方大宝,也到了要结婚的年纪。

    可是对方一听说,他们家有四个儿子,说媒的是老大,全都打了退堂鼓。

    老大不只是大哥的身份,也是家里相当于顶梁柱的劳动力。

    将来下面的弟弟妹妹,还得大哥照应。

    大嫂也是如此,要操的心太多,还得不了半点好处,一般人家都不大情愿。

    林嫂子现在也眼红,要是当初她家闺女没有离开家,而是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说给乔阳做媳妇,简直好的不能再好。

    亲家就在隔壁,走几步就能回娘家。

    乔阳又是个能干又勤快的小伙子,品性都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将来也能看着。

    更重要的,还是乔家现在有钱了。

    听说还要盖新房,两层楼的新房。

    唉!乔月的命,咋就那么好呢!

    王桂枝现在也后悔着,不过当初乔阳也没看上春琳,所以她也谈不上懊悔,“关键是他们俩能对得上眼,将来两人能好好过日子,乔阳是个长踏实本份的年青人,对媳妇肯定差不了!”

    她不说还好,她一说,林嫂子这心里,简直就跟被碾压过似的,那个疼劲就甭提了。

    “我回家了,晚上还烀猪食,事儿还多着呢!”林嫂子拎着小板凳,往家去了。

    王银杏心里始终揣着偷情的事儿。

    看来是真的不能再干了,现在断,还来得及。

    真能来得及吗?

    恐怕她的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了。

    林嫂子回到家,心里一直惦记着乔家那边的动静。

    吃不着葡萄的人,总觉得葡萄酸的。

    又或者,自己吃不到,也不想别人能吃得到。

    林嫂子现在就是这样的心理,有点扭曲,有点小变态。

    乔家堂屋里,刘招弟说的唾沫横飞,手舞足蹈,接连喝了两杯水,可见她说的有多辛苦。

    跟随刘招弟来的人,其实也不是外人,跟刘招弟也沾着边缘的亲,那小姑娘是刘招弟的侄女。

    “我们家刘盈,打小就听话,家里家外的活,哪一样都能拿的起来,纳鞋底做衣服,还会织毛衣呢!”

    “我们家刘盈小学毕业,当初家里穷,没能上得了初中,这也是她的命,要是上了初中,兴许你俩还遇不到一块呢!”

    刘招弟推销的那叫一个起劲,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到最后,脸都要笑僵了。

    同时,心里也打起了鼓。

    为啥她说的那么起劲,乔家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刘招弟朝侄女瞄了一眼,再看看乔阳,心里顿时有了主意,“乔阳啊!你带刘盈进屋坐坐,你们家不是还装了电话吗?还有收音机,让她也瞧瞧,赶个新鲜呗!”

    乔奶奶也赶忙催着乔阳,“你二婶说的是,带这闺女到屋里看看,乔月,快去再倒点茶水,给他们送屋里去。”

    乔奶奶瞅见孙子木纳的模样,心里也尴尬极了。

    “乔阳,听见没有?还不赶紧的!”乔安平见他不动,真的着急坏了。

    “哦!”乔阳闷闷的站起来,瞧了那姑娘一眼,嘴巴张了张,却不晓得该说什么,先走进屋了,进的是妹妹的房间。

    乔月看着他们,也直叹气。

    说实话,这个刘盈长的……的确不怎么样。

    跟刘招弟的类型有点像,不属于小巧精致的姑娘,也不是看上去很亮眼的类型。

    两人进了房间,房门一关,刘盈的举止便自在许多。

    开始打量这间屋子,打量屋子的摆设,以及屋子里的新奇玩意。

    “这个就是电话?”

    看见桌上盖着红棉布的东西,刘盈直接掀开了,拿在手上左摸右摸。

    “嗯,是我妹妹的夫家帮忙安装的。”乔阳觉得有必要讲清楚,妹妹的东西就是妹妹的,即便以后放在家里,可是东西的所有权也还是妹妹的。

    刘盈瞧了他一眼,笑了,“我听说这东西装了,就不好挪走,你妹妹以后结婚还会带走吗?”

    乔阳皱眉,觉得这个问题,让他有点不舒服,“不会,但是她随时都能带走,还有收音机,三轮车。”

    刘盈的表情有些讳莫如深,“看样子,你妹妹的夫家,是不缺这些东西,既然她不缺,留给你多好,哦……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不要往心里去,这是你们家的事,我不能多嘴!”

    乔阳依然皱着眉,“不管她缺不缺,这些家电都是因为她才有,当然所有权也应该是她的,不管将来她要不要,都是她的,我不会占她的好处!”

    “哥!”乔月敲了门进来,听见这一句,简直哭笑不得,依着哥哥的脾气,真的是很难讨到媳妇。

    “哥,有话好好说,什么你的我的,你是我哥,我的东西也一样是你的。”乔月知道哥哥的意思,可是他如果一直这样坚持,只怕很难遇到跟他一样心思的女孩子。

    刘盈温柔的笑看着乔月,“你们兄妹俩的感情真好,不像我跟我弟,经常打闹。”

    “那是我哥让着我,我哥脾气好,性子也好,疼妹妹的哥哥,将来也一定是疼媳妇,我们家也没那么多讲究,首先是我哥喜欢,能跟他好好过日子,懂得孝顺长辈,也没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就够了!”乔月把茶杯放下,很诚恳的看着她。

    长相什么的,她并不看中,只要哥哥看着好就成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