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谁赶谁?
    封瑾的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很重,像是踩在封建业的心脏,也像是要践踏某些人的尊严。

    乔月看到他的眼睛,莫名的心疼,真的很心疼。

    他已经在感情上很冷淡了,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才会有不一样的温情一面。

    现在,在过了十几年之后,这两个人的露面,难道是要将他仅有的情感,都要毁掉吗?

    安德烈其实一早就听见外面的动静了,但是他没有开门。

    想必这个时候,他的出现,将是十分不合适,他也没兴趣,参观别人的杂乱人生,他自己的人生还是一团乱麻呢!

    就在这时,房间的电话响了。

    他住的这一间,电话可以打通外面,但是也同样连接着总机。

    在电话铃声响了好十几秒后,他才慢吞吞的拿起电话,也没有出声。

    电话那一头,有呼啸而过的风声,除此之外,就只剩微弱的呼吸。

    电话两端的人,似乎都没有要先开口的意思。

    安德烈也不着急,干脆按了免提,把话筒搁在边上,然后走到窗台,点了根烟。

    在他抽到一半时,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男人的声音听着轻快,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轻松,很矛盾。

    “没有谁会一成不变,我会变,你也会,说吧,找我什么事?”安德烈靠在阳台的门边,看着外面的异国街景。

    哦,也不能算异国,他也是混血儿,这里也算他的半个家,不是吗?

    男人的声音依然轻快,“没有事就不能找你了吗?听说你到了麦城,出来喝一杯怎么样?”

    “跟你喝酒?呵,还是免了吧!我可不想被你连累,毕竟子弹不长眼,打在身上,可是很疼的!”

    “怎么能说是连累,而且我记得你以前不怕死,现在胆子变小了,不敢冒险了是吗?既然如此,你应该辞去现在的工作,否则岂不是自相矛盾?”

    安德烈丢下烟头,用脚狠狠的踩灭,“龙啸!你不用在那冷嘲热讽,有些事,你跟我心里都清楚,你找到我,又给我打电话,无非是想拉我下水,国安局的制度,你也一清二楚,我告诉你,这事没门,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背叛!”

    “背叛?”电话那头的龙啸,抓住了他的关键词,“别把话说的太满,背叛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还会有第三次,不信的话,你等着瞧!”

    安德烈双目赤红,如果龙啸此时站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打碎他的脑袋。

    龙啸此人,比他狠,也比他善于攻人心志。

    当年的事情,比较复杂。

    谁干黑道也不是天生的,还不是给逼上绝路。

    安德烈跟龙啸不一样,无论是从手段还是本质,他俩其实都不太一样。

    龙啸更倾向于不择手段,为了达到目地,他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曾经在低谷的时候,他为了得到一个看守赌场的机会,跟对方的女老大睡了一个月。

    安德烈还还清楚的记得那个女人的长相,比男人还男人,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女人的样子。

    可偏偏,她就喜欢同样强势的龙啸。

    半年之后,龙啸拿下她手中所有的权利,转身便将她杀了,手段极其残忍。

    安德烈曾经猜测,关上门之后,那位女老大的手段,肯定十分变态。

    于是乎,在她的影响下,龙啸也朝着变态的道路越走越远,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龙啸的声音又传来,“不用动怒,你到底会不会再次背叛,让我们拭目以待,别着急,游戏才刚刚开始!”

    “你不用故意拿话激我,”安德烈忽然话锋一转,“龙啸,你跟我是不一样的人,所以,别用你的标准来衡量我,至少我没有被人玩到爆……”

    不用等到安德烈说完,电话便已挂断。

    即便看不到,他也能想像,电话那一头,某个人的愤怒。

    呵!既然要搞事,不如大家都撕破脸。

    瞧,外面的人,不是正在撕破脸吗?

    封建业始终不敢抬头,十几年没有见面的儿子,让他感觉到无比的陌生和疏远,似乎完全是一个陌生的人,陌生到让他找不到一丁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封瑾一直走到乔月面前,看着她的眼睛,随后扫向那名经理,语气可是十分不善,“是你要赶我妻子离开吗?”

    他的语气,岂止是咄咄逼人,简直让人寒到了骨子里。

    “我……我……”经理成了结巴,想要解释,也觉得应该解释,可是为什么他说不出话。

    乔月微笑着上前,拉住封瑾的手,可是为什么他的手很冰很凉,一点温度没有?

    封瑾反握住她的手,跟她十指紧扣,目光又落在她的脸上,“还生气吗?”

    他抬起手,勾起她额边的一缕墨发,别到耳后。

    乔月本来还在紧绷的心,却因为他这句话,忽然变的放松,“消了一点点,还有很多气没有发泄出来,我可以再踢她一脚吗?”

    封瑾的眼中也有了笑意,“还是不要踢了,以免脏了你的脚。”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变了,变的有些阴森。

    “小瑾……”封建业弱弱的唤了他一声。

    乔月又察觉到封瑾的身体,在瞬间变的僵硬,这让她心疼坏了,拉开封瑾,看向依然抱着张丽华的老男人,“这位大叔,你认错人了吧?我们跟你可不认识,有事没事,都不要乱认亲戚!”

    封建华对儿子有愧疚,对乔月可没有,他面对乔月的表情,可就完全不一样了,“我是他父亲,他是我儿子,我怎么可能认错,这里没你的事,你不要胡乱插嘴!”

    封建华之前得到一份资料,知道儿子已经被老爷子定了婚事,对方还是一个乡下的穷丫头,这让封建华十分恼怒,认为老爷子乱点鸳鸯谱,给儿子定了一个门糟糕的亲事。

    此次,他住在这里,就是为了能见儿子一面。

    最好能跟他说上话,弥补一下父子之间的关系。

    他的儿子,封家的长孙,就应该娶一个名门千金,各方面条件都挑不出毛病的女子,怎么能随便将就,娶一个乡下穷丫头。

    正是因为抱着这样的心思,他才会对乔月横眉冷对,甚至可以说,十分厌恶了。

    封瑾拉住乔月,他眼中的厌恶,可也一点不少,“父亲?这位先生,你的确是搞错了,我父亲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他的存在了,我们封家也不需要乱认亲戚的闲杂人等,带着你的小情人,赶紧从这里滚出去,人渣就应该待在人渣应该待的地方!”

    封瑾不会在公共场合,骂一些粗俗低级的话。

    但是他刚刚的一番话,也足够打脸封建业,有什么能比,你活着,却已经死了,要来的狠呢?

    乔月心里暗爽,看来她对待这俩人的态度,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她还是很心疼身边的男人,亲生的父亲站那里,却不如死了来的更好。

    封建业脸色一片惨白,“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当年……”

    “你当年的事,不需要跟我交待,我也不会听,留着你的废话,哄你的女人去吧!”封瑾不再跟他啰嗦,点名经理,“把他们赶出去,现在,立刻,马上!”

    经理觉得头皮发麻,事情也太难办了,“对,对不起,我们不能随意驱赶客人离开,因为……”他好像忘了在此之前,他带着服务生趾高气昂的上门,要让乔月收拾东西离开。

    封少不喜欢跟他在这里争执,直言道:“你到楼上去找你们经理,就说这是莫天霖的意思,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莫……莫总?”值班经理觉得事情大条了,他也算管理阶层人员,不会不知道这间酒店真正的大老板,叫莫天霖,虽然他只是每个季度开会的时候,才会出现,偶尔过来视察。

    封瑾不再搭理他们,拉着乔月回了房间,把一干人等丢在了外面。

    服务生有点疑惑,“经理,莫天霖是谁?”

    “你别多问,我现在要上去一趟,你赶紧把走廊清扫一遍,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经理紧张的满头大汗。

    封建业跟那女人被晾在那,没人管了。

    但是很显然,张丽华也处在震惊之中,就连封建业抱着她回到房间,她都没察觉。

    张丽华在想些什么,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封建业有些担心酒店真的会将他们赶出去,跟儿子十几年没联系,他并不清楚莫天霖是谁,也不知道儿子跟莫天霖是什么关系。

    以他的能力,根本无法查到封瑾的近况。

    就连封瑾的照片也仅有一张,还是那个人给他的。

    所以,他不确定这间酒店,是否真的跟封瑾有关系。

    万一封瑾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把他们赶了出去,这让他的面子往哪搁?

    左右权衡之下,封建业又想到打电话,“我到楼下去一趟,你在这里待着不要乱跑,除了我,谁来了也不要开门。”

    张丽华神色不自然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封建业目光幽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