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古战场
    为了消化脑海之中多出来的记忆,林青在屋子里呆了三天,还好给他送饭的人每次都不是一个人。

    不然通幽二十号灵田的驻地来了一个傻子,这样的消息肯定会在灵田总署流传开来。

    林青活动了一下身子,打算去见一见李二。

    从得来的玉简的记载,林青得出了一个很大胆的猜测------这枚储物戒**今最少也得好几百万年。

    原因很简单,玉简里面有一块叫《东天界见闻》,说的是这位修士在一个名为东天界的地方的所见所闻。

    而知道一点青帝丹界历史的林青,恰好知道,在青帝丹界被称为青帝丹界之前,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东天界。

    那个时候,这方世界还被妖兽大世界控制,从《东天界见闻》来推断,这枚储物戒指的主人最后应该战死在这里。

    因为在这片玉简的最后有这样一段记载。

    “已经三十多年了,我们作为斥候进入东天界三十多年,天庭的天兵始终不见踪影,传讯回去也没有回音,我们难道被遗忘了吗?”

    “我们被妖兽发现了,子峰大人陨落了,妖兽把我们围在这里,怎么办!”

    “没想到我居然会陨落在这里,可叹,修行三千载,一朝都成空!”

    “子峰大人,落雪大人,青鱼大人,这么多年的照顾,给你们收尸都不成!我恨啊!”

    从上面的信息林青推断,这些人应该是天庭的斥候,打探东天界消息之时被妖兽发现,群起而攻之,陨落在这里。

    既然这人的储物戒指能够流传下来,那其他人的说不定也保存了下来。

    只是林青想不明白,照玉简的记载,这枚戒**今至少几百万年的时间了!怎么可能会保存下来?

    而且除了上面斑斑锈迹之外,储物空间还没有崩塌!

    修行三千年,这人至少也是登仙境界,结出金丹的修士,被他称为大人的那些人,又是什么境界?

    如果能从李二嘴里问出发现这储物戒指的地点,如果能在发现者储物戒指的地方,再找出点什么?

    林青有些不敢想。

    “哎呦,小兄弟你又来了?怎么样?上次从我这里拿的东西都还不错吧?”大老远的林青就看见李二又在门口吆喝着招揽生意。

    而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李二,远远地就同林青打着招呼。

    “你还好意思问我?如果不是那写东西没花灵石,我岂不是赔死了?唯一一个像是储物戒指的玩意,拿回去一看,整个一废品!”林青故作嗔怒的说道。

    “哦,你说那个戒指呀?那戒指确实是储物戒指,只不过因为时间太久,戒指上面的灵气都流逝掉了,除非是这简直原来的主人,不然里面的空间根本打不开。”

    听林青这么说,李二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解释着。

    “不过小兄弟,你也知道,我这生意,做的就是一个“赌”字,要是没有一丁点的神秘感,也没人会光顾了。”

    “李老板说的没错,我就是感到有些晦气,什么都没弄到,还平白无故得罪了一个女人,倒是李老板,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小兄弟但说无妨,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小兄弟可是我的财神爷呀!”李二似乎想到了前几天的事情,一脸谄媚。

    “这枚储物戒指李老板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林青装模做样的从储物手镯之中拿出了那枚满是铜臭的戒指递给了李二。

    “这东西啊,看来小兄弟刚来贺兰大灵脉没多久呀。”李二接过戒指看也不看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笑道。

    “这东西实在贺兰大灵脉西北方向另外一支山脉里发现的,类似这戒指似得物事很多很多,只要仔细找就能发现。”

    李二的话让林青有些茫然,这些东西怎么可能会散落的到处都是?

    “不过没多少人愿意去找。”李二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不自然,甚至有些痛苦,虽然他极力掩饰,但还是被林青看在眼里。

    “怎么?我看李老板似乎知道什么?”林青继续追问道。

    “当然知道,我大哥李大就失踪在哪里,至今生死不明?”李二苦笑道。

    “那片山脉似乎是许久之前,修行世界占领青帝丹界的时候,同妖兽大世界发生战斗的战场,虽然过去很多年,但那里很诡异,很多地方都被布置了阵法,我大哥李大就是不小心触动了阵法瞬间消失了,到现在都没有从那里走出来!”

    李二说到这里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脸上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悲伤,末了才继续说着。

    “小兄弟千万不要到哪里去!虽然传说那里埋藏着许多强大的法宝,但那毕竟只是个传说,这么些年过去了,也没见有什么人得到过什么,反而很多人都消失不见了,再者说,那么长时间过去了,即使有法宝还能用?”

    见林青这么感兴趣,李二有些担心,不住的说着有什么人消失在那里之类的话。

    林青心中不免对这个狡诈的商人多了份感激。

    “放心吧李老板,我只是对这戒指的来历感兴趣罢了,我第一眼看见就感觉这枚戒指不是现在的炼器风格。”

    林青笑着答复到,心中却又是另外一番想法。

    古战场遗迹,以后肯定会去的,阵法什么的,有零号这个可以扫描周围阵法的存在,只要小心点,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李老板,我先告辞了。”林青打算离开,他可不想碰到那个疯女人。

    不过怕什么来什么。

    “大哥,就是这个人,他和门口的小贩演双簧骗我买青帝秘法,又和这老板一起用激将法骗走了我好多枚灵石。”

    不用转身,从声音听,林青就知道肯定是那个疯女人果香香。

    “敢问兄台舍妹说的可是实话?”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挡在了临清的面前。

    “咦?这位仁兄是林家基础学院的学生?”林青仔细的打量着这位年轻人,林青虽然没有见过林家基础学院的学生,但这年轻人腰带上林家基础学院留个小字却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在下果修,小兄弟,如果舍妹说的是实话,还望小兄弟给他道个歉,如果不是,还请小兄弟解释清楚,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哥,你还听他解释什么?让他给我道歉!道歉!不道歉就修理他!”果香香狠狠地看着林青,看那样子眼神如果能杀人的话,林青早就已经血洒当场。

    “我说大姐,你要是有你哥三分明白事理,今天就不会在这里闹事了。”

    林青心头无数乌鸦飞过……这里是贺兰城,是灵域,你哥难道是林家当代家主?有这个胆子在贺兰城跟人动手?

    林青眼睛的余光看了看果修,一下子乐了。

    果修的表情比林青脸上还好看,看样子,这个妹妹已经不是第一次坑哥了。

    “李老板,这件事情还是你说吧,毕竟我是当事人,说的话多少不能当真,你说可信度好一点。”

    “这位姑娘,你真是……我李二在贺兰城做生意这么多年,也是头一次见到你这么不讲理的人。”

    李二一五一十的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刚开始果修只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等到了最后,这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果香香,你到底想怎么样?这里是贺兰城!不是咱们兰幽国,收起你的公主脾气!你再这么下去,这次林家基础学院的考试也不要参加了,我让供奉大人把你送回家得了!”

    果修的话一下子把林青镇住了。

    虽然他知道,在青帝丹界很多远离灵脉的地方,存在着世俗的国家。

    但也仅仅是知道罢了,林青从来都没有想到会和这些国家有什么交集。

    他怎么也没想到,现在居然遇到了两个,而且还不是普通人。

    公主?书里记载的好像是世俗国家中统治者被称为皇帝的人的女儿,而果修恐怕就是书中说的,有可能成为皇帝的王子了。

    “原来是为公主!难怪了,不过,是公主又怎么样?这里是贺兰城!是修行者的地方,世俗里面的东西不要带到这里来!”

    林青有些傻眼的看着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李二。

    “我还以为是灵田总署,或者城卫队的哪家大人物的公子呢!世俗界的国家,哼!”

    “好了好了,说不定以后都是同学,我就不计较这件事情了,果修把你妹妹带回去吧,这种脾气在修行界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林青本打算继续落井下石一般,但看见果香香两眼含泪的样子,也没好意思说下去。

    “多谢兄台理解,另外老板,我们果家的确是世俗界的皇室,但不代表我们果家在修行界没有一点地位,至少在这贺兰城,我们国家说的话还是管用的!林家基础学院的院长姓什么你难道没听说过?”

    果修说完不待李二反应,带着果香香离开了。

    “林家基础学院?院长?果云?唉呀妈呀怎么把果家的人给得罪了呀!”林青身后李二一脸惶恐的瘫倒在地上。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