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2章 被抓了
    ..,

    ,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躁动,“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就是随口问问,既然你这里没事,我去别处找找,最近寨子里不太平,你可千万千万不要乱跑,否则子弹不长眼,伤到你,我可是会心疼的!”

    她说话的语气暧昧极了,其中包含的深意,却让封夭全身的鸡皮疙瘩爆涨,难受的要命。

    阿桑离开了,并好心的关上门。

    封夭颓废的往床上一躺,不知不觉,后背湿了一大片。

    真是的,他想好好休养,这么简单的愿望都不能实现。

    乔月推开柜门,跑出来大口大口的喘气,里面太憋了。

    封夭看也不看她,语气有些清冷的说道:“她走了,你也赶紧走吧!我在这里不会有事,一个小小的山寨,还难不倒我!”

    “你真的不需要我救你出去?”乔月还是有点担心,刚才她可是看见了,阿桑寨主,对他那是垂涎欲滴,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封夭此刻的模样,真的很容易让人犯罪,特别是那些有特殊癖好的女人。

    “不用!”封夭回答的很坚决。

    “那好吧!我先走,去找封瑾,如果我找到他的时候,你还没有脱困,我们再回来救你,我还有几个帮手,到时拿下这个寨子不成问题!”

    “知道了,你快走吧!”封夭真的是迫不及待的要赶她离开。

    砰的一声!

    二人的谈话被再次打断。

    阿桑一脸阴鸷的站在那,身后几个手下举着枪,对准了乔月。

    局势突然大变,封夭暗骂自己警觉性太低。

    乔月也暗骂,这女人居然又回来了,还猜到她就在这里,最关键的是,她还带了帮手,敌众我寡,在这种情况下,局势很不乐观。

    “你是……你是琨布带来的女人?”阿桑的语气阴狠极了,“你是来救他的对不对?想把他从这儿带走,就得问问我手里的枪,会不会答应!”

    阿桑夺过手下的枪,举起瞄准乔月。

    封夭试图撑着走下地,“她不是来救我的,她是找错人了,我刚才正要打发她离开,你根本不用把她视为威胁!”

    阿桑这回没对他心软,笑的残忍,“我不管她来这儿有什么目地,既然来了,就别想离开,来人,把她给我带下去!”

    “等等!”乔月觉得她有必要说两句,否则就得被关了,估计这女人设置的大牢,也没那么容易逃走,“这位大姐,你应该看的出来,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我外面还有兄弟,如果他们等不到我回去,一定会招集人手,进攻这里,又何必呢?不如你把我放了,我立马就走,绝对不会再回来,这样对大家都好,你说呢?”

    “你要从这里出去,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躺着出去,是坐牢还是死,你自己选!”阿桑端枪的姿势,稳极了,一看那架势,就是杀过不少人的。

    乔月衡量了下局势,决定以退为进,不管怎么说,现在跟对方硬碰硬,她绝对讨不了什么好处。

    “好吧!我跟你们走!”

    封夭很意外她的决定,居然能听见她服软,没跟对方死磕到底,真是奇迹。

    阿桑却没有丝毫意外,“你识相就好!”

    她还没有想好处理的办法,所以只能先关着,不过总归有用的,换合作,换钱,换食物,在她眼里,人就是货品。

    过来两个人,收了枪,又检查了她的身上,没有搜出什么,便准备带着她离开。

    在经过阿桑身边时,阿桑用轻蔑的眼神望着她,“小姑娘,你太自以为是了,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想救人,这根本不可能!”

    乔月没作声,现在跟她争辩,一点用处都没有,纯属浪费口水。

    封夭看着乔月被带走,内心还是震惊的。

    等到闲杂人等离开,阿桑一脸骄傲的走到封夭面前,“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阿桑,你应该庆幸遇到我!”

    封夭面无表情的把脸扭到一边,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真是可笑的井底之蛙,希望她能一直这么自信下去。

    乔月被关到了地下室,又是地下室,她真的很讨厌这种地方,又阴冷又潮湿,不通气还有很多虫子。

    “进去!”男人将她粗鲁的推进去,锁上铁门。

    “梅丽,你真的被他们抓住了?”

    乔月听到熟悉的声音,往旁边一看,居然是大婶,“你怎么在这儿?他们抓你干什么?”

    大婶揉了几下额头,“我……我也不清楚,就是头疼的厉害,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我给忘了,对了,你去哪了?他们找不到你,就把我抓起来了,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

    乔月眼珠子一转,“对,我就是干了坏事,我看不惯阿桑那个贱人跟你抢男人,所以我偷偷打算对她下手,狠狠教训她一顿,可没想到,她身边跟着那么多人,我根本没有机会下手。”

    “你……你对阿桑下手了?你真打她了?”大婶激动的抓住乔月的手,俩眼直放光。

    “呃……”乔月有点搞不清,她到底是高兴的激动,还是愤怒的激动。

    “打的好,你应该拿把刀,把她的脸划破,再把她的胸也戳破,看她以后还怎么勾引男人!”大婶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乔月暗想,嫉妒吃醋的女人,果然最可怕,“我这不是没得逞吗?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说不定我会成功,可惜咱们现在出不去!”

    乔月故作惋惜的表情,她刚才瞅过了,地牢的门不仅锁了,而且那锁她的工具,打不开,应该是本地铁匠,手工打制的。

    “我跟你说……”大婶神神秘秘的左右看了看,才对她道:“等到他们再下来的时候,咱们这样!”

    永远别嘀咕大婶的战斗力,特别是在土匪窝里混了十几年的老妈子。

    在狼窝里生存,怎么可能没点牛逼的生存手段。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也没人来他们送饭。

    琨布更是连人影都没见到。

    随着时间推移,大婶内心的仇恨,正在以几何倍数增长。

    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铁门都要被她瞪穿了。

    乔月盘腿坐在一边,闭目养神,先前的两个饭团子,已经消化完了,她现在好饿,快饿死了。

    这时,地下室的门开了。

    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个人。

    后面是拿枪的守卫,前面是端着盘子的年轻女人。

    “把吃的给她们,就赶紧出来!”守卫语气很恶劣,急不可耐人催促。

    “知道了!”小姑娘不敢反抗,弯着腰,把食物放在地上,推了过去。

    “这饭没毒吗?”大婶问的语气很嘲讽。

    小姑娘赶紧摇头,“没有,这些都是我从厨房刚刚端上来的。”

    “放心,我们寨主一向不喜欢浪费东西!”一直坐在牢房对面,负责看管他们的人,也有人进来给他们送吃的,不过他们的伙食显然要好上太多太多。

    大婶瞪了那人一眼,“你们告诉我,琨布跟你们寨主在干什么?”

    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她最后的一点点幻想。

    那人色眯眯的笑,“你说能干什么?我们寨主那么好看,身材又好,哪个男人见了不动心,现在肯定回房间滚一块去了呗!”

    “他说的是真的吗?”大婶突然双手穿过围栏,抓住送饭小姑娘的手,“你告诉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小姑娘被她抓疼了,“我……我怎么会知道,我只是看见琨布跟寨主回她的房间了。”

    “放手!”后面的守卫冲上来,用枪托,试图砸掉大婶的手。

    便是因为角度不对,他一下用力过猛,砸到了大婶的脑门,顿时鲜血直淋。

    守卫一看闯祸了,拖着送饭的小姑娘,夺门而出。

    大婶躺在冰冷的地面,一动不动。

    乔月也没动,依然坐在那,不过她提醒了留下的看守,“你再不给她包扎,她就要死了。”

    正在吃饭的守卫,极不耐烦的喝下一口杯酒,“妈的,真晦气,好好的饭也让人吃不安生!”

    他站起来,一手拿钥匙,一手提着枪,打开了牢房的门,“你可不要乱动,否则我的枪,可是不长眼的,打在你身上,那就是一个洞!”

    乔月举起双手,“你看我两手空空,又是女孩子,能跟你抗衡吗?”

    “知道就好!”守卫打开门,弯腰要把大婶拖出去,只有把她拖出去,才能给她包扎,牢房里面可不行。

    乔月一直静静的看着他,走进来,再将大婶往外拖。

    原本应该在昏迷中的大婶,在守卫碰到她的一刻,突然睁开眼睛,手上使劲一带,把守卫拽倒了,健壮的身子,费力的滚到守卫身上,又抬头对乔月吼道:“你还站那儿干嘛,还不快过来帮忙!”

    乔月微微一笑,抬手重新扎了下辫子,先前散开了,还是头发扎起来打人更利索啊!

    她走到男人身边,抬脚狠狠一踩,男人趴下了,完事!

    大婶还在用力,突然感觉男人不动了。

    她抬头看向乔月,这一刻,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哦!她想起来了!

    “你……你不是梅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