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实干派?
    阿贾克斯在主场取得两连胜,排名爬升到第四名,距离争冠集团已经很近了,但是与榜的阿尔克马尔队依然还相差十分。   中Δ┡网 .

    他们在静等阿尔克马尔犯错,除此之外,他们必须不断的取得胜利,这样才有可能缩小与阿尔克马尔之间的积分差距。

    形势依然严峻。

    荷甲第二十五轮比赛在三月一日打响,率先登场的阿尔克马尔,受到阿贾克斯取得两场大胜的强烈刺激,在下午三点进行的比赛中,主场三比零完胜上一轮被阿贾克斯刚刚越的格罗宁根。

    根本没有给后面球队赶他们的机会!

    阿贾克斯的比赛安排在下午六点,他们本论客场作战,对手是乌德勒支。

    乌德勒支排名中游,既没有夺冠机会,也没有降级之忧,与这样的对手比赛,其结果相当难说。

    这样的球队往往能决定一个赛季冠军最终的归属,他们既可以强力阻击有机会夺冠的球队,也可以给降级区的球队送大礼。

    为了备战这场比赛,阿贾克斯二月二十八日就赶往乌德勒支,让有电梯恐惧症的陈凡无比痛苦的是,球队住在酒店的二十三层。

    在荷兰国家队集训的时候,球队住在十一层,他当时还在庆幸球队没有住在三十层。

    现在悲剧来了,球队住在二十三层,他每一次上楼都要爬二十多层。

    为了不让队友们知道自己有电梯恐惧症,在上电梯之前,他以上厕所为由,避开了队友。

    等他气喘吁吁的爬上二十三层后,浑身是汗,仿佛进行了一场队内对抗一样。陈凡从运动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毛巾,将脸上的汗水擦干净。

    然后等自己呼吸匀称之后,才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切看上去都很完美,陈凡拿着房卡在房门的感应区一按,推门而入。

    “陈,你上个厕所要半个小时吗?”

    躺在床上的苏亚雷斯笑着说道:“我还因为你掉在厕所里,或者去搭讪某个美女去了。”

    陈凡将运动包放在床边,说道:“你才去搭讪美女,我可还是一个处男。”

    “什么?你还是处男?”

    “上帝啊!这怎么可能?我听说你家离红灯区只隔了两条街道。”

    陈凡有些恼怒:“难道住在红灯区附近的女人,就一定是小姐?难道住在红灯区附近的男人,都要去光顾小姐?这是什么逻辑!”

    苏亚雷斯一下子来了兴趣,坐了起来,大声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怎么可能还是一个处男?”

    乌拉圭人骄傲的说道:“你已经十八岁了啊,我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处男了!”

    该死的,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陈凡冷哼两声说道:“原来你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那样饥渴了。”

    乌拉圭人笑道:“男人嘛,都是这样,只有你这个奇葩,在十八岁的时候还是处男。”

    由于刚刚才爬完二十二层楼梯,陈凡额头上继续在流汗,苏亚雷斯看着他说道:“陈,你肯定是在骗我!”

    陈凡疑惑的问道:“我怎么骗你了?你那只眼睛看出我在骗你了?”

    苏亚雷斯指着他的额头说道:“你刚才绝对不是上厕所,绝对是去勾搭那个穿红色短裙的美女去了!”

    “你看你满头大汗,绝对是和那个美女大战了三百回合!”

    半个小时之前,队务在酒店前台领房卡的时候,大厅里有一个穿红色短裙的美女。阿贾克斯球员在百无聊赖的情况下,对那个美女进行评论。

    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这个美女配得上“性感”一词,除了厚厚的嘴唇,玲珑起伏的身材之外,美女走路的姿势让人热血沸腾。

    “才半个小时就解决问题了,陈,你的持久力也太差了一点,如果是我,绝对两个小时以上!”

    “不对,如果加上你到前台打听美女的房间,再加上搭讪,你最多只用了十几分钟!”

    “陈,你也太差了,不过这和你很契合啊。”

    陈凡哭笑不得,乌拉圭人这想象力真的是丰富,连什么到前台打听美女的房间这种细节都能想到。

    反正没有那么回事,陈凡顺着苏亚雷斯的话问道:“为什么和我很契合?”

    苏亚雷斯严肃的说道:“快啊,你什么都快,在球场上跑得快,做那种事的时候也快!”

    说完后,乌拉圭人大声笑了起来。

    陈凡脸色一红,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该死的,这是什么逻辑?

    苏亚雷斯笑着说道:“你看,我说得没错吧,你心虚的开始擦汗了,这就是心虚的表现!”

    陈凡彻底无语了,不再理他,从运动包里掏出换洗的衣服,他要去洗澡。

    乌拉圭人更加得意了,他指着陈凡的背影说道:“我绝对没有说错,你看你现在去洗澡了!一定是事后羞于面对那位美女,所以连澡都不敢在美女房间洗……”

    陈凡转过身对着乌拉圭人竖起了中指。

    ……

    晚餐的时候,陈凡现苏亚雷斯与其他队友窃窃私语,队友们不时抬头看向陈凡一眼,眼神中满是笑意。

    守门员史迪基兰堡斯特凯伦伯格吃完晚餐之后,坐在陈凡身旁,低声说道:“陈,你现在还是处男这种事,以后就不要说了,你撩妹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陈凡就算再迟钝,也明白苏亚雷斯刚才在给队友们说什么了。

    应该向队友们说明自己的清白了。

    陈凡放下刀叉,严肃的对着史迪基兰堡斯特凯伦伯格说道:“先,我现在还是处男这件事是真的,第二,我没与去撩妹,我真的是上厕所了,第三,那个女人的年龄绝对比我大,就算我去搭讪,也绝对不能说是‘撩妹’。”

    史迪基兰堡斯特凯伦伯格认真的看了陈凡一眼,笑着说道:“陈,你话里的逻辑很有问题啊。你是不是处男这件事,我们先放在一边,你说你在上厕所,有上半个小时厕所的吗?难道你便秘?”

    “你才便秘!”

    “好,既然你没有便秘,那半个小时,你去哪里了?”

    这件事如果不说明真相,就很难说清楚了,陈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既然没法解释,从一切的细节表明,苏亚雷斯的推测完全是正确的,他就是苏尔摩斯!”

    史迪基兰堡斯特凯伦伯格朝着陈凡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你果然是实干派,我们最多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你却不声不响的把事情办了,如果不是苏尔摩斯善于推敲细节,我们完全被蒙在鼓里!”

    陈凡悲愤的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史迪基兰堡斯特凯伦伯格拍拍他的肩膀,遗憾的说道:“可惜啊,你的持久力不行,可惜了那样的尤物啊……”

    “如果是我,绝对在三个小时,不,四个小时以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