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死而复生
    ..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

    周然的眼中依然有着疯狂,“带回去,我要用照相机,把她的尸体拍下来,她现在刚死,身体还是热的,你们要不要试一下封瑾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没有人回答他,因为jian尸的行为太疯狂,只有变态才这么做,而他们只是杀手。

    周进目光带了些怒意,“你别疯了,现在我们跟封家已经开战,别把事情做绝了。”

    周然忽然放声大笑,“难道不是现在已经把事情做绝了吗?”

    周进无话可说,的确是已经做绝了,但是也没有对尸体……

    “不光是我,周婉一定也很希望我这么做。”周然的双眼已经浑浊,也不光是为了报复,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看见乔月的尸体,他发现自己居然有反应了。

    没错,就是有反应。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

    周然做了个决定,“我抱她上后面的车,你们到前面那辆,留下一个人给我开车,还有你,跟我们走!”

    “周然,你不要发疯!”周进也急了,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想干那档子事。

    周然抱着乔月的尸体,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他,“我没有发疯,我现在清醒的很,我要把她做成标本,哪怕冻在冰箱里。”

    看着周然走远,周进又急又怒,他怎么觉得今晚的周然很不对劲,好像吃错药一样。

    不管他怎么恨乔月,都不该有jian尸的想法。

    陆骁站在那,本想一走了之,可是他一动,就有一支枪对准了他。

    上了车,周然将乔月放在了身边,命令前面的人开车。

    随后,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装着液体的小瓶,打开瓶盖喝了。

    液体进了胃里,他甩了甩脑袋,发出类似激奋的低吼。

    过了几秒,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眼中已经是一片腥红。

    那老家伙给的东西,真是不错,听说是最新的毒品。

    用过了之后,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的力气,整个人都处在极度的亢奋之中,他觉得自己现在可以一拳打死一头老虎。

    再看身边冰冷的尸体,他心中的欲念,再也抑制不住。

    “关上!”

    “是!”司机不敢看后视镜,听话的关上与前后相连的档板,非礼勿视,还是重口味的剧情,想想就让人恐惧。

    司机看不到后面的情景,却可以听到轻微的动静。

    哦,不对轻微的,声音还挺大,战况这么激烈吗?

    过了一会,动静没了,司机也没有在意,以为老板完事了。

    男人嘛!

    在激烈过后,都要平静一下。

    车子拐到郊外的周家旧宅,是在一个偏僻的村子里,最早的周家人,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司机一直没敢打开档板,直到快停车的时候。

    “周少,到了!”

    没人应声,后面很安静。

    “周少?”司机觉得奇怪,就按下了开关,慢慢打开了后面的空间。

    车子外面是黑的,内部自然也是黑的,根本看不清后面的一切。

    车子终于在一座老旧的大院前停下,外面有警卫,有大灯照着,很亮很亮。

    “周少,到地方了?”司机停好车,见后面还没有动静,便回头去看。

    周进的车早一步到了,他跟陆骁站在一起,等着周然的车过来。

    在看到车子停下,又不见周然下来。

    周进警觉了,“周然?你为什么还不下车?”

    还是没有人应,车子好像死一般的安静。

    陆骁也意识到不对,但是他没有上前,而是后退了一步。

    人的直觉,十有**是不准的,但偶尔准那么一回,就有可能会救了你的小命。

    比如此刻,陆骁的直觉就来了。

    周进当然也精着,见车子还没动静,就让手下拿着枪过去,并让其他人举起枪,以防万一。

    离最近的人,缓缓拉开车门,并举起了手电筒。

    光亮照进车内,在黑暗中游走。

    突然,一双死人般的眼睛,被照了进来。

    “鬼啊!”不知谁叫了一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的脖子上,多了一把刀。

    “砰砰砰!”

    混乱中,有人开枪,有人倒下。

    周进站在那,他看着披头发的女人,脸色白的像鬼。

    她从车子里走出来,双手还滴着血。

    “你!”周进的下一句,卡在了嗓子里。

    “周少小心!”不知谁推了他一把,替他挡了子弹。

    可是没用,紧接着更多的子弹朝他这边扫射而来。

    一个离的最近的杀手,试图逼近那个跟鬼一样的女人。

    而这边的枪响,惊动了院子里的人,一时间,门外被围的水泄不通。

    乔月扔掉空了的枪,站在车门后,看着周进,哦,还有跑了的人。

    “很惊讶我没死是吗?记不记得,我从前就跟你说过,我这个人命硬,很硬很硬,想弄死我的人,最后都被我灭了,看来你们是永远学不会这个教训了!”

    “就算你活了,你也走不出这里!”

    周进虽然觉得毛骨悚然,也没想明白,一个是如何死而复生,但是这个女人现在又活了,那么他就算调集大炮,也要轰死她,因为这个女人,绝对不能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是吗?”乔月将尾音拉的很长,很诡异的音调。

    然后,她双手握住车门的两边,周进等人只听见钢铁碎裂的声音,紧接着车门竟然朝他们飞了出来。

    这是什么鬼?徒手掰断车门?她到底是人是鬼?

    不等他们想通,又是一阵密集的枪声。

    遇神杀神,遇佛杀神。

    周进眼睁睁看着她,一路冲过来,开枪杀人,眼睛都不眨一下。

    子弹打完了,她就徒手跟人搏斗,一拳打飞了一人,一脚踹飞了另一人。

    双手……双手举起一个人,直接将人扔了出去。

    围战她的人,也不是泛泛之辈,可是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跟吃了大力丸一样。

    乔月一个闪身,越过几个人,直接到了周进面前,对着他阴阴一笑,“知道周然怎么死的吗?我拧断了他的脖子!”

    周进大惊,想要逃走,是下意识的想要逃。

    可是还没等他迈开步子,乔月一脚踢断了他的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