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看我笑话?
    石磊站的有点久,就拖了一把椅子过来,守着病房门,打瞌睡。

    方蓉压制着紧张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呼吸保持着稳定,以免让他察觉出异常。

    就在她还差三步,才能摸到门把手时,石磊突然睁大了眼睛。

    他把两只眼睛瞪的像铜铃,吓的方蓉一个后退。

    “你干什么的?”石磊拧着眉,不笑不语的样子,真的挺吓人。

    方蓉是真的被他吓到,弱弱的小声说道:“我当然是护士了,我们护士长让我过来看看病人的情况,不……不行吗?”

    石磊又把她从上到下盯了个遍,也不晓得他到底在确定什么。

    就在方蓉屏气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喘,以为自己就要被拆穿时,石磊把挡着的脚挪开了,“进去吧!快点出来,别打扰她休息。”

    方蓉松了口气,拧下门把,刚要迈开步子,这个可怕的男人,居然又说话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方蓉本来已经想好的说辞,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又卡住了,急的她满头大汗。

    但是石磊话锋一转,“算了,当我没说,你进去吧!”

    他把脸转过去,藏起了异样的脸色。

    方蓉真的快被他搞死了,不过还有更搞的在里面。

    打开病房的门,一眼就看到乔月坐在病床上,她似乎在。

    安安静静的样子,可真有欺骗性。

    方蓉小心的关上门,站在那想要观察一下。

    但是乔月已经发现她了,不过也没什么惊讶的神情,似乎早料到她会来一样。

    方蓉咬着嘴唇,往前走了两步,试图打破沉默,“我听说你病了,所以过来看看,不好意思,来的太匆忙,也没有买东西,希望你不会介意。”

    乔月的眼睛从书本上移开,“既然是来探望,为什么换了护士的衣服,搞制服诱惑吗?”

    “啊?”方蓉一脸懵逼。

    乔月笑了下,“开个玩笑,你能来看我,简直让我受宠若惊,是因为后台倒了吗?”

    她突然转换话题,却着实把方蓉吓的不轻。

    “你怎么会知道?你在调查我?”这个认知,把方蓉吓的浑身冰凉。

    乔月只是很平静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只要是我想知道的事,就没有不知道的,在我这里,可没有什么秘密,你信不信,从你来到京都,跟过几个男人,上过多少男人的床,他们分别都是谁,所有的一切,只要我一句话,十分钟之后,就能放在我面前?”

    方蓉快被她吓死了,“这……这不可能,你在骗我!”

    方蓉当然不愿意相信,那样的话,她在乔月面前,岂不成了透明的,一点秘密都藏不住。

    “哦,我怎么可能骗你,只有郑熊才会骗你,你以为他真的会跟他老婆离婚?你以为他花你身上的,都是什么?见过傻的, 只是还没见过你这么傻的,我很好奇,你怎么好意思跑来看我的笑话,跟我的相比,你的笑话,岂不是更好笑?”

    方蓉瞪着眼睛,只感觉到浑身冰凉。

    她当然不会认同乔月的话,但是回过身来想一想,郑熊除了给她一套房子,让她居然之外,在金钱上,并没有给她。

    在演艺圈,郑熊只是打了几个电话,疏通了一下关系,用的是面子。

    可是她却整整被郑熊玩了小半年,这个老男人,在床上及其的变态,有时简直不是人。

    乔月重新把书拿起来,安静的,“趁我还没叫人,你赶紧走吧!现在不想看到你,如果你还有点脑子,就不要再来惹我,在京都,甚至在整个帝国,我想弄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她说的都是真话,也有那个能力,不算诓骗她。

    方蓉被她吓住,转身要走,可是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对。

    她好不容易来一趟,本来是抱着要嘲笑她,看她笑话的心思,现在怎么反被她威胁了呢!

    提了一口气,她又回过身。

    努力装出几分高傲的看着她。

    “乔月,你还是老样子,自以为是,脾气又坏,对谁都那么凶,你真的以为现在你身边所有的人,都是真心对你的吗?呵!其实都一样,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封瑾也是一样,你现在躺病床上了,肯定伤的很重,否则你早下来揍我了,男人都喜欢新鲜的,你成了残废,他早晚都得变心!”

    “还有,看到你这样,我真的……真的很开心,你说我幸灾乐祸也好,说我没良心也罢,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人,对,没错,郑熊是我的金主,我一个女孩子,孤身在京都混,你以为很容易吗?与其被迫跟男人睡,倒不如自己主动,拼一个好的回报,我有什么错?”

    方蓉说着说着,似是有些悲凉的情绪在里面。

    “我跟你说了,男人都是贪恋新鲜的,反正我遇到的男人,都是这样,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说不定等封瑾厌倦你了,他会回过头来,还会觉得我更好,谁知道呢!”

    “最后,我只想说一句,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好起来,就这样躺病床上,对谁都好!”

    方蓉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她总算说完了,心情真的超好。

    至于乔月会怎么对付她,已经不重要了。

    看着方蓉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乔月不怒反笑。

    “你不戴面具的样子,好太多了,放心吧!我是不会杀你泄愤的,也不会生你的气,比这更恶毒的话,我都听过,比起那些把诅咒藏在心里的人,这样更好,出去吧!好自为之,我放过你,不代表别人会放过你!”

    方蓉差一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的话,真是乔月说的?

    不过,除了乔月,谁会对她下手?

    这个问题,方蓉很快就能知道了。

    医院门外,早就有车等着了。

    从医院出来的方容,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她还在想着,刚刚从病房门外出来时,那位黑脸的壮汉,对着她傻呵呵的笑,是几个意思。

    笑的怪渗人的,搞的她到现在心里还挺慌乱。

    一辆黑色轿车,以极快的速度,从她身边经过。

    一个调转,拦在她面前。

    还不等方蓉呼救,车上下来两个黑衣男子,不由分说,绑了她便走。

    医院外,有很多人看到了这一幕,这其中也包括了封瑾留下的血狼队员。

    其实周子箫已经来有两天,只不过一直待在暗处,没有出现在乔月的病房里。

    他已经将这一带的地形,摸透摸实,所有可疑人员,也已经逐一落实,尽量将危险降到最低。

    刚刚出现的车子,刚一停下,他便注意到了,因为对方挂的是官方牌照。

    官家的人,又绑了方蓉。

    等到车子一离开,周子箫便打通封瑾的电话。

    跟他报告这边的事情。

    封瑾正坐在会议室,商讨京都下一步的治理方案。

    在正式进驻京都之前,他的军衔肯定还要再动。

    时间不等人,很快环节就得跳过去。

    但他此时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会议上。

    接到周子箫的电话,正好让他找到借口离开。

    方蓉的事,封瑾当然不会管,只是派了人暗中监视。

    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乔月的病情,毒素如果一直清不掉,留在体内,带给她的伤害,就会越来越大。

    一想到这些,他心就疼的厉害。

    方蓉被绑进车里,对方并没有将她迷晕。

    而她的身边,一左一右,坐着两个大汉。

    将她死死的困住,前面坐着司机,都是陌生人,她从来没见过。

    想到乔月刚刚说过的话,她开始害怕了。

    亏心事做的太多,她想到了,早晚会有这一天

    15273548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