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赤铜离火炉
    “林青,这两枚朱果你拿着。”刚摘了两颗,林河直接递给了林青,林青连忙接了下来,这是自己的报酬,如果再推辞一番的话,就显得有些做作了。

    “没想到啊,提前这么多年得到了朱果!”

    摘完剩下的五枚朱果,林河的眼角竟然有泪珠落下,虽然林河飞快的拭去,但还是被林青看在眼里。

    “这是你的一百颗灵石,在这在储物手镯之中,你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这件储物手镯就当做是附带的,只要你输入灵力就能够打开,里面有一米见方的空间。”

    “大人,这一米见方的储物手镯至少价值十颗灵石……”林青有些不好意思。

    “你纠结个什么?一百块灵石放在一起很重的,你难道整天背着不成?”

    林河被气乐了,给好处都不要,这个林青倒是有意思。

    “那好吧,那大人我收下了。”林青挠了挠头,笑着说道。

    有了零号,储物手镯,储物戒指什么的对他而言,已经相当鸡肋,但想了想林青还是收下了,总得有个储物手镯来掩饰零号的功能吧。

    “这尊丹炉你拿着。”

    林河突兀的从自己的储物手镯之中拿出了一尊丹炉放在地上。

    丹炉不大,高度有一尺左右,像是一个被人切掉上半部分的葫芦,复杂的纹路错落的分布在丹炉的表面,加之红褐色的颜色,给人一种古朴雅致的感觉,三只同样材质的底足把它支撑了起来,如果没了上面的盖子,活脱脱就是一尊香炉。

    但第一眼林青就看出了这尊“香炉”的不简单。

    丹炉被林河放在地上,离林青还有两三米远的距离,一股灼热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林青想到了什么,不敢确定的问道。

    “林河大人,这丹炉难道是一件法器?”

    “眼光不错啊,小子,居然能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一件法器级别的丹炉!”林河笑了笑,对林青表现很满意。

    “不是答应给一件法器吗?本来我只打算给你一件法器级别的飞剑,就像我刚才御使的银月一样,但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把这尊丹炉给你!”

    “大人!我能不能要那把银月飞剑?”

    林青一副恳求的样子,这尊丹炉怎么样林青不清楚,但刚刚银月飞剑的威力他可是看在眼里。

    “我就知道你小子会这么说,想要飞剑是没可能了,这尊丹炉叫赤铜离火炉,已经是法器级别丹炉之中的极品了,是我家传之物,据说一定几率能蜕变为灵器,对炼丹师而言简直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林河轻声解释着,看着林青越长越大嘴,很是得意。

    林青真真的被震撼到了,虽然知道林河作为林家的嫡系,哪怕是被下放在这里,手里肯定有很多好东西,但是任由林青怎么想,他也没法想到林河手里会有这么一件顶级法器,还是那种一有机会就能蜕变为灵器的法器。

    “大人,这尊丹炉我不能要!”林青考虑再三还是打算拒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这样一尊丹炉可是能让凝神期的高手都出手抢夺的好东西。

    “你放心拿着,这是给你学习炼丹用的,不过我有一个前提,如果三十年之内没办法在炼丹上击败段玉明,那这件赤铜离火炉我会亲自找你要回来,因为那个时候你已经不配拥有这尊丹炉,如果你击败了段玉明,那这赤铜离火炉就是你的!”

    听到林河毅然决然的话,林青心中一股傲气油然而生,拥有零号这么逆天的东西,自己在三十年内没法击败段玉明,那岂不是一个笑话!

    “今天我把灵田之中的事情安排一下,明天咱们一起去灵域之中的坊市,我最近几天就要前往丹青派,你参加考试之前我不一定能回来,明天我带你去坊市之中买些以后用得上的东西。”

    “小子一定替大人击败段玉明,不旺大人栽培之恩。”

    “那个大人,小子有个要求,不知打人可否答应?”林青笑着说道。

    “说罢,今天本大人心情好,只要不过分我都答应你。”林河笑道。

    “我想回家看看。”林青出门几个月了,为了突破通灵期一直都没有回过家,也不知道父亲最近过得怎么样了。

    “哦,家里还有什么人?”林河听到这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好奇地问道。

    “家里只有父亲一人,小子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

    “好,我让黄彦平陪你一块去。”林青说罢离开了。

    “零号,你和我手上带着的这个储物手镯的空间能互通吗?”林青想了想问道,还是把灵石和赤铜离火炉放在零号的空间之中才保险。

    “检测到低级空间道具命名“储物手镯”是否转移储物手镯之中的物品到零号的空间之中?”

    “转移。”林青感应到储物手镯之中的灵石,朱果,赤铜离火炉消失之后,心中总算放下一块大石头,

    “小子,才短短三个月不见,你就已经突破到通灵期了?”黄彦平看着端坐在那里行功的林青,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有多精彩。

    “老天爷你好不公平啊!我当年这么大年纪,还在练气期徘徊呢,这厮就已经到了通灵了,要不要这么打击人!”

    “我也只是侥幸而已,黄叔您没必要这么夸张吧,怎么说我也是您手底下的人啊,我突破了,你不感到与有荣焉吗!”

    黄彦平的到来,让林青放下与林河相处时所保持的理智,嬉笑怒骂着,好生自在。

    “好了,不和你在这里插科打诨了,你家在哪?林河大人,让我送你回家一趟。都让我用飞舟接送了,林青你这真是时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黄彦平装作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取出飞舟,坐了上去。

    “好了好了,黄叔,给,这是给你的,别在这里抱怨了,咱们走吧。”

    林青说完递了一张火球术的灵符过去。

    “算你小子识相,要不是我领你来这里,你现在指不定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种田呢。”

    通幽灵脉山脚下的一处森林的边缘,林青的父亲林文雄提着刚刚猎到的山鸡从森林之中走了出来,四五十岁的人了,却依旧硬朗灵活,一手打猎的手艺在附近的猎人之中都是出了名的。

    “林叔,青哥儿最近回来过吗?”林文雄刚走到家门口,就看见一团肉朝他家走了过来,虽然看不见脸,林文雄也能确定,这是莫北那小子。

    “没呢,也不知道这小子突破到通灵没?都走了三个多月了,也不知道回家看看!”林文雄一边把三只山鸡丢在园子里,一边从肩膀处取下弓箭放在门前,这才继续说道。

    “莫北小子,今天吃山鸡,你要不要一起来呀?”

    “山鸡?好呀,林叔,您真不愧是附近远近闻名的猎人啊,这附近的山鸡贼精贼精的,我听人说,比狐狸都不遑多让,您一下子居然能打到三只,这下子我可有口福了!”

    莫北一听有好东西吃,步子都迈的比刚刚大了。

    “咦?那好像是一艘飞舟,林叔你看,那飞舟上面是不是青哥儿?”莫北指了指不远方的天边问道。

    “林青,那个肉墩子是你弟弟?”飞舟之上眼见的黄彦平看见莫北疑惑的问道。

    “不是我亲弟弟,是我在之前的灵田一块做药农的弟弟。”看见莫北林青的心情一下子好很多,这小子真是的,三个月过去了,还是这么胖。

    “药农?你之前呆着的十六号灵田的管事还真是一朵奇葩,这种体型都能去做药农,他就不怕一不小心这小子把灵药全都给压死了?”

    “父亲!孩儿回来了。”走下飞舟,林青毕恭毕敬的向林文雄行了个礼。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青儿怎么不介绍一下,这位是?”林文雄指了指黄彦平问道。

    “这位是我现在所在的二十号灵田的工头黄彦平,黄头。”林青笑道。

    “原来是黄头,走,走,走,咱们进屋说,刚好今天猎到三只山鸡,不然还真不够吃的。”林文雄推开门让三人座下,便去厨房忙碌着。

    而林青则默默的来到院子之中,自己母亲的坟前,磕了三个头,这才重新回到了屋子里。

    “林青啊,倒也真是难为你了,你们家比当年我小时候的家还要清贫啊!”环顾四周,黄彦平叹息了一句说到。

    “还行吧,还算过得去,至少我爹没让我饿着。”回到家中一股久违了的亲切感,让林青很是愉悦,一边说,一边给莫北黄彦平两个人倒着茶。

    “青哥儿,你知不知道,那个陷害你的孙星突破到了通灵期,最近正在为考取林家基础学院做准备呢,你不在了,老是找我的麻烦,等这个月结束,我也换一处灵田,哼!”莫北一脸愤愤然的说着。

    “孙星也突破到通灵期了?考取林家基础学院?哼!这样也好,我还正愁他在灵田之中不好找他麻烦呢!”林青冷冷道。

    “孙星也突破到通灵期?什么叫也?难道青哥儿你也突破到了通灵期?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