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争抢
    林青丝毫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目光,放满了呼吸,心中很是平静,就好像周围一切都不存在似的,这一刻林青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如果是果香香炼制药剂时候是认真是干练,那林青在这一刻一下子,就好像是一个真正的高级炼丹师一样,属于炼丹师学徒的那种稚嫩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成熟的气息。

    所有人的目光都没有注意到林青,知道这个时候,果云突然睁大了眼睛,怔怔的看着林青,而果香香的师傅巫冷萍几乎在同一时刻注意到了地火前方的林青。

    林青双手轻轻挥动,那件被无数人用过的丹炉一下子,飞到了他的面前,灵药被他随意仍在空中,飞来的丹炉刚好接下那一株灵药。

    果香香炼制的过程虽然专业,而且几近无可挑剔,但是整个过程却显得异样生硬,但换成此时的林青却是另外一方情境。

    临清的感觉,就好像喝茶吃饭一样随意,丹炉在地火的上方不停的起伏着,丹炉之中的药液也在融合着,翻腾着。一切的一切,宛如大自然之中的情景一般,云卷云舒,风清云带,而林青就好像天际之间的那朵云彩,随着山风飘动。

    果云震惊的看着不远处的林青,同时震惊的含有巫冷萍。

    果香香做的,在这么多年来炼丹师学徒的测试之中,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

    但和眼前这个孩子比起来,就好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完全没有可比性。

    炼制药剂就好像是这孩子的本能一样,哪怕只是一阶药剂,这种熟练程度,就算是自己,恐怕也不一定能达到如此收放自如的感觉吧!

    果云和巫冷萍,这两位高级炼丹师几乎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问着自己这个问题,而且达到了一样的答案。

    而这个时候,林青这边的表现也终于引起了剩下的导师和炼丹师学徒们的注意。

    “这人是谁?这感觉,我怎么感觉他能和果香香一样,成功炼制出一阶药剂出来?”一个刚刚通过考核站在李亦之身后的炼丹师学徒,声音有些不确定。

    “这人好像叫林青,刚刚公孙厚说过这人,好像通过炼丹师学徒考核都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可我怎么感觉,他说的好像不是真的呀,能有这么熟练的手感,怎么可能会用不正当手段通过炼丹师学徒的考核呢!

    另外一位导师的身后站着的一位学生接着说道。

    “这位学生的炼丹师学徒考试是那位导师做的?”果云的声音在广场的一角响起,他把声音刚好控制在林青所能听到的范围之外,生怕打扰道到林青炼制一阶药剂。

    “回院长,是我主持的他的炼丹师学徒考核!”此时此刻李亦之终于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林青那么简单的通过考核,这件事情,李亦之这三天一直在想,但是林青考核的过程他跳不出一点错误,加上典籍馆的司徒潜曾经问过他林青的问题,所以让他更加觉得自己让一个达不到标准的修士,成为一名丹院的炼丹师学徒。

    所以,虽然他听到这些新入学的炼丹师学徒,中间有一些关于林青的传言,知道真相的他也没有去解释什么。

    在这次考核之前林青没有上过一节课,李亦之的心里很看心,他还以为林青自动退出了林家基础学院。

    这种好心情一直到刚刚看到林青为止。

    但是让李亦之怎么也想不到的事,这个被他认为投机去挑的炼丹师学徒,居然有着如此熟练的炼制技巧,从刚刚看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傻眼了。

    “他在炼丹师学徒考核的时候,表现的怎么样?”果云继续轻声问道,而周围的导师们一个个也都盯着李亦之,他们能成为丹院的导师,都是在丹道上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林青的表现他们自然都看在眼里。

    “回院长大人的话,事情是这样的!”李亦之倒还是公平公正,把林青参加考核的时候,一字一句的讲述出来,没有丝毫的添油加醋,完全是在陈述事实。

    听完李亦之的讲述,所有人都傻了。

    一百种灵药,一个时辰全部记忆,随机抽取十种,听起来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却难上加难。

    而这林青居然仅仅看了一遍之后就开始回答问题,还点明了李亦之的错误。

    而不同于李亦之,这个时候没有人相信林青考核是最后说的话,相信林青通过考核的原因是因为他是一名药农,是因为他见过这些灵药。

    “这小子有意思,考核的时候居然还不忘记开玩笑!”果云笑了笑,饶有兴致的看着远处的林青。

    “果云院长,我想让这小子在我手下学习,不知道可不可以?”一旁观察林青许久的巫冷萍这个时候突然笑着说道。

    “怎么,巫老师,你刚刚都收了果香香那么天才的弟子,怎么还想和我们这些老师抢学生啊!”众多导师之中,一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导师,接话道。

    “怎么,上官老师也有兴趣?”巫冷萍并没有在意,反倒是一脸笑意的看着眼前这位老头。

    这老头双鬓微微有些泛白,穿着一身粗布长衫,与其他导师锦衣华服不同,这老头身上的粗布长衫,真的就是普通农家穿的那种,不是什么法宝灵衣,如果不是站在导师里面,恐怕扔进灵田里就是一个在灵田辛苦一辈子的老药农,没有一次炼丹师的气息。

    尤其是脸上一道又一道的皱纹,你看一眼之后,绝对不会忘记这张脸。

    ”那是自然,我上官翰飞这么多年来没收过几位学生,这个林青倒是合我的眼缘,作为我的弟子再合适不过了。”老人微微一笑。

    还真像是他说的那样,在他的背后居然没有一名学生,其他的都是,多的十几二十几名,少的像果云,巫冷萍身后也有两三位的样子,这老头居然一个都没有!

    “话不能这么说,上官老师,您这么多年不收弟子,可不是我们的原因,是您自己这么多年一直不收,我们又没让你不收!这林青您看上了,我也看上了,咱们还是等他炼制结束之后,让他自己选择那位导师!”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