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4章 死了吗?
    ..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

    如此冰冷的秋夜,掉进水里的感觉,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的冰冷刺骨。

    两人落进河里,乔月还发着烧,被冰冷的水一包围,她全身一哆嗦,差点就要背过气去。

    不过更痛苦的是,陆骁掐着她不放,纵然她使了全部的力气也还是挣不脱。

    “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你一起!”陈骁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

    他拼命的要把乔月往深水区拖,此刻他们的脚下的水位,已经淹没了胸口。

    乔月努力睁着眼睛,她心里清楚,再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没办法,只有用这一招了。

    她腾出一只手,突然向下,探进水里,狠狠一抓。

    只听陆骁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可见乔月掐的有多狠。

    趁着他因为疼痛,手臂放松的间隙,乔月再一次扑上去,反将他压进水里,同时,双脚屈着向前,猛的一蹬。

    这一次,成功的将他踹开。

    不过她也已经到了深水区,脚下够不着河底,河水也突然变的湍急起来,加上她身子又虚弱,根本不够力气游回岸边。

    被踹开的陆骁,身体可比她强壮多了。

    于是,在转了两圈之后,他又游了回来,试图抓住乔月。

    当然不是救她,而是要弄死她。

    此时,两人已被河水冲出了医院的范围,往下游去了。

    前面的河道也更宽阔,在黑夜中,谁又能注意到,两个在湍急河水中,依然搏斗的两人。

    封瑾也不会想到,他仅仅是送老爷子出门,前后不到十分钟,等再他回来时,已找不见乔月的踪影。

    天空下了秋雨,空气更加湿冷。

    但是这一晚,注定有很多失眠。

    其实这么大的城市,住着各种各样的人,每天也在发生着数不尽的悲欢离合。

    此刻你的不幸,也可能是别人的幸福时刻。

    所以,老天爷真的没有迁就谁,该下雨就得下雨,没个屁的应景关系。

    封瑾站在河岸边,垂着双手,身上已被雨水淋湿,而他一动不动,只是在那站着,看着黑漆漆,又不停奔流的河水。

    他整个人好像都已经陷入一种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浑身冷漠的让人害怕。

    十分钟之后,两辆直升机飞过来,打着探照灯在河里搜寻。

    封夭当然也赶过来了,他从没见过封瑾这个样子。

    不得不说,此时的封瑾,让他有点害怕了,怕他会做出疯狂的傻事。

    这个人真的疯起来,天王老子都拉不住,更何况是在乔月的事情上。

    万一……他说的是万一。

    万一乔月出事情,恐怕天……真的要被捅破。

    “船呢?”封瑾的一声咆哮,吓的封夭抖了个激灵。

    “船马上就来,来了两艘,都是专业的搜救艇。”

    “为什么只有两艘?整个京都难道只有两艘吗?我不管,马上去调,有多少调集多少!”封瑾的咆哮声越来越大,整个人也越发的暴躁,有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正在调的路上,可能延迟一点,你要冷静一点,克制自己!”封夭当然不会跟他计较,因为同样的,他也很着急。

    封瑾突然剧烈的喘息,整个人都抑制不住的发抖。

    他也想冷静,可是哪有那么容易。

    有些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有多难,只有当事人最清楚。

    两条搜救艇,刚刚驶过来,封瑾便跳下了河岸,蹚着水,爬上了船,“开,赶紧开,把灯调到最亮,每一处河面都不要放过。”

    封夭把雨衣的帽子扒下来,看着封瑾走远的背影,实在是很担心。

    同样疯狂的人,还有韩应钦。

    女儿在医院也能出事,又是在下雨天,被人追杀。

    天哪!简直不能想。

    他打了电话,通知上游,关闭闸口,减少河道的进水量。

    又让下游放下拦截网,那是为了清理河道垃圾用的,只是偶尔使用。

    这个雨夜,流经城市的内陆河,被灯光照的通明。

    陆骁也不知道自己飘到了哪里,他只觉得身体不再下沉。

    睁开同样沉重的眼睛,他看到了……星星?

    那是星星吗?

    他猛的坐起来,急忙看向四周,这是哪儿?

    他的周围全是齐腰深的杂草,更远处,也根本看不到人烟。

    只有他身边的地方,是河水冲刷出来的平坦地面。

    这里究竟是地狱,还是人间啊?

    不对,还有那个人呢?

    陆骁踉跄着站起来,在原地转了一圈,终于看见不远处趴着一个黑乎乎的……一团,那是人吗?

    他飞快的跑过去,他要确定乔月是不是真的死的,如果没有亲眼见到,他是不会放心的。

    地上的人趴着,在陆骁把她翻过来之后,不是乔月又能是谁呢?

    陆骁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探了下她的鼻息。

    没人?

    陆骁的手,重重的垂下,这个女人真的死了吗?

    他没有亲手宰了她,把刀插进她的胸口,又叫什么报仇呢?

    就在这时,一阵匆乱的脚步,陡然逼近。

    还没等陆骁扔下乔月逃跑,那些人已经逼近。

    为首的人,除了周家的人,又能是谁?

    “她死了吗?”周然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的狰狞。

    陆骁将乔月的尸体推开,站了起来,“她已经没有了呼吸,如果你们不信,可以过来检查。”

    周进就跟在周然身边,二人还带着周家养的杀手。

    两人一直监视着陆骁的动作,所以对他们的会漂到的地方,已有了预测。

    “我当然要检查,这个贱人,我当然要看看她死掉的样子。”周然的眼中,充满了疯狂的激动。

    当初的事件,当他这辈子都抬不起头。

    真的以为他能释怀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周然,从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其实周然是个心眼很小的人,而且他记仇,非常非常记仇,他也能忍,但是现在,他不需要忍了。

    周然冲过去,重新扒过乔月的身体,用手电照着她的脸。

    乔月的整张脸,苍白的跟死人一模一样,眼睛紧紧的闭着。

    呼吸……呼吸没有了……

    周然呵呵的笑,“她死了,她真的死了,没想到,我还能看着她死掉的样子,真是痛快,这是报应,报应啊!”

    周进比他要冷静一点,“你别忘了爷爷的嘱咐,她活着比死了有用,现在封瑾的人还在上游找,先把她带回去,哪怕是尸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