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你的价值
    看在杜旻帮过他的份上,自己再帮他一次好了,就算还他这个人情。

    杜旻被抓进局子,关进审讯室。

    奇葩的事,那些人竟然将他跟小姑娘关在一起了。

    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杜旻一直思考着,怎么才能把她救出来,但在此之前,担心小姑娘被吓坏,他一个劲的安慰。

    “小妹妹,你别担心,我在外面有朋友,待会我给他打个电话,他们就会过来接我们出去。”杜旻露出友善的笑容,却只得到一个冰冷的脸。

    乔月低头坐在那,没有吭声,她还没搞懂,这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杜旻见她不说话,还以为真的是被吓坏了。

    “就算……就算一时半会出不去,他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真的,刚才那只是意外……”杜旻的话还没说完。

    就进来两个沉着脸的警察,二话不说,直接拿着铐子上前,扣住了乔月的手,将她锁在审讯室的椅子上。

    椅子固定在地上,也就是说。

    如果她想逃走,除非连地面一块抬走。

    这时,又冲进来一个女警,二话不说,对着乔月的脸,狠狠的挥下一巴掌,“你刚才给他的手上沫了什么?”

    女人的声音尖锐,叫的房顶都要掀了。

    乔月慢慢转过脸来,阴森森的笑着,嘴角流下的血,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诡异恐怖,“怎么,他的手起变化了吗?是不是变黑了?别着急,这只是开始,再过一个小时,他的手就将渐渐溃烂,知道硫酸吗?跟那个效果差不多,等到了明天早上,他的手,就剩下白森森的骨头了!”

    “你!”

    女人惊恐的跑了出去。

    留下来的两个男警察,突然抬脚朝着乔月的肚子踹下去。

    因为椅子被固定,乔月避无可避,只能硬生生的接下。

    但这还远远不够,另一人抄起腰后的警棍,对着她疯狂的砸下去。

    审讯室的玻璃墙壁上,映出这残忍血腥的一幕。

    其实打女人,一点都不好看。

    但是墙壁的另一边,一个男人却看的津津有味,手里还端着血色的红酒。

    “听过逆鳞吗?传说每条龙的脖子下,都有一块巴掌大小的鳞片,呈月牙状,不可触碰,俗称逆鳞,但只要拔下这一片逆鳞,他就能变的温顺,变的乖巧,变的听话!”龙啸是在欣赏,是在品味。

    他喜欢驯服最烈的野马,喜欢所有保持野性的生物,他养老虎,养狮子。

    他将活的猎物扔进去,看着它们用野性捕猎,看着他们自相残杀。

    但他最喜欢看的节目,是将人丢下去,看着他被野兽追着跑,最后被撕碎。

    龙啸一直认为,这不叫残忍,也不叫暴虐成性。

    这只是生存本能的一种,最基本展现。

    “龙哥,她会不会受不了,反击?”站在身后的人,并不是很理解自家老大的做法,对于女人,难道不是勾勾手指,给钱,买珠宝,就能搞定的吗?

    龙啸放下酒杯,转动着手上的黑色戒指,“她反抗了,这场游戏才会更有意思,小野猫的爪子锋利着呢!傅聪那个蠢货,不是也中招了吗?”

    “那我们该怎么办?傅聪的手臂似乎很严重。”

    龙啸眯起眼,盯着乔月脖子以下,胸口以上的地方,“去把她身上的东西统统收起来,搜仔细点!”

    “是!”身后的退了出去,并关上门。

    漆黑的屋内,龙啸站了起来,走近双面玻璃墙,注视着被打翻在地的女人。

    乔月像是有感应一般,猛地扭头,看向那面墙壁。

    忽然,眼前一黑,脑袋被人砸了一脚,疼的她俩眼直发黑。

    “操,你们他妈还没完了是吧?”本来以为打两下,给他们发泄一下,就差不多了。

    可是这些人,分明是要把她往死里打。

    这哪是警局,分明地下黑帮。

    乔月怒了,手上的铐子很自然的掉落,她握着铐子,朝那人的眼睛挥去,速度快的,对方根本来不及反应。

    紧接着,又是一阵狂怒般的撕打。

    真正发起狂的乔姑娘,那可真的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杜旻已经看傻了,整个人就像被人点了穴,僵在那一动不动,直到被乔月甩出来的一人撞到。

    才慌忙往后退,一直退到墙角。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几个握枪的人冲了进来,“别动,再动我们开枪了!”

    乔月的脚还踩着一人的脸,挑衅的看着他们,“是你们逼我的,叫龙啸出来,我知道他就在这里,既然把我弄来了,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像个肮脏的老鼠一样,躲在镜子后面吗?”

    她突然看向那面墙,盯住了某个点。

    意外的,点的另一面,是龙啸的眼睛。

    龙啸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

    但是他没有走出去,而是拿起桌上的对讲话筒,“你这么想见我吗?”

    他的声音,从审讯室一角的喇叭传出来。

    乔月的目光没有移动,仍然盯着那个点,“不是我想见你,是你想见我,弄死了一个人,用正儿八经的理由,把我弄来,何必呢?”

    “还不是因为你不听话,不肯乖乖的上车,才有了后面的这些事,不过原本我也打算让你留在这里,现在好了,反正结果都是一样,在这里封瑾永远都找不到你了,宝贝,以后你就是我的了!”龙啸笑的邪魅。

    但是他的声音,却让乔月全身发抖,鸡皮疙瘩掉的满地都是。

    “你他妈还真够无聊,我又不是什么天仙美女,也值得你费这么大的心思?”

    “no,no,你错了,你的价值,不仅是你的本身,还有很多很多,最近我又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韩应钦跟你关系不错啊!宝贝,你真是我的福星!”

    “是吗?”乔月真的被他恶心到了,踢开脚下的人,抢下最近一个人的枪,举枪打中房间内的灯。

    审讯室没有窗户,没了灯泡,里面仍然是一片漆黑。

    杜旻抱着头,听着耳边子弹飞过的声音,快要吓尿了。

    这怎么又突然变成枪战了?

    天哪!太可怕了,他从人间掉到地狱了吗?

    乔月本想逼出龙啸,但事实却是,子弹打完了,仍然没有将他逼出来。

    扔下枪,她坐回原来的地方。

    看上眼审讯室的门。

    “呵,真的是很看得起我,居然安装密码门,怕我逃走吗?”

    不只是有密码那么简单,而且那扇门只能从外面打开。

    纵然他们在里面拼的你死我活,外面的人不开门,一切都是妄谈。

    有两名警察受了伤,他们的子弹也用的差不多了。

    其实在这种小空间内的枪战,也是没办法的事。

    子弹很容易被铁制物品反弹回来,造成误伤。

    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她没事,反倒是他们这些警察被打伤了。

    地上的鲜血,已经表明了战斗的残酷。

    “你持枪故意杀人,这里你是出不去了,留在这儿等死吧!”一名年轻警察,愤怒的把门关上,全然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人。

    乔月甩了甩酸疼的手,就着外面的一点亮光,看了看自己的手,“什么破枪,居然这么烫,质量有问题!”

    杜旻慢慢放下抱着脑袋的手,听着乔月的话,看着她在屋里走来走去,偶尔还能听见她的咒骂声。

    “你……”

    “啊!”

    杜旻刚发出一个音,就引来一声尖叫。

    她那是害怕的声音吗?

    乔月以为没人了,四周看的也不是很清楚,况且她又处在暴怒中,突然身后冒出一个人说话,能不把她吓一跳吗?

    “你……你别怕,是我,给你名片的那个人!”杜旻觉得很无奈,他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乔月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是你啊,你怎么还不走?难不成还要留在这儿吃饭?嘶……妈的,好疼!”

    那帮人下手,可真是没有手下留情,她现在一定很像猪头。

    杜旻慢慢站了起来,却还是不敢走过去,“我也想走,可是门关了,怎么走?”

    乔月摸了下嘴角,想看看有没有血,但是光线不好,也看不清,但依着手感,应该是血没错了。

    妈的,她已经记住打她的两个人长什么样,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杜旻一点一点的靠过去,那小心模样,好像乔月是猛兽似的,“你,你好像受伤了,这里什么也没有,要不找他们?”

    “他们?哼,这帮人比黑帮还要黑,你找他们,还不如拿自己脑袋去撞墙,”乔月骨子里的痞气,彻底爆发。

    杜旻离的近了些,还是可以依稀看到她脸上的神情,原本恐惧的内心,也被激动所替代。

    他太喜欢乔月此刻的表情,帅气,冷酷,同时又带着一股邪性,太特别了,“我从没进来警局,不知道警局应该是什么样子,但是这里的警察完全不像警察,就像你说的,他们比黑帮还要黑,浦阳的世界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真的无法想像。”

    他一直觉得浦阳是个很棒的城市,白天秩序井然,夜晚安逸平静。

    除了偶尔听说黑帮打架闹事,或是哪个地方又发生凶案,哪里又发现无名死尸之外,真没看出什么异常的地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