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又遇见他们
    门关上,伊恩走到了门口。

    “文件在哪,给我看看。”陈大业真以为她是专业的律师,对于财产的事,他一向很紧张,那些可都是他的钱哪!

    乔月走到书桌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下,“陈先生,别着急啊!我们要谈的事情很多,不过在此之前,我的身份,要重新说明一下,你好,我是国安局的特工,目前代号未定,你就叫我小韩吧!”

    名义上,她是韩应钦的干女儿,起这个外号,一点都不为过。

    在陈大业要惊尖之前,乔月淡定的抬了下手,示意他淡定,“别急,我这次来,不是要你的命,所以你不用紧张,再说了,你的那些警卫都在外面,我们能做什么?”

    既然是谈话,那么她的谈话姿态,绝对摆的够正,非常的公事化。

    话是这么说,但是陈大业依然很紧张,“既然你也知道这里有很多警卫,为什么要进来?只要我大叫一声,很多人就会冲进来,朝你们开枪。”

    乔月掏了掏耳朵,“警卫多了,也未必就是好事,你看啊!我还不是很正常的从大门走进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太自以为是,以为只有持枪的人,才能进来。”

    这一点,让她也挺意外。

    说实话,她准备了很多说辞,甚至想到了万一进不来,被人拦下,可能还得翻墙。

    偷偷摸摸的行劲,她不想干。

    陈大业哑口无言,这帮老外就是太自以为是,每次都跟他说这里有多安全,结果呢?

    又是失火,又是擅闯,安全个鬼!

    伊恩撇了下嘴巴,那是不屑吧?

    狗屁,他们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谁知道就这么容易进来了。

    y国的警察一直都是这样,拿枪吓唬人呢!

    “我说了,别紧张,就是来跟你聊聊,看看你在这里过的怎么样,看着还不错啊!哟,外面还有个私人游泳池,玩过吗?”乔月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她越是这样,陈大业越是紧张,“没有,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如果是想带我离开,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这不可能,我既然来了y国,就绝对不会离开,如果你们强行带我离开,安检根本通不过,到时候盘查起来,你们只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y国跟帝都的关系并不算太好,机场的工作人员,对于外来人员,检查的都异常严格,如果发现异样,是肯定要带走盘查,那样一来,飞机就会耽搁。

    乔月走回来,摇了摇手指,“不不,你错了,我可没想过带你离开,我说了,只是来看看你在这里过的好不好,毕竟你脑子里装着不少秘密,只要一日秘密没说完,他们就不会让你死的,对吧?”

    陈大业听到她这么说,便完全放下心来,“不错,而且我脑子里的机密还多着呢!”

    乔月摸摸鼻子,似乎挺为难的感觉,“真可惜,你靠着秘密才能活下来,等到有一天,你失去了这些作用,相信我,你一定死的很快很惨,看见外面那些人了吗?他们现在可以抱着枪保护你,下一秒,也能用那把枪,砰!朝你的脑门开一枪!”

    “啧啧,子弹要是打在脑门,不会流很多血,那个时候脑子还是清醒的,甚至有风吹过,你还能感觉到呢,是不是很好玩?”

    又是吓唬,伊恩见识了她吓唬人的本事,把个枪杀,说的跟鬼故事似的。

    陈大业虽然没想过这些情景,“你少在那危言耸听,他们根本不会朝我开枪,因为我手里握着的,是军工机密!”

    他一时紧张,给说漏嘴了。

    事关军工,韩应钦肯定是知道的,但是为了避免消息外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乔月不动声色的垂下眼睛,“哦……那倒可惜了,我今天在来之前,写了一封信,给他们的情报部门,这封信呢!是我让人亲自送过去的,应该已经收到了吧!”

    “信,什么信?”陈大业有些搞不清她说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说白了,就是有点被绕糊涂了。

    “就是举报,你是双面间谍的事,也不晓得他们会不会相信,估计是不会信的,因为军工设计十分精密,一旦发生偏差,或者哪个步骤错了,损失绝对不可估量!”乔月说的轻描淡写,可是某些人听来,简直晴天霹雳没什么两样。

    “这不可能,他们不会相信,他们怎么可能会去相信一个在莫名其妙的举报信,而不信我的忠诚,我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在这儿了,不可能!”陈大业紧张的嘴唇都紫了。

    他很清楚,一旦信任发生危机,有多么的可怕。

    “你是一个人吗?没老婆,没孩子?”乔月忽然很好奇,他的一切,指的是什么。

    陈大业警惕的没有回答她,“这跟你无关,反正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他快回来了,你们赶紧离开吧!”

    乔月点点头,“好的,我会离开,希望他们对你的信任能够一如既往,再见!”

    她说走就走,倒也没有拖拖拉拉。

    刚一打开门,就看见外面站着的男人,手里还捧着也不知泡了多久的茶。

    “哦,我正要端进去。”那人有些尴尬的说道。

    “不用了,陈先生现在需要时间安静,你不用端进去了,哦,我得吐槽一下你们的守卫情况,盘查的太松散,有待加强,我来的时候,别墅外面多了很多车辆,小心点吧!”乔月轻轻拍了下他的肩,搞的那人一愣一愣。

    果然,在乔月离开之后,别墅的防守加强了一倍。

    陈大业站在楼上,看到下面的守卫增多时,却有着不一样的想法。

    他想的是:看来他们是真的怀疑我了,看来他们对我的信任,已经在慢慢降低,否则为什么要增加巡逻的力度。

    午饭的时候,他始终觉得有人在看着他。

    疑神疑鬼的情况,只会在某些心虚的人心里愈演愈烈,因为他们心虚嘛!

    做了坏事,走在马路上,看谁都像警察,看谁都像是便衣,好像他们会随时冲上来抓走自己似的。

    乔月离开别墅之后,就上了伊恩的车,她要去找封瑾吃午饭。

    “衣服要换吗?”伊恩憋着,就想让她赶紧换衣服,看着太诡异了。

    但是乔月低头看了看,果断拒绝,“为什么要换,我觉着挺好,待会让他看看,我也可能很成熟的,是不是?”

    “美丽的小姐,成熟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而不是装的,懂吗?”

    “不用你管,只要他觉得好看,就够了!”乔月抬起下巴,小模样傲慢极了。

    车子在经过之前住过的酒店时,伊恩很兴奋的招呼她看热闹,“瞧瞧那是谁?”

    看戏的时候,他也在,当然认得几人中的两个。

    乔月也看见了,只是冷呵一声,“看来他们还是不死心。”

    “怎么能死心,他们现在是被人用鞭子抽着往前走呢!”

    “你也知道?”

    “呃呃……长官让我去查过。”伊恩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他好像说多了,会不会被长官削啊!

    “把车停下。”

    “现在?”

    “不然呢?”乔月找到墨镜,戴在脸上,车子停稳,临下车之前,提醒伊恩,赶快给封瑾打电话,定好吃饭的地方,她已经很饿了。

    伊恩点点头,在她离开后,把车子开到一边,先不急着打电话,看看情况再说。

    谁说男人不八卦的?

    乔月慢慢走向他们,高跟鞋踩在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封建业跟张丽华都有些局促不安的感觉,他俩身边,还站着一个女孩。

    长的跟张丽华很像,穿着一身职业服,挺有气场的。

    女子满脸的不耐烦,急的直跺脚。

    “爸,妈,我们到底还要等多久,人家都说了,他们不住这儿,我们还要继续在这里傻等吗?还是你们有了消息之后,再通知我,我先走了!”

    “站住!”封建业神情很严厉,“你哪都不能去,必须在这里等着,消息很快就能送来,再等等。”

    女子气的直跺脚,张丽华赶忙安抚她的情绪。

    张丽华似乎很怕女儿惹恼自己老公,三人的相处,说实话,看着一点都不像寻常的一家三口。

    乔月走过来,一直走到他们身边,三人谁没发现她的存在。

    搞的乔月很郁闷,她的存在感,有那么弱吗?

    最后,还是那名女子,瞧见了她,语气不太好的质问:“你有事吗?”

    乔月摇摇头,“没事,就是过来看看。”

    “看?你在看什么?”张灵心情不好,语气自然也糟糕,更何况,她不喜欢被人一直盯着,还是一个女的。

    “看耍猴!”乔月回答的很轻快。

    张灵先是愣了下,过了有十秒,她才反应过来,“你找茬是吧……”

    不过她的嘶吼,被她老娘给拦下了,“别激动,注意保持行象。”

    封建业盯着乔月的脸,看了好一会,终于把她认了出来,“是你?”

    他太激动,搞的张丽华也起了疑心。

    “没错,就是我,又见面了,真是有缘,你们到这儿,是要找人的吧?”乔月笑容灿烂,好像之前的不愉快,根本没有发生似的。

    封建业紧抿着嘴,他是搞不清这丫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万万不能把原因跟她讲明白。

    “我找封瑾有点事,你知道他在哪吗?”

    张丽华也学聪明了,紧紧抓着女儿的手,低着头,想要尽量不惹她的注意。

    乔月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知道啊!”

    “那你告诉我他在哪,或者把地址写给我也行。”封建业已经尽量压着性子,用平静的语气跟她说话。

    先把地址搞到手再说,这丫头阴晴不定,叫人捉摸不透。

    张灵一直在盯着乔月看,她是知道母亲带她来这儿的目地,但是说真心话,她看不上封家的人。

    有封建业在这儿摆着,如何看得上?

    乔月摘下墨镜,无辜的眨眨眼睛,“你看我,像是那么好心的人吗?好心到,给他介绍女人,还把女人往他身边塞?我是傻呢,还是脑子有病?”

    封建业气结,就知道她没那么好心,“什么女人,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是他妹妹,我带过去让他见见而已,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家人,至于你,还没结婚,就不算自家人!”

    封建业脑子发热,说的话有些不受控制,一股恼的都给说了出来。

    张丽华瞬间觉得,自个儿的腰板可以挺直了。

    说的好听点,她也是封家的媳妇,而且是长媳。

    她的女儿,也该是封家大小姐,虽然她并不姓封。

    那又怎样呢?

    只要她不说,谁敢质疑?

    张丽华这是做了两手打算,算盘珠子打的噼里啪啦作响。

    乔月没有暴怒,这一点已经很好了,不过她的脸色可是不怎么好看,“大叔,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没事惹了我,对你们一点好处都没有,哦,你们现在住哪?住的还习惯吗?要是连小旅馆都不能住,可就真惨喽!”

    封建业大惊,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完了,她不会真的打算再把他们从那儿赶出去吧?

    张丽华也把眼睛瞪的像见鬼,她真的很想住进大酒店,而不是窝在热水都要限时供应的破旧小旅馆。

    张灵抄着手,接过话,“这位小姐,如果我没听错,你刚才是在威胁我父母是吗?根据y国法律,威胁恐吓,是要承担责任的,如果你不能克制自己的言行,而对我的父亲造成一定的伤害,我有权对你提起诉讼!”

    “呵!我好怕怕,”乔月夸张的拍着胸口,转而表情又变的面无表情,“那又怎么样?你有证据吗?切!说两句不疼不痒的屁话,就能吓住人了?”

    “你觉得我是在吓唬你?好,你等着,我现在就打电话找人。”

    “好,你可以打电话,不过我们还是进去说吧,在这里坐着挺累的。”乔月忽然不急了,封建业那天明明被吓的不轻,他也知道封瑾的态度,可他仍然非得再走这一步,真是让人费解。

    “进去就进去,爸,妈,你们不要怕,有我在呢,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朋友!”张灵很职业化的说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