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云华真人
    也难怪刘丁陈二两人认不出来韩飞白,此时的韩飞白,一身的破烂,仙卫处威风凛凛的制服,除了隐约间颜色还能看出来点,其他的一概成了一片碎布,再加上上面的血迹被风干,形成的黑褐色印记。和韩飞白头上凌乱污秽的发丝,旁人看去,第一眼认成乞丐一点都不奇怪。

    “大人,属下一行人前去巡视,在大同村附近遭遇二阶妖兽袭击,就我自己逃了出来,其他人都死了,如今这番打扮,实属无奈”

    韩飞白虽然心里着急,但是面对莫权这个自己的顶头上司,只能仔细的解释道。

    “什么你们一队人马就你自己一个人逃出来了这不可能如果是二阶妖兽,别说是你们那一队人马,就算再给你加上一倍的人数,也不可能有人逃出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飞白刚一听心头还有些欣慰,想着是莫权在夸奖自己,可是听到下面脸色就变了,他那里听不出来莫权话里面的意思。

    仙卫处虽然都是修行之人,但是绝大多数都是凝神期以下的修士,每个月为了一块灵石的俸禄,这些人得接受上司的各种指派,表面上看起来仙卫处的修行者在普通人的面前,耀武扬威煞是威风,可实际上,里面的各种辛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但凡是修行者都希望自己能够在修行之路上更进一步,为的不仅仅是实力上的提升,更是为了寿命的提高,所以仙卫处之中也是到处充满了勾心斗角。

    莫权之所以有如此一问,其实和仙卫处之前发生过的几件事情有关,韩飞白也只是听说,并不确定事情的真假,可是今天从莫权的语气看来,那些事情多半都是真的。

    仙卫处曾经有一些仙卫出门执行任务,回来的时候剩下一个人浑身带伤,那人用来解释的原因也和韩飞白今天的解释一般无二,遇到妖兽,就他自己一个人活着逃了出来。

    第一次这个人并没有引起怀疑,毕竟妖兽在青帝丹界虽然隐匿在森林之中,但也时有出没去袭击修行者,可后来每隔几个月,这个人都会自己一个人浑身带伤逃回仙卫处,跟他一块的那些人全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仙卫处的执掌者起了疑心,开始暗中调查。

    后来发现这一切都是这名修士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而已,那些所谓的葬身于妖兽口中的修行者,全部都是被这人暗算而死,而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修行资源,为了灵石,为了一切能够让他进阶的东西。

    当年这件事情是七国联盟仙卫处的一大丑闻,虽然被极力的掩盖,但是还是有风言风语流传了出来,韩飞白心中明白,这莫权大人肯定是认为自己多半是做了类似的事情。

    “大人,我真的有要紧的事情要禀报云华真人,事情真的像我所说的那样,确实是一头二阶妖兽袭击了我们,大人我要禀报的事情对云华真人极为重要,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韩飞白生怕林青等人离开大同村,当即扯起虎皮做大旗,声音坚定了不少。

    “就凭你也想见云华真人真是不自量力快说,是不是你见财起意暗害了其他人”莫权见韩飞白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顿时心中有了想法,当即厉声道。

    “好啊,原来如此,原来又出来一个暗害同僚的人渣看我不打死你”立在一旁早就已经酒醒了的陈二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顿时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一手抡起亮银枪,朝着韩飞白抡去。

    陈二作为脱胎中阶的散修,自从加入仙卫处之后,就一直在这里守卫大门,虽然每个月一块灵石的报酬,比他做散修士的时候辛苦赚取的灵力值强很多,但是一个修行之人做了看门人,这让陈二的心中很是自卑,而韩飞白作为一名小队长,每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都趾高气昂的从陈二的身前走过,每一次看到韩飞白的那股神气劲儿,陈二就气不打一处来,早就想教训韩飞白,如今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韩飞白跪倒在地,心思早就放在莫权的身上,陈二亮银枪抡了过来,他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就被直接砸中,身子重重的倒在了一旁的石壁上,一道鲜血从韩飞白的嘴角溢出。

    “放肆陈二,此间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哪里轮的你来出手”莫权一阵怒吼,但却没有任何行动,他双眼冷冰冰的看着韩飞白,那感觉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韩飞白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心中升腾起一阵怒火,顿时挣扎着站了起来,运起仅剩下的灵气,开口大声吼道。

    “云华真人大人,晚辈韩飞白,晚辈掌握了一条信息,可以帮助大人突破登仙踏入归真。”

    韩飞白的这一声大吼,把面前的三个人都吼蒙了,下一刻莫权冷笑了起来。

    “韩飞白,说大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一个脱胎后期的修士,居然说要帮助云华大人突破到归真期你当归真期的修士那么不值钱,随随便便就突破了”

    陈二和刘丁本来不明白韩飞白在说什么,听到莫权的话,顿时一阵狂笑。

    仙卫处的院落很大,但韩飞白的声音也足够传遍整个仙卫处,可声音过后,仙卫处之中并没有任何动静,眼见莫权脸上的冷笑越发的让人心悸,韩飞白突然想到了那几个人提到的名词力量本源,想到这,韩飞白强忍着灵力即将耗尽的痛苦,强行运气剩下的灵力,又大吼了一声。

    “云华真人前辈晚辈有力量本源的消息”

    “韩飞白仙卫处是什么地方了在这里大声嚷嚷成何体统,打扰了云华大人修行你死不足惜,陈二刘丁你们两个把他给我压入后山的大牢之中,等查明你暗害同僚的事情之后,我亲自将你正法”

    莫权没有料到韩飞白居然又吼出声来,心头的火气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当即命令道。

    可下一刻一股让莫权心悸的气息从身后的仙卫处深处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幽幽响起。

    “力量本源有意思,你一个脱胎后期的小子居然还能知道力量本源,实属不易,莫权你带他进来吧,小子,希望你提供的消息对吾有用,不然的话,吾会让你明白有时候死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听到这个声音,韩飞白的脸上狂喜,他知道自己赌对了,这个威严的声音应该就是仙卫处的实际掌控者,传说中登仙后期的云华真人。

    莫权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悻悻的带着韩飞白朝着仙卫处的深处走去。

    仙卫处从外面看似乎没有多大,但是实际上这里的面积极大,前面一片巨大的区域被化为类似韩飞白这一种仙卫处的普通成员的居住区,大大小小的院落住满了低阶修行者,左边一片空地上零零散散分布着几片样式不同的院落,这是一些低阶修士之中的佼佼者,自行修建的居所。

    两人没有在此停留,径直朝着后方走去,跨过一扇大门,韩飞白觉得面前豁然开朗,他心里颇为激动,这片区域即便是他在仙卫处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踏足。

    三进三出的厢房,一片接近一幕大小的鱼塘,里面分布着碧绿的荷叶和典雅的荷花,一条条锦鲤在荷叶下面嬉戏,鱼塘的对面一座晶莹玲珑的假山坐落在花圃之中,整个院落之中似乎还布置有聚灵阵法,韩飞白刚走进院落之中,就觉得身边天地灵气浓郁了不少。

    院落的最后面,一座典雅朴实的净室坐落在那里,莫权走在前面,毕恭毕敬的推开净室的门,之间一个神态安详的修士端坐在净室之中。

    这人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刚刚声音之中表现的那样,听到方才的声音,韩飞白还以为这云华真人至少也是一位银发苍苍的老人,没想到这么年轻,云华真人看起来个头不高,肩膀很是宽厚,长脸粗眉,看上去竟然像耕地的农夫多一点,一点也不像一位登仙后期的修士。

    “晚辈韩飞白见过云华前辈”韩飞白当即跪倒在地,行了个大礼。

    云华真人仔细端详了韩飞白一会儿,这才轻声问道。

    “你说能助我突破到归真期,还知道力量本源我看你修行的功法杂乱,不像是有正经的师门传承之人,你一个脱胎期的散修,根本不可能知道力量本源,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云华真人刚一说话,瞬间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变了,开口之前,完全就像是一个敦厚老实的农夫,可刚一开口整个人精气外露,神采奕奕,尤其是目光之中流露的睿智,一下子一个得道高人的形象映入眼帘。

    韩飞白看了看身后的莫权有些顾忌。

    “呵呵,你尽管说,这南陵县仙卫处尽在真人我的掌握之中。”见韩飞白有所顾忌,云华真人笑出声来,当下轻声说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