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最后的机会!
    在阿森纳替补门将给队友比划解释陈凡的任意球时,温格兴奋的站起来挥舞着拳头!

    曼联替补席,死一般的寂静,有人张开了嘴巴,半天都没有合拢。

    吉格斯憋憋嘴,无奈的摇摇头。

    弗格森爵士的双手颤抖的没有之前那么厉害,既然最坏的结果已经来了,还有什么好紧张的。

    场边记者群,发出一片巨大的喝彩声,伴随着喝彩声的还有不可思议的叫喊声。

    “上帝,哦,上帝,死角啊!……”

    “太不可思议了!我终于明白那个神迹原来不是运气!”

    “如果拿陈与梅西来比较的话,陈的任意球比梅西要厉害很多!”

    曼切斯特城的记者陷入到死一般的寂静之中,马修.厄普森脸色苍白,身旁同行的声音如利剑一般,一剑又一剑刺在他的身上。

    在陈凡罚任意球之前,他不认为陈凡能罚进。

    但是,陈凡却罚进了。

    球场上,进球的陈凡松了一口气,仿佛卸下了肩上的千斤重担,随后他展开双臂迎接扑过来的队友们。

    “他为什么如此淡定?”

    马修.厄普森眼中出现愤怒:“该死的,难道你不应该表现的更兴奋一点吗?你的对手是曼联,知道吗,是曼联,是伟大的曼联!

    而且这里是梦剧场!”

    说完这些话,马修.厄普森突然想起某个非常不愉快的画面,想起了因为赌约他跪拜在地上,所以他的脸色白得更加厉害。

    陈凡当然不可能听到这些话,但是他脸上的笑容特别的灿烂。

    范德萨无力的躺在草皮上,他完全尽力了,但是依然无法阻止陈凡的进球。

    费迪南德将他拉起来,轻声劝道:“对于这样的球,就是上帝来守,也不可能守住。”

    范德萨愕然的看着队友,上帝也守不住?

    如果连上帝都守不住的话,我确实不应该如此沮丧,但是……

    站在他们身旁的斯科尔斯眼中出现愤怒,该死的费迪南德,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难道是为丢球解脱吗?

    他狠狠的盯着费迪南德。

    费迪南德耸耸肩,看着斯科尔斯说道:“如果你觉得我说的有问题,你完全可以不认可。”

    斯科尔斯转身就朝着中圈走去。

    espn解说员大声说道:“梅开二度,陈梅开二度,帮助阿森纳扳平比分!”

    “但是,如果说阿森纳已然从梦剧场全身而退,还言之过早,比赛还剩下十分钟左右。曼联一向以顽强著称,而且阿森纳今晚的整体状态又不是很好,他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肯定会发起猛烈的进攻!

    阿森纳能顶得住吗?

    如果他们顶住了,他们就追平ac米兰,创造五十八场不败纪录,成就新的神迹。如果顶不住,那么他们就只能排在ac米兰之后!

    比赛的悬念依然存在!”

    瑞典国家电视台解说员感叹道:“没有办法,曼联并不是表现不好,也不是防守做得不好,但是却依然无法阻止陈进球。这是一个让人和无奈的现象。”

    比赛很快重新开始,不用弗格森爵士提醒,曼联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浪潮!

    巨浪一个接着一个,铺天盖地的朝着阿森纳球门而去!

    下半场第三十九分钟,纳尼左路传中,贝尔巴托夫力压费尔马伦一记头球攻门!

    阿尔穆尼亚猿臂一伸,将足球牢牢的抓住,随后紧紧的抱在自己怀中!

    三分钟之后曼联发动长传快速反击,斯科尔斯一个头球摆渡,鲁尼飞身上前将足球控制下来,随后摆脱宋的防守,一脚远射!

    足球从横梁上方飞出!

    下半场第四十三分钟,曼联在左路打出精彩配合,纳尼内切之后一脚直传,后排插上的弗莱彻一脚低射!

    阿森纳中后卫科斯切尔尼重心一降,将足球挡出底线!

    阿森纳门前险象环生,看台上的球迷担心不已,曼联球迷则用巨大的呐喊声来鼓舞自己的球员。

    这场巅峰之战进入真正的尾声,此刻,任何一次触球都可能决定比赛最后的结果。

    比赛打到现在,阿森纳球员终于恢复了状态,特别是后卫们,他们一次次瓦解对方犀利的进攻,将危险挡在球门之前。

    下半场第四十五分钟,曼联边后卫拉菲尔.达席尔瓦边路助攻,一脚传中!

    宋高高跃起,力压贝尔巴托夫一头将足球顶出禁区!

    腹地的安德森飞身上前,直接一脚横敲,斯科尔斯拿住足球之后,就是一脚远射!

    费尔马伦迅速移动身体,挡在足球前进的路线上。

    “噗!……”

    足球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

    “啊!……”

    阿森纳中后卫发出一声惨叫倒向草皮,宋机警的上前两步,一脚将足球踢出边线。

    比赛暂停,当费尔马伦从草皮上站起来的时候,已经血流满面,不仅是鼻子在流血,他的嘴角也有血流出来。

    “牙掉了吗?需要我给你介绍牙医吗?”

    宋关心的问道。

    费尔马伦朝着草皮吐了一口痰,随后又摸摸自己的牙齿。

    “还好,牙齿没有掉,不用去补牙。”

    宋一把将他抱在怀中,看看场边第四官员手中的电子显示屏说道:“还有四分钟!”

    费尔马伦呼出一口长气说道:“好!”

    比赛重新开始之后,曼联继续猛攻,阿森纳几乎将全部兵力都放在防守中,就连范佩西都回到禁区中,以争夺制空权。

    埃弗拉一脚四十五度传中,范佩西力压鲁尼将足球顶住禁区,禁区外的斯科尔斯飞身将足球控制下来。

    当他准备远射的时候,赫然发现陈凡就挡在他的身前。

    此路不通。

    陈凡用行动告诉曼联后腰,不要企图远射。

    斯科尔斯知道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马上将足球转移到右侧的队友脚下,宋马上封堵上前。

    就这样,阿森纳在自己的禁区前筑起了一道又一道的城墙,保护着自己的球门。

    补时第三分钟,在一次二分之一球权争夺中,鲁尼和宋双双发出惨叫倒向草皮。

    “嘀!……”

    主裁判一声哨响,判给曼联一个前场任意球。

    此次判罚引起场上的混乱,阿森纳球员不认为宋在争抢中犯规。

    从电视慢动作回放来看,两人在奔跑中同时挥肘,打在对方的脸上,如果要说犯规的话,双方都犯规了。

    主裁判的判罚不容更改,阿森纳中前场球员只能在守门员的指挥下排人墙。

    espn大声说道:“补时已经结束,这个任意球将直接决定比赛最后的胜负,曼联有三名球员在商量该如何来罚这个任意球。

    此球距离球门有三十米左右,既可以直接射门,也可以将足球罚进禁区。

    曼联将如何处理这个足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