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高阶妖兽
    与此同时,青帝丹界一处到处都是郁郁葱葱,高达数百米的大树的密林中心区域,一片空白的空间,却诡异的出现在那里。

    雪白光滑,一块块就好像白玉似的物事铺在那里,一道道诡异的线条,一颗颗灵石状的东西,错落有致的分布在那线条的交汇处。

    而最诡异的事情则是在这片空白区域的周围。

    一头狮头虎身,爪子像是铁钩一般的凶兽老老实实的蹲坐在外围,而在它的身旁,一条水桶般粗细巨蟒盘在那里,三角形蛇头直勾勾的伸着,不时突出腥臭的芯子,一片片金丝铠似的鳞片布满蛇身,加上头上两个凸起,赫然是一条即将化蛟的金丝蛇。

    但,这两头妖兽仅仅是围坐在这片空白区域周围的妖兽中最普通的两只。

    狮麋兽,嗜血人面蛛,血牙野猪,开山莽牛,北域金雕暗麒麟碧光魔兽血月魔狼大地暴熊烈焰魔猿暴君龙恶梦魇魔九阳天狐独角兽赤血雷豹独角兽风狼碧眼火狮噬魂龙,裂地龙……

    一头头往日里难得一见的高阶妖兽,此时就好像开会一般,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这等阵容就算是青帝丹界最强横的妖兽猎人碰见也得退避三舍。

    这简直就是一股可以直接摧毁一条大灵脉的力量。

    而谁都想不到,在这些高阶妖兽的前面,一个人影摆弄着灵石。

    “林天华,这都快三十年了,妖皇大人让你回到这里,不是让你浪费时间的!这界域传送阵法还得多久?”

    精悍的身体,好似一件艺术品,黑褐色的斑点似乎有规律似的分布在这妖兽的身上,最奇特的是,这妖兽四只爪子竟然踏在半空之中,爪子的下面,似有云朵一般的东西,若隐若现,这赫然是一头青帝丹界早就传说灭绝了的踏云魔豹。

    “老黑,你急什么?妖皇大人给我限定的是五十年的时间,这可是界域传送阵,你以为是路边的大白菜啊!稍微有一丁点的差错,妖皇大人无法降临在这个世界,这责任你负担得起吗?”

    摆弄着阵法的林天华一脸不耐烦的说到。

    恐怕林青的父亲,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以勾结妖兽大世界把他们夫妻二人重伤的林天华,林家现任家主居然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场合之中。

    “哼!真是想不明白妖皇大人究竟是怎么想的,你一个小小的人族修炼者,机缘巧合之下竟然能跑到妖皇大人家的后花园,罗煞妖界去采药?没被那里的妖兽吃掉也就算了,还能得到妖皇大人的青睐!”

    踏云魔豹旁边一头长着寒光凛凛獠牙的火云剑齿虎吞食了一只野兔,一副不耐烦的说到。

    “谁说不是,这小子居然还被妖皇大人传授了咱们妖族的炼丹术,还凭着这一手炼丹术夺了这方世界林家家主的地位,真是好命!”

    没等林天华答话,一旁另外一支高阶妖兽开山莽牛不满道。

    “都别抱怨,既然是妖皇大人的命令,咱们就无条件遵守,千百万年都过去了,还差这点时间?等这界域传送阵布置成功,我妖族大群重新控制这方世界,咱们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眼看群妖即将暴走,领头的踏云魔豹大吼了一声,制止了这些妖兽。

    “我曾想到过,会有人做我们妖兽的奴隶,这些年我也奴役过一些人类,不过还是妖皇大人的圣明,居然能奴役这个人类,炼丹师,还是林家嫡系,天庭那些天兵,自然不会检查这种人,不然,妖兽大世界降临的日子,我看不看得到都不好说。”

    踏云魔豹心中暗想着。

    “老黑,我得离开了,不然族中的那些太上长老会起疑,把这会准备的灵药都给我,过半年我再来,这阵法应该差不了多少了。”

    林天华接过踏云魔豹递过来的一枚储物戒指,腾空而去。

    “我说,黑头,咱们就这样让一个人类骑在咱们头上?每次还得给他采集一些咱们自己都舍不得吃的灵药?黑头,我那一株七叶玄参可足足守了三百多年呀!就这么给他了!”

    一条赤金蟒怨恨的看着消失在天际的林天华,愤愤的说道

    “赤云,不要抱怨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这座界域传送阵,妖皇大人的血脉传讯中,让我无条件的配合,必要的时候牺牲性命都在所不惜!何况一株三百多年的七叶玄参?再说,这些年林天华带来的丹药不也让你们实力提升不少嘛?”

    “可是!”

    “没有可是,一切以界域传送阵为重,妖兽大世界的同族降临的时候,你们想怎么对林天华都行!”

    ---------------------------------分割线----------------------------------------------------------

    果修倒是一个实在人,自从那日领走了果香香之后,林青在贺兰城之中再也没有遇到这位奇葩的女人。

    每天修炼的日子过得很快,一转眼到了林家基础学院考试的日子,让林青有些失望的是,林河大人居然没有回来。

    难道他突破失败了?林青的心中很是担心。

    林家基础学院的考试场地就在灵域前面的广场之上,这天一大早,林青早早的就赶了过去。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十五六岁样子的少年,这些少年有的独自一人,有是在家族长辈,甚至是父母在陪同。

    不过让林青受刺激的是,居然有一些**岁,甚至七八岁稚气未脱的孩子混迹在人群之中。刚开始林青以为这些孩子都是父母带来将见世面的。

    但从噪杂的谈话之中林青得知,这些七八岁,**岁的孩子也都是通灵层次,前来考试的修行者……

    “简直没有天理!我还以为自己修为不错!”林青喃喃道。

    “人与人是不同的,这些孩子小时候就天天抱着灵石,有些孩子的婴儿床都是灵石堆砌成的,他们在七八岁跨入通灵期很正常。”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果修?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林家基础学院的学生吗?哦,对了是你妹妹来考试吧!”林青扭身看去一身便服的果修站在身后,面色平静。

    “哥哥,你怎么和这家伙搭话!他可是我的仇人!”果修既然在这里,那个今天来考试的果香香自然不会缺席。

    果不其然看到林青的果香香,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猫似的,要不是果修眼疾手快拉住,恐怕又炸锅了。

    “好了,妹妹,不要这么小气,说不定林兄弟以后会是和你一个导师的同学呢。”

    “谁想和他一个老师,我可是要成为炼丹师”

    林青一阵无语,扭身过去不再搭话。

    “各位,林家基础学院的考试分为初试和复试,初试很简单,只要各位年龄未满十六岁,修为达到通灵期就能通过。”

    正在人群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从眼前传来,林青定眼看去,一个身着炼丹师服的中年人立在半空之中。

    “三颗金丹,真是大手笔!第一次就看到一名高级炼丹师,林家基础学院果然底蕴深厚!”从中年炼丹师胸前三颗金丹一样的图案,林青明白眼前这位中年人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高级炼丹师。

    “土鳖,果云爷爷是林家基础学院的院长,自然是高级炼丹师,连这都不知道还来考试,真有意思!”身后传来果香香鄙夷的声音。

    “香香别闹!寻常人家第一次来考试,谁知道果云爷爷是林家基础学院的院长?”果修训斥道。

    果香香仍旧一脸得意,但是感觉到周围越来越多愤怒的目光,她脸上的得意劲消失了,黑着脸低下头去。

    林青心中暗笑,这周围除了你们自己人,谁知道这中年人就是贺兰大灵脉林家基础学院的院长,真是没事找抽。

    “请各位排好队,你们前面有十件测试修为年龄的法宝,只要只要你们能通过法宝上的光幕,就代表你们复合要求,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各位老师开始吧!”

    林青慢慢悠悠的跟着一队考生朝前走着,而他身后居然是果香香。

    “果修兄,你知道不知道林家基础学院的复试是什么?”没有搭理不时传来恨意目光的果香香,林青对身旁的果修说道。

    “林兄弟,其实算不上是复试,林家基础学院,只要是能通过初试,就已经成为一名学生了,复试则是看你天赋以后适合哪种工作罢了。”

    果修一边跟着队伍,一边同林青解释着,虽然对修行世界有了一定了解,但林家基础学院林青知道的并不比旁人多。

    “林家基础学院最出名的就是炼丹师,但是炼丹师却是每年招收学生最少的一个专业,一百个人里面都不一定有一个,复试是决定你去哪个专业的考试,林兄不会是想成为炼丹师吧!”果修笑着问道。

    “那是自然,这里那个人不像成为炼丹师?”林青的话音未落就得到周围排队的少年一致的认同。

    “大言不惭!你以为炼丹师都是路边的大白菜?”只有果香香一个人听到林青的话嗤之以鼻。

    “香香,你别说话了行吗?”果修一脸的无奈,过了一会才继续说道。

    “林兄,香香话虽难听,不过却也是事实,我那一届,上万人考试,最后炼丹师专业就收了三十多个人。”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