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Chapter 25
    ..我在揍敌客家做女仆[综]

    前流星街土著, 现枯枯戮山贵妇的基裘可没有什么恋爱脑。

    只是最近正好为大儿子的相亲操很多心, 并且一直无长足的进展,很苦恼而已。

    深山贵妇也是有闺蜜的。

    通过了解, 别人家的儿子结婚靠相亲的并不多,人家都是自由恋爱,甚至不要家长干涉, 他们和对象处的时间一长,自然而然就结婚了, 进展顺利得基裘无法想象。

    一件事情在脑海中千百遍地回想, 即使再微小,也会渐渐变得重要起来。

    就好比说近日频率激增的“相亲”一词, 和附带的“撩妹”“恋爱”等等词语,不可控制地进入基裘的脑内反射。

    来自自家家长的神来之语,令伊路米顿住了。

    首先恋爱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甚至有经验者也无法形容的情感,对于他来说,约等于未知数x1;杀人冲动从小经历过无数次,却未曾有过频繁遏止杀意的时候, 这种情感约等于未知数x2。

    那么,一个更加深刻且深奥的问题——同为未知,未知感情x1等于未知感情x2吗?

    如果相等, 也就是说,他, 喜欢, 莉莉丝?

    不不不不不……

    不对不对不对。

    不可能的!

    伊路米面无表情地笑出声:“啊, 这是我最近听过最好笑的事情了。”

    否定。

    总之对这不着调的设想进行否定。

    然后伊路米再对自己的否定判断进行肯定,那个又笨又弱态度还时不时很嚣张的女仆,哪里值得人喜欢了?

    再者,他会如此没有品味?

    所以他的否定并没有错。

    可伊路米才把自己受影响的不良思想摆正,下一秒,竟然莫名心虚起来。

    心虚得他浑身都不舒坦,比缺少草莓奶油蛋糕一个星期更令人心烦意乱!

    他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过忽然而来的心虚却不能怪伊路米。

    因为在基裘发声之前,莉莉丝无法避免地使用了能力。

    她能力的效果是,让对方不自觉地向着有利她的方向思考。很巧合地,在使用能力的途中,基裘说了有关莉莉丝的决定性话语。于是更巧合地,在莉莉丝都没有觉察的情况下,她的话起到了“暗示”的作用。

    但对此项效果完全没有预期的莉莉丝,在听到的一瞬间也进行了否认。

    假如哪一天某位科学家发明了让人喝下就能坠入爱河的神奇药水,伊路米大少爷也会因为后天训练的抗药性,此生彻底和恋爱无缘吧。

    可伊路米大少爷无情绪起伏的哈哈哈实在令人火大。

    这个时候再否定感觉她像在无条件拥护他的发言……

    莉莉丝觉得这更令她火大了!

    基裘来到两对家的牢笼门口。

    她带着换装人偶,哦不,五少爷柯特,和越夜越兴奋来看热闹的二少爷靡稽。

    基裘一旦意识到她的大儿子有自由恋爱的可能,即使表面上很淡定,内心里已经激动疯了,她就连大半夜里过来的初衷都忘记,只想开个盛大的茶会庆祝。

    然而自认为精明的基裘,立刻提醒自己要冷静。她大儿子那么不率直,刚刚立刻就出言否定,她又怎么能打草惊蛇。

    基裘在短短数米的路程中,调整好了表情,也重新编造好到这里来的目的。

    大半夜还蓬蓬裙精致妆容的枯枯戮山贵妇人,一脸严肃地对伊路米说:“伊路,你反省过了吗?为什么要逃课?妈妈对你很失望!”

    “逃课是我的不对,没有下次了,妈妈。”

    “很好。”虽然这么说着,基裘已经压根不在意这茬了,捡了西瓜谁还在乎芝麻,“领一千鞭子,就回房间吧。”

    然后基裘又转过身来,严肃地问莉莉丝:“你呢,莉莉丝,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吗?”

    小白花莉莉丝再次出山,她细声细气地说:“我不该顶撞大少爷,夫人,我知道错了。”

    “你也是一千鞭。”基裘想了想,又说,“另外上次外出令我充分认识到你的战力不足,从明天开始你要参加见习女仆战力加强培训班。”

    不,夫人,诈骗犯并不需要打架!请不要小瞧诈骗犯!

    纵使内心戏再足,此时小白花莉莉丝也只能蔫蔫地说:“是的,夫人。”

    成功放水,基裘面上深沉严肃,实则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倒是年纪还小的靡稽一脸不可置信,“妈妈,就这样吗?惩罚是不是太轻了?”

    基裘的心里还在啵啵啵开满花朵,自带粉红滤镜。但她转头就迅速切换画风,严肃地让靡稽闭嘴,并没有过多搭理他,带着柯特离开了。

    靡稽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只觉得他家不再是他家了!

    他先观察他大哥。

    伊路米立刻问:“怎么了?”

    靡稽摇头立刻回:“没。”

    二少爷又转头观察莉莉丝。

    莉莉丝还沉浸在方才和基裘说话时的小白花状态,再加上参加战力加强培训班的噩耗,莉莉丝更是悲从中来,简直像电视连续剧里全家都死气质可怜可男主男配爱她爱到死去活来的白莲女主角。

    动画片里主人公灵光一闪时,背景会有电闪雷鸣特效。

    靡稽现在就有浑身过电,犹如被雷劈中的感觉!

    此时的靡稽又悟了。

    小半个月前的自己,怎么就那么天真呢?

    在他拆穿莉莉丝的真面目时,这名有着糟糕案底的女人如此淡定甚至自信满满让他调监控是有原因的。

    ——他压根就猜错了莉莉丝的目标啊!

    而她真正的目标是他大哥啊!!!

    恐怖,她的心机如此深沉,实在太恐怖了。并且这个女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为了他大哥的贴身女仆,看来攻略也只是时间问题,他一定要提醒大哥才行。

    靡稽顿时有一种“揍敌客家的未来只有我能拯救”的使命感,他浑身是正气,来到他大哥牢笼跟前,招来伊路米,以气音对他说:“小心莉莉丝。”

    “?”伊路米用眼神代替问句,靡稽看懂了。

    靡稽继续以气音说:“她就是为了钱……”

    啊。

    伊路米想了想,莉莉丝确实从一开始调过来就想要奖金呢。

    而且也特别抠门。

    他淡定地回:“我知道。”

    但绝不会给她钱,绝不。

    靡稽:“?!”

    竟然知道?

    他大哥竟然知道还如此淡定?从什么时候觉察到的?为什么他那抠门的大哥还不拆穿呢?

    莫非……难道……?!!!

    又一道电压更强的闪电劈中了靡稽,靡稽顿时头重脚轻站立不能,感觉他大哥已经是个废人。

    老大谈恋爱,老三是异类,老四在小黑屋,老五异装癖。

    ……果然揍敌客家的未来,有且只能肩负在他身上了!

    靡稽迈着坚定的步伐离开牢笼,背影充满了使命感!

    这个奇妙的夜晚在几人的各怀心事中度过。

    领完罚,莉莉丝浑身都疼。迎着曙光,她趴在床上让豆叶帮忙上药,凉凉的膏体令莉莉丝昏昏欲睡,此时伤口处被豆叶猛地一戳,揪心地疼起来,疼得她整个人都精神了。

    豆叶连忙站起来,“女、女仆长。”

    是女仆长艾米丽亚当斯。

    面容沉静自带严肃气场的女仆长,过来只是为了传达基裘夫人的话。

    “从明天起你要参加见习女仆战力加强培训班,但夫人吩咐,大少爷的相亲指导课程不能减少。”

    莉莉丝乖巧应对。

    ……虽然心中默默竖起中指。

    在恢复上工的那天,莉莉丝给伊路米道歉了。

    她鞠躬说:“对不起大少爷,我为之前的顶撞道歉,当时我太冲动了。”

    虽然态度毕恭毕敬,但朝下的眼睛正怒瞪地板,仿佛以地板代替伊路米大少爷的大脸。

    伊路米没有表情,声音也毫无起伏,像是已经忘记那天下午的事。

    “嗯。”他点点头,“虽然你那天说的话毫无道理,态度还很嚣张,但我姑且原谅你好了。”

    什么叫“姑且原谅”?

    还有这精准刺中她怒点的欠揍说话语气!

    莉莉丝心中默默竖起了一根加长加粗的中指。

    她果然,最讨厌大少爷了!

    ……

    如果问基裘,“为什么在发现了儿子的自由恋爱以后,还要让他学习相亲,并且继续相亲呢?明明期待他的自由恋爱,却仍然采取强塞的方式,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基裘会回答,“你们太天真了!”

    然后用电子眼非常技巧地甩给提问人一个蔑视的眼神,仿佛在看着一头人形外貌四肢行走的野生狒狒!

    自己的儿子当然是自己最清楚了。

    她的大儿子,伊路米揍敌客,有追妹子的技巧和手段吗?

    没有。

    他有约会的念头和创造相处时间的意识吗?

    没有,并没有。

    他有控制感情的节奏和表达自我的水平吗?

    没有,并没有,当然没有!

    而再看看对方。

    莉莉丝那种弱鸡,除了能教相亲,还有哪一点有资格成为重要的贴身女仆?

    此时不加强她的战力,何时加强?

    此时不创造相处机会,何时创造?

    基裘甩开扇子遮住不可控制上扬的嘴角——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

    哦呵呵呵呵呵。

    一群渣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