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找房子
    孟兰兰瞧见她的表情,心里很不舒服,“妈,电梯到了!”

    孟兰兰打断柳茵的话,不想听见从她嘴里提到那个女孩的话。

    一个乡下丫头,再漂亮又能怎么样?

    三人住进去之后,孟振华就派人去打听乔家的事。

    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前脚打听的人放出去,后脚他们就被人盯上了。

    一个电话打到军营,接到了封瑾的办公室。

    封瑾收到消息,特别是听到他们此行的目地时,全身肌肉紧绷。

    乔月母亲的消息,他并没有刻意去调查。

    以为那个女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就像他的父亲一样。

    可是现在,她不仅回来了,带着自私的想法,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封瑾一个电话又打到了董嘉年的办公室。

    两人说了足足五分钟。

    当晚,衡江市最好的宾馆迎来一次大检查,所有的客人都被敲开了门,一直闹到凌晨时分。

    孟兰兰穿着睡衣的模样,也被人用相机拍了下来,传到了八卦杂志上。

    当然了,这是在某人的授意下进行的。

    第二天,孟兰兰接到公司的电话时,气的摔掉了电话。

    想来想去,也只有给衡江的朋友打电话,请她帮忙。

    “静如,我是孟兰兰,好久不见,你最近过的还好吗?”孟兰兰握着电话,内心忐忑。

    她跟唐静如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唐静如的家境比她好,在学校的时候,她没少针对唐静如。

    两人高中毕业之后,联系的不多。

    听说唐静如回了衡江,她还才嗤之以鼻。

    好好的京都不待,却要回这么个小地方。

    或许在孟兰兰眼里,除了京都跟国外的大都市,其他都是小地方,不值一提。

    唐静如接到孟兰兰的电话,确实很惊讶,“孟兰兰是谁?”

    她问的很故意,孟兰兰自打做了明星之后,看她们这帮同学,都是用鼻孔看的,尾巴恨不得翘到天上。

    说的不好听,不过是个戏子,仗着年轻漂亮拍了几部戏,仅此而已。

    在大家族的长辈眼里,演员明星可不是什么光荣的职业。

    握着电话的孟兰兰,在心里把唐静如骂了个底朝天,但是说出口的话,还是要装一装。

    “静如,瞧你说的,咱们俩的关系,你怎么会不记得我,前段时间,我主演的电视剧还在地方台播出呢!”

    “刚才开玩笑,你现在是大明星,我当然记得,找我有事吗?”

    孟兰兰绕着电话线,“也没什么大事,我现在人在衡江,可是在这儿住的不是很习惯,你在衡江有没有房产,我想租用一个月,最好是什么都齐备,什么都不缺,租金你放心,比你原先租给别人高一倍。”

    电话那头,似乎沉默了片刻,孟兰兰等的焦急。

    她必须尽快找一间公寓,住再好的酒店也不安全。

    这也是她刚刚跟父亲商量的结果。

    “我在衡江的房产不多,但是我哥名下有一套豪华公寓的房产,正空着,我刚才问过他了,他说可以免费借给你们住一个月,人情的事,你跟我哥算,我不参与,你们现在在哪?我让人把钥匙送过去,再带你们到地方。”

    唐静如的语气很不耐烦,她现在哪有心思管别人的闲事。

    她正研究着,如何攻破小孩子的防线。

    用家里亲戚的几个小娃做也实验,发现真是太难了。

    他们简直就是一群小魔鬼,闹的吵的,都把人脑袋吵炸。

    “那好吧!替我谢谢你哥。”孟兰兰还是想见一见唐静如,唐家在衡江也是有份量的存在,现在她出了丑闻,如果能让唐家出面,帮她摆平这个事,也许……

    “兰兰,房子找到了吗?”孟振华焦急的询问。

    他们在衡江要待多久还不确定,可是他们再也不受不了没有保障的宾馆,一点私密性都没有,又乱又不安全。

    “找到了,是我一个同学的房子,我们可以暂住,是一个高档小区,爸,我总觉得,自打我们进了衡江市,所有的事都不对劲。”孟兰兰还是警觉的,就像昨晚的事,处处都透着古怪。

    孟振华皱眉,插着腰,“也许只是记者想跟踪你,拍点新闻发在小报纸上,从今天开始,你尽量少出门,等你妈打听出乔家丫头的行踪,咱们再想办法让她跟你见面。”

    孟兰兰瞧了眼坐在远处的柳茵,“爸,这事你得拿着主意,如果我是她亲女儿,我都不会原谅她,所以在没有确定那丫头的想法之前,最好别让她们见面!”

    “嗯,你说的对,不能让他们见面,否则只会坏事!”

    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孩子,再次见到母亲时,除了恨,只怕也不剩什么了。

    柳茵站在窗前,看着已然陌生的城市,心里隐隐的在颤抖。

    当初离开时,她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呢?

    或许是苦日子过够了,或许是枯燥的日子,让她忍无可忍。

    每天除了干活就是带孩子,睡的是硬板床,又食不果腹。

    乔安平是个性格木纳的男人,不懂得嘘寒问暖,连一句甜言蜜语都不会说。

    乔阳的性格跟他父亲很像,柳茵并不喜欢这个儿子。

    所以,当决定离开时,她的心情是轻松的。

    这么多年,也只是偶尔想起乡下的两个孩子,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可是想归想,她却从没考虑过再回去瞧一眼。

    现在……孩子都长大了吧?

    乔月站在训练场上,天空突然阴沉下来,燥热褪去,一阵阵凉风,吹在身上,带来丝丝清凉。

    就像乔月之前设想过的一样,可爱到爆的小正太,到了军营,多的是人疼爱,争着抢着带他玩耍。

    这其中最勤快的,居然要属田秩。

    真是看不出来。

    脸部肌肉严重不发达的人,连个笑容都需要挤出来。

    可是人家带孩子,却是一把好手。

    林雪本来对田秩就爱的不要不要,现在瞧见他带孩子的耐心跟魅力,现在发誓要非他不嫁了。

    带孩子的男人有没有魅力,这是个问题。

    有些人觉得,带孩子就该是女人的事,男人带孩子就是不务正业。

    可是女兵营里的小姑娘们,整齐的坐在训练场边,看着一群大老爷们,围在一个小正太身边,画面简直美的不要不要。

    “我以后找男朋友,也一定要喜欢孩子,会带孩子,男人会孩子,才是爱家顾家的好男人,你们说是不是?”封含玉抱着膝盖,小眼神在对面一群男人中间挑来挑去。

    林雪的眼睛始终不离田秩,“那是自然,你们瞧田秩,他看孩子的眼神,快要把我融化了,我一定要给他生孩子,至少得生三个,然后我就坐在一边,看着他抱孩子,哄孩子,给孩子换尿布,等长大了一点,抱着到外面散步,一个趴在后背,一个骑在脖子上,一个在怀里,想想真的是太美好了!”

    她说的陶醉,一帮女汉子却听的恶寒。

    “你丫省省吧!你知不知道生孩子有多疼,我有个姐姐,生孩子差点去了半条命,在家里喊了一天一夜,嗓子喊哑了,嘴唇咬烂了,我听到她的惨叫声,头皮都要麻了!”赵琪难得跟她们讨论女人的话题。

    她也是留下的人之一,不过成绩却排在靠后。

    接下来的考核,如果没有更好的表现,肯定是进不了血狼,留下来,也只能做普通士兵。

    林雪不信,“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如果生孩子那样可怕,哪个女人还敢生孩子?”

    乔月想起春燕生孩子的事,“她说的一点都不错,我回家的时候也遇到一个,在家里没生下来,又抬到医院,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精气神都没了,怪可怜的。”

    “不是吧?生孩子真的那么可怕?”封含玉被吓住了,其实她们对生孩子,没多少概念。

    经常看见结了婚的女人,抱着孩子,似乎很悠闲的样子,还以为生孩子就是那么回事,没什么可怕的呢!

    乔月看着远处玩耍的封麟,笑了,“如果能有这么可爱的宝宝,我想,就算受再大的痛,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因为那是一个与你血脉相连的宝贝,他是属于你的。”

    小姑娘们沉默了,不得不说,乔月的话,戳中了她们的心房。

    是啊!

    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那是真真切切的割下一块肉。

    也许,这才母亲的伟大之处。

    林雪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突然站起来,朝着人群跑去。

    拦下正在抱着封麟玩耍的田秩,目光真挚热切。

    “田秩,我要给你生儿子!”

    轰隆隆!

    天边有雷声阵阵,多少人被雷劈了?

    静默了几秒,接着便爆发出震耳欲聋的起哄,叫好声。

    田秩难得也被雷的愣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林雪,一时之间,根本不晓得该说什么。

    这段日子,林雪几乎每一天都能拦住他,跟他说话,追在他后面,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烦扰着他。

    可是,当一个女孩,鼓起勇气,用这样的方式跟你表白时。

    再硬的心肠,也难免会被触动。

    田秩第一次不敢看她的眼睛,“你不要瞎说,我……我并不适合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