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开车啦!
    他不知道亚瑟是不是也如此,就目前来说,他还没看出来。

    没看出来,并不代表没有。

    车上,封少一直板着脸,心情不佳。

    乔月咬着唇,她怎会不知道,这家伙等着她主动道歉求饶。

    本来也没什么,不过乔月想到某人总是给她惹来烂桃花,索性晾晾他。

    于是乎,乔月抄着手,把脸转到一边,也装深沉。

    车内的气氛,突然变的有些微妙。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本地最大的酒店。

    “下车!”封瑾把车子停好,依然没有看她。

    乔月一声不吭的拉开车门,走下车子。

    比傲娇嘛!以为她不会?

    封瑾知道小姑娘在赌气,在她看不见的角度,好笑着摇摇头。

    他还没生气呢!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酒店大堂,值班经理直奔着封瑾走过来,对乔月忽略不见。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要住宿还是吃饭?几位呢?”值班经理是个漂亮女人,笑容很甜,问话的声音更甜。

    “住宿,两位,要大床双人间,一定要最好的房间!”封瑾瞄了眼走在前面的小姑娘,不过他只看见一个背影。

    “好的,请您跟我过来办住宿登记!”经理笑的皱纹都要出来了,至少乔月是这么认为的。

    在封瑾走近时,小姑娘终于憋不住了,气呼呼的抗议,“不要大床双人间,要两个单人间,各住各的!”

    哼!她要单独睡,不跟他待一起。

    封瑾微微挑眉,强忍着不笑,还是板着冷脸,“单人间也可以,只能开一间,没有第二间!”

    乔月更气了,她是知道单人间的床有多小。

    要是真的住单人间,晚上睡觉,肯定又被他抱死死的。

    “哼!那我不住了,我睡大街去!”以为能拿捏她了?

    哼,大街桥洞她都敢睡。

    小姑娘气呼呼的从他身边,貌似傲娇的走过。

    在快要擦身而过时,手臂被人拽住,然后封瑾做了件大胆疯狂的事。

    乔月正要小庆幸呢!

    下一秒,整个人就被人颠倒过来,扛到肩上了。

    乔月听见他跟值班经理交待了两句什么,紧接着便扛着她上楼了。

    这一幕,发生在五星级酒店门口,是多么引人关注,回头率绝对百分百。

    你们以为乔姑娘会挣扎,会反抗,抡起小拳头,对着下面的人一阵爆锤吗?

    呵!不好意思,都猜错了。

    人家安安静静的任他扛,不吵不闹,可听话了。

    值班的女经理看傻了,这是什么情况?

    前台的两个小姑娘,嘀咕好一阵了。

    如果她们能有这么酷帅的男人,才不要跟他闹脾气呢!

    封瑾直接扛着乔月上楼,爬三楼,丝毫不费力气。

    到了房间门口,都没有放下来,一直扛进房间。

    期间有路过的人,还以为他是人贩子,差点就去叫保安了。

    进了房间,反脚踢上门,封瑾把手上的东西随意往地上一扔,径直扛着小姑娘,走进里间。

    乔月只觉得身子腾空飞了出去,接下来,屁股碰着又软又有弹性的床垫。

    “喂,你干嘛那么大力气……”乔月正要气呼呼的骂两句,一抬头,鼻血差点飚出来。

    只见站在床边的男人,居然一边解衣服扣子,一边用眼神锁着她。

    妈呀!

    要不要把脱衣服的姿势,弄的如此**。

    封瑾依然冷冷的盯着她,脱了衬衣,往地上一扔,双手掀起上身仅剩的黑色背心。

    在乔月的惊呼声中,利落的脱掉,露出光裸的上身。

    我勒个去!

    她的鼻血要喷出来了。

    这两天他的身上,又多了两处伤。

    伤疤虽然不重,但是给他增添了几分性感的味道。

    真正的虎背细腰,胸前的肌肉,弧线清晰可辩。

    封瑾的肤色,一直偏小麦色,这是最健康的颜色。

    裤腰低到了胯间,他已经在动手解皮带了。

    乔月捧着狂跳不止的小心脏,哪里也不看,就看着他的皮带扣,眼巴巴瞅着,瞅着皮带解开,裤子褪去,露出里面小内内的一刻。

    咦咦……

    她兴奋的要叫出来了。

    但是很快,一盆冷水当头泼了下来。

    “你那么兴奋干什么?以为我会继续脱?”封瑾玩味十足的看她,冷冷的丢下两个字,“做梦!”随后转身去了洗手间。

    乔月脸上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就那么傻傻的愣在那。

    搞什么鬼!

    人家连手帕都准备好了,你却不脱了?

    乔月暴走,不带这么诱惑,又不给吃肉的。

    小姑娘气呼呼的跳起来,踢掉鞋子就往浴室冲。

    封瑾刚刚走进浴室,不用回头也知道她追来了,不躲不避,似乎早知道她会跳起来,趴到背上。

    “脱,快脱!”乔月像只猴子似的,挂在他背上,耍赖要继续脱。

    封瑾十分淡定,走到浴缸边放水,又走到洗手治边,打开水龙头洗脸。

    乔月一个劲的用腿蹭着他的裤子,“脱,要看裸男,就要看。”

    脱了一半,又不让人家看,这不是存心撩人心痒难耐吗?

    要是今天不能看完,她晚上哪里睡得着。

    封少依旧淡定,“你不是喜欢看外面的男人吗?怎么又想看我脱了?”

    算账的时候到了,现在的时机,正合适。

    乔月早猜到他会这么说,“外面的男人再好看,那也不是我的啊,只有你是我的嘛!”

    封瑾品味了下,这话乍一听,似乎是好话,但是细细一琢磨,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就因为我是你的,你才要看我?”

    乔月迷茫的眨了眨眼睛,没听懂他是啥意思,“我不管,你就是我的,我就要看你脱光光的样子,你不脱,我可要动手了!”

    虽然她才十五岁,但是好色之心,应有尽有了。

    封瑾抓住她捣乱的手,一拉一抱,乔月已经从后面挪到了前面,“再说一遍,我是谁的,你又是谁的?”

    乔月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认真,娇笑一声,双手圈住他的脖子,“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啊!外面那些庸脂俗粉,哪能跟您比,我就是纯观赏,现在一对比,发现真的没有一丁点可比性,你在我眼里,就是最帅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