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遭遇杀手
    ..,

    封瑾不用看,都知道她在忍着。

    可是她不说,他便不提。

    晚间,封老爷子风尘仆仆的赶过来,一同来的还有封夭。

    他已经升任京都总备的空军高级将领,这一次,是来上任的。

    封麟没有带过来,在京都还没有安顿下来,自然也不能带他。

    两人进来时,乔月刚刚吐完。

    吃的东西还是没能留住,而且她似乎有又发烧的迹象。

    封老爷子看到乔月样子,吓坏了,心疼的眼泪都要流下来,“怎么会病成这样,整个京都的医生都哪去了?”

    老爷子很生气,京都汇集了全国最好的医疗资源,竟然没有人能治她的病。

    封夭进来时,看了眼封瑾,他能体谅封瑾的难过。

    再看乔月,也不忍再看第二眼。

    小姑娘被折磨的模样,太惨了。

    乔月故意把笑容弄的很大,“爷爷,我没事,解毒需要时间,反正我在这里住着,也不着急。”

    “怎么会不急,你是什么样的性子,我能不知道吗?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好好的休养,其他的事都不要管,如果帝国治不了,就从国外找大夫,再不然,就到国外去治。”老爷子声音很重,又心疼又气愤。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出了那么一档子事。

    看来周家的人,是非要除掉不可了。

    封瑾站出来,“爷爷,你们回去休息吧,她现在很虚弱,需要睡觉。”

    封瑾看到乔月苍白的小脸,实在不忍心让她再应付别人。

    “好吧!那我们先走,改天再来看你们。”封老爷子屁股还没捂热,就要走了。

    乔月微笑着道:“你去送送爷爷,我一个人在这儿躺一会。”

    封瑾目光沉沉的看着她,最终点头,“好,我不会走远,很快就会回来。”

    封瑾知道,如果他不离开,乔月就会一直忍着,她忍的很辛苦。

    三人出了病房的门。

    封夭扶着老爷子,走了几步,发现封瑾并没有跟上来,“你怎么在那儿站着了?”

    封瑾双手插在兜里,“我……我站一会,算了,我送你们下楼,石磊,守在这里,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知道!”石磊面色也很凝重,都知道乔月情况不好,他们三个轮班倒,封瑾不在的时候,他们就会走近。

    石磊拖来椅子,挡住了病房的门。

    他明白封瑾的意思,连护士都要拦下。

    病房里的乔月,在病房门关上之后,猛地掀开被子,从病床上跳下来。

    结果双腿没力气,她摔倒在地上。

    柔弱的身体,让她很气恼。

    她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发泄似的,咬着牙,双手撑在地上,非要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朝着卫生间挪去。

    短短的距离,耗费了她太多的精力。

    在摸到病房门的一刻,她的双腿再也没了力气,她跪在了地上。

    从骨髓里透出来的疼痛,让她快要发疯了。

    没错,她真的要疯了,好想……好想拿利器敲碎自己的骨头。

    推上卫生间的门,她从胸膛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啊!”

    可是不行,她担心声音会引来外面的人,于是扯下一条毛巾塞进嘴巴,死死的咬住。

    卫生间的窗户是对着医院外,这里是四楼,并没有装防盗窗。

    此时的窗户,半开着,有风从窗外吹进来,带动了窗帘。

    乔月咬着毛巾,双手的指甲都要抠进坚硬的瓷砖内。

    视线已经出现模糊的情况,她似乎看到了窗帘被掀开,一个黑影跳了下来。

    出于对危险的本能警觉,她意识到不对劲。

    “是谁?”她松开毛巾,喘着粗气的问。

    “你也有今天,呵,当然是要你死的人,我这个人也记仇,你推我的一把,这个仇,我总算可以报了!”

    乔月意识到他是谁,不过乘人之危,想要杀她?

    “杀我?你做梦!”

    “你还以为可以对抗我吗?”陆骁已不想回忆他是怎么活下来的,最终他又是怎么到的这里。

    或许他也属于变态的一类人,越是在逆境中,越是可以顽强的生存下来。

    “那就试试吧!”乔月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打掉了开关,顿时狭小的空间,漆黑一片。

    在黑暗中的搏斗,只有声音。

    陆骁手中的刀,几次从乔月身上划过,都被她狼狈的躲开,身上不可避免被划伤。

    陆骁知道她在故意拖延时间,担心封瑾随时会回来,他孤注一掷,拖着乔月,从窗口跳了下去。

    外面是杂草丛,陆骁故意压在乔月身上,让她承受了坠落的重力,也不管她摔的是死是活。

    继续拖着她,滚到了路边,本想带着她离开,他已经准备了了车子。

    上面要求杀了她,可是他却想,或许留着她的小命,慢慢折磨也不错。

    乔月本来就没有力气,此刻全身的骨头还处在撕心裂肺的剧痛之中。

    她要想争得最后一线生机,就得积蓄能量。

    所以,从掉下窗户的一刻,她便一直忍着不动,不动……

    陆骁正要拖着她离开。

    乔月突然睁开眼睛,这一刻,就是这一刻。

    她突然发力,抱着陆骁倒向马路的另一边,那是一个斜坡,坡的另一边,是流通市内的河流。

    陆骁大惊,死死掐住乔月的脖子。

    乔月的脸被掐成紫色,可她还是不松手,“想让我死,你得先下地狱!”

    今夜的河边异常冰冷,穿着毛衣站在岸边,还会被冻的瑟瑟发抖。

    ------题外话------

    浴火重生!浴火重生啦!猜猜乔姑娘得到什么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