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玉芽草
    两个彪悍的灵田杂役一步三丈,分立林青左右,粗大的双手直接抓住林青的肩膀,灵田杂役都是一些无望突破蜕变踏入通灵的修士,常年劳作让他们的双手出乎寻常的结实,爆裂的力道化作难以忍受的疼痛从肩膀处传来。

    但,面对林岩这位灵田管事,这位脱胎八层辟谷境界的修士,林青只能强忍疼痛,装作一副平平淡淡的样子,轻声问道。

    “林岩大人,您这是做什么,小的难道做错了什么不成?”

    林岩的个头看起来不高,但肩膀宽厚,长脸细眉,看上去似乎有些阴柔,此刻眉头紧皱,一脸怒容,浑身散发着一种久居上位的气息。

    “做错了什么?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来呀,带上他跟我走。”林岩说完转身走了进去,两个彪悍的灵田杂役拎着林青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同时跟上去的还有一群看热闹的人。

    而小胖子莫北早就已经吓得不知所措了,过了片刻人都走光了,愣在那里的莫北似乎想到了什么,顾不得满身的肥肉,仿佛施展了轻身咒一般赶了上去。

    这方世界的掌控者是林家,而林家作为炼丹师家族,自然需要源源不断的原料,种植灵药的灵田自然到处都是。

    林青所在的这片灵田,只不过是通幽灵脉周围三十多处灵田之中,中等大小的一个罢了。

    但仅仅是中等大小也有着近十万亩的面积,更不用说通幽灵脉只不过是贺兰大灵脉的一个细小分支而已。

    听说类似通幽灵脉这样的分支,贺兰大灵脉有近三百多处。

    整个世界类似贺兰大灵脉这样的灵脉也有近百处之多。

    整片灵田坐落在一个巨大的山谷之中,因为阵法的缘故,从外面看去似乎就是再普通不过的山坳,但是,踏过正门走进去,却别有洞天,

    一股灵气扑面而来,五彩斑斓的颜色一块块的错落在整个山谷,似乎像是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被铺在了这里。一条条小溪飞瀑被人安置在一片片灵田的周围,一点雕琢的痕迹也看不出来,端的是无比自然。

    但却巧妙地让每一片灵田都享受到天地的恩赐。

    水汽和药香混合在一起,吸上一口都让人心旷神怡,这也是灵田药农这个职业这么受欢迎的原因。

    在这里享受着比外面浓郁的天地灵气,享受着无数种灵药香味的滋润,几乎每一个从灵田之中退役的药农都能无病无痛寿终正寝。

    可此时此刻的林青面对此种美景却没了往日那种欣赏的想法,心悬在了嗓子眼上,看着平时对自己还算不错的林岩不知所措。

    “林青!枉我平日子里对你异常器重!枉我还以为最近咱们这贺兰通幽十六号灵田之中能出一个考上林家基础学院的药农,甚至是炼丹师,真没想到,你居然会犯这种错误!”走在前面的林岩停了下来,以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语气厉声喝道。

    “大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小的真不明白啊!”林青此时心中已经了然,林岩管事站在自己灵田的前面这样说,定然是自己的灵田出现了什么差池,但上次离开除草,除虫,施展润雨术,甚至为了防止小动物的侵扰,设置的陷阱都比普通药农多了很多。

    毕竟这次收成之后他就能再去一次灵域尝试突破到通灵层次了,自然要慎重很多。

    虽然来的路上被灵田杂役抓的肩膀异常疼痛,但林青却想了很多,思来想去根本想不到那个地方出了问题,惹得这位大人如此愤怒。

    “好好好!你自己看!我见你认真仔细,看你施展一手熟练地润雨术才让你照料这一株玉芽草,二阶灵药呀!咱们十六号灵田每年都要上缴的三株二阶灵药中的一株,你看看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听到林岩的话,林青瞬间感到一股冷气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

    作为贺兰大灵脉分支的通幽灵脉灵气有限,附属灵脉也很难种出二阶灵药,所以林家规定每年每一片通幽灵脉的附属灵田上缴二阶灵药以三株为限。

    多一株管事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奖励。

    再有不到十天就是一年一度缴岁药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如果一株二阶灵药出问题,那可是天大的事情。

    “这怎么可能?”林青循声望去,一株本应是通体雪白宛若白玉一般的玉芽草,枯黄衰败,哪还有一丝二阶灵药应有的灵气逼人?

    “这!这!这!这是天蚀花!这怎么可能?”林青的余光在枯萎的玉芽草旁边看到了一株天蚀花,而且还是一株已经开花了的天蚀花!

    天蚀花又名强盗花,不开花的时候和普通的杂草一样很难分别,但是一开花就会从一株杂草进化为灵药,当然这种进化是有条件的,当天蚀花开花的时候,周围两尺见方的所有花草都会被它吞噬生命力,如果这周围有灵药它也会一样吞噬不误。

    吞噬灵药之后,它自然而然的进阶成为一株灵药,当然没有什么药用价值。

    这种天蚀花虽然幼生期很难发现,但是相较于药农而言,熟悉灵药的药性是他们的本分,没有任何一个药农会在自己的灵田里留下这种植物。

    一个药农灵田里出现这种东西,而且还成功的开了花,最后居然吞噬了一株接近成熟的二阶灵药。

    “林青怎么会犯下这种错误啊?他平时可是很认真的呀,林岩大人平常不都让咱们向林青学习吗?说他的灵田里连一株杂草都看不到。”人群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药农,很是不解小声的议论道。

    “说的也是啊,前些日子我还看到林青一丝不苟的施展润雨术灌溉这一株二阶玉芽草呢,怎么突然之间发生这种事情呢。”另外一人似乎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接声道。

    “那可说不定,我听说林青最近一直在接私活,帮别人灵田施展润雨术,赚取灵力值,想要去灵域修炼,争取早点突破到通灵境界报考林家基础学院。”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了人群之中,林青定眼看去,心中一紧,居然是他!

    孙星!林青平日子里与人和善,很少回去得罪人,孙星就是唯一一个。

    十六号灵田的管事是林岩,硕大一个灵田,自然不可能只让林岩这一个管事的在这里忙活,林岩的手下还有几个专门管药农的工头,孙星就是孙老工头的儿子,修为很不错,和林青一样,已然是脱胎四层蜕变层次的修为了,据说也要报考林家基础学院。

    “大人,我看应该是这么回事,林青这些日子确实经常外出,虽然平常林青做事一丝不苟,但那毕竟没有什么心事,而今他心中想着修行,想着考取林家基础学院,做起其他事情来自然也会变得三心二意,出现这等差错,想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孙工头看了看被杂役摁倒在地的林青,一脸大公无私的样子,平淡的说道。

    “林青你可知罪!”

    林岩越听心里也是愤怒,本来看林青勤勤恳恳,认认真真,而且修为也不错,加之悟性出类拔萃,这才里力排众议,把本应交给二十年以上种植灵药经验药农的二阶灵药交给他打理。

    哪曾想会出这种低级到不能再低级的错误,不要说今年多上缴一株二阶灵草的奖励了,如果这要是传出去通幽十六号灵田恐怕会成为灵田界的笑柄。

    “毁了我一株二阶玉芽草,今日就用你的修为来做惩罚吧!”林岩一声冷哼,一道玉符在他面前爆裂开来,猛地化作一股强横的灵气流重重的击打在了林青的身上。

    林青的身体瞬间从两个杂役的手中飞了出去,化作一个优美的抛物线落在了地上。

    “今天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在外面透露一句,不然的话,林青就是你们的下场,你们两个把他给我拖出去,扔在路边!哼!以后任何人的灵田里出现天蚀花,这就是下场!”言罢林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通幽十六号灵田的山脚下,林青佝偻被随意的仍在哪里,如果不是因为疼痛下意识颤抖,恐怕谁都认为这是一个死人了。

    就在这时,林青身后的空间好像一块被打碎的玻璃似的,一颗萤火虫大小的光点,从破碎的空间之中飘了出来,轻轻地融入了林青的身体之中,空间裂痕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大师姐,你看,那里好像有个死人!”天空之中一个女生传来。

    而林青这个时候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副绝世容颜。

    “似乎像是咱们林家的药农,身受重伤,难道被什么妖兽袭击了?也罢救他一救吧!”

    林青似乎在这一瞬间忘记了疼痛,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天空之中那个正在施法的仙子,肤若凝脂,在月光的映衬之下显得冰清玉洁,乌发如漆,柔美如玉,眼波一闪,晶光粲烂,好美的人儿,林青痴了。

    而相比之下这仙子旁边的那位女子,虽然也很美,但一比较就不免相形见绌。

    这仙子双手打出印决,林青只觉得周围天地灵气向自己的身体汇聚,身体的伤痛居然一下子减轻不少。

    “师姐你还是这么的烂好人呀,一个药农臭虫一般的东西,还浪费你施展雨霖决,真是的,好了,这家伙应该死不了了,咱们离开吧!”言罢,两人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敢问仙子大名?”林青挣扎着起来,喊了一句,可惜二人消失在漆黑的天际

    “能量精炼循环失败,能量精炼循环遭到破坏,是否修复?”一个突兀的在林青灵魂之中响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