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青帝钟生
    守山弟子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扶着林永的双手林永一个不小心跌倒在了地上,被妖兽咬掉一块肉的大腿,虽然被他用真元力封住了血脉,但一下子摔在地上,那股剜心的疼痛还是让林永差一点昏了过去

    “算了我自己去”林永看着一旁已经被吓傻了的守山弟子,挣扎着站了起来,额头不断有冷汗冒出,他艰难的朝着青帝钟的方向走了过去

    “林永你疯了你真的疯了你要这么做,你想清楚没有不就是受伤了吗大不了我让几名执法弟子走一趟就是了你不用这么疯狂”守山弟子看着林永非但不听劝告,反倒自己走向青帝钟,当下急的眼泪都下来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和林永好像是堂兄弟

    “林永快离开那里你自己疯了不要拉着族亲一块下水呀”守山弟子直接蒙了上一个敲响青帝钟的林家子弟的下场,几乎所有林家弟子在开始修行的时候,都会被族内长辈着重的去讲,几乎每一名林家弟子在路过青帝钟的时候,心中都是充满了敬畏。

    林家是青帝丹界的实际掌控者,青帝丹界无数的小灵脉大灵脉,无数的国家,无数的宗门,都有无数的供奉供给林家,哪怕林家弟子现在多如牛毛,但是每一名林家弟子所能享用的资源,也是青帝丹界普通修士难以想象得多。

    “不行我不能让林永敲响青帝钟被剥夺了林家弟子的身份我突破到归真期的修行资源去哪里弄”守山弟子想到这,心底一横拔地而起,直接落在林永的前面。

    “林永我不能看着你这么疯下去你绝对不能敲响这青帝钟”守山弟子站在林永面前,冷冷的说道,一柄灵器级别的飞剑,在守山弟子的身边不断的飞舞着,飞剑之上剑气吞吐发出的嘶嘶声,在这空旷的山门处显得异常刺耳。

    “林武,你想干什么你阻止我敲响青帝钟,这后果你承担得起吗”林永强忍着剧痛,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林武,愤恨的说到。

    “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能让你敲响青帝钟林永,敲响青帝钟的后果你难道不知道你难道真的想让你的直系亲属全部被逐出林家我父亲和你父亲可是亲兄弟你难道想让我们家也被逐出林家”林武此时比林永还要愤怒,没了林家支持,别说自己,妹妹,弟弟,父亲,母亲,还靠什么修行

    “你以为我不知道敲响青帝钟的后果吗你以为我愿意冒着全家被逐出林家,自己被挫骨扬灰的危险去敲响青帝钟林武,今天我们这队弟子可是林天峰长老带队出门巡视的啊我现在这个样子,剩下的人都没回来,你以为发生了什么”

    林永强忍着想把眼前这个堂兄一刀砍死的冲动,冷冷的说道。

    “对呀你们今天出门巡视,可是林天峰长老带队的呀,林天峰长老可是归真期的高手,难道”林武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难道不可能,林天峰长老是归真期的高手,剩下的弟子都是登仙期的修为,怎么可能就剩下你一个难道有破凡期的修士想对我林家不利”

    林武有些诧异,整个青帝丹界破凡期的修士,大多都是林家的座上宾,而且不少都被林家封为客卿长老,怎么可能会有破凡期的大修士会对林家子弟动手呢而且就算是破凡期的大修士对林家这队人马动手,也不可能只有林永一个人逃出来而且还弄得如此狼狈。

    “快点给我起开什么破凡期的高手是林天华族长林天华族长勾结妖族,我们一行人除了我之外,应该没有活着的了要不是林天峰长老拼了命的掩护我们,要不是我手里有一枚遁天符,我也逃不出来”

    林永的话直接把林武给震晕了,他下意识的就让出了位置。

    “林天华族长勾结妖族林天华族长勾结妖族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咚咚咚”三声巨响从林武的身后传来,听到这声音,林武的脸色变得难看极了,他回过头看去,果然林永真的敲响了青帝钟。

    青帝钟一响一股强烈的绿色光芒从青帝钟上冲天而起,几乎一瞬间的时间,青帝山脉上方的云朵都被染成了绿色,雄浑的钟声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青帝山脉,甚至青帝山脉方圆数百万里的区域都能听到这振聋发聩的钟声。

    顷刻间,刚刚还平静万分的青帝山脉像是烧滚的沸水一般,绵延数百里的青帝山脉之上,无数流光拔天而起,纷纷朝着山门飞来,五颜六色的法宝的光芒出现在青帝山脉的上空,青帝山脉像是经历了一场流星雨似的。

    所有人都一脸狐疑,青帝丹界虽然时常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修士,想要挑战林家的威严,但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弄出什么大阵仗来青帝丹界虽然不能说是盛世承平,但也颇为平静,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有人敲响象征着灭族之灾的青帝钟呢

    难道又有人脑袋秀逗了不少人的心里都在这么想。但随即他们就把这个念头抛出了脑海。

    青帝钟的那个禁忌就连三岁小孩子都懂得,而且青帝钟那里常年有弟子值守,想要敲响青帝钟,首先得过了值守弟子那一关,所以根本不可能有人发疯了去敲那口钟。

    “守山弟子呢怎么回事青帝钟是谁敲响的”一个中年人的身影凭空出现,这中年人衣着普通,乍一看去,就好像是街边巷尾随处可见的农家汉子一样,但他的身上却流露出和打扮不符的气势。

    随随便便站在那里,就能给人一种想要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