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大开眼界
    估计是她说的太深奥,几个外国人,哪听得懂,好别脚的英文。

    旁边的人互相使了个眼色,想要乘乔月不备,从后面偷袭。

    怎么说,她也是一个人,虽然拿着枪,形成了足够的威胁,但是她的子弹,只能对准一个人,不是吗?

    乔月猛地侧头,“找死!”

    不需要回头,也知道这两人想干什么,而她,一向喜欢先下手为强。

    乔月的拳头,看似没什么威力,谁被打谁才知道有多疼。

    两个人瞬间被撂翻在地,胸口也都被踩了一脚,疼的直咳嗽。

    一场混战,再所难免。

    乔月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发泄的很彻底,说真的,她很喜欢,拳头打在人身上的感觉,痛快的酣畅淋漓。

    她是打的尽头了,又哪管那些人骨头断了,牙齿掉了,浑身上下,五颜六色,惨不忍睹。

    伊恩嘴里的烟,悄无声息的掉在地上,他的双眼也睁到最大,整个人呈现呆滞状态,“她……她……”

    应该怎么说?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对比性太强烈,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伊恩像是完全失了力气,一手撑着旁边的墙壁,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的确需要冷静,难道是他这几天睡不好,出现幻觉了吗?

    想到幻觉的可能性,他扯了下安德烈,“你打我一拳试试!”

    话音刚刚落下,安德烈毫不客气的就是反手一拳,打的老重了,“现在清醒了吗?”

    伊恩被打的后退好几步,要不是及时扶住什么,早就已经坐在地上了。

    擦掉嘴角的血迹,他十分的不爽,“我只是让你随便打一下,你打那么重干嘛?本少爷的脸可是很精贵的,打坏了,你赔得起吗?”

    “是你说的,我怎么知道轻重,还有一点,你必须搞清楚,关于她的情况,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安德烈眼中可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伊恩直起腰,“我懂了,她是你们国安局要考察的人,不简单,小丫头能进入最后的任务考核,又是你亲自监督,重点中的重点,将来不得了啊!”

    安德烈没有接他的话,但也没有否认。

    伊恩再次看向那边已经打完人的小姑娘,眼中不无佩服,“难怪我提议送她离开的时候,被瑾拒绝了。”

    “我说了,你不要再讨论她,看见了也只当没看见,知道的越多,对你越没好处。”安德烈在看到乔月坐到张丽华跟封建业中间时,站起来走了。

    狗血的伦理剧,他没兴趣看,他只需要知道,乔月是否有长进,唉!前辈的责任啊!

    他都走了,伊恩自然也要离开。

    两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也不是一路人,当然不会分享彼此的信息。

    伊恩晚上没有开他的豪华跑车,而是换了一辆低调的摩托车,穿梭在小街小巷子里,很方便。

    乔月抬起头,朝他们刚刚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

    张丽华此刻的心情绝对是如坐针毡,别扭又有些害怕。

    她万万没想到,她以为的情况,不仅没有发生,更可怕的是,她身边坐着的小丫头,竟然能把那几个人打的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张丽华并不懂得什么武力暴力,她只知道,此刻坐在她身边的小姑娘,很危险,十分的危险。

    封建业的心情比她也好不了多少,不停的擦着头上的汗,可是好像怎么都擦不完。

    “两位刚才看戏,看的似乎很过瘾,巴不得我出事对吧?”

    她戏谑的声音,听在两人耳朵里,如魔音一般。

    “没,没有,这怎么可能,我当然希望你没事,毕竟……毕竟你是封家的儿媳妇,你出了事,对谁都没好处。”封建业支支吾吾的说着一堆废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因为说的太假了。

    张丽华赶忙附和,“对对,我们刚才就想着要不要报警,可是你也知道,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现在又露宿街头……”

    她故意在最后提到露宿街头,就是为了让封建业清醒一点,别忘了他们现在的悲惨遭遇,是因为谁才弄成这样的。

    经她一提醒,封建业本来浑浑噩噩的脑子,瞬间变的无比清醒,态度也秒变。

    “你跟封瑾实在太过份了,怎么能在大晚上,把我们赶出酒店,要不然我们也不会碰上这群人,一切都是因为你们的过错,你赶紧跟封瑾说一声,我们还要回到原先的酒店,既然他认识酒店的老板,就让他立马给我们换一间总统套房!”

    封建业说的振振有词,一副理所当然又理所当然的神情。

    仿佛一切真如他说的那样,都是别人的过错,而他,半点责任都没有。

    乔月笑了,越笑越大声,“是我理解错了,还是你的大脑结构跟别人不一样,这一切怎么会是我跟封瑾的错?难道不应该是你有错在先,为了一个贱人,抛家弃子,只顾着自己快活,现在人老了,才知道有孩子的好处,知道我一般怎么对付像你这种人吗?”

    “你敢!”封建业见识到她的拳头有多厉害,当然是害怕,他这块身板,不经揍啊!

    “臭丫头,你说谁是贱人呢?有本事你再说一遍,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张丽华也是气的不轻,当着她的面,骂她是贱人,这不跟打她的脸一样吗?

    乔月转过头去看着她,“我说你是贱人,贱人!”

    “你!”张丽华的手扬起来,眼看着就要落下,却在半空被乔月阻止。

    “想打我的人很多,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你跟他们的结局都会是一样一样。”她慢慢收紧力道。

    “我的手,你放开,快放开!”张丽华感觉手腕疼的厉害,这丫头的手,看着小小软软的,没想到一用力,竟然硬的跟铁钳一样,夹的她快疼死了。

    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怎么拍打,乔月的手纹丝不动,还在不断收紧再收紧。

    张丽华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断了,“我……我错了,我跟你认错行了吧?”

    “那你说,自己是贱人,我要听到满意,才会考虑放开,否则我就捏到断为止!”乔月语气狠极了,咬着牙说的。

    张丽华疼的脸都白了,整个人往地上蹲,“我……我是贱人,我是贱人!你满意了吧?”

    自己骂自己的感觉,当然不好受,她恨死了,却又无可奈何。

    乔月终于松了手,她一松,张丽华整个人便瘫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手腕,还在那惊魂未定。

    封建业不是傻子,他有眼睛看,“你不是普通的乡下丫头,你到底是谁?”

    她的身份有可能造假,乡下小姑娘,怎么会有她这样的身手,打人,虐待人,一个比一个狠,这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最关键的问题是,封瑾知道吗?

    他是心知肚明,还是被瞒在谷里。

    乔月转向封建业的时候,他吓了一跳,“我们……我们不回去住了,我们会另找地方。”

    刚才的话,他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说了。

    乔月冷冷一笑,又坐了回去,缩着腰,看着黑暗的街道,“他说你死了,你就好好的当一个死人,死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你肯定还没搞清楚。”

    “看在你也姓封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死了的人,是不会出现在亲人朋友面前,也不会再给活人造成什么影响,像你这样的死人,连墓都不会有人给你扫,你也别觉得愤愤不平,世间的事,有因就有果,你当年种下什么因,现在就得到什么样的果,带着这个女人,有多远滚多远,兴许还能活着!”

    乔月说的最后一句,封建业听懂了,也陷入沉思。

    到底是活着重要,还是金钱地位重要呢?

    但是很显然,他的疑问不需要答案,因为有些事,已经轮不到他来做选择。

    乔月离开的时候,这一对半路夫妻,同时变的无话可说。

    “走吧!先找地方住下,剩下的事,明天再说。”封建业疲惫极了,从来没觉得这样的累,就好像身上的力气全都被抽干了。

    张丽华不敢再有意见,乖乖的跟在他身后,也不再嚷嚷脚疼,走不动。

    足足走了半个小时,两人才跌跌撞撞的找到一家小旅馆,属于很平民化的那种,倒也不算太差。

    这个不差,是基于普通老百姓的标准。

    对于他俩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地狱。

    房间小,地板踩上去,就会发生咯吱咯吱的声音。

    床也小,双人床很牵强。

    浴室马桶就不用说了。

    张丽华踢掉鞋子,爬到床上,就不肯下来了。

    封建业走过去,踢了她两下,“快去洗澡,身上那么脏,别把床也弄脏了。”

    中间有一段路,她是光着脚走的。

    张丽华心里又委屈又愤怒,“我已经很累了,一天不洗也没关系,你如果看不惯,可以睡沙发!”

    以前她也偶尔冲他发火,每次封建业都不会生气,还会想办法来哄她。

    但是这一次,显然不同了。

    封建业皱着眉头,双手掐着腰,表情有点凶狠,“老子开的房间,凭什么要让老子睡沙发,你怎么不去睡?别忘了,你现在吃的喝的用的,全是老子的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