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 会是他吗?
    ..,

    现在的女人都这么强了,让男人怎么混?

    “封少!”石磊认得他,主动上前打招呼,

    封夭朝他点了下头,“是你们对寨子发动进攻的吗?”

    “不错,我们一路跟着乔月过来,找到进来的方法,就在四周点火,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再乘机全部消灭掉。”

    曹健的视线在乔月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又落回封夭脸上,“她就是为你犯险,深入险境?”

    封夭换了个姿势,以减轻腿上的疼痛,“是,也不全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既然你们已经攻进来了,就把这里处理干净,我们再离开。”

    “她那边不需要帮忙吗?”曹健有点不喜欢眼前的男人,虽然他长的很帅,气质也不错,背景更是雄厚,但是讨厌也不需要理由。

    封夭朝那边看了一眼,“你觉得有必要吗?”

    一般来说,女人打架,男人是不应该掺和的。

    尤其是当两个女人打的热火朝天,不相上下。

    院子里有一小块池塘,本来阿桑是意图将乔月踢下水,但是乔月在最后关头,顺手将她一带,把她也带了下去。

    两个女人滚进池塘里,你以为池塘的水很清澈吗?

    扯蛋!底下全是淤泥,恶臭的淤泥。

    但是两个打架的女子,还是没分开。

    乔月发了狠,抓住她的头发,将她往心里按。

    阿桑先前受了伤,体力渐渐有点不支,撑不住乔月的力气。

    被灌的喝了好几口水,呛的直咳嗽。

    “别杀她!”封夭及时开了口,说的太及时了,再晚一步,阿桑就要被淹死了。

    曹健怒瞪他,“你还要救她?”曹健心里一百个不痛快,他认定了封夭就是乔月的丈夫。

    这个男人,害的他们中断考核,又让乔月孤身犯险,现在还有包庇那个女匪头,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封夭的眼神变的有些无语,这人怎么总是针对他,难道是那丫头惹回来的情债?

    “她是重要的证人,活着比死了有用,我们需要带着她,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用她换人质!”封夭没有忘了他们此次的任务。

    虽说中途出了差错,但是做为军人,完全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乔月虽然听到了封夭的话,并且也猜到了他的意图,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要放松的意思。

    直到阿桑只剩一口气,才罢休。

    除去厮杀的原因,还有一个最让乔月无法忍耐的事。

    那就是,她恶心犯贱的勾引行为。

    女人可以坏,但是千万不要犯贱,以夺取别人的男人为乐。

    同是女人,有这个必要吗?

    乔月浑身**的从池塘爬上来,“你们过来一个人,把她拖上来!”

    “我去!”刘长生自告奋勇,飞快的跑过来跳下水。

    石磊看着她浑身湿透的样子,不自在的别开脸,“你快去找件衣服换上,我们很快就要从这里撤走了!”

    乔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暗骂他们大惊小怪,除了贴身一点,也没什么不妥。

    不过湿衣服穿在身上,始终还是不舒服。

    “我那儿有干净的衣服,都是没穿过的,我可以将就一下!”封夭好心的说道。

    “知道了!”乔月拧了下发辫的水,拖着一身的怪味,回到封夭住过的房间。

    曹健瞧着两人相处,说不上哪里怪,反正就是怪。

    就在乔月进去换衣服的时候,刘长生把阿桑弄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砰的一声炸开。

    好看归好看,但是很诡异啊!

    “是信号,谁发的?”

    “谁发的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得赶快离开,要是被围攻,就糟了!”封夭虽然伤了腿,但是脑子很清醒。

    “他们肯定是搬救兵,乔月,你好了没有?”曹健虽然赞同封夭的话,但是依然跟他不对付。

    “行了!”乔月根本来不及,也不敢脱下衣服。

    只能找到一件衬衣,套在外面。

    阿桑彻底昏了过去。

    刘长生先是把她扛在肩上,后来又改为抱,带着个女人急行军,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几人逃出来之前,郝文书已经将寨子里加工作坊,全部烧毁,什么都没剩下。

    一路上,还解决掉不少守卫。

    从寨子逃出来,乔月一路上都没看见大婶,也不知她去了哪。

    众人分别坐上两艘小船,悄悄的驶离桐螺寨。

    坐在船上,远远的看着火光燃烧的寨子,各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感觉。

    而刘长生却始终盯着躺在他怀里的女人。

    他不是什么纯情少男,在老家,他有未婚妻,过了年就要订婚了。

    虽然两人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是感情还是很好的。

    眼前的这个女人,成熟性感,从他的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胸口,那样的丰满,甚至随着船身的晃动,他似乎也是看见那两团在颤动。

    天哪!那该是怎样的触感?

    他记得老家的未婚妻,很瘦,胸前平平的,没什么起伏,他也一直没意识到,原来女人跟女人是不一样的。

    好在船上的人,都在担心有援军,没人注意到他的异样。

    封夭这一路,是被石磊搀扶着,才能跑这么远。

    可即便如此,他的伤口还是裂开了,刚刚长出来的新肉,被撕裂开,血又流了出来。

    于是,他不得不重新包扎,以防止在丛林里,伤口再次感染。

    这个时候,最容易感染,也最怕感染。

    他可不想拖着残废的身体,回到家,走到儿子身边。

    乔月一直听着河面上的动静。

    “你听到了什么?”曹健跟她坐在一起,还有郝文书,他们三人一条船。

    石磊,封夭,以及刘长生,阿桑,他们四人坐在一起。

    “嘘!别说话!”乔月往下趴低了些,用顺来的望远镜,看着远处的水面。

    夜晚的水面,光线很差,不容易分辩方向,除了水有点亮度之外,其他地方都是黑乎乎一片。

    之前下水的时候,郝文书用绳子把两艘船系在一起,防止在夜里走丢,失去彼此的行踪。

    坐在后面的石磊一个手势,迅速给枪上子弹。

    乔月趴了一会,突然坐起来,“快把船划到芦苇里面,做掩护,做屏障!”

    凭着跟乔月合作这些天的了解,能把她惊成这样,绝对不是一般的事。

    众人不敢耽搁,迅速改变方向,将船朝着岸边划去,那里有成片的芦苇,最高的地方,足有两米多高,面积超过上百平方。

    藏两条船,不是问题。

    关键是,要小心,不能惊动芦苇林里的动物。

    否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芦苇里藏了人。

    就在两条船划进芦苇,刚刚隐蔽好,上游突然涌来十几条船,有大有小。

    大的船,是双层货船,上面站着十几个人,每个小船也有好几个人。

    加在一起,这伙人,足有百来号人。

    而且他们手里都有家伙,最新式的枪支,最先进的装备。

    封夭匆忙瞟了眼阿桑,就担心她突然醒来。

    郝文书猫着腰,割断连接船的绳子,拉开两条船的距离,以防万一,也不至于全军覆没,而且这样做也方便隐藏。

    刘长生紧张的趴在船头,手臂死死压着阿桑,跟封夭想的一样,就怕这个女人突然醒来。

    曹健轻轻用手划着水面,用最轻的动作,把船藏进芦苇深处。

    芦苇湿地是鸟儿的栖息天堂,却是人类的禁地。

    因为这里根本无处下脚,一旦不慎陷进去,小命就没了。

    外面的船只似乎停下了,有人说了些他们听不懂的话,一阵叽里呱啦之后,似乎有船朝他们这边驶来了。

    石磊用胳膊拐了下封夭,又踢了下刘长生。

    三人都明白,他们身边躺着个定时炸弹,一定要格外小心。

    刘长生脱下外套,把它塞进阿桑嘴里。

    三人悄悄移动船只,打算跟对方打游击。

    另一边,乔月他们遇到了麻烦,船卡住了,无法挪动。

    乔月用枪托戳了下芦苇根部,“我下去藏起来!”

    他们不可能把船藏起来,也不可能所有人丢下船逃走。

    万一真的被找到,那就只有借着地形的优势,跟他们干仗。

    这是最坏的方案,不多准备几个,怎么能行。

    “你小心点……”曹健用最小的声音说道。

    乔月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轻手轻脚的从船上跳下来,灵活的像猫儿似的,钻进了芦苇林里。

    “她不会有事吧?”郝文书有些担心的问。

    “别出声!”曹健按下他的头,因为有灯光朝他们这边扫过来。

    居然有探照灯,这群人不得了。

    对方的船越来越近,隐约还能听到他们交谈的声音。

    乔月在芦苇里小心的挪动位置,她想看清船上有几个人,待会动手的时候,心里能有底。

    她手里握着匕首,小心的靠近边缘。

    之前就说过,芦苇生长在浅摊,如果赶上河流水位上涨,芦苇丛的深底也会跟着上涨。

    根本出现浮动的情况,一脚踩上去,很容易踩空,从而让人爬不起来。

    但是芦苇里,除了鸟,还有数不清的小动物,比如青蛙。

    人的靠近,再轻微的动作,也会惊忧了的青蛙。

    这不,乔月一回神,这才发现,自个儿眼前蹲装着一只大青蛙。

    ------题外话------

    宝贝们,精彩的来了,轻烟赶紧写哈!十二点之前,肯定有好看的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