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穿旗袍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木质的窗户照进来,给古色古香的屋子,多了几分暖暖的感觉。

    封瑾比她醒的早,一睁开眼,愣是没敢动。

    清凉的早晨,清凉的穿着,不动都能擦出火花,动一下那还得了,还不得燎原?

    他不动,乔月却翻了个身,盖着的薄被滑了下去。

    呃……

    貌似昨晚后来也忘记给她穿衣服了,抱着不着寸缕的她,睡了一夜。

    真的是……好忍性哪!

    悄悄替她盖上被子,遮住那诱人的春光。

    “你干什么?”

    就在被子快要盖上去的时候,原本闭着眼睛的小女人,突然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表情严肃极了。

    封少尴尬的收回手,面色有可疑的红,“被子掉了!”

    乔月的美眸慢慢往下移,当看见自己光着的肩膀,光着的身子时,立马炸了毛,“你……你……”

    你什么呢?

    昨晚的事,她也没有反对,水到渠成而已。

    封瑾悻悻的坐起身,“我到外面看看,你如果太累,就再睡一会!”

    封瑾极少睡懒觉,也极少赖床。

    可是有她的地方,总是很难离开。

    就想一直抱着她睡觉,一直睡下去。

    乔月抱着被子,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去,听到起床的动静,从被窝里探出头,偷偷的欣赏他穿衣服的动作。

    在晨曦中,他的背,宽阔优美,肌肉的纹理像毛笔勾勒出来的一样。

    让人看的心痒难耐,好想扑上去咬一口。

    “什么?”封瑾诧异的问,不知何时转过来的脸,却带着浓浓的笑意。

    “啊?”

    糟糕!刚才一激动,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好丢人哪!

    封瑾在她闪躲的注视下,慢慢低下头,慢慢弯下腰,还没来得及扣上的衣扣,袒露的胸膛。

    就那么……那么逼近了她。

    “你干什么?”乔姑娘搂着被子,身子不停的往后退,脸蛋儿红的像最上等胭脂。

    “想咬的话,等到晚上,现在还不行!”他露出一个性感撩人的笑容,身子慢慢后移。

    直到他离开房间,乔月才能正常呼吸。

    一头扎进枕头,又把自个儿埋了进去。

    封瑾走到客厅,打开房门,入眼的是一片开的正灿烂的玫瑰,还有绿意喜人的翠竹。

    母亲生前最喜欢的玫瑰和竹子。

    玫瑰是女人,妖娆美艳,需要精心的呵护。

    竹子似男人,坚韧挺拔,能屈能伸,不管低到何种程度,也可以重新站立,昂首挺胸。

    这里平时只有一位打扫卫生的阿姨过来,阿姨住在隔壁,并不住这里,但是小厨房里还是准备了生火的工具。

    封瑾走进去,卷起袖子,就开始忙活。

    从院子的压水井,打了干净的井水。

    花了十分钟,打扫了厨房,烧上一锅热水。

    又端了干净的水,走到客厅,擦拭这间陈旧的屋子。

    他擦的很仔细,哪怕只是一样小摆设,都要拿起来擦拭。

    或许,他擦的不是灰尘,只是快要丢失的记忆。

    秦夏打开房门走了出来,看见老大忙碌的身影,嘴角抽了抽,真是……勤快!

    “老大,我有事跟你说!”秦夏走过来,刚要开口。

    “你去买早饭,小心点,别让人看见了!”封瑾头也没回的说道。

    “早饭?”秦夏挠挠头,满脑子的纳闷。

    其实他很想说,赶紧走吧!

    是非之地,还不赶紧走,待这儿干嘛?

    想归想,但是不敢说啊!

    秦夏乖乖的跑去买早饭,外面巷子弯弯绕绕,差点把他绕晕了。

    真的是九曲十八弯哪!

    乔月也睡不着了,探出也藕般嫩白的手——找衣服。

    “咦?我的衣服呢?”哪哪都找不着。

    对了,她昨天的东西,都在小四身边放着呢!

    封瑾走进来,手里是一套崭新的衣服,“先穿这一套!”

    乔月的眼睛,在那衣服上盯了好一会,又把目光移上去,看着他的眼睛,想确认他没有开玩笑。

    封少当然没有开玩笑,还很认真的,给她找来一双高跟鞋。

    “配上这个,有问题吗?”

    乔月觉得头皮发麻,“你让我穿旗袍?你确定我可以?”

    没错,他拿来的就是旗袍。

    一件月牙白的旗袍,云纹绣,很华贵很高雅的样式。

    她是女人,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爱旗袍的。

    可是喜欢归喜欢,静静的欣赏就好了,为什么要让她穿?

    穿了旗袍,就连走路,都迈不开步子,更别说逃跑打架了。

    天哪!

    一想到那个场面,她想抓狂。

    封瑾走到她面前,两人一站一坐的姿势,让他只需要抬一下手,就能摸到她的脸。

    “为了我,穿一次!”

    低沉到能腻死人的嗓音,温柔的让能人融化。

    这就是大神跟菜鸟的区别。

    大神随便放个招,就能完爆小菜鸟。

    于是乎,小菜鸟被美色迷惑,乖乖的躲在被子里穿上内衣。

    加一句,内衣也是封少亲手拿来的。

    只差没亲手给她穿上了。

    当三点式的迷糊小妞,站在镜子前,慢慢展开那件旗袍时,封少已经落荒而逃。

    在封少的人生经历中,落荒而逃绝对是不可能的。

    但是今天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同。

    秦夏拎着早饭,走进院子。

    就看见自家老大,那个脸色啊!

    该怎么形容呢?

    反正不好看,脸红的像猴子屁股,整个人看上去暴躁极了。

    “老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出了事,肯定还是出了大事,这是秦夏最大的感觉,因为真的很少在老大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

    封瑾抬头见是他,似乎还愣了下,“没事,这里能出什么事,早饭买回来了?”

    “在,在这里!”秦夏心里的疑惑怎么都散不去。

    封瑾接过他手里的早点,正要转身进屋,却瞄见他还站着,“你怎么还不走?”

    “走?我往哪走?咱们是不是应该要离开浦阳了?您这回可是偷跑出来的,回去只怕要受到处份,越早回去,处份越小,老大,还是早点回去吧!浦阳的事,什么时候过来处理都可以!”

    秦夏觉得自己就是个操心的命,老大完全不在意的事,为什么他就那么操心呢?

    “下午再走,现在还不行,你先出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封少真的迫不及待人的要赶人。

    可是他忽略了,凡事都有变数。

    也忘了,衣服穿在身上,难道还不让人看了?

    “老公,穿这样好别扭啊!”

    就在这二人,在走与不走之间,还没讨论出一个结果之时,乔月扭着屁股出来了。

    真不是她故意要扭屁股的。

    主要是,这鞋子一穿,旗袍往身上一套,那个古典的范儿,自然而然便跑出来了。

    啪嗒!

    秦夏还没来得及喝下去的豆浆,掉在了地上。

    封瑾听到声音,转头去看,也呆愣的,傻傻的,一脸痴迷的动弹不得!

    有些人,天生就有驾驭的能力。

    衣服是人的陪衬,要是反过来,那就不对了。

    但是要做到以上这一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驾驭的能力,不是谁都能有的。

    乔月的头发长了些,快要垂到肩上,少了几分稚嫩,多了些纯美的初恋感觉。

    当然了,这是在她没有暴露本性的情况下,给人油然而生的感觉。

    少女的身材,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发育了,却也不似少妇的丰满性感。

    又因为她很‘活泼’

    所以臀部挺翘,从侧面看,s形的身材,谓之魔鬼身材。

    “你们干嘛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是不是太奇怪了!”乔月站直了,别扭的挠着头,她是觉得不对劲,因为走路的时候,步子还不能迈的太开,跨门槛的时候,更为别扭,还得微微侧着身子,气的她很想把裙子撕开!

    “咳咳!挺……挺好的!”秦夏慌忙的移开眼睛,用干咳掩饰自己的失态,可千万别叫老大看出来,否则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封瑾的眼神左右漂移,接着飞快的走过去,啥话也不说,直接弯腰将她抱起来,往里屋走去。

    “你干嘛呢?我好饿,可以吃饭吗?”昨天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她现在饿的前胸贴后背,能吃下一头牛。

    “我也饿!”这三个字,是从封少牙缝里挤出来的。

    乔月眨眨无辜的眼儿,装作听不懂,“饿就去吃饭哪,干嘛抱我回屋?”听不懂,就是听不懂,她很纯洁的好不好?

    封少进了屋,反脚踢上门,转过头,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凶狠,“先喂饱我!”

    喂饱?

    乔姑娘捂着砰砰乱跳的小心脏,激动加兴奋,心口的小鹿好像从胸膛里跳出来了一样。

    这是要吃了她?现在吗?

    可是地点不对啊!

    她能不能申请换一个地方?而且白天貌似不太妥当……

    封瑾将她放下来,笑的有点坏,“你在想什么?不要会错意,我说的是,先把衣服换了,再出去吃饭!”

    “啊?”乔姑娘愣住,“哦!”

    又要失望了,为什么还不吃了她呢!

    封瑾捏着她的下巴,飞快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现在不吃,是为了以后能吃的更彻底!”

    说完,双手还在她挺翘的屁股上,捏了一下。

    刚才看见她的第一眼,就想这么干了。

    ------题外话------

    今天还是三更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