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返老还童
    林青整个人都傻掉了登仙九层的兰心悦在这老妇人手里都得束手就擒自己这次岂不是必死无疑了

    “恩这怎么回事”林青下意识的看了他抱着的老妇人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他吓死

    这位看似饱经沧桑的老人身上,此时却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满脸的皱纹居然开始迅速消退,仿佛是一枚缩水的苹果,回到它刚刚被摘下的时刻似的

    而这老妇人的皮肤也逐渐由枯黄变得白嫩甚至可以和果香香相提并论

    人们都常说红颜易老,岁月无情,可无情的岁月像是被什么感动了似的在这老妇人身上不断施展着它的神奇

    “你是谁”老妇人,不对,这个时候已经不能成为老妇人了这女子在林青呆立当场的时候,睁开了眼睛,看着抱着自己的林青,冷冷的问道。

    这女子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林青看呆了,甚至忘了回答直到注意到女子的衣着和方才一模一样,这才打了个寒颤,小心翼翼的说道。

    “回前辈的话小子是林家基础学院的学员,见前辈从天空中跌落,所以”林青没有往下说,此时此刻,如果不是因为兰心悦的前车之鉴,林青早就跑得远远的

    “原来是你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那么多学员都死在阵法之中,反倒是第一个进去的活着出来了还不把我放下”女子看了看林青,似乎把她认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很是玩味。

    “主人,你不必担心不必害怕,这女子的修为好像就剩下脱胎九层的样子还没你现在的修为高呢”消失许久的零号在林青的脑海中提醒道。

    “脱胎九层你别骗我了难不成这女子变年轻了,修为也倒回去了不成”林青一边小心翼翼的把女子放在了地上,一边在脑海里问道。

    “根据资料库中的记载这女子应该中了无忧麟兽的毒中了这种毒,只要是本源真仙以下的修为,要么变成老人要么变成孩童虽然他们的修为不受影响,除非吞下忘忧果,不然到死都会是这幅模样”

    “你不会说到死都是这副模样吗那她现在是怎么回事”林青没好奇地问道。

    “有一种情况下例外在面临必死的威胁之时这无忧麟兽的毒反倒会起相反的作用它会以中毒修士的修为作为代价,挡下必死一击同时修士也会恢复到中毒前的状态”

    女子呆坐在地上,她从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一面镜子,静静的放在自己的眼前,慢慢的两行清泪从女子光洁如玉的脸颊上滴落下来下一刻,女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居然笑了起来,刚开始声音很小,清脆的声音,像是有人在低声吟唱,可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笑声中掺杂着些许的苍凉,些许的绝望。

    林青没有离去,他看着这女子由哭到笑,又由笑到哭虽然想做些什么,但却想不出理由来

    终于女子停下了动作,只见她小心翼翼取出了一件,金丝蓓木雕琢而成的梳妆盒,对着镜子在那里打扮了起来。那感觉根本不像是平常女儿家的梳妆打扮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就好像是在进行一件神圣的仪式似得,一点一点,庄重肃穆

    女子本来就天生丽质,这又经过如此精细的梳妆打扮,更显得光彩动人但,明明是大红大紫,妖娆魅惑的妆容,可在女子身上却生出一种决绝的气息。

    “我美吗”女子收起梳妆盒,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笑,随手把镜子丢在一边,转身对着林青笑道。

    “美美极了”林青呆立当场这种邻家姐姐的美感,让林青一下子就陷了进去。

    “强制模式开启”感觉到林青的痴迷,零号直接启动了强制模式虽然经历过一次红粉佳人变骷髅但林青仍旧被吓得不轻

    “零号你有完没完这女人又没什么威胁我看两眼都不行啊”林青心中歇斯底里的叫喊着

    “主人我只是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罢了顺便提醒你一句这个女人好像要自杀”零号没好气道。

    “什么”林青心中一惊,可这女子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了一柄长剑

    说时迟那时快女子长剑一横就要朝自己雪白的脖颈刎去

    林青这是也顾不得什么了心念一动太玄剑闪过,女子手中的长剑被太玄剑直接削成两段林青趁机夺下了女子手中的断剑扔在地上

    “你在干什么难道你想死不成”女子一脸愤怒的看着林清,丝毫也没有感激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当然不想死倒是前辈,为什么要如此想不开自寻短见呢”林青强忍着拔腿就跑的冲动,针锋相对的问道

    到底是归真期的高阶修士,哪怕没了修为,强者的气势还在

    “我弟弟为了保护我而死我大仇未报,修为尽废,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女子说完,毅然决然的又抽出一柄长剑,想要自刎

    林青自然不能让他如愿

    林青一个闪身夺了长剑,把女子死死的抱在怀中,女子虽然极力挣扎,却也无可奈何

    “你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死让我去死”说着说着女子哭出声来,整个人瘫倒在林青的怀里。

    美人在怀,而且还哭的一枝梨花春带雨,林青心中的那处最柔软的地方,在不经意间被触动了

    林青轻轻地把握住女子的双肩,认真地看着满脸绝望的女子,然后努力做出了一个他自认为最帅气的表情,笑着说道。

    “无忧麟兽的毒又不是不能解,你干嘛要去死”

    女子听到林青的话,先是一愣,连忙问道。

    “你一个炼丹师学徒怎么可能知道无忧麟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