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朱果
    听黄彦平这么一说,林青的心猛地一跳。

    “不会这么巧吧!”

    通幽灵脉,两个仙子级别的美女?难道是救自己的那两位?想到这,本来兴趣缺缺的林青也变得期待了起来。

    “哈哈,老周,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林青就算再怎么勤奋,也是一个小男人,听到美女怎么会不激动呢。”

    似乎黄彦平与周根生二人,在林青到来之前讨论过这个问题。

    林青的心中一阵恶寒,难怪这两人一直不对付,有这等恶趣味的两个人,在一起能和睦那才奇了怪了!

    余下的几个工头一副淡然的样子,看起来已经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

    “嘘,别吵了,出来了。”林青一眼望去,果然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灵田署之外。

    林河陪着两个人一边说着什么,一边走了过来。

    走在前面的应该就是那日出手救下林青的女子,。

    阳光的照射下,白皙的皮肤有些微微泛红,精致的五官,搭配一头秀发,只是一脸的平静,没有一丁点儿表情,看不出这女子在想些什么。

    “师姐,前面那个药农好生无礼啊!一直盯着你看!”

    正在林青打量着两位女子的时候,后面的那个女子面带不善的对旁边女子说道。

    林青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一直在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看,似乎真是有那么一些无礼。

    “林河管事!怎么会有药农出现在这里,这等下贱之人,简直污了我的眼睛!”

    女子似乎有些得理不饶人,停下脚步指着林青对旁边的林河说着。

    林青在她扭头的时候才有机会看一眼这凶巴巴的女人。

    同样精致的五官,此时此刻却异样的扭曲,看不出一点美感,同样的淡紫色长裙林青却觉得穿在她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林环儿大人,这位可不是普通的药农,这可是一位能够催化二阶灵药的药农!”林河似乎对这位刁蛮的林环儿一点都不在意,自顾自的夸着林青。

    “那又怎样?能催化二阶灵药的药农,还是药农,说不好听点一个低贱的农夫罢了!”林环儿并没有因为林河的夸奖而改变态度,反倒变本加厉了起来。

    一句“低贱的农夫”在场的另外十名工头脸色一沉。

    虽然心中不悦,但也没办法,这刁蛮的女人说的一点都没错,药农说白了就是一群种植灵药的农夫罢了。

    “林环儿,我这里是灵田,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没有拖欠你一丁点的灵药,该给你的都给你了,怎么?还想在这里撒野不成?”

    林河似乎被林环儿激怒了,一脸阴沉,一字一顿的说道。

    “环儿,别闹了,这里是灵田,不是丹青派,你没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的,林河师兄还请见谅!”

    救过林河的女子,皱了皱眉头,冷冰冰的对身后的林环儿说道。

    “如玉师姐,林河算什么师兄?三十年前没有突破凝神期就已经不是丹青派的人了,还师兄!”

    林环儿似乎有些不依不饶,看着林河一脸鄙夷。

    “环儿,给我闭嘴!这里是林家的灵田,咱们丹青派只不过收取灵药,没有管辖灵田的资格,你想给门派惹事?”秦如玉一脸冰霜,似乎真的被惹怒了。

    “林河师兄,还请见谅,环儿这么多年恃宠而骄,早知道我就不带他来了!”秦如玉一脸歉意的看着林河。

    “算了,算了,我林河毕竟不是丹青派的人了,只是一个低贱的农夫罢了!”林河面色平静一脸淡然,但是谁都能听出来他话音之中的不满。

    “哼!算你识相,不过这个药农我要惩罚一下!一个低贱的农夫居然敢一直盯着如玉师姐看!真是无理!”林环儿作势就要发难。

    “环儿!你放肆!”

    一股强大的气势陡然出现,林青甚至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师姐,我错了,我放过他还不成吗?”

    林环儿似乎被吓到了,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娇小可人,如果不是一开始林环儿就是一副蛮横的样子,恐怕第一眼看到现在林环儿样子的人,还以为这是位羞答答的大小姐呢!

    “不错,没想到之前随意救了个人,还能够在这里再见,作为药农你很不错!”

    秦如玉定眼看了看林青突然笑着说道。

    这笑容就好像寒冬腊月里面的阳光一般,一下子把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给消融的无影无踪。

    “原来她还记得我!”林青被这个消息给惊喜到了,甚至两人什么时候从他身边离开都不知道。

    “这小子真是厉害呀,如果刚才不是那位如玉仙子拦着,恐怕他不死也得退一层皮呀!”

    周根生看着傻愣愣呆在那里的林河一脸佩服。

    “是啊是啊!这没想到!原来林河和那位如玉仙子见过啊,不过老周你说的一点都没错,今天差一点这家伙就倒大霉了。”

    黄彦平似乎也是心有余悸,不断地拍着胸口,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

    “老周,你说刚刚那两位仙子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丹青派是什么?还有那位秦如玉大人居然喊林河大人师兄?难道林河大人之前和这二人是师兄妹?”

    周根生似乎想到了点什么,喃喃道。

    “嘘!这件事情,大人不说咱们就别问,老周和你我斗了这么多年,今天我第一次感觉有你这么个对手真是耻辱,刚才他们说的话什么意思,你难道听不明白?如果你想问大人,你就自己去问好了,我提醒你一句‘不作死就不会死。”

    听到黄彦平的话,周根生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顿时一阵哆嗦。

    “林青你跟我来一趟!”送二人离开的林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周根生和黄彦平二人听到林河的声音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心想如果刚才两人的对话被林河听到,一顿惩罚是免不了了。

    “呼!!!”看着林河与林青走进灵田署,周黄二人一阵子的大口出气。

    “周根生你个王八蛋,真是差点被你害死!”

    “好了,老黄,咱们还是赶紧去忙吧,别在这里呆着了,万一林河大人会想起什么,咱们岂不是要倒霉了!”周根生没好气的说完,头也不会的离开了。

    “算了,下次再找你算账!”

    “林青,究竟怎么回事?如玉那丫头救过你?”灵田署中,林河一脸疑惑的问道。

    “回林河大人的话,事情是这样的。”林青把秦如玉如何救自己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还好你碰到了如玉那丫头,如果只是林环儿,恐怕你现在早就死了。”林河听完笑着说道。

    “你说她们两个人直接飞走了?没有飞舟,飞剑之类的法宝?”林河似乎想到了什么追问道。

    “恩,就是直接御空而行,没有驾驭任何法宝。”林青回想了一下,肯定的说道。

    “真没想到,才短短三十年,这两个丫头都已经到了凝神四层御空的境界了,哎!”林河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沮丧,又有些怅然,过了半晌,才从嘴里念叨出这么句话了。

    “大人,您的二阶灵草有一株已经临近成熟,不知道您是采摘?还是继续让它生长,增长药性?”林青想到自己下山的初衷,连忙问道。

    “这么快?那可都是些刚刚种上去没两年的二阶灵药呀?”这次林河是真的震惊了。

    二阶灵药的生长周期,少则五六年,多则十几二十年,山上种的那些二阶灵药和之前林青催化成熟的曲涵花不同,那一株曲涵花本来就在成熟的边缘,即使不进行催化,五六个月之后一样能够成熟。

    山上的那些灵药,最少的一个也得四五年的光景才能自然成长成熟。这才十几天就催化熟了一株?

    “恩,是的大人,我特地琢么了一下,那些灵药除了一株以外,剩下的差不多都能够在我去考试的时候催化成熟!”林青接下来的这句话,直接把林河震惊的不轻。

    没待林青反应,林河直接拉着林青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秘法,没一会两人就已经到了山腰处的药田里。

    “这!这!这!这青叶石斛居然真的快要成熟了!”林河一脸震惊的看着才十几天没有见到的灵药。

    “等等!这怎么可能!”林河似乎又发现了什么

    “林青你可认识那一株结着七颗小果子的灵药是什么吗?”林河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回答人的话,那应该是一株三阶灵药,小子曾经在灵草图鉴上见到过。”林青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听到林河问朱果,这才放下心来。

    “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青帝大人留下来的青帝秘法啊!这短短十几天,朱果居然有自然生长几个月的效果,如果不是青帝秘法没有凝神期以后的功法,恐怕我现在都有自废修为重新修炼你这版青帝秘法的冲动!”林河仔细的看着朱果喃喃的说道。

    “林青,你有没有把握在离开之前把这一株朱果催熟?”林河的声音有些颤抖,听得林青一脸疑惑。

    “大人,有把握是有把握,毕竟这一株朱果看起来应该有七八十年的样子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林青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你能够在离开之前催熟这一株朱果,我可以给你五十颗灵石,恩,再加上上面的两颗朱果你看怎么样?”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