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拳赛
    但是他们眼里的银邪,却让人很不舒服,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得亏封少还没找到这儿来,要是让封少看到这一幕,保准又是一阵的腥风血雨。

    乔月看了眼擂台开赛的时间,“听说这儿有赌局,赌谁输谁赢,是吗?”

    “没错,是有这么个娱乐项目,也算赌的一种吧!怎么,你也有兴趣?”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又往前凑近了些,都快把腿贴到她的腿上了。

    乔月不露声色的移开腿,“我有没有不重要,但是你们有吗?听说今天的比赛,是一男一女对阵,女人怎么可能打赢男人,这不是搞笑吗?如果我有钱,我一定买那个女人输!”

    “你没钱,可是我们有钱,说吧,你想赌多少?”

    “小姐,如果我们赢了,你得把面具摘了,陪我们喝酒!”

    “是通宵的喝酒!”站在后面的男人,也往前凑近了些,他个子很高,只要稍稍低头,就能闻见她发上的香气。

    听着他们暧昧的语气,乔月反而笑的更甜了,“好啊,那你们得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拿去赌,衣服鞋子内裤,这样才有意思?”

    几人互相看了看,似乎对她的提议,颇为感兴趣。

    但是……

    “赌注貌似挺大,不过你也得表示一下你的诚意才行,给我们看看你的脸,万一是个丑八怪,我们不就亏大了!”

    “对,至少得让我们赌的心甘情愿,如果你是美女,我们立刻去下注!”

    这几个也是典型的纨绔子弟,平时玩的东西太多了。

    可是玩久了,也就没感觉没什么意思,他们缺的是新鲜,缺是的刺激。

    那边,比赛的钟声已经响亮。

    暖场的主持人,跳上擂台,正在说着慷慨激昂的话。

    “好!”乔月跳下高脚椅,站在他们几人面前,慢慢取下面具,对他们露出一个魅惑十足的笑容。

    片刻之后,她又将面具重新戴上,却已恢复了面无表情,“好了,你们可以去下注了,记得是全部,谁要是做不到,他就不是男人!”

    几个男人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身边却没了美女的影子。

    “走,去下注,老子今晚要睡了她!”

    “睡,绝对要睡,她刚刚的笑容,真他妈的要命,弄的我心里痒痒的!”

    就在几个男人跑去下注,把内裤都押上去的时候,乔月已经悄悄的挤到擂台最前面。

    林旻在人群中找到她,“你准备好了?”

    “嗯,”乔月无意中扫他一眼,却发现,“你怎么一副被揉虐过的样子,瞧这脸,瞧这脖子,啧啧!”

    杜旻红了脸,把衣领往上提了提,“我也是没办法,她力气太大,我反抗不了!”

    乔月冷笑了下,“你不是反抗不了,你是压根不想反抗!”

    贵妇的力气再大,也只是个普通女人。

    除非杜旻的反抗不激烈,否则怎么会逃不出她的魔掌,真是可笑。

    “我不是!你不要胡说,我怎么可能想被她占便宜,这绝对不可能!”杜旻否认的很大声,情绪似乎还有些失控。

    乔月的表情仍然平静,“我只是随便说说,你那么激动干嘛?”

    “我……我没有激动!”杜旻嘴上说不激动,但脸色仍然很难看。

    主持人说到了阿琨的名字,但没有报全名,只是说了一个别称。

    阿琨已经换了一身装扮,短衫短裤,头上还扎着一条红色布条带子。

    这一身打扮,看的乔月好无语,还不如之前的劲酷打扮。

    阿琨也没有多余的废话,催着主持人快点开始,其实他一点都不喜欢站在台上的感觉。

    主持人被弄有些尴尬,“今天的两位对战拳手,都挺神秘的,身份都是严格保密……”

    主持人并没有叫乔月的名字,只说了有请另一位拳手。

    龙野跟龙傲,站在远处,两人的手里,都端着酒杯。

    “搞什么,怎么能让女人上台打擂,简直丢尽我们男人的脸!”龙野的语气中,满是不屑与讥讽,至于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一点都不关心。

    龙傲轻抿了一口酒,“我认识他,阿琨,金钱帮的人,他的手下被我打伤打残好几个,都是没用的家伙,听说他的身手还不错。”

    “身手不错又怎么样,居然跑到浦阳跟一个女人打擂台赛,这事传出去,他以后都别做人了!”

    龙傲比他想的深,“你也别想把他想的太简单,这事或许……”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四周都是一片唏嘘声。

    再仔细一瞧,原来是一个身材纤细的小姑娘,跳到了擂台上,她的脸上戴着古怪的面具,身上的衣服也很怪,总之,她整个人看上去都很怪。

    龙野快笑死了,“哈哈哈!我还以为对战的女孩子,至少应该是满身肌肉的女汉子,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小姑娘,我一拳下去,她的小脸都得塌了!”

    龙傲没有笑,他盯着乔月看了好一会,“我怎么觉得,她很像昨晚闹事的小姑娘,身材有点像。”

    “不可能!昨晚光线那么暗,你怎么能肯定,一般的小姑娘不都长这样,除了那些特别胖的,再说了,就算是她,昨晚被打的只是一个小混混,今天的人可就不同了,他是阿琨,金钱帮的老大,身手了得,连我都未必能打得过。”龙野实话实说,毕竟也没有交过手,只是从以往的信息中,判断出来的。

    龙傲的眉头越拧越紧,不过有几个人,可比他们惊讶多了。

    “原来……原来她就是要参加比赛的那个女的,我怎么觉得,刚才好像被她骗了呢!”

    “我也是这种感觉,难道她设计诓我们?”有人惊呼,接着更多的人惊呼。

    但是很快这种可能又被打破。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打赢壮汉,瞧那男人胳膊上的肌肉,小姑娘的大腿还没有他的胳膊粗!”

    “说的也是!”

    “我们的担心,也够多余的,还是想着待会怎么把小姑娘弄到床上吧!”

    “对,想这个比较靠谱!”

    几个男人挤到了前排,就等着看乔月怎么输掉比赛。

    当然,最好不要把她打的鼻青脸肿,那样太吓人了,会影响心情。

    乔月站在阿琨对面,只一个笑容,便让阿琨感觉到她的不同。

    现在站在那的,仿佛是她,又好像换了个人,变的不再像她。

    主持人其实只知道是个女人打生死擂,却不知道是……这么一个小姑娘。

    “你……确定要打吗?要知道,我们的规则是,除非认输,否则将要一直打下去,直到打死为止,并非正规比赛中,倒地计数!”主持人是个男的,看着小姑娘的身板,他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

    “知道,可以开始了吗?”乔月不想在不必要的废话上,浪费时间。

    “既然是生死擂,我便不会手下留情,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阿琨慢慢收紧拳头,鼓涨的肌肉,显示着力量与强悍。

    乔月轻笑了下,“我也是!”

    什么是狠到极致,什么是不顾一切,拼尽全力的搏杀,待会就知道了。

    主持人有点尴尬了,“那么我宣布,拳凰的生死擂,现在开始!”

    随着一声鸣锣,主持人飞快的跳了下去。

    阿琨朝前走了一步,眼中的杀意在慢慢凝聚,“即便到最后你不肯认输,我也不会要你的命,因为你的命,是龙啸的,不是我能取走的!”

    “我的命,只是我自己的,除此之外,谁的也不是!”

    “这可由不得你,开始吧!”阿琨话音刚落,突然举起拳头,朝着乔月挥过去。

    他的速度极快,距离又太近,如果没有更快的灵敏反应,根本抵挡不了。

    台下一片惊呼,甚至有人已经闭上眼睛,因为不想看到女孩子被打的血腥场面,那样的话,是不是太残酷了。

    但是还有更多的人,眼中却只有兴奋,极端的兴奋。

    可惜他们期望的事情,统统没有发生。

    只见乔月身子一侧,避开了阿琨的拳头。

    阿琨眼中冷光一闪,又迅速朝她攻去。

    阿琨学过泰拳,以拳,腿,膝,肘,做为攻击武器,力量充沛,攻击力很强。

    每一次攻击,都是又快又狠。

    在他的迅猛攻击下,乔月只能先以躲避为主,在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反击之时,她绝不会跟他硬碰硬。

    打架得靠脑子,谁说打斗,就非得拼拳脚?

    龙傲看的很专注,原本松散的脊背,慢慢挺直了,“这两个人……都很强!”

    龙野却有不同的看法,“那个阿琨是很厉害,他的拳速太快了,换作是我……”

    “换作是你,绝对躲不了这么久,不过三个回合,就会被他打中!”龙傲接下他的话。看着阿琨的拳风,被他打中,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龙野想了想,好像也的确是这么回事,“不过我也不会一直躲,在擂台上,一直这么躲,算怎么回事?这也太丢人了,容易失去气势!”

    “你想多了,能躲的这么轻松,她可不是一般人,这小丫头究竟是谁?”龙傲不愧是蝉联的冠军,没点眼力见,光凭着武力,鬼才能撑这么久。

    “管她是谁,到了浦阳的地界,什么都由不得她了!”龙野想起老大的吩咐,朝后面人群中,看了一眼。

    人群中,几个男人,慢慢的朝这边靠近。

    林旻在台下,看着乔月险险的闪躲,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他丝毫不怀疑阿琨的拳头,究竟力量有多么的大。

    就像他根本没搞清楚,为什么这两人非得打架不可。

    打也打了,而且还打的热火朝天,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阿琨总也打不到她,心中有些着急了,如果她的防守快过了他的攻击,那就只能说明他的攻击,对她是没有效果的。

    乔月再一次的闪躲开,她已经被逼到角落,再退也无路可退,眼见着阿琨双目赤红,凌厉的拳头又要挥下来。

    同时,他的膝盖往上,攻向她的腹部。

    乔月交叠双手向下,挡住了他下盘的攻击,同时,脑袋一侧,再次躲过他的拳头。

    两处攻击,两次惊险的躲避,一心二用,反应比本能还要快,阿琨开始急躁了。

    稍退后了些,不耐烦的吼道:“如果你一直躲下去,这场比赛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乔月重新活了下身上的关节,“你攻,我防守,天经地义,有谁规定比试的时候,不准防守了吗?打不到,是你的速度不够,再说了,谁告诉你,我会一直防守的,你的进攻停下,我的进攻却要开始了!”

    她握紧拳头,摆出进攻的姿势。

    阿琨全身肌肉紧绷,也摆出了战斗的姿态,“来吧!”

    台下的人,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这场打擂,实在太好看,太精彩了。

    台上的人肯定不知道。

    但是台下的人,心里最清楚,那小姑娘的躲避,实太惊险了,看的人心脏都要跳出来,掉在地上还能滚两圈。

    乔月微微扬起唇角,她笑了,“你不要后悔!”

    她动了,却只看见一个影子,嗖的,像一阵风似的刮过。

    阿琨惊了下,反手去挡,那是按着她的套路防守的,可是为什么。

    重重的一拳,打中阿琨的脸颊。

    本来这一拳,应该打在他的眼睛上,被他躲开了些,位置偏离了。

    台下一片惊呼,一片抽气声。

    那几个把内裤都押上的男人,开始觉得裆部凉凉的,好像有哪里不对。

    龙傲猛地站起来,面色大变,“她!”

    龙野也错愕不已,“这怎么可能,刚才是不是我看错了?”

    龙傲缓缓摇头,“没有看错,她……”

    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呢?

    似乎找不到什么语言能够形容了。

    就在他们各种不相信,各种怀疑眼睛,怀疑人生时,台上的局势已经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倾倒。

    乔月不再闪躲,迎着阿琨的拳头,重重的一拳,凶狠的一脚,直接将阿琨踢的飞出去,撞在护栏,又被弹回来。

    那一脚,连林旻都感觉到了,风!

    阿琨反应不仅快,他也很抗打。

    飞快的爬起来,又朝着乔月扑过去。

    乔月也不是完全零损失,比如她的胸口,就被这厮捶了一拳。

    女人的胸是很脆弱的,哪经得起男人的拳头。

    于是她被打的倒腿退好几步,要不是此刻在台上不方便,她一定得掀开衣服好好看一看,有没有变飞机场。

    阿琨打完了之后,也挺尴尬的。

    他又不是无知的处男,怎么会不知道刚才打到哪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想道歉来着,可是乔月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凶狠的脚,已经朝着他的下面踹了过来。

    这可得躲了,男人的脆弱被踢一脚,可不得了。

    他躲,乔月偏要踢到,不报一拳之仇,誓不罢休。

    女人执着起来,绝对是非常非常可怕滴!

    台下的男人们,在看到乔月的脚风时,全都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

    被她踢一脚,可不得了,会害死人的。

    就算不死,被弄残了,成了太监,还不是生不如死?

    尤其是跟乔月打赌的几个男人,脸色更是难看的要命。

    怎么办?

    他们该怎么办?

    貌似他们真的上当了,真是要被坑了,现在改主意还来得及吗?

    当然来不及,赌局开始之后,拳凰的门已经被人从外面关上了,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反悔了,想要逃跑。

    你可以不参与赌局,但是不能下了注,又反悔。

    龙啸有龙啸的规矩,而他制定的规矩,无论是谁,都要遵守。

    小四抱着狙击枪,缩在暗处角落。

    虽说他看过乔月的资料,也对她的事了解一些。

    但是这么近距离,又超火爆的打斗现场,还是让他吃惊不已,再回想一下,他之前得罪乔月的情形。

    可不可以收回啊?

    小四一边内心哀怨,一边转动狙击枪,从瞄准镜里,观察整个大厅的情形。

    忽然,他从瞄准镜里,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就在他注意到的同时,那张脸慢慢的转过来,眼睛回望他。

    小四急忙把眼睛从瞄准镜上移开,再定晴一瞧,果然是他来了。

    哟哟!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秦夏跟老大站在边上,他其实很想走近一点观看,但是老大似乎没有要挪过去的意思。

    他们从外面赶来时,十分匆忙,几乎是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

    可是进到了这里,看到擂台上,正在拼杀的小姑娘时,老大忽然又不着急了。

    “老大,咱站这儿,真的好吗?”秦夏觉得有点别扭,因为他们站在门口,堵住了要离开的路。

    封瑾仍然站的笔直,此刻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在擂台上,如发狂小狮子的女孩,“我要站哪儿,你管得着吗?”

    原来她在灯光下的狂野一面,是如此的性感,跟平时的她,完全不同。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事实,没法否认。

    封瑾被她此刻的样子,惊艳到了。

    胸膛里,像揣着一团火,熊熊燃烧着,快要烫到他了。

    秦夏嘴角抽了抽,双手插在裤子口袋时,眼睛还在四下瞄,“我当然管不着,可是万一您在这儿引发骚乱,让嫂子发现了怎么办?万一影响了她打人,又该怎么办?你要知道……”

    秦夏话没说完,身边已经没了封瑾的身影,“咦,人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