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夜间行动
    他犹豫了,却让乔月暴躁,“你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

    “哦哦!”石磊只好硬着头皮上。

    乔月把人推到他怀里,石磊抱了个满怀,内心也跟着一阵激荡。

    该怎么说呢?

    他从没想过,女孩子的身子,也可以这么柔软,简直柔若无骨,抱在怀里,好像要化掉一样。

    他下意识的手臂一用力,捏到了柔软的……我操,他摸到了什么?

    乔月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快点把她抱到草丛里去,我你再到一边站岗,我得跟他互换衣服,听见没有?”

    “知道了!”石磊狠狠皱了下眉头,后背已是一身的汗。

    换好了衣服,乔月把姑娘交给石磊,“反正这里是要连锅端掉,你也不要让她再回去,回头问问她家在哪,送她回家!”

    “哦!”石磊脸红到了耳朵根子。

    追踪异样动静的男人,失望的回来了,嘴里不觉骂骂咧咧,“妈的,让老子逮到,非剥了他一层皮不可!”

    他往回走,这才恍然想到刚刚把梅丽丢下了。

    林子里到了晚上危险的很,万一梅丽被野兽拖走,他就不好交差了。

    回到原地,看见梅丽好端端的站在那,依然是只露出一双眼睛,男人这才放了心。

    “走吧!最近寨子不太平,你可别乱跑,回去之后也不要乱说话,好好干你的活!”

    小心走路的女孩,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说话。

    男人走了一会,还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但又说不上来,只是心里是那么感觉。

    眼看着前面已经到了寨子门前,他就算再有想法,也不敢这个时候提出来,他的任务是把梅丽送到这儿。

    寨子里大多是男人,加上做的又是隐蔽的东西,寨子里的工人很少出门,对女人饥渴,也很需要女人做家务。

    所以他们就从附近的寨子里,抓女人来这儿。

    乔月从他只言片语里,只得到很少的信息,待会进了寨子,她还需要提高十二分的警惕,否则很容易就穿帮。

    “喂,开门!”

    “说暗语!”寨楼上探下来一个脑袋。

    两人对了两句方言,乔月一个字都没听懂。

    寨子厚重的门被打开,男从粗鲁的推着梅丽进去,顺便还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

    几乎是条件反射,乔月猛地回头瞪他,眼中寒芒毕现,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匕首上,随时都给拔出来,划破此人喉咙。

    “瞪什么瞪,早晚被老子睡了!”男人不以为意,摸一下而已,又少不了一块肉,假正经。

    呸!还不是贱货一个!

    乔月阴寒的眼神瞪了他好一会,最终还是没有拔刀,现在不是时候,不过也快了,在明天之前,她一定会剁了这丫的手,让他乱摸。

    乔月走到寨子中心,原地转了一圈,看着周围的房间,至少有上百间。

    “还站这儿干嘛?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早起干活,等过几天我们老大回来了,有你伺候的时候。”男人又推了她一把。

    乔月想骂一句操蛋,她哪知道梅丽住哪间房,万一走错了,岂不是要穿帮。

    就在这时,一个大婶飞快的走过来,一把拉住她,“梅丽,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赶快回房间休息,别在这里站着了。”

    大婶连拖带拉的把她弄走了。

    乔月也不能说话,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大婶把她带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先把她推进去,然后紧张的关上门,又摸到桌边,点上油灯。

    有了光亮,乔月才可以打量这间屋子。

    房间不大,有一半的地方,都被床占了,剩下的一半,摆着桌子,还有简单的衣柜,而且大多是女孩子用的东西。

    “梅丽,你也真是的,为什么不肯回来?这里虽然没有自由,但是管吃又管住,还有工钱拿,你在家里,能有这么好的待遇吗?”大婶语重心长的数落她。

    有外人在,乔月也没有把头纱拿下来,只希望大婶说完了赶紧走。

    但是让她无语的是,大婶竟然开始脱鞋子脱衣服,应该是要准备睡觉。

    乔月囧了,考虑要不要敲晕她。

    “哎,梅丽,你怎么还不把头巾拿下来,天不早,该睡觉了,咦?我发现你个子好像变高了,”大婶刚才都没仔细看,见她穿着梅丽的衣服,便一心认定她就是梅丽。

    乔月知道肯定是躲不过去了,便索性朝她走近。

    “梅丽,你……你不是梅丽!”大婶看清她的眼睛,乔月的眼神太过锐利,又杀意很浓,哪里会是普通小姑娘能有的。

    大婶的惊呼,最后卡在了喉咙里,人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乔月下手不重,担心她半路醒了,于是找绳子,给她绑在床头。

    然后她便在衣柜里,翻出轻便的衣服换上,静静的在屋里等待后半夜到来。

    这个点可不行,刚刚上来的时候,她看见有巡逻的人。

    应该庆幸这个梅丽是少数民族的人,头戴纱巾很正常,要不然她可没那么容易混进来。

    本来她的方案还有一个,挟持先前的男人,逼他带自己进来。

    乔月盘腿坐在床上,闭目养神,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时间过了十二点以后,寨子里只偶尔有几声猫叫,以及远处林子里夜行动物的叫声。

    忽然,木质的房门,忽然发出轻微的响动。

    声音很轻,像是门栓被挑动的声音。

    乔月蹑手蹑脚的跳下床,闪到门后面,手里已握紧了刀,如果对方来者不善,她一定毫不手软的抹断他的脖子。

    房门发出轻微的吱呀声,门开了。

    看的出,对方也很小心。

    一个黑影猫着腰进来,喉咙里发出兴奋的咕噜声。

    “小妹妹,哥哥来啦!”男人一进门,眼睛就看得见床上躺着的人。

    乔月知道是谁了,之前押送她进来的男人。

    原来他一直贼心没死,晚上不睡觉,就是为了要玷污人家小姑娘。

    就在乔月思索的时候,男人已经奔到床边,开始迫不及待的脱衣服。

    乔月忽然意识到,这男人把床上的大婶,当成梅丽了。

    虽然大婶跟她没啥关系,但是她也没兴趣站在屋里听人家翻云覆雨的声音,口味没那么重。

    男人裤子都脱了,一条腿迈上床,眼看着就要掀被子,突然脖子一痛,整个人便失去了重心,笔直的朝前倒去。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他看清了躺在床上的人,居然不是梅丽。

    糟糕!要出事!

    乔月恶心他光屁股的样子,拿被子给他盖上了。

    她砸的这一下,也不轻,足够他昏迷一天。

    悄悄潜出去,整个寨子的一切,大多是用树木做的,就连地板也是,踩上去会发出轻微的吱呀声。

    她需要非常小心,才能不发出一点声音。

    每个房间的门都关着,她不敢冒然潜进去。

    不过她考虑过了,这些人除了身上的武器之外,肯定还有武器库房。

    乔月从楼上摸了一圈,直到看到一间门外坐着看守的屋子。

    她手里抄着一根棒槌,打起人来,绝对给力。

    解决掉这个人,拿出他腰间的钥匙,把门打开了。

    里面还是一片漆黑,不过她能闻到子弹跟枪的味道。

    借着微弱的光,粗略的数了一把,至少有十几把枪,还有子弹,手榴弹也有一箱,除此之外,就是其他的日用品。

    在这样的山区,日用品同样很重要。

    这间库房没有窗户,乔月只好另寻屋子,按着方位,找到他们之前在外面潜伏的地方。

    院子里巡逻的看守,不是太用心,两个人一直坐在院子当中抽烟聊天。

    乔月猫着身子,来回穿梭。

    不得不说,这些人的警惕性,真的不怎么样。

    也许是自以为这个地方没人能找到,所以大意了。

    曹健等人在外面等的心急,时间都是数着一秒一秒的度过。

    “已经过了十二点,怎么还没动静,会不会出事?”曹健有些担心。

    刘长生比他稳多了,“如果出事,就不会这么安静。”

    郝文书同意他的观点,“没错,越是没有动静,越是表明她在里面进行的很顺利。”

    “嘘!都别说话,那边的窗子好像开了。”石磊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顶上的一扇小窗户。

    寨子为了防止有人逃走,或者有贼人进来,其实窗户上都装了铁网栅栏。

    乔月用刀子撬开窗子,朝外面学了几声鸟叫。

    黑漆漆的林子里,有约定好的回声。

    乔月找了绳子,把枪跟子弹,用大床单包着,吊着放下去。

    石磊等人,猫着腰靠近,解下武器,背着奔回了林子里。

    乔月轻手轻脚的关上窗子,一回头,突然被门口的黑影吓了一大跳。

    要不怎么说,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她现在就被吓到了,摸着胸口,直喘息。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男人似乎没有看到她之前做的事。

    乔月眼珠子骨碌碌的转,身子慢慢离开窗户边,“我睡不着,起来走走。”

    “你是今天阿大带回来的梅丽,对吧?”男人的声音听不出什么,脸也看不清。

    乔月咬着唇不做回答,说的越多,错的越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