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Chapter 13
    ..我在揍敌客家做女仆[综]

    谁也不能说出到底杀手和诈骗犯,到底哪一个更可恶一点。

    莉莉丝也不想就这个问题,跟伊路米大少爷展开一场万字辩论,危机已经近在眼前,她只想快点请假。

    “那个……大少爷,您看我今天能否先回去,这几天您的模拟训练都做得挺不错,我相信您完全能够独自胜任此次相亲……”

    这当然是假话了,就算是最基本的模拟训练,现在也才刚刚进行到进包间,程度也仅仅在不出错这个级别,伊路米大少爷离“胜任”和“独自胜任”还差了一百个珠穆朗玛峰的距离。

    伊路米并不是那种三两句话就自我意识膨胀的自大小鬼。

    他看上去一副无口老实的样子,其实肚子里的坏水和他的眼睛一样黑——一丝光也不透的黑洞级别。

    大而无神的双眼稍稍往后一瞥,他说:“不行。”

    “为、为什么?!”

    某位大少爷的恶趣味已经全面发动,即使脸仍然没有表情,显得认真且正经,但恶意捂都捂不住了!

    “我相亲的相关事宜,不是你的职责范围吗?怎么能在重要关头撇下你的本职工作呢?”

    “……”

    说得好有道理,莉莉丝这只呆头无脑金发女仆一时间竟然想不出有力的回击,她也想象不出大少爷这种投机主义的type竟然能说出犹如少年漫主人公一般的台词。

    实在太……

    太……

    她抬头看了一眼大少爷的表情。

    “伊路米身体动作语言等级考试”在今天疑似已越过六级的莉莉丝,只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太恶趣味了!

    “走吧。”

    恶魔下了最后的命令,莉莉丝脑袋上的呆毛瞬间蔫了,她欲哭无泪地回:“好的,少爷。”

    说是“走吧”,但两人方向截然不同。

    一个朝向落地窗旁的铃木园子,基裘已经在那边等他了;另一个则拖着一身局现化的黑线,跑去了后厨。

    托相亲对象铃木园子小姐是个普通人的福,莉莉丝今日的设定是这间五星级酒店的侍者,不是什么看上去软萌,其实比保镖还能打的揍敌客家标准线下的女仆,而是实打实只会端盘子的侍者。

    不过远在另一块大陆的这间酒店,和闭塞的揍敌客家扯不上一点关系,也就是说莉莉丝想替换其中一名侍者,成为某特定包房的传菜员的话,必须得靠自己。

    以她的念能力来看,这并不是难以办到的事,不如说小菜一碟,然而莉莉丝丧得不行,犹如刚刚度过周末,周一一早爬起来的上班族,满脑子的“我不想是上班但是想要工资,我有什么错?我什么错都没有!”

    但她在劳动改造期间不能反抗主人。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她很快锁定了负责大少爷包房的侍者。

    咚一下——

    简单粗暴地把人家打晕了。

    然后绑手绑脚,顺便把嘴巴也堵了起来,塞进了男厕所最里面的隔间。

    出来的时候正巧撞见正在嘘嘘的男性客人,莉莉丝吓得肩膀一缩,但见对方毫无反应,才意识到她现在成功地把自己伪装成了一名男人。

    看来伪装还是很成功的。

    可一想到伪装越是成功,她越是容易被铃木母女认出来,莉莉丝就无限期盼这名正在嘘嘘的大叔能认出她的真身!

    也许是心中的强烈意愿终于转换成了有形的电波,亦或是灼热的视线变幻成无数根触手,大叔背后一凉,顿时尿意全无。

    “小白脸,看什么看!你变态啊!”大叔恶狠狠地朝她吼到。

    莉莉丝一窒。

    也是,她到底是如何做出盯着正在嘘嘘的中年大叔背影不放的?到底在揍敌客家历练一个月,对她的身心进行了怎样地摧残?!

    莉莉丝羞愧地捂住脸,觉得十分悲伤。

    虽然咚一下打晕了真正的侍者,但她没有打晕后厨的人,厨房全线瘫痪这种篓子再给莉莉丝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捅。倒不是别的,主要是喝不到好喝红茶的夫人和吃不到甜到齁的甜点的大少爷,犹如打开保险的手/枪,枪/口正对她的脑门,分分钟能打爆她的狗头。

    不过她的能力范围能把整个厨房囊括在内。

    才过来没多久,里面的工作人员就说到:“啊那小子又去躲哪里抽烟了?你是新人吧,把活都扔给你干真是过分。”

    看,能力发动以后,大家都愿意以最好的一面来解读她的所作所为,就连借口都不用自己找。

    也不知道包厢内发生了什么,大约等了十分钟,后厨就宣布传菜开始了。

    莉莉丝推着餐车,同另一名侍者一起,敲开了包厢的大门。

    按照以往的经验,里面的气氛应该状似和谐,其实只有两方的家长在客气来客气去。谁知道这次相亲的气氛竟然真的很和谐,铃木园子小姐似乎有着用不完的活力,她正在绘声绘色地描述上次和好友出去玩时发生的趣事。

    莉莉丝趁端盘子的时候观察——

    铃木母女两挺开心的样子。

    基裘夫人也挺开心的样子。

    大少爷当然也挺……好吧,大少爷仍然没什么表情,并且在餐点上来以后,就以惊人的速度进行着光盘行动。

    莉莉丝心中扼腕。

    难得气氛不错,少、少爷,你为什么要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揍敌客家什么时候短你的粮了???

    同时她在心中默默舒了一口气,大家聊得嗨就意味着,没谁有时间注意到路人甲乙丙丁级别存在感的侍者身上。

    呼,要是被认出来的话……她也没钱还啦!

    莉莉丝推着空车出去,正要带上门的时候,就听到一道没什么情绪的中性男音响起。

    而在场只有一名男人,那就是伊路米揍敌客。

    “等下。”

    因为他的这声,房间中另外三人的视线不自觉地落在莉莉丝的身上,又由于她正要带上门,正脸正对向包厢里面。

    也就是说,她小心翼翼躲避的铃木母女两,把她女扮男装的模样看了个清清楚楚。

    莉莉丝心中咯噔一下,不敢呼吸。

    “我的甜点要双份的。”伊路米不疾不徐地说。

    此时莉莉丝的心跳才再次鼓动,紧接着背后涨热了起来,

    ——大少爷绝对是故意的!

    莉莉丝微微颔首,压低声音说:“好的。”

    她赶紧把门带上。

    谁知道又一声“等下”响起来,于中性的男音不同,此次是轻快高扬的女声。

    是铃木原子。

    莉莉丝不得不再次推开门,她浑身发热,穿衬衫内的背心都快汗湿了。

    铃木园子笑嘻嘻地说:“我也要两份,这家的甜点做得格外好吃呢。”

    “园子,注意体重。”

    “妈妈别在这里说啦!”

    呼——

    还好还好。

    “是的,我知道了。”

    莉莉丝微微躬身,再次退出去时,铃木园子一双灵活的眼落在莉莉丝惹眼的金发上——比阳光还要灿烂,很浅很浅的那种铂金色,要皮肤很白才能hold住啊。

    而这个孩子的皮肤很白,很适合这种颜色,像天使一样。

    铃木园子不禁看了看自己的头发,不知道自己染这种颜色会不会好看。

    不过说到浅金色头发,铃木园子的脑海里不禁渐渐勾勒起一道模糊的身影。

    想得起来,又想不起来的样子,让她有些懊恼,不禁更加认真地瞅着莉莉丝瞧……

    一道灵光闪过。

    “啊我想起来了!”

    铃木园子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吓得莉莉丝浑身一个哆嗦。

    ……啊,完蛋了,完蛋了!

    莉莉丝已经在心中“哈利路亚”了。

    “你和杂志上的ken君长得好像哦!不不不,比他还要好看!”

    “园子,你真是的!”

    “啊,对不起……”

    在相亲时对路人男的兴趣表现得更甚,没有比这更失礼的事了。

    在铃木夫人的喝止下,这一出很快就盖过去了。

    并且不知道铃木夫人是不是偷偷和酒店经理说了什么,第二次传菜的时候,莉莉丝就被换了下去。

    她巴不得。

    莉莉丝舒了一口气,即使事后被大少爷洗脑、进牢房领鞭子、给基裘夫人泡一百次红茶,她也绝不要再进包房了!

    绝不!

    莉莉丝擦干额头的冷汗,轻松愉快地打算出酒店,去附近的咖啡厅打发剩余的时间。而她刚走到门口,自动门缓缓打开,从门外走进一位时髦年轻的女郎,一头棕色长发,轮廓同铃木园子很像,但比她沉稳得多。

    ——是铃木绫子。

    铃木园子的姐姐,也就是之前被她骗婚的本人。

    两人相距不到五米。

    莉莉丝的灵魂都在颤抖,她立刻掉头,以走的形态跑的速度,飞快往酒店深处走去。

    她躲进了女洗手间。

    这次有名女服务生正在补妆。

    莉莉丝犹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她掰正对方的肩膀,恳求到:“小姐,可以借您的裙子一用吗?多少钱我都付!”

    对方呆愣片刻。

    紧接着“啊——!”一声。

    耳光清脆地扇到莉莉丝脸上。

    “色狼——!!!”

    莉莉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