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闹事
    阿琨往他跟前一站,绝对小了两号。

    龙野跳上台,兴奋的将主持人举了起来,现场的气氛,再次被燃沸。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挑战者是谁,来自t国的坤桑!”

    随着主持人再一声嘹亮激昂的呼喊,另一边的大门也被打开。

    这个名为坤桑的男人,一身紧绷的腱子肉,眼神充满着杀气。

    挥出的拳头,拳拳带着凌厉的风。

    当两人在擂台上碰面,火花四溅,杀气腾腾。

    “你猜他们两人谁会赢?”小四低声问乔月。

    “不知道,我从来不做无谓的猜测,胜与败,就是生与死,结局往往出乎意料,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人在被逼到绝境之时,所爆发出的潜能,无疑是巨大的,有时连他们都粒粒不到!”

    小四转头看着她,“那你认为,你能打赢谁?这些人都是练硬功夫的人,跟他们过招,很少有人跟你讲套路,他们拼的是蛮力。”

    乔月冷哼了声,“我脑子有病,才跟他们拼蛮力,我这样的一只小白兔,再练十年,也练不成大蛮牛,况有我才不要变成健美人士,穿上衣服还好,脱了衣服……咦,吓死了。”

    想到那个场面,她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不用蛮力,你怎么赢?打黑拳跟正儿八经的拳击可不一样,难道你还要跟他们讲道理?”到现在为止,小四都认为她替人出头,打黑拳这种行为,愚蠢又可笑,一点意义都没有。

    更加没有从实际意义上考虑事情的后果,她以为到了擂台上,人家还会对她怜香惜玉,不忍下手吗?

    乔月撇他一眼,“我怎么做,自有我的分寸,不用你管,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你只是陪同,无权干涉,也无权质疑!”

    她从小四眼中,看到了轻蔑,这一点让她很不爽。

    擂台上的比赛很快开始,前两轮,真没什么好看。

    真正血腥的场面都在后面,围观的人像嗜血的疯子。

    每每看到台上的人,被揍一拳,打的鲜血直流,他们叫的越是兴奋,越是起劲。

    乔月有点厌烦这样的场面,想着待会一定要找个地方,吹吹外面的风,散去身上沾染的难闻气味。

    忽地,身后有什么东西,碰了下她的屁股。

    起初她还没在意,但是过了一会,又碰了她一下。

    乔月猛的回头,对上一双色眯眯的眼,那眼中的邪恶戏谑,毫不掩饰。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穿着黑色紧身背心,将鼓涨的肌肉暴露在外,结实强壮。

    “是不是你摸我的屁股?”乔月阴鸷的眼神,攥紧的拳头,足以证明,她此刻有多愤怒。

    妈的!

    这算什么?

    难道真的虎落平阳被犬欺,到了兰城,一个小杂碎,也敢来摸她的屁股,肺都要被气炸了。

    肌肉男一手拎着酒瓶,朝她扬了扬,“没错,是我摸的,因为你的屁股太性感,我的手,它不听使唤,那么性感的屁股,不就是让人摸的吗?”

    乔月完全转过身来,朝他逼近一步,“哪只手摸的?”

    小四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不对,但就像乔月所要求的,他只是陪同。

    在没有受到召唤之前,他还是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来的好。

    肌肉男见她走近,离的近了,能清楚的看到小姑娘的眉眼,是个漂亮又有点泼辣劲的妞,今天还真是赚大发了。

    “我不仅要用手摸,还要用别的地方摸,找个没人的地方,哥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男人!”

    肌肉男的笑容还挂在脸上,身下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

    肌肉男缓慢低下头……

    乔月收回脚,嫌恶的甩了甩,“敢摸我,就得做好被碎尸的准备,去死吧你!”

    夺过男人手上的酒瓶,在他要反抗之前,砸向他的头部。

    随着酒瓶碎裂,乔月握着剩下的酒瓶,划向他的手。

    肌肉男终于反应过来,骂了一句极为难听的脏话,挥着拳头,就朝着乔月的脑袋砸去,“贱货,敢打老子,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我管你他妈的是谁,敢吃我的豆腐,今天我就让知道,得罪女人的下场。”生平最痛恨猥琐的色狼,恶心又肮脏,像下水道的老鼠。

    见一次打一次,打死为止。

    小四一脸惊恐的退到一边,不敢相信,此刻满嘴脏话,打人像疯子似的女人,就是先前围着锅台转的小丫头。

    再瞧她打人样子,妈呀!

    忒恐怖了。

    抄起什么,都往对方身上砸。

    酒瓶子,桌子,椅子,只要是她够得着的东西。

    按理说,肌肉男那么大的块头,怎么打不过,不仅打不过,还被打的毫无招架还手之力。

    肌肉男自己也觉得奇怪,他是想还手的,可是两只手麻了,根本抬不起来,两条腿也是,不仅站不起来,还是麻的。

    虽然他块头大,肌肉多,可也是血肉做的。

    这女人砸下来的位置,每次都是最致命,最狠的地方。

    短短一分钟,他已是头破血流,半条小命都要去了。

    乔月当然要狠,刚才又踩了两脚的胯间,等他缓过神来,就会知道,他的命根子,算是废了。

    “闹什么,都停手!”赌场有专门维持秩序的打手。

    有两人粗鲁的扯开乔月,当他们看见地上惨不忍睹的男人时,神情明显有些不悦,“是你把他打成这样的?”

    那人的质问声,让乔月很恼火,“是又怎样,他欠打,如果不是地方不对,我非得跺了他的手,还得跺成碎泥!”

    “不管是谁的对错,都不应该在这里动手,我们这里是私人会所,不是大街马路,还有,你打伤的这个人,是我们帮会的人!”

    “然后呢?”乔月等着他的下文,原来是有靠山,难怪敢在这里公然调戏女人。

    “既然是他犯了错,你也将他打成重伤,你们的账可以购销,但是他的医药费,必须你来付!”

    乔月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你们不是脑子有病,你们是没脑子,我凭什么要给他付医药费,我没打死他,就已经很不错了!”

    “你敢在这里杀人?”

    一句杀人蹦出来,场面立马就要失控。

    略微估算了下,至少有十把枪对着她的脑袋。

    只要他们开枪,乔月的小脑袋,立马就能被打成马蜂窝。

    原本看比赛的人,纷纷将目光移向他们。

    这可比打拳好看多了,真刀真枪的干。

    乔月微微转头,看向二楼的方向,那里其实什么都看不到。

    但乔月仍然能感觉到,有一道目光,紧紧的锁定她。

    这道目光,让她觉得不舒服,觉得心里烦闷,有一股压抑的怒火,不发不行。

    所以刚刚,她故意将这人打成重伤。

    其实真想报仇,她大可将这人引到外面,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

    但是乔月没月这么做,她要让上面的人看见她的愤怒。

    敢设计她,将她玩弄于鼓掌之间,就该做好承受这一切的后果。

    阿琨其实一直都在暗中看着,看着发生的一切。

    深吸最后一口烟,扔掉烟蒂,用脚踩灭,这才不慌不忙的朝乔月走过来,“都是一场误会,这们兄弟的医药费,我出了,你们几位觉得这么处理行吗?如果不行,还有什么条,都可以找我提出来!”

    乔月的拳头猛然收紧,“姓琨的,你自己犯贱,就不要拉上我,虽然我有答应过你,但是我有我自己的原则,本来这个人放不放都无所谓,我也没想过要拿他怎么样,但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没有朝着我的预期发展,抱歉,我反悔了!”

    她突然动了,一把抢过最近那人的枪,身子一矮,朝旁边滚动。

    只是转瞬之间,形势大变。

    乔月阴测测的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碎顶上的大灯,瞬间,四周陷入一片漆黑,是真的伸手不见五指。

    现场真的是一片混乱,连擂台上的两个拳手都懵了。

    他们刚刚打到最后,眼看就要分出胜负。

    为什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

    为什么灯光没有了?

    在一片黑暗之中,乔月扔了枪,临走之前,拖了那个半死不活的色狼。

    一直拖到后巷,将他扒光了衣服,绑在电线杆子上。

    “你这么做不好,为什么不把他交给警察,你应该知道,抓到坏人,应该交给警察,私自给他用刑,这也是犯罪。”小四扛着一把长枪,站在巷子口,看着乔月的一举一动。

    领导说的果然不错,这丫头还真不是做军人的料。

    能力是有,聪明也有,可这做事的方法,真的很难让人苟同。

    骨子里的痞气,下手的狠毒,她更像杀手。

    “交给警察?然后面对面坐着,审问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以他的罪名,就算坐实了,能判多久?是不是转个身就给放了?呵!你不是白痴,你是太天真!”

    乔月难过的想,这么天真的小哥,是怎么在国安局活下来的?

    小四疑惑的挠挠头,他很天真吗?

    “难道法律不是为了伸张正义,让恶人得到惩罚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