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睡了又怎样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以,当察觉到气氛还是太对时,他心中隐隐的有些不快。

    “我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剩下的事,就与我无关了,吴洁,替我送他们离开!”周进眼中精光闪过。

    “好的!”吴洁点头,从他身边走出来,重新站到了乔月等人面前,“现在已经不早了,我们还要准备晚上的生意,几位请吧!”

    秦夏瞄了乔月一眼,本以为她该要生气,该要愤怒了,却……

    “好,我们走,打扰人家赚钱,是不道德的行为。”乔月笑的很有阴谋的味道,反正秦夏是感觉出来了。

    吴春琳高兴的跳起来,“我可以走了,那我能不能回去收拾一下东西,还有我赚的钱,那是我的卖身钱。”

    “我……也想回去收拾一下,可以吗?”林玉梅也小声的询问。

    乔月看了她俩一眼,“给你们十分钟,我在门口的车里等你们,只带重要的东西,别把这里的东西带上,太脏了,别把我的车弄脏!”

    她说的很故意,就是故意说给周进听的。

    果然看见周进脸色僵了下,不过他的城府倒也挺深,没有当场发飙。

    乔月等人离开之时,没忘了把范大柱一并拖走。

    看着他们走出红楼的大门,周进的脸色突然拉了下来,脑子飞快的想着小四刚才那番话的意思。

    吴春琳已经迫不及待的跑回宿舍收拾东西了。

    她现在根本没有想到,要追究红楼逼迫卖银的事。

    因为被卖来这里的女孩子太多了,那些逃跑的,或者得病的,全都没有一个好下场。

    有些人,就那么被带走了,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

    吴春琳听过别人的小道消息,听说红楼在郊外买了一个宅子。

    那些病重的女孩,都被扔在了那里,有专人看着,不让她们逃走,只让他们自生自灭,直到病死。

    宅大后面,就是悬崖深谷。

    死了的人,都会被扔进去,连个尸首都找不着。

    吴春琳不晓得这些传言是不是真的,但是她真的从没想到报复,或者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她只盼着有人能来救她离开这个魔窟。

    红楼的地下室,拥挤潮湿。

    很多个房间,被分隔开。

    不足十平米的屋子,有时甚至能住上十个女孩。

    吴春琳一脸兴奋的回来收东西,房间里的其他姑娘,却在忙着打扮,朝脸上画着浓妆。

    “小琳,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收拾东西?你要去哪?”一个看上去年纪很小的女孩,一张脸,画的像鬼,身上松松垮垮的挂着一件吊带裙。

    单薄瘦弱的身材,根本撑不起这件性感的衣服。

    “小菊,我要走了,有人来救我,带我回家,她是我同乡,她是很厉害的人,我终于要摆脱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可以回家了,小菊,你要保重自己!”吴春琳挺可怜这个小姑娘,但是可怜也不能当饭吃。

    那个叫小菊的姑娘,忽然一把抓住吴春琳,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你带我一起走,我也不想继续待在这儿,你帮我求求她好不好!”

    吴春琳还要收拾东西,便有些不耐烦的把她推开,“她也是卖了好大的人情,才能让我离开,小菊,你还是另想办法吧!”

    小菊被推开,瘦弱的身子撞到墙壁。

    倒不是吴春琳力气大,而是房间太狭小。

    小菊靠墙站着,脸色阴阴的看着吴春琳的背影,她那样的眼神,说不出的阴毒。

    “别看了,人跟人不一样,这就是你的命,谁也救不了!”坐在床上年纪稍大的女人,语气轻挑的讽刺道。

    小菊仍然站在那,目不转睛的看着吴春琳收拾东西。

    乔月给的时间不多,吴春琳不敢耽搁。

    看了眼她的床铺,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便准备走了,“各位姐妹,我要回家了,也许咱们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其实见不到更好,这辈子算是毁了,希望来世再投个好胎,好好的生活!”

    躺在这间肮脏的屋子里,她无数次的想。

    如果当初没有离开家,没有被范大柱欺骗,该多好。

    现在身子是残破的,即便回了家,肯定也嫁不出去,还得遭受别人的白眼。

    可是人生没有后悔药。

    当初她错信了范大柱,自己又贪慕虚荣,谁也怪不得。

    林玉梅并没有马上回去收拾东西。

    她偷偷瞄着周进的背影,等着只剩他一人,才鼓起勇气走过去,“老……老板!”

    周进回头淡淡的看她一眼,原本懒得理会,但是转念又想到了什么,“你跟那个乔月有多熟?知道她跟韩应钦是什么关系吗?”

    “我,我不知道。”林玉梅是真的不知道这些,她离开家的时候,乔月还没有跟封瑾订婚呢!

    看她也不像撒谎,周进有些失望,既然问不出什么,他又怎么会站在这里,再继续跟她说话,他可以自己去找答案。

    龙啸应该知道,或许他应该给龙啸打个电话。

    “老……老板,我有话跟你说,你可不可以听我说完,”林玉梅见他又要走,心中着急,又觉得现在不说,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再说了。

    “什么话?”周进虽然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

    林玉梅追上两步,站到他身后,“你之前不是说过,说过会让我做你的情人吗?为什么后来没有消息了。”

    “我说过吗?”周进终于肯回头了,眼中却满是讥诮的笑意。

    林玉梅如遭雷击,整个人摇摇欲坠,“你说过,我记的清清楚楚,一个星期前,在你房间的床上,你亲口说的。”

    “是吗?我忘了,你就当没听过吧!那天我肯定是喝多了,要不然也不会上了你,对了,你没有染病吧?”

    周进是不是真的忘了,无从考证,不过最后的问题,他还是很在意的。

    红楼里的小姐,虽然比路边摊的条件要好些。

    但是现在的防护措施还不是很到位,染病也是防不胜防。

    他一般不会碰楼里的女人,再漂亮的,也只在开苞的时候,趁着还干净的时候,玩一玩。

    即便是干净,像林玉梅这样的长相,他也看不上。

    周进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有什么问题,眼神突然变的凶狠起来,“你他妈要是有病,老子绝不会放过你!”

    “你放心好了,我没有病,也不会害了你,对不起,打扰你了,我现在可以走了!”林玉梅冷然的转身,就在转身的一刻,眼泪哗啦啦的掉。

    吴春琳在这里过的不好,难道她就过的好了吗?

    那些有钱的男人,别以为他们就有多好,多正常。

    扯蛋!没一个是好人。

    他们来到红楼,无非是想找刺激,让自己快活。

    他们才不管小姐们的死活,只要人不死,就是他们的底线。

    原本她也感觉自己活的生不如死,直到遇见周进。

    遇到他的第一天,在二楼的走廊,她被一个客人拖出来,扔在过道上。

    是周进把她扶起来,轻声细语的安慰了她。

    事后她才知道,周进是红楼的老板,因为吴洁每次都这么称呼她。

    从那个时候开始,林玉梅的一颗心,就彻底遗落在他身上。

    直到那天,她无意中碰到醉酒的周进,被他拖进了房里。

    那一晚,是她唯一感觉到男女之欢是快乐的。

    她记着周进抱着她,说的那些话,因为从没有男人对她说过,她当然要牢牢记着。

    可是原来……原来一切不过是一个玩笑。

    周进甚至还用最直白最无情的话,来羞辱她。

    林玉梅拐进楼梯,哭成了泪人。

    吴春琳在大厅没看到她,只得又跑回来寻找。

    看到林玉梅坐在楼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也有点心酸,“行了,你别哭了,咱们这样的人,你还指望能有好归宿吗?”

    林玉梅抹着眼睛,抽噎着说道:“我没想过有好归宿,我只是想要让他喜欢我,哪怕只是很短的时间,我,我很干净的,我每天都会吃药,吃很多的药……”

    “好了,你再干净他也看不上,人家是谁,你又是谁,别白日做梦了,赶紧收拾东西,跟我一起离开,咱们回家,回家重新开始!”吴春琳伸手去拖她,去拽她。

    林玉梅身子软软的被她拎起来。

    两人又折腾了一番,险险的赶上乔月规定的十分钟,气喘吁吁的跑到车边。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吴春琳很识时务,乔月本可以不管她们的死活,现在乔月不仅来了,还跟老板起了冲突,才能带他们离开。

    不管怎么说,乔月现在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这份恩情,她会记着的。

    “上车吧!”乔月坐在副驾驶,由秦夏开着车。

    范大柱已经让小四的人带走了,小四也给乔月介绍了跟他一起来的两个人,并且告诉了她,周进也是此次测试的人选之一。

    小四本以为告诉她这个消息,说不定会引起她的反感。

    因为周进,也因为周家。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乔月似乎很高兴,还期盼着测试快点到来。

    吴春琳拉开车门,先把林玉梅推了进去。

    吴春琳心里有点自卑,因为她的身体……有异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