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差距太大
    请佛,即便是花钱,那也是供奉寺庙的香火钱,跟请观音无关,特别是这种从庙里出来的佛像,那可真的是有钱都买不到。

    刚刚的机器,只让乔奶奶觉得新鲜。

    然而此刻的菩萨,差点把她惊吓的晕过去。

    “我的天,这是从庙里请来的?快,快送到咱家的供桌上,别怠慢喽!”乔奶奶激动的走路都不稳了。

    要说有多么信佛,倒也不完全是。

    老人们,凭的只是心里能神佛的敬畏之心。

    不止乔奶奶一人激动,村里其他的老人,差点就要跪下来叩拜。

    要不怎么说,韩应钦是老狐狸呢!

    他送的礼物,不仅送到了乔家人心里,也送到了全村人的心里。

    小四看到村里人激动的目光,才知道领导做事,有多么的明智。

    但是唯有乔阳,总是高兴不起来。

    上学啊!

    还要到外面去,他有点担心,有点彷徨无助。

    当韩应钦坐在院子里,把这事跟乔安平一说。

    乔安平看着儿子一副怂包的样子,那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看看你妹妹,再瞧瞧你,差距咋就这么大,你给我听着,你韩叔给你都安排好了,要是你再不给我争气,出去以后,别说你是我儿子,我也不认识你!”

    乔安平虽然平日里,对儿子很严厉,但是也从没讲过这样重的狠话。

    其实乔安平是个温吞的性子,平时很少发火。

    至少对乔月,他从没有,哪怕女儿把他最好的一件衣服,扔进灶膛里。

    封老爷子已经习惯这一家人的性子,也完全融入了乔家的生活,笑着打圆场,“安平啊!乔阳的性子需要磨练,他现在年纪还小,还有机会,也有时间,我看哪,你也别让乔月陪着,就交给……交给……”

    交给谁好呢?

    封老爷子一时想不出更好的人选。

    不是没有,是没有合适的。

    乔月不高兴了,“爷爷,为什么我不可以看着我哥?”

    封老爷子眼睛都笑弯了,“你?你不用上学了?我记得高中的学业,好像是挺紧张的,最近学习怎么样啊!”

    “我去帮奶奶做饭!”乔月爬起来跑了。

    老爷子虽然人在乡下,可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估计上一次,封建国来这儿,把什么都跟他说了。

    韩应钦端着茶杯,瞄了眼一副被人批斗的乔阳,其实他心里清楚,也明白,身为父亲家长,在因为孩子不争气时,都会是这种想法,没什么好奇怪的。

    韩应钦道:“我推荐的学校在京都,到大城市长长见识,对他以后总有好处,在京都的农业学院那边,我会让小四找人帮助他,但是真正的成长,是谁也帮不了他的。”

    乔安平感叹道:“既然咱们是一家人,我也就不说那些客套话了,他叔,乔阳的事,就在拜托给你了,我也不指望他成大器,只要以后别给他妹妹丢脸,就够了。”

    乔安平的最后一句话,真正戳中了乔阳的心。

    别的他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妹妹……

    乔月钻进厨房,“奶奶,我帮你炒菜,接下来还要准备什么?”

    乔奶奶已经忙了一个早上,鸡鸭都是现杀的,也没有到镇上买肉,一是路程太远,买回来也赶不及。

    二来,家里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养的鸡鸭,就是用来吃的,家里来客人了,当然要待客。

    “丫头,你跟奶奶说实话,你这位干爹,到底是干啥的?”乔奶奶小心的问。

    “奶奶,您管他是做什么的干嘛,反正您只要知道,他是我干爹,将来不管到哪,他都得罩着我!”乔月找到围裙系上,看了眼桌上的菜,把需要切的,都拿了过来,又从菜厨里,找来盘子,待会切好了,摆到盘上。

    “奶奶,这鸡切成块吗?”乔月握着菜刀,拎起洗剥干净的整鸡。

    “你瞧着怎么做好吃,就怎么做,”乔奶奶不拿这个主意,人老了,不爱拿主意。

    小辈们在外面见识的多,她的那点手艺,肯定落伍了。

    “还是做红烧的吧!”年初养的小公鸡,肉质细嫩,不像隔年的鸡,得用小火慢煮。

    “你看着办!”乔奶奶总是这句话。

    乔月握着菜刀,果断重重的下刀子。

    刀功还不错,分割切块,每块鸡肉大小都差不多。

    两只鸡腿,从腿根切下,上面划了几刀,比较容易入味。

    没有再剁开,待会可以给封麟拿在手上吃。

    乔奶奶见她动作熟练,试着问道:“就剩几个炒菜,鸭子已经在锅里蒸上了,做的粉蒸鸭,要不剩下的还是你弄吧?”

    乔奶奶怕自己炒的菜,不合他们味口。

    “行,您到外面歇着,剩下的活,我一个人全包了!”乔月二话不说,干脆的点头。

    乔奶奶总算松了口气,“我到菜地拔点青菜,拌点鸭食,灶下的火,都给你弄好了,要是不行,就喊你哥过来搭把手。”

    “行了奶奶,您要忙什么,尽管去好了,我有把握呢,不会搞砸的。”乔月切好了鸡肉,正要拎着砧板去洗,上面沾了碎骨什么的,要是沾到蔬菜上面,吃一口菜,蹦出几个碎骨头,那就不好了。

    小四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在里面忙活。

    跟许多人的想法一样,很难想像,她这样的一个小姑娘,竟然还有做特工的潜力。

    乔月把盘子里鸡块,倒进锅里。

    铁锅油烟大,一瞬间,整个厨房都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烟味。

    “看我做什么?过来剥蒜!”乔月不用回头,也知道外面站着谁。

    小四笑了下,身体站直了,把两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没问题!”

    灶下的火,足够让鸡肉在锅里爆炒。

    家里用的调料,都是纯天然酿造的。

    味道醇香浓重,倒进锅里,翻炒两下,锅里的鸡肉就变成了酱红色,很诱人的色泽。

    “好香啊!”小四蹲在角落剥蒜皮,朝她的锅里瞟了一眼,“为什么同样是做饭,在别墅厨房做出来的菜,跟这里做出来的,感觉味道差很多呢?”

    乔月握着锅铲,想了想,“我们家的土灶柴锅,已经很多年了,大概是吸收了太多的精华,所以哪怕只是炒表青菜,也能做出红烧肉的味道!”

    “真的啊!”小四惊讶大呼。

    乔月翻了个白眼,“假的,逗你玩呢!谁家做饭不洗锅的?”

    小四瞪她,“我发现你很狡猾,跟我们领导还真像。”

    骗人都能骗的这么认真,能不是一家人吗?

    “你刚刚的话,我会原封不动的告诉你的领导,我的干爹,”乔月在炒锅里加了水,盖上锅盖,放下锅铲,双手围裙上擦了擦。

    沾了油,感觉滑腻腻的。

    走到桌边,挑了两根葱,几个青辣椒。

    入秋的青辣椒,是晚椒,辣的很。

    待会要单独留几块鸡肉出来,留给封麟的。

    小四把剥好的蒜头,搁在桌上,嘿嘿的笑,“你不会的,一看你这样,就不像喜欢告状的人,要是你不说,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乔月切菜的动作不停,漫不经心的瞟他一眼,“能告诉我的秘密,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我发现你这丫头真是一点都不可爱,早知道就不给你干活了!”小四觉得跟她简直聊不到一块,不按套路来,他怎么往下接?

    “好吧!我不跟干爹说,现在你的秘密可以告诉我了吗?”

    小四冷哼,“你想听,我还不想说了呢!”

    乔月握着菜刀,笑的阴森森,“中午还少了个菜……炒鸡爪!”

    说时迟,那时快。

    手起刀落,菜刀口深深的插进桌面。

    一直等到乔月转身离开,小四才找回自己的呼吸。

    低头深深陷入桌面的刀口,心儿哇凉哇凉。

    “你……你真凶残!”小四控诉。

    回应他的,是一个更加阴森的笑容,看的人后背直发凉。

    封麟趴在厨房门口,探头进来,“好香啊!”

    “好香!”毛毛也站在封麟身后,笑嘻嘻的望着乔月。

    “你俩去洗手,待会给你俩吃鸡腿!”乔月揭开锅盖,翻炒了几下。

    “哦,快洗手!”封麟推着毛毛,两人奔到水缸边,舀水洗手,结果肯定是弄的到处都是水。

    乔月用锅铲戳了下鸡肉,感觉差不多,便拿了个小碗,装上鸡腿,“很烫的,要冷一下才可以吃。”

    她把碗放在厨房的桌上,两个小鬼使劲垫着脚,一边吸着口水,一边期待鸡腿快点冷掉。

    当乔阳帮着把午饭端到桌上时,韩应钦才彻底明白乔月昨晚说的意思。

    原来家常是这个意思。

    在不意摆盘,不在意搭配的多么有营养,只要一家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菜。

    其实以韩应钦之前的习惯,他并不喜欢吃饭的时候大谈阔论。

    按着他的想法,吃饭就该有个吃饭的样子。

    食不言,寝不语。

    乔月给两个小不点,弄了饭,又给他们单独搬了个小桌子,让他俩坐在小桌边吃饭。

    小白蹲在廊檐下,嚼着鸡骨头,嚼的那个上瘾。

    仿佛没有比鸡骨头更好吃的东西了。

    这一顿饭,足足吃了两个小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