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仇人见仇人
    零号机械的说道。

    “你居然还有这种功能!我现在很平静了,能不能把强制控制给解除掉?你这样我同样也没法判断呀!”林青心中苦笑道。

    “主人恢复到理性模式,强制控制结束!”伴随着零号的声音,熟悉的人影终于出现在了林青的眼前,还是那样诱人的梦以曈,但林青目光却变得清澈。

    “这小子怎么回事?一个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会挡得住我的媚功?这不可能呀!”梦以曈看着林青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扫而过,登时傻眼了。

    “零号,既然你的强制模式,能把人变成骷髅,你有没有一种功能,能把人身上的衣物全部变得消失掉?”林青看着冷艳的巫冷萍恶趣味的问道。

    “理论上这个功能是可以进行的,但是经过零号计算,如果把主人视线之中人们的衣物全部去除的话,主人的精神会变得更加紊乱,所以这项功能虽然可以进行,但零号不会进行。”

    “我就随口说说而已。”林青在心里默默嘀咕着。

    “果云院长,我选择自由学习,我不选择任何一位导师!”林青平静的话语就好像平地里的一声惊雷一样,人群迅速炸开了锅!

    “你说什么?自由学习?不选择任何一名导师?”果云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错愕的看着林青问道。

    “对,院长大人,我的想法就是这样!”

    “小子你不会傻了吧,不要以为自己能随意炼制一阶药剂,就认为自己是一名天才,这么多年我见到的天才多了去了,真正成为正式炼丹师的没几个,成为中级炼丹师的也没几个!成为高级炼丹师的几乎没有,大部分天才都停滞在炼丹师学徒上!”

    “就是,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天才了!自由学习,不选择任何一名导师?难道在场的这么多导师都教不了你?”上官翰飞面色通红,有些愤怒的看着这位天才学员。

    在丹院这么多年了,除了教授公共课之外,他没有收过一名学生,就是因为看不上,哪怕是果云的孙女果香香,上官翰飞也没有看上。

    可林青的出现,终于让他起了收徒的心思,但没想到,自己唯一一次起了收徒弟的心思,人家居然不需要老师!你说这有多窝囊,上官翰飞愤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香香,你看中的人还真有性格!”巫冷萍倒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处在风暴中心的林青,对自己的学生果香香笑着说道。

    “老师您就别说了,这林青真是的,考上丹院为的什么,为的不就是这里有着这么多的老师,不要导师自己学习,那他来这里干嘛呀!”

    “林青你可考虑清楚,虽然丹院有说过可以让学生自己自由学习,不用选择任何一名导师,但一旦这样选择,你就只能去学习公共课,丹院的这些导师,包括我在内私底下都不会对你,进行任何形式的传授!”

    果云语气慎重的对林青说道。

    “你天资乃我生平仅见,但任何一名炼丹师的成长都需要一位老师,即使是炼丹术刚兴起的年代,那些最初的炼丹师们也是相互探讨,相互学习的!你可不要辜负你这一身天赋!”

    末了果云又补充了一句。

    “多谢果云院长大人您关心了,我坚持自己的选择!”林青拱手行了个礼,坚定地说道。

    “好!既然你坚持如此,那就这样吧!”果云见状,也不再劝说什么。

    这一届炼丹师学徒的考核终于在众人或唏嘘,或羡慕,或鄙视的情绪之中结束了,林青也转身走向了他的院落。

    “林青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的老师巫冷萍很好相处的,要不我去给你说说,你投到我老师的门下?”刚走没几步,果香香追了上来。

    “不用了,我既然这么做,肯定有我自己的打算,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真的,我有自己的打算!我先回去了啊!”林青说完一阵小跑离开了。

    广场之中,孙星站在那里瑟瑟发抖,地火还没被通明玄铁炉镇压下去,周围的温度依旧很高,但孙星就好像置身冰窖之中似的。

    “这怎么可能!林青那小子怎么在炼丹上天赋如此出类拔萃!当初在修炼上就压我一头,如今在炼丹上还要压我一头?这是为什么!”

    孙星咬牙切齿,声音都微微发颤。

    “怎么?这位兄弟认识林青?”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孙星吓得差点跳了起来,林青现在可是丹院之中所有导师眼里的红人,未来的天才炼丹师,自己背地里说他的坏话,这要是传到那些导师耳朵里,他们会怎么看自己?

    “认识倒是认识,不知这位兄弟是?”孙星转过身来,看见一个普普通通的炼丹师学徒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在下公孙厚!”如果林青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到下巴都掉下来,自己这十几年的生涯,得罪过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可就这么小的概率,两个自己的仇人居然能碰到一起!

    “我刚刚不小心听到,似乎这位兄弟对林青也很是不满是吧!”公孙厚笑着说道。

    “没有!没有!哪有的事!等等,也很是不满?也?难道这位兄台也对林青有所不满?”孙星刚开始忙着否认,但是突然听到公孙厚话音里面的重点,疑惑的问道。

    “哼!那是自然,这林青沽名钓誉之辈!考核的时候装作一副什么都不懂,一副新人的模样,但,今天却在这里大出风头!哼!简直是我辈之耻!”

    公孙厚鄙夷的说道。

    “就是!就是!敢问兄弟尊姓大名?我和林青来自一个地方,都是在灵田做药农出身,这林青为了出人头地,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如果不是他,去年我都到这里来了!也不用等到今年了!”

    孙星一下子像是找到了知己似的,当即把他陷害林青的事情,说成了林青陷害他。

    那口才说的浑然天成,那遭受打击之后的反应,恐怕就算是林青在现场也得佩服!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