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Chapter 24
    ..我在揍敌客家做女仆[综]

    托情景模拟的福, 虽然过程麻烦得要死犹如写乙女向游戏的剧本, 不过现在就算让伊路米大少爷独自去相亲,他也能做到正确打招呼加自我介绍, 并且几乎不出错地进行到上餐桌这一步。

    但也仅到这一步为止了。

    一旦进了包厢上了餐桌,在没有情景模拟的基础下,大少爷只会不断捅篓子, 其花样和数量都让莉莉丝叹为观止,更不要说他的神逻辑向来都让莉莉丝不服不行。

    按照这个走向, 包厢以内也进行情景模拟不就好了?

    莉莉丝仔细思考了一下, 发现她做不到。

    因为可选选项太多了,女方的应对也太多了。她需要假设女方的全部应对方式, 再想出符合大少爷性格且他办得到的回应,其难度太高,其可选路线数量也大概是个天文数字。

    莉莉丝并不惧怕天文数字,一项一项完成的话,总有一天能全部做完!

    但伊路米大少爷的年纪不等人呀,等他容颜憔悴成为一把老菜薹, 失去了他本人最大的优势——颜值,再加上那可怕的性格,和几乎是伪装加骗婚的行动……

    莉莉丝脑壳疼。

    情景模拟只能进行到进包厢为止, 剩下的只能靠实打实的教学,和大少爷的造化了。

    于是莉莉丝在上课前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又念了一声“哈利路亚”, 再加一声“愿主保佑我们伊路米大少爷”, 无视了伊路米忽然溢出杀气的视线,正式开展今天的课程。

    为了追求情景的真实性,今天的课程选在三楼的小餐厅进行,算是半个公共区域。

    莉莉丝坐在伊路米的对面,端着职业女仆的标准微笑说:“虽然相亲地点大多选在有餐厅的星级酒店里进行,但结合相亲的实质,重点并不在吃哦。”

    “诶,不是吗?四季大酒店的巧克力巴菲很好吃,上次我挺期待的。”伊路米说到。

    莉莉丝以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让对方白等一小时,而是四季大酒店里无关紧要的巧克力巴菲,这就是您为什么相亲失败的原因啊!”

    在相亲上被愚蠢的女仆diss已经成为常态,伊路米甚至连威吓用的钉子都懒得扔,他只是说:“去给我端一份巧克力巴菲,奶油多一些的那种。”

    “……是的,少爷。”课还没上两分钟,莉莉丝去旁边的小厨房做加大版本巧克力巴菲了。

    五分钟后她又回来,伊路米勺了一口,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一边吃巴菲一边听莉莉丝继续废话,哦不,是讲课。

    “相亲的实质在于互相了解,对方的脸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个性呢?家境呢?和我搭不搭呢?并且在了解的过程中不断衡量,一方面占优另一方面稍微短板一点也没关系。所以如何把大少爷您的优点尽量展现,就成为了重点中的重点。”

    伊路米点点头,“嗯,继续说。”

    莉莉丝轻轻叹气,以只有自己听得到的音量说:“虽然我暂时没发现大少爷您有什么值得相亲时展现的优点。”

    “……你刚刚说了什么?”

    “没什么!”莉莉丝头摇得像拨浪鼓,她振作精神继续说,“总而言之,两位除了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纸质资料以外,对彼此什么都不了解的陌生,要怎样互相了解呢?”

    方才端上的巧克力巴菲已经见了底,糖分令人心情愉悦,伊路米像一只吃饱的慵懒大猫,就差愉快地摆摆那看不见的毛茸茸尾巴了。

    伊路米回答说:“雇佣专业人员做背景调查。”

    好像……也不能说错。

    但如此现实的答案令莉莉丝梗了一下,很快她说:“背景调查您偷偷做就好了,不用明目张胆地说出来,顺便一提这样做被女方发现的话,会很生气的。正确答案是聊天,初次见面的人当然是通过交谈来互相了解啊,您以为人类发明语言的作用到底是为何?”

    “互相欺骗?”伊路米歪了歪脑袋。

    “不是!”这个傻x!

    莉莉丝的话令伊路米仔细思考片刻,然后大少爷他得出结论,“不,我不喜欢和陌生人说废话。”

    ……可您平时废话不是挺多的么?莉莉丝低下脑袋翻了个白眼,才说:“不会聊天也不是不可以,可您能通过区区几个肢体动作展现魅力吗?说白点,您会世界通用表情语言——微笑吗?”

    说起来距离最先的微笑练习也过去了好久,当时伊路米把笑容模仿对象从萨摩耶和哈士奇换成了她本人,不知道接近一个月过去,成效如何。

    莉莉丝略有几分期待地说:“大少爷,您要不要再笑一次给我看看?”

    一分钟过后。

    两人恢复面无表情。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莉莉丝日常绝望(1/1)。

    她麻利地把巴菲空杯收走,回来继续说:“其实聊天的重点也挺简单的,一是共同的话题,二是如何把话题延续下去,三是巧妙地对接下一个共同的话题。”

    伊路米只是缺乏和正常普通人相处的情商,但他并不是笨蛋,不如说他比某位女仆聪明多了。

    他很快举一反三,“比如说我和你之前共同的话题是钱?”

    莉莉丝:“……”

    无法辩驳。

    但这也太现实了吧大少爷!!!

    莉莉丝深吸一口气,“不如我把豆叶叫来给您做个示范吧。”

    五分钟后,豆叶抵达主宅三楼的餐厅。

    她坐在莉莉丝旁边,莉莉丝把身体转了过来,伊路米在桌对面观摩。

    虽然豆叶明白她上来的主要目的是表演聊天,但在伊路米大少爷黑洞眼的严密注视下,还能没心没肺毫无顾忌自然而然地聊起来,那神经挑出来都能拔河用了吧?

    事实证明肌肉练到大脑里的金刚芭比豆叶,神经挑出来真的可以拔河。

    在她和莉莉丝对看好几分钟以后,莉莉丝忍无可忍地对伊路米大少爷说:“大少爷,您围观就围观,像个监工一样散发出绝对存在感就很令人讨厌了,请您相亲的时候务必不要这么做,因为这也是情商低下的表现呀。”

    一听她这么说,豆叶这傻妞就燃了,她立刻跟上,说:“对呀,也不要一直盯着瞧,少女心都是很纤细的,这样绝壁会不好意思。”

    “不不,你以为大少爷是言情小说的男主角吗,随便看看路人都能让人脸红。他这种眼神只会让人做噩梦吧?”

    “你说的也对,其实大少爷长得挺好看的呀,看来是眼神的问题了……”

    豆叶和莉莉丝就“伊路米相亲”这一话题,当着本人的面,毫无顾忌地聊了起来。

    这一聊,就又是五分钟。

    在相亲课上说的话基本带一半豁免权,两人想什么说什么,莉莉丝更是倾尽自己的吐槽之魂,尽情地吐槽着大少爷。

    然而两人的话却并没能撼动面瘫脸上表情分毫的变化。

    不如说两人都太小看面瘫的自我修养了。

    伊路米在认真“倾听”五分钟后,淡定出言打断,“你们这只是单纯说我坏话而已,这难道是正确的聊天方式吗?”

    “呃……”对女孩子而言某些时候,这就是呀。然而这种高难度课程莉莉丝暂时无法解释,她尴尬地抓了抓脸颊,说:“那我们再换个话题重新聊?”

    于是豆叶和莉莉丝开始重新聊天了。

    在充分说了伊路米大少爷的坏话暖暖场子后,这次的聊天进入话题很顺利。

    豆叶喜欢看少女漫画,对此莉莉丝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但最近她急于从少女漫画上扒下以供大少爷学习的套路,恶补了不少。

    两人的对话从卖安利到角色、剧情的讨论,开展得形式多样化,且内容丰富,很具有参考性……

    ……呃,也太丰富了一点。

    途中摸出来找可乐和薯片的靡稽二少爷听到了个尾巴,带着专家的姿态堂堂正正加入对话中,把“少女漫”这个话题又聊出一个新高度。

    三人意犹未尽。

    尤其是莉莉丝,少女漫龄最浅,她以拳击掌,恍然大悟地说:“长见识了!”

    靡稽眯起眼睛看着她,忽然来了句,“你这举动怎么挺像大哥那家伙?”

    豆叶也说:“啊,真的,虽然就是个常见动作,但做起来一模一样的感觉。”

    伊路米大少爷的名字在热烈聊天两小时后,重新回到话题正中央。

    莉莉丝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他们本应该示范正确的聊天方式,让坐在对面的伊路米大少爷围观。莉莉丝转头,对面位置空空荡荡,大少爷并不在那里。

    她在三楼餐厅,不,是整个揍敌客家主宅搜寻了一遍。

    厨房,不在;卧室,不在;单人牢房,不再;练功场,不在!

    等等等等,只是聊个天的功夫,她的大少爷呢???

    ……

    在成为伊路米大少爷的贴身女仆的一个月后,直到今天,莉莉丝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了质的变化。

    她也不知道脑袋里的哪根弦搭错了哪根神经,莉莉丝忽然冲出主宅,跑到宽广的庭院里搜索伊路米大少爷留下的蛛丝马迹。

    要知道揍敌客家占据一整座海拔三千米的枯枯戮山,即使庭院只在住宅前后位置修葺了,其余的土地还是保留着原始森林的状态,可面积仍然不小。

    这时莉莉丝仿佛名侦探附体,她又不知道脑袋里的哪根弦打错了哪根神经,忽然探查起地面上新土翻出的痕迹。

    平时庭院就维护得不错,现在也不是大整翻新的时候,还未经过长时间太阳直射的新土颜色较深,不出一刻钟莉莉丝就找见了一处。

    然后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铁铲,顺着这处往下挖……

    挖出了一个大少爷。

    伊路米大少爷的戒备意识还没低到被人体术废物铲脑袋的份,在莉莉丝的铲子即将碰上他脑门的同时,大少爷从土里钻出半个身子,并单手掰断她的铲子。

    莉莉丝难得居高临下地望着伊路米,伊路米眨了眨睡眼惺忪的大眼睛,问:“铲子包裹了念,你是想把我的脑袋铲掉吗?”

    “您多虑了,只是这样更方面掘地三尺而已,请不要拿您的职业病揣度普通女仆。”莉莉丝把“凶器”藏好,“倒是大少爷您,上课上到一半一声不吭地走掉,还特地找个一般人绝对发现不了的位置藏起来。莫非……”

    一向谦卑的女仆难得以审视目光打量大少爷,她眯起眼睛,也许是没有端起温和的职业女仆微笑,又也许是长得不带烟火气的原因,莉莉丝的绿眸发亮,这时看上去竟有几分难以言喻的气势。

    莉莉丝说:“……少爷在生气?”

    伊路米一愣。

    旋即他面无表情地哈哈哈笑出声。

    他反问:“我为什么要生气?”

    莉莉丝又问:“那您为什么在这里?”

    “睡觉。”

    睡觉?把自己种进地里?

    “明明卧房离得更近?”

    然而擅长转化逻辑的伊路米又把问题绕回来了,“那你说我在这里不睡觉,那要干什么?我又为什么要生气?”

    就算是上了年纪的马哈曾曾祖父,才发生一个多小时的事情也能记牢。伊路米明确记得并没有发生什么值得他生气的事情,即使生气他也不会挖个洞躲起来睡觉。

    不就是一名没有通过面试也没有通过测试靠走后门就上岗的不合格愚蠢女仆,连主人离开了都觉察不到,自顾自地聊得开心,美其名曰“聊天教学”。

    这种小事,这有什么好值得生气的?

    回忆到这里,伊路米不禁仔细思考起来。

    不,区区女仆做到这一步,他应该生气的。

    这是女仆的失职。

    作为贴身女仆就更失职了。

    于是伊路米以拳击掌,十分轻松地说:“你今晚去电击室领罚,顺便增强体质,一举两得。”

    莉莉丝:“???”

    莉莉丝的眼睛都要瞪掉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到底在伊路米大少爷宛如黑洞一般的脑内世界发生了怎样神奇的思想转变,才能让最后结果变成她去领罚?

    ……还一副为她好的样子?

    反正总之不管什么问题,都是她的错咯?

    一把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烧,烧了没几秒就油尽灯枯。

    不得不说人的适应力真强大,纵使是强行背锅,在进揍敌客家两个月后,莉莉丝也已经习惯。

    呜哇,好像朝着不得了的抖m方向在前进……

    二十岁才成年,至今仍是未成年的莉莉丝在为自己未来的性格担忧着,同时她很坚决地说:“……好吧,领罚就领罚。即使领罚,大少爷该上的课也一节都不能少,下次实战相亲就在眼前了!”

    伊路米今天却格外没有动力。

    “为什么要学习聊天?我现在和你就聊得挺好的。”

    说着他从土堆里爬出来,拨了拨衣服的尘土,没什么面部表情的脸上看上去像很认真在说这番话,但他越是认真,越是让莉莉丝难以忍受。

    然而难得的俯视角度已经失去,比伊路米足足矮了二十厘米拍马也追不上的莉莉丝,已经无法再摆出“你就是个渣渣”的眼神,然后再甩锅给“俯视的角度”。莉莉丝怒瞪……草地,再抬头,依旧是职业女仆的完美微笑。

    可她接下来的话语却把平时普通的微笑,映衬得嘲讽意味十足。

    “大少爷,您真的觉得刚刚的对话,是在聊天吗?”一直气质柔和仿佛背后有天使翅膀自带柔光效果的金发女仆,此时周身黑色羽毛乱飘。

    难道不是吗?伊路米看着莉莉丝。

    大少爷身体动作语言等级测试今天正式考过六级的莉莉丝,即使他没张嘴,也明白了他想要说的话。

    莉莉丝笑得更嘲讽了,“不是。那只是‘对话’,加上您单方面对我的惩罚。说这种对话是聊天,大少爷您是不是太小看平常的聊天了?”

    没等伊路米开口,莉莉丝继续说:“虽然全家上至马哈老老老爷,下至山脚下的看门犬三毛,都认同您是一名优秀的杀手。但您撩妹的水准已经跌至马里亚纳海沟以下,甚至不如没有小**的妹子,比如我,难道您没有任何自觉吗?”

    “……”

    “水平差就算了,一面相着亲一面毫不学习,甚至抵制课程,这不是能力问题,这是实打实的态度问题。我每天眼睁睁地看着您浪费整条好骗,不,优秀名单……为什么成打成打条件优秀、容姿端丽还很有钱的妹子要和大少爷您这种除了杀人和脸一无是处的人相亲?简直浪费时间,快给整条名单上的妹子们道歉吧!”

    莉莉丝语速飙升,几乎前句刚说完,下一句就赶紧接上。

    她继续说:“大少爷您真的懂聊天吗?对上您是服从,对外只能算谈判,对下您是强行用自己的逻辑掌控,没有一个对话可以称为聊天的。‘我现在和你就聊得挺好的’?”莉莉丝挑起一边眉毛,“不要开玩笑了好吗?大少爷眼中女仆们和揍敌客家的家具没有任何分别,在您眼中我甚至都不能算个活物。这样的对话,能够称为聊天吗……”

    莉莉丝爆炸性的话语终于在此中断。

    伊路米一掌掐住她的喉咙,他整个人很静,可身上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杀气,充满恶意的念顿时在庭院内不断扩散,敏感的飞鸟们振翅逃走,莉莉丝背后全汗湿了。

    “你是不是太嚣张了点?”漆黑的双眼仿佛充斥着来自炼狱的黑。

    然而长期浸淫在揍敌客式杀气下,并且理智的弦一旦崩断就不容易接回来,莉莉丝使出全力,并运用最擅长的关节技,拧开伊路米置住她脖子的手。

    “&¥%#¥%……”莉莉丝大喊出声,“难道您打算对未来的妻子都是这个态度吗?!”

    “……”伊路米盯着她,顿时有点呆。

    “……”莉莉丝也呆了。

    静默蔓延开来。

    并且气氛很不对劲。

    “诶?”

    本来两人的争吵就引来了不少人在暗地里找位置围观,莉莉丝拼劲全力呐喊出的话令全部偷听人员一脸懵逼。

    包括掐住她脖子的本人。

    “……诶?”伊路米歪了歪脑袋,因为十分困惑,他把手松开了。

    莉莉丝脱力,跪倒在地上,拼命咳嗽,脸全红了。

    这个蠢女仆刚刚在说什么?

    未来妻子?

    她?

    “可我没有娶你的打算。”伊路米淡定地说到。

    谁、谁要嫁给干着高危职业下半生一看就没保障还抠门抠到死的杀手世家长男啊?!

    莉莉丝怒瞪伊路米。

    隐藏在金发下的绿色眼眸难得锋利,仿佛一把出鞘的利剑,和平时温和乖顺的模样判若两人。

    她没意识到的是,这句话她喊出声了。

    ……

    其实当时莉莉丝的原话是,“除了揍敌客家的人以外,其他人在大少爷您眼中都不算个活物。难道您打算对未来的妻子都是这个态度吗?!”

    前半句被伊路米卡在喉咙里,导致只有疑似求婚的后半句说出来了。

    即使只是误会,但大家联想了一下莉莉丝那无法忽视的案底……

    订婚二十次的记录可不是开玩笑,列表里甚至不乏黑道老大式危险人物,每次都能从区区女仆的位置混上位,这代表着她的超绝的手腕,再加上最近这两人几乎经常一起行动,这样一看莉莉丝和大少爷也并不是不可能。

    虽然双方明确拒绝了彼此。

    但……谁又知道呢???

    揍敌客家职工们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在下面私设赌局。

    而话题中心的两人,此时都在牢房里。

    且正好住对面。

    ……目前撕破脸皮,相看两厌着。

    ……

    把这两人关进牢房的是基裘。

    毕竟是因为相亲才激化起的矛盾,在揍敌客家,目前由基裘全权管理她大儿子的相亲事宜。

    对自身要求严格的揍敌客家人,即使在进牢房前莉莉丝没有用能力给自己搏几分好评,基裘依旧认为错误在双方。

    不敢想象一向乖巧听话的大儿子竟然选择了逃课。

    这种情况发生在下面几个弟弟身上并不奇怪,可没想到的是弟弟们没有逃课反而是老大越活越回去了。

    在了解情况的过程中,光知道这里,基裘就要化身为哥斯拉一脚踏穿枯枯戮山再把揍敌客家主宅用火喷个精光!

    基裘放声尖叫,再痛哭起来,不但觉得印象中还穿着粉红小裙子的可爱大儿子越走越远,还感受到吾儿叛逆伤透吾心的痛苦。

    而且这样的儿子她还有四个,并且没有女儿。

    从老大到老五的十几年间,一个都没有。

    ……基裘哭得更伤心了。

    更不敢想象那个未经训练就进来,弱得要死竟然还挺能干的女仆当着满宅佣人的面,把伊路米怼到只说了一句话!

    基裘要放出更高分贝的尖叫,就在周围女仆淡定且习惯地加强耳朵上念的防护时,基裘忽然口下留情了。

    ……因为她忽然发现,区区女仆把伊路米怼到只说了一句话,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壮举。

    这是否表明,这贴身女仆加相亲指导老师,她并没有选错人?

    莉莉丝在单人牢房里,伊路米也在单人牢房里。

    并且两人单人牢房的相对位置是——对面。

    如果要加个形容词,那就是正对面。

    这里的牢房没有门,只有栏杆。

    牢房的相对位置在正对面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不管对方在干什么,另一边有心要看,那是绝对能看得到的。

    更何况走廊只有区区五六米,伊路米闭着眼睛都能把钉子扎进莉莉丝的脑门里。

    然而,这里没有钉子。

    在进来前,伊路米的钉子全都给没收了。

    讲道理区区钢筋栏杆连莉莉丝的臂力都掰得动,更不要说伊路米。

    可一旦被关进来,破坏栏杆私自逃出去意味着“不受教”,在这里不受教的不论是主人还是仆人,都将遭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所以划好的界限是绝对的,伊路米不会跨过,莉莉丝也不会。

    也正是因为这条暗地里默认的规则,莉莉丝那条崩断的理智,至今都还没接上。

    顺便一提,两人从关进来起就没吃又没喝。

    进来的两个月里,莉莉丝已经关过好几次牢房,但没有哪一次抠门成这样。

    这比上千次鞭子更让她能体会什么叫惩罚,莉莉丝莫名后悔,和大少爷讲道理犹如对牛谈情,既是愤怒着讲道理也一样。

    对比起来,在揍敌客家生活了二十三个多年头的伊路米非常淡定。

    进来前经历了一通乱吼,莉莉丝嗓子冒烟,更觉得这一切都是大少爷,啊呸,伊路米·揍敌客的错!

    阳光越来越淡,月亮渐渐升起。

    枯枯戮山上地广人稀,主宅逐渐坠入寂静,莉莉丝躺在又硬又硌的石板床上,饿得想吐,渴得冒烟,并不能睡着。

    也许是神经极度紧绷的原因,在这寂静的牢房里,莉莉丝竟然听到一串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这里不论佣人还是主人,都自带肉垫属性,随时保持最高奥义——静悄悄。

    要是放在平时,莉莉丝睡死过去一定不会注意。今天她不但听到了,还非常笃定,对方是向着牢房的方面前进。

    不一会,房间倏地一暗,一张人脸贴在狭小的窗口边上,遮住了全部月光,那人朝莉莉丝兴奋地招手。

    “莉莉丝,莉莉丝!”那人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尽量压低声音,又想把装睡的莉莉丝叫醒。

    莉莉丝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暂时以不变应万变。

    床边的人喊了一小会也不喊了,谁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人只有更直白地说:“你别睡在这里,要睡去旁边地板,你挡着我偷拍大少爷的睡颜了!要是没拿到照片回去,我会被宿舍里的姐妹们砍成十八段再喂二毛!”

    ……这熟悉的话语,这从只言片语中止不住的二货之气!莉莉丝用仅存不多的体力从床上跳起来,毫不犹豫地把窗户遮了个严严实实。

    莉莉丝怒瞪豆叶,“我还以为你来看我的!”

    “诶……”豆叶嫌弃地皱眉,“你有什么好看的,平时都看腻了。倒是大少爷流落三号牢房的机会不多,此时不拍更待何时啊。”

    莉莉丝更生气了,她拿出“有我没他,有他没有”的小学生吵架架势,义正言辞地说:“要我让也可以,给我带一壶水一块面包来!”

    “你啊……”豆叶恨铁不成钢地望着她,“既然都威胁人了,你有点出息好不好?好歹点个芝士奶油焗龙虾或者5a顶级牛小排好不好?”

    噗呲。

    牢笼那边嘲讽地笑出了声。

    莉莉丝满面通红——给气的,她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莉莉丝深吸一口气,豪气点单,“我要巧克力巴菲草莓奶油蛋糕焦糖烤奶布丁蒙布朗巧克力慕斯,顺便芝士奶油焗龙虾或者5a顶级牛小排也要!”

    ps,这些全是大少爷爱吃的。

    豆叶面无表情:“你做梦比较快,梦里啥都有。”

    莉莉丝:“……”

    噗呲。

    对面又毫不留情地嘲讽出声。

    豆叶见莉莉丝这呆头金毛娃娃濒临爆炸的边缘,她象征性地安抚一下,“巧克力巴菲没问题,食材容易做法简单,我给你做。我看厨房里还有什么吃的,一并给你带过来吧。”

    于是莉莉丝安静了,眼睛闪烁着感动的泪光。

    莉莉丝牢房对面也安静了。

    不出十分钟,豆叶脚程挺快,已经再次来到莉莉丝牢房的窗前。

    她先把瓶装水递给莉莉丝,莉莉丝扬起脑袋咚咚咚好几大口,才终于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她再次坐回石床上,移动的时候不禁带着铁链哐哐作响,这个角度虽然不能让豆叶拍个好照片,但好歹能偷窥到伊路米大少爷的脸。

    伊路米正面无表情地望着她。

    黑洞眼黑得十分浓稠致郁,无神得十分令人胆寒,豆叶从头到脚打了个寒颤,她不禁对莉莉丝说:“这是违反条例的,你快点喝完空瓶给我,我先走了。”

    莉莉丝也觉察到了伊路米的视线,她捧着瓶子观察了一会,又喝了一大口,安抚地对豆叶说:“啊没事,大少爷只是闻到巧克力巴菲的香味,想吃了而已。”

    是吗?就刚刚那个杀人表情?

    即使害怕,豆叶也大着胆子往伊路米大少爷方向再瞅一眼……

    他明明只是面无表情地瞪人啊!

    “你从哪里看出来的?”说着她把巴菲递给莉莉丝。

    莉莉丝勺了一口,又看了一眼,“现在是——你最好快点递过来,不然我扔你一脸钉子。”

    豆叶也看——

    他明明只是面无表情地瞪人啊!!!

    莉莉丝放下巧克力巴菲改咬面包,顺便再次观察大少爷,通过“伊路米身体语言等级测试”六级的贴身女仆十分笃定地说:“他刚刚想说——杀了你哦。”

    豆叶已经无力吐槽……

    他明明只是面无表情地瞪人啊!啊!!!啊!!!!!

    他们到底怎么交流的?!

    不过莉莉丝才抱着豆叶偷渡过来的巧克力巴菲爽了两口,她敏锐地察觉到有复数的脚步声正朝着牢房前进,其中尖锐的高跟鞋音夹杂着木屐的脚步声,很像是基裘夫人和长期穿和服的柯特少爷。

    比起大少爷,豆叶更怕基裘夫人。

    这次豆叶才真真正正地颤抖了,莉莉丝也麻利地把不属于牢房地东西塞出去,豆叶更是逃命逃到飞起,差点从三楼一头栽下去。

    莉莉丝则往石床上一靠,开始装睡。

    伊路米望着天花板思考片刻,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有一件事他怎么样都想不通。

    伊路米在一片黑暗和寂静中,毫无征兆地开口,“我已经仔细留意一段时间了,包括下午那次,从你转调为我的贴身女仆开始,我对你起杀意的次数已经有三十多次。”

    杀意是杀意,起杀意不代表会动手杀人,可对象是谨慎、神经质又习以为常杀人的伊路米的话……

    “我却没一次真的动手。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偶然,为什么我次次都朝着有利于你的方向考虑?这真的是偶然吗?还是说……”

    ……被发现了。

    莉莉丝地瞳孔猛地紧缩。

    整个人犹如坠入冰窖,脑袋发懵,又倏地背后一热,蒙蒙出了一身汗。

    危机情况下本来条件反射使用能力,也不管这是不是饮鸩止渴,莉莉丝却被几米外的小声惊叹给再次劈得动弹不得。

    寂静的牢笼里一点声响都能传老远。

    即使基裘没有走进来,在门口她就全听见了。

    基裘同样很震惊。

    手帕掩住了大张的红唇却掩不住脱口而出的话语。

    基裘惊叹:“莫非是恋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