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 来要任务了
    ,!

    穆白笑了下,“这还用得着你说,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只要乖乖的听话,咳咳!”

    他好像把话说的太暧昧了,让某人听见,肯定要气炸。

    “那个……你先休息,我出去了。”

    “嗯!”乔月抱着话梅,很乖巧听话的点头。

    穆白拿起药碗,转身离开了病房。

    可就在房门关上之后,乔月搁下话梅,从病床上跳下来,光着脚踩地上。

    呵!

    她的力气哪去了?

    真的以为她能轻易的接受吗?

    怎么可能!

    她的那些无所谓,不过是做出来,给他们看,好让他们放心。

    实际上,她的心里,快要爆炸了。

    乔月在屋子尝试各种动作,但结果都是一样。

    她的身体里,一点力气都没有。

    已经记不清第几次摔倒,她直直的躺在那,看着自己的双手,眼中的恨意,快要将她淹没。

    千万别让她查出来,是谁做的,否则……

    韩应钦过来的时候,乔月已经重新躺在病房上了,看不出一点破绽。

    “今天感觉好点了吗?”韩应钦把刚买的一束百合花,插进花瓶里,好让白色的病房,多一点色彩。

    乔月坐起来,把枕头垫在身后,“除了没有力气,其他的都还好。”

    她说的很轻松,但是韩应钦听着,却是心如刀割。

    “对不起,是我大意了,让你受伤。”

    关于这件事,韩应钦一直很内疚。

    活蹦乱跳的一个小姑娘,现在却要躺在病床上。

    乔月靠着枕头,静静的望着他,“危险跟灾祸是躲不过去的,只要能挺过去,一切都不是问题。”

    最啊!她现在可不就没了任何问题。

    如果体能一直不能恢复,她也不能惹事,只能做手无寸铁的乖宝宝。

    韩应钦做在床边,疼爱的摸着她的头,“一定会好的,我向你保证,你也不用惦记伤害你的人,封瑾正在处理,等你出院的那天,京都就已经是他的天下了。”

    封瑾这两天,除了陪她,就是在各处奔走,就连浦阳的事,他都没有去处理,只在稳定京都的局面。

    其实只要控制了军方,其他的,都只是时间问题。

    对此,乔月并不知情,“他这么做,不会惹来麻烦吗?”

    “他做事,自有分寸,你不用担心他,即便真的有麻烦,他也能处理好,况且整个封家都是他的后盾,老爷子也已经出山,做飞机往京都来了。”

    “啊?封爷爷来了吗?那你千万不要告诉他,我受伤的事,就说我生病住院养养身体,我不想老人家担心。”

    “老爷子可比你想的要精明,这事瞒不住他,放心,万事有我,你什么都不用管,只要在这里安心调养,石磊他们会一直负责你的安全。”韩应钦交待的很细,其实在走廊上,他就已经交待过一遍了。

    从医生到护士,哪怕是打扫卫生的保洁人员,都被他叫去单独谈话。

    “咚咚+局长,外面有人要进来探望。”石磊敲开门,只打开一点,朝里面看。

    “是谁?”韩应钦站了起来。

    石磊把门完全打开,“是张主任!”

    张迎春捧着一个大花篮,满面笑容的出现在门口,跟她一同来的还有张程。

    “韩局长,我们听说乔月因公受伤,所以过来看看,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关心同事,也是应该的,这应该算不上拍马屁吧!”张迎春这是把后话都给堵死了,让韩应钦拒绝不了。

    张程跟在姑姑身后,偷偷望着病床上的乔月。

    她心里怎么想的,乔月并不知道,但是张程看着她的眼神,让她很不舒服。

    幸灾乐祸吗?

    韩应钦本来也没打算把他们赶出去,如果局里真的一个人都不来,他心里还不好过呢!

    “谢谢探望,这孩子没什么大事,休养几天就能出院。”

    韩应钦把话说的好听,言下之意便是:你们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也千万别盼着我闺女出事。

    他相信,这样的暗语,张迎春一定能听懂。

    “那就好,我们还担心你伤的太重,会影响日后的工作,既然没什么事,相信再过不久,你就能回到工作岗位上,这一次小乔表现的十分英勇,听说上面准备给她嘉奖,要授予奖章呢!”

    张迎春喜欢说官面上的话,她也自认的不错,一直以为,对外的社交,也都是她在做。

    但奇怪的是,始终没有突破,她似乎一直都被排斥在权利之外。

    张程安静的坐在一边,眼睛没离开过乔月,以及病房里的一切。

    来之前,她有想过病房的样子。

    她以前也住过院,不过那是三人间的大病房,又吵闹又不干净。

    再看乔月住的病房,不仅有专门的卫生间,竟然还带了一个简易的小厨房。

    内部还配了沙发书桌,甚至还有电视机,这哪是住院,分明是享受来了。

    如果换作是她,宁愿一辈子待在这里,再也不要出去了。

    “爸,要给我奖章?我可不可以不要,只是一个牌子,没有任何意义,我可不可以要一个军衔?”乔月不喜欢奖章,说白了,真的只是一块勋章而已。

    比起勋章,她更喜欢军衔,因为她想要跟封瑾站在一起。

    韩应钦仍旧是怜爱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像一个宠爱女儿的普通父亲,“可以,我去跟他们说说,给你一个上校的军衔。”

    乔月总算开心了,“谢谢爸爸!”

    这一声爸爸,叫的韩应钦心情舒畅。

    但是张迎春在边上看的却是惊讶不已,原来传言中的女儿奴,竟是这样的。

    穆白敲开门,“韩局长,麻烦您出来一下,我有点事想跟您商量下。”

    “好!”韩应钦知道肯定是关于乔月的治疗方案,穆白对乔月病情,很重视,除非是跟乔月有关的事,否则他不会轻易找他们。

    “你们稍坐,她还需要休息,待一会就走吧!”韩应钦临出门前,不忘了下逐客令,也是在变相的警告他们。

    张迎春即便心里不舒服,觉得韩应钦不给她面子,但面上也不会表现出来,在领导面前,哪天不是戴着面具。

    “韩局只管去忙你的,我们坐一会便走。”

    韩应钦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离开了病房。

    他前脚刚走,张程就站了起来,开始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电视机也要打开看看,卫生间的马桶,按一下,觉得好玩,又按了一下。

    回到房间,看见桌上有苹果,直接拿起就吃,咬的嘎巴脆。

    乔月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没有提出异议。

    但是张迎春脸上有些过不去,“张程,你好好的在那坐着,走来走去的干什么,一点老实气都没有。”

    对于张程吃东西,她倒是没有训斥。

    张程不敢不听姑姑的话,只好坐下,闷闷的啃着苹果。

    张迎春又把脸转回来,笑眯眯的跟乔月说道:“你别介意,她就是没心没肺,到哪儿都跟到自己家一样。”

    乔月笑了笑,看上去好像很好说话,很容易沟通的一个小姑娘。

    张迎春知道时间不多,所以该说的话,还得赶紧时间说才是,“乔月啊,是这样的,你看你现在住着院,病也还没好,但是国安局的工作不能耽搁,之前韩局长给你派下的任务,肯定也执行不了,要不这样你看行不行,让张程代你去把任务完成,你们都是刚进局里的新人,理当互相帮助,以后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着呢,你说是吧?”

    张程停下啃苹果的动作,直勾勾的盯着乔月,也是满心的期盼。

    她肯定也认为,韩应钦派给乔月的任务,一定是最讨巧的,既能很轻松的完成,又能得到上面的肯定,所以她迫不及待的过来争取了。

    乔月很想笑,不过她忍住了,“张主任真的想让张程接手我之前的任务?不会反悔吗?”

    “当然不会,同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忙,等会你让韩局长把资料拿给我,回去以后,再让张程熟悉一下,很快就能接手了。”张迎春虽然也感觉小丫头答应的似乎太干脆,但是又能怎么样呢!

    只是一次任务,大不了她再另外派人协助张程,一定能完成就是了。

    “好啊!能有人接手我的任务,我高兴还来不及,其实我得跟您说实话,我干爹也不放心,毕竟肯森堡监狱,臭名昭著,活着出来的,寥寥无几。”乔月说的很轻松,语气上听不出什么,但其中的内容,却让张迎春听的大惊失色。

    “韩局长……让你负责肯森堡的案子?”做为内部人员,张主任当然知道了解内情,他们开会的时候,也讨论过。

    但因为任务危险性太高太高,合适的人选一直定不下来,所以才会搁置。

    “对啊!干爹知道我喜欢挑战,当然,也是我自己要求的,正因为有难度,才更有挑战,不是吗?”乔月语气仍旧轻松,让不知内情的张程,被带上路了。

    “姑姑,我也喜欢有挑战的任务,你就让我去吧!保证能完成任务!”张程说的很笃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