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Chapter 20
    ..我在揍敌客家做女仆[综]

    数小时前,揍敌客家。

    莉莉丝换下关禁闭时穿的囚服,回宿舍换上正式的女仆装。

    就在昨天基裘夫人命令女仆长下发新款夏季制服套装。

    莉莉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比起和主宅沉闷阴森感相配的,略带修女式禁欲感的春季制服,夏季制服花哨了很多。

    裙摆和袖口、领口,都增加了挺多令人牙酸的花边和蕾丝,甚至还给每个人配发了超大蝴蝶结kc。

    其实女仆制服越变越花哨,包含了基裘夫人的良苦用心。

    无其他原因,莉莉丝在熊本熊和皮卡丘t恤在场的情况下,绝不会选择其他衣服,明明熊本熊和皮卡丘不在场的时候她的品味很正常。也正是平时品味正常,不正常的时候才显得格外残念,犹如被谁下了降头一样。

    难得长得那么可爱。

    如果穿上可怕的t恤的话,那不就全浪费了吗?

    基裘想到,还好女仆们上班的时候会穿上工装,那她就更要尽力把女仆服设计得可爱一点呀!

    这一定是保佑着揍敌客家生意兴隆的死神赋予她的使命,一定是。

    ——于是令人牙酸的夏季制服是基裘用力过猛的作品。

    莉莉丝穿着倒并不难看。

    有颜值的人就算穿优衣库也该美美该帅帅。

    只是有个小小的问题。

    金发碧眼美人向来给人脑子不好使、蠢笨又天真的刻板印象。

    莉莉丝对着反光的玻璃稍稍一歪头……

    此时豆叶插话到:“怎么感觉你看上去脑子更不好使了?”

    不得不说豆叶说得对。

    莉莉丝恼羞成怒:“……你可以闭嘴吗?”

    豆叶摸摸鼻子,怂怂地不做声了,即使论肌肉的质和量她可以吊打五个莉莉丝。

    就是因为前几天她把莉莉丝的残念品味暴露了出去,导致她的藏品们差点惨遭夫人销毁的厄运,即使最终没有,也把莉莉丝吓得够呛。

    吓得够呛的结果是她很生气。

    无法怼主人的没用女仆只能把错误的大檐帽压在豆叶的脑袋上。

    没心没肺的豆叶也确实稍稍,对,就那么一点点觉得对不住莉莉丝。

    然后事实证明,平时看上去脾气挺好的金发美人生起气来,绝对比普通的暴脾气更可怕。

    豆叶眼泪狂飚地表示只想认识软萌傻的莉莉丝。

    莉莉丝换好制服,收拾了点随身的东西,就要出宿舍。

    女仆们的宿舍类似大学里的学生公寓,两人共用一间大卧室,三间房公用同一个起居室、客厅和厨房。

    隔壁房间的夜班女仆爱丽丝·史派西正从房间里出来,她还穿着春季制服,望着莉莉丝身上的新制服眨眨眼,十分自然地说:“你是不是看上去又蠢了点?”

    “……喂!”

    “抱歉抱歉,你的金发太灿烂,总给人这种感觉了。”她看了眼壁钟上的时间,“啊周五的这个时间出门……是陪大少爷去相亲吗?”

    雷打不动的相亲时间让每个揍敌客家的佣人们都形成了条件发射,尤其在看到相亲指导负责人的莉莉丝后。

    “是啊。”

    “远吗?今天能回来?”

    “不太远,就在邻国郁金市的四季大酒店里。”

    爱丽丝不禁咧开一个贼兮兮的笑容,“今晚大家都会等着你的哦,把大少爷的表现都记录下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说着,她做了一个录像的动作,欠打极了。

    而负责相亲指导的莉莉丝只有满心的绝望。

    伊路米穿莉莉丝前几天挑选出的西装,上了飞艇。其远超过平时的帅气程度闪瞎了众揍敌客家阴暗佣人们的眼,让人不禁产生:说不定我们大少爷也可以相亲成功!的严重错觉。

    当然,佣人中最清楚伊路米是个什么尿性的莉莉丝压根不会这么甜。

    最近少爷相亲这么积极,莉莉丝当然知道是为什么。

    再不给个甜枣,这积极性恐怕会立刻衰退吧……

    他们正常出发,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却不太正常。

    因为在郁金市机场上空有一股奇怪的上升气流,飞艇迟迟无法下降,机长临时决定去隔壁市的机场,距离并不远,然年后他们开车前往目的地。

    一行五人在走出舱门时,感受到了稍纵即逝的敌意和杀气。

    其情况和上次通过指定时间地点买凶,来设置伏击的复仇者们有些类似,但此次的埋伏者们更加谨慎,似乎远远地就观察到佣人们进入戒备状态,一直到他们出机场,这些人都没有动手,甚至杀气都没有溢出分毫。

    这样他们也无法定位埋伏者们的藏身地点。

    谨慎又小心的对象令伊路米微微眯了眯眼,在暗道里乱窜的老鼠们令他不太愉快,身上不小心泄露出狂乱且邪恶的气息,随后压制住。大少爷还是如死水一样的大少爷,就是另外四名佣人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五个人分两辆车,前往隔壁市的四季大酒店。

    毕竟干的是这种生意,承担风险和后果也是生意的一环,揍敌客家的人平时遇到的复仇者们比他们吃的大米都多,一点小波澜并不会动摇伊路米大少爷去相亲的决心。

    他们开出机场没多久,就感觉到被复数的气息跟踪了。

    这种感觉犹如雨天的潮气一样,阴魂不散。

    伊路米拨通电话,向另一辆车的司机说:“分头行动,你们甩开跟踪后就直接返回家里。”

    然后他平静地对正在开车的莉莉丝说:“加速,甩掉他们。”

    说完,他通过后视镜和莉莉丝的视线对上了。

    空气顿时安静一秒。

    再一秒。

    又一秒。

    “真是奇了,刚才是为什么让你上了驾驶位?”

    伊路米的声音毫无起伏,但却神奇地充分传达出他的后悔。

    “您还请不要若无其事地小看人。开车甩人什么的,我也办得到。”莉莉丝回到。

    小细腿猛地把油门踩到底,时速飚上220km/h并且指针还在摇摇晃晃地向上涨,莉莉丝拿出把汽车当飞艇开的架势,在高速上一路狂飙,此时已经入夜,车速又太快,车灯像幽灵灯一样,在寂静黑暗的高速公路上漂移着。

    显然某位少爷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的激将法起到作用,对方的气息渐渐淡去,拉开距离,直至完全消失。

    车上三位的警惕暂时还没消失,但神经不像最先开始那样绷得那么紧。

    此时一道震耳欲聋的“轰——”声,带着撼动心弦的震感,迎面向几人袭来,他们再向远处眺望,只见全黑了的夜空染上不吉的红色,火舌蹭蹭上蹿把夜空烫出一片火红的窟窿。

    道路一转,一辆熊熊燃烧的黑色轿车横在道路正中央……

    莉莉丝的车速很快,她操控着方向盘堪堪从事故车辆的旁边蹿过,此时侧头一看——还未完全燃尽焦黑的尸体,穿的是揍敌客家的执事制服。

    车辆款式对上了,尸体数量也对上了。

    莉莉丝的心渐渐沉下去,

    当她的注意力还在刚刚的失事车辆上时,陡然急射而来如针尖般锐利的杀气,毫不遮掩的迅速扩散,恶意的念压铺天盖地,即使维持着缠也不禁流下冷汗。

    “弃车,跑。”

    莉莉丝连刹车都没踩,闻声推开车门就往外跑。此时平静的夜晚忽然狂风大作,吹得人眼睛都要睁不开,这风不但越刮越大,且越来越锐利,如同隐藏在暗处这人恶意的念和迫人的杀气一般。

    高强度的汽车防弹玻璃片片皲裂,下一秒整个轿车被凭空劈成两半,正好划破引擎和汽缸,他们刚还乘坐的轿车猛地爆裂开来!

    又是一阵令心尖都在颤抖的震动。

    巨大的爆炸音让莉莉丝感觉耳膜都要碎了,整个人在狂风、气浪和火光里站不住脚,这风比想象中攻击性更强,气流中夹杂着变化系的念,每一道似乎都要把人劈开,疏于锻炼的坚也就要支撑不住……

    一半红色一半黑色的夜空中爆开血雾、血雾,和更多血雾。

    这狂乱的风顷刻而起,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莉莉丝跪倒在柏油马路上,眼睁睁地看着同僚大睁着双眼倒下,看着锐利的风刃菜刀切黄瓜似从她的右手上臂截断,看着更多的风刃在短短几秒内划破自己的防御……

    整条手臂像手领剑似的,打着璇飞到同僚身边,掉到她的尸体前,正好遮住对方已经空洞了的双眼。

    啊,那是我的手。

    一切太快了。

    伤口很利落,大概还能接上去。

    血液从莉莉丝身上复数的伤口喷涌而出。

    她跪在地上,脑里想着些奇怪的事,此时并不觉得疼。

    温暖的液体快速消失,她的力气和体温也在加速流逝。

    此时一道高大的身影从火光里走来,停在她的断手前,想了想,把她的断手捡了起来。

    即使这人背着光,但光凭轮廓莉莉丝就认出来了。

    是伊路米·揍敌客。

    是大少爷。

    ……是……救星。

    莉莉丝可耻地想到。

    嘴唇翕动。

    因为虚弱,因为胆怯,整个人都在颤抖,且音量很小,却足够伊路米听清楚了。

    “……$%^%……我……”

    “……”

    “……少爷……救,我……”

    “……”

    “我……还不想死……”

    伊路米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她的断手,再看了看她,他歪了歪脑袋,疑惑地说:“你这人真有意思。”

    “……”

    “我可是杀手哦。向一名杀手寻求帮助,有你这么蠢的人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