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碰碰车
    林钱进并不知情,可是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总觉得妈妈的离开,好像永远不会回来的感觉。

    乔奶奶心里有数了,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隐约的知道,王银杏那边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当年乔阳哭的就跟林钱进一样,他妈也是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乔奶奶知道归知道,但是不能在孩子面前提起,“钱进,别想多了,你妈可能就是有事,她有你们两个,你们俩个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怎么会不管你们呢!”

    林钱进用手背抹着眼泪,哭的很可怜,他班里同学,就有母亲跟人跑了的。

    他还嘲笑过别人,跟同学们一块起哄架秧子,现在想想,真是不应该。

    车上,乔月偶尔注意过王银杏的脸色。

    封麟坐在后排,系着安全带,坐了没一会,就睡着了。

    乔月车子开的很慢很稳,尽量减少颠簸。

    沉默了十几分钟,路过过半的时候,乔月开口了。

    “这世上没有填写不去的坎,也没有蹚不过的河,再难再险,也总有过去的一天,时间同样可以冲淡一切,等到时过境迁以后,再回头看看当初那个坎,其实也没那么可怕。”

    王银杏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我这个月的月事没来……”

    压在心里,快要将她压的喘不上气。

    本来以为不会跟任何人说,尤其是乔月,可是不知怎地,乔月刚刚的话,触动了她。

    转念一想,其实乔月才是最安全的那个人,她根本没必要传自己的流言蜚语。

    “我为昨天的事,跟你道歉,你不要往心里去,这个人心直口快,很多时候说话都不经大脑,你别跟我一般见识,”王银杏觉得有必要为昨天的事道歉。

    话都说的这样明白了,乔月能不明白吗?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绝对能守住的秘密,即便现在守住了,将来也未必能守得住,它就像一颗定时炸弹,总有一天,会被在引爆,到时候再把你炸的粉身碎骨。”

    乔月并不同情她,这是她自己作下的孽,她也不是孩子,不会没有自己的判断跟自制力。

    说白了,她就是抵抗不了诱惑。

    贪图一时之快,毁了后半生的安稳。

    王银杏突然捂住脸,把头埋在手掌之间,这是一种羞愧的表现,“我就是活该,我就是自作孽……”

    她现在真的是悔不当初,早知有现在的害怕跟后悔,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肯定不会再一次走错。

    “那你到镇上是要打算做什么?镇上的卫生所,可没什么保密性,如果你想秘密的确定是否怀孕,还是要去城里。”

    “我……我想去找他……”

    “他是谁?

    王银杏抹着脸上的泪,哽咽着:“他……他是……”

    乔月透过后视镜,看了眼睡着的小宝贝儿,才道:“你说不说,都是你的事,我只是要劝你一句,让他带你到城里,找个熟人做检查,你的月事也许只是过了两天,不一定就真的怀了,不管怎样,你现在着急害怕,没有任何用处。”

    “对,事情已经出了,就算哭死也没有用,不管怀没怀,我都会跟他断的一干二净,也请你帮我保密,就算是看在我两个孩子的面上,一定不能让村里人知道,”王银杏语气诚恳。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你怎么样,都不关我的事,我也没兴趣关心你的私生活,但是你刚才说的话,我都记住了,要是你食言了,咱俩的这个协议自作废!”

    王银杏惊恐,似是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你……你要拿这件事威胁我?”

    “错,不是威胁,是给你一个自我反省的机会!”

    王银杏沉默了,而在她沉默的同时,车子已经驶进镇子。

    乔月把车子停下,“去吧!你未来的路,要你自己走,我不会帮你什么,去找那个男人,孩子有他一半,不管他会不会负责,这都是你一手中创造出来的。”

    王银杏握着门把,迟疑着打开车门。

    其实她真的很想求乔月帮她,不知怎地,她就是相信,只要乔月愿意,这件事她就一定能帮自己遮掩过去,不管有没有怀上,她都可以做到。

    但是看到乔月冷下的脸色,她无论如何也开不了这个口。

    王银杏前脚刚下车,车门刚一关上,车子便发动了,甩了王银杏一脸的灰尖,扬长而去。

    王银杏烦躁的跺跺脚,看着破旧古朴的小镇,一时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乔月甩甩头,把王银杏的事,从脑子里甩出去。

    又看了看后座那张可爱到让人心软的一塌糊涂的小脸,心情立马就好了。

    驶上较为平坦的公路,速度就提了上去。

    一个小时之后,车子开到衡江市区。

    这个年代,有车一族不多,但是架不住水泥公路太少,道路太狭窄,所以该堵的地方,依然很堵。

    因为车上有小朋友,乔月开的很稳,能超车的地方,也不敢随意超车,慢慢吞吞的跟着车流走。

    可是她的随意,却让别人不乐意了。

    后面紧跟的一辆红色车子,喇叭一直按个不停,把封麟都给吵醒了。

    封麟揉揉眼睛,朝窗外看了看,嘟着嘴巴,问道:“快到家了吗?”

    乔月回头去,摸了摸他的脸蛋,“先带你去找爸爸,看看他怎么说,如果他同意,我带你到军营,等过几天,我再送你回来,好不好?”

    “嗯,现在还不要上幼儿园,我不想回家,回家好无聊,哦,我的小乌龟,”封麟想起乔阳送给他的礼物,忙低头去找。

    乔月心疼的笑了笑,前面的车流动了,正准备发动车子开走,忽然后面的车子从右边超了上来,想开到乔月前面。

    可惜路面太窄,

    前方的道路有护拦,除非乔月停下让他过,否则她也只能等乔月离开。

    乔月当然不可能让路。

    凭什么?

    难道就凭你开的是高级轿车?

    去你丫的!

    乔月淡定的驶过红灯,驶上另一条路。

    可是没过多久,她就发现后面的车子追了上来。

    而且速度很快。

    不一会,就超到了乔月的车前,并将她逼停。

    乔月搓着下巴,回想自己最近这段时间,貌似太善良了,好久没打架,没发火了呢!

    “宝贝,你在车里坐着别动,婶婶下去教训个人!”乔月的笑容里,带着隐约的兴奋。

    “你要打架吗?”封麟也不怕,也跟她一样很兴奋。

    乔月拍拍他的小脑袋,“看情况而定!”

    说话间,前面的车门打开,从驾驶位下来一个肤白貌美,穿着鲜艳红裙的女人。

    乔月也下了车,前后看了一眼,还好,两辆车都停在了路边,没有挡着过往的车辆。

    不过两辆豪车,两个不同类型的美女,还是引来不少人的驻足观望。

    红裙美女气急败坏,怒气冲天的快步走到乔月面前。

    因为穿着高跟鞋,身高也不低的优势,站在乔月面前,高低立现。

    “你怎么开车的?要走不走,说停就停,马路又不是你们家的,你以为逛花园吗?”美女的嗓门还不小,盛气凌人的姿态摆的很足,手指点着乔月,都快要戳到乔月脸上了。

    乔月打开她的手,冷冷的笑,“马路这么堵,我在前面等着绿灯,是你硬要插队,从后方冲上来别我的车,现在却要倒打一耙,脸皮也真够厚的,多少天没洗脸了?”

    “你!”美女词穷了。

    瞪着画的精致的妆容,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前面的车子后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年轻男人。

    “静如,怎么还没好?时间不早了,别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那边还等着呢!”年轻男人看了眼乔月,但是很显然,没把乔月看在眼里。

    “哥,她一直在骂我,你难道没有听见?”唐静如跺了跺脚,一脸的娇气。

    唐惑神色严肃,“为这点小事耽误时间,不值得,赶快上车。”

    唐静如不敢违背哥哥的意见,瞪了乔月一眼,正要离开,却不料被她拦住的人却不干了。

    “你们真以为在拦了我之后,还能相安无事的离开,谁给你的自信?”乔月笑容阴冷。

    唐惑原本已经转身离开,在听到这句话时,不得不停下脚步,“这位小姐……”

    “你丫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乔月毫不客气的截断他的话。

    唐惑有些生气了,“那不叫小姐,该叫什么?叫姑娘?年纪不大,脾气倒挺冲,我妹妹只是与产生一点摩擦,我已经让她离开,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没功夫在这儿跟你纠缠,如果你想勒索赔偿什么的,最好搞清楚彼此的身份!”

    唐家也是衡江本地的家族,但是唐惑一直在京城,很少回来,只是最近才回到唐家,继承家族。

    他对衡江本地的家族也做过调查,却也不可能每一个都了解。

    从乔月开的车子,足以看出,她的来历不普通。

    但是他们唐家,也不是普通家族。

    “赔偿?我现在就让你们知道,我要的赔偿是什么!”乔月打开车门,重新坐下,系上安全带,笑容邪肆,“宝贝儿,坐好了,带你玩碰碰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