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9章 再夺黑暗盾牌
    所有人都彻底地傻眼,尤其是断天魂尊,更是眼睛珠子都差点掉落在地。

    他可是知道断岳的恐怖天赋和强大实力。

    但是,竟然被张斌一招就打败了?

    连超级法宝金蛇剑也被夺走了?

    要知道,张斌也仅仅修炼到大仙帝初期啊。

    这怎么可能?

    难道,张斌的天资比断岳还要好很多倍?

    他是比大尊之才还要优秀的天才?他是天尊之才不成?

    天啊,这一次我发达了。

    断天魂尊的眼睛之中射出了炽热的光芒,他的脸上也是浮出了贪婪之色。

    不要说他,连霸域仙尊的眼睛都亮了一下,也是心动了,想要夺舍张斌了。

    这样的天才,傻子才不想夺舍啊。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强大到这个地步?”

    断岳跳了起来,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和愤怒之色。

    他自认是绝世罕见的天才,他父亲也自认天资不如他,但是,眼前的张斌仅仅修炼到大仙帝境初期,却是比修炼到尊者境的他还要强大得多。

    这样的事实他难以接受。

    更让他难受的是,在百年前,张斌和他一比,也就是一只蝼蚁,他随便就可以捏死,若张斌不是有一个恐怖的法宝秤钩,他早就把张斌干掉了。

    但是,仅仅过去一百年,张斌就连续突破了多个瓶颈,修炼到大仙帝初期了,强大了太多太多。

    “断岳,这世界上的天才何其多,你绝对不是最天才的。狂妄嚣张只会让你显得无知。来来来,继续攻击我。”

    张斌淡淡地说。

    “啊……张斌,你竟然敢在我断岳面前好为人师?你算是什么东西?敢如此嚣张和狂妄?”断岳疯狂地咆哮起来,“若不是你那个该死的秤钩,耽误了我一百年的时间,我定然会强大很多,甚至我可能已经修炼到尊者中期,那要杀你就如同杀一只蝼蚁。”

    他自视太高,不能接受张斌这带着教训语气的话语。

    而他的话也不算太过夸张,就断岳的恐怖天资,若不是因为被秤钩勾住百年,让他的修为不进反退,那他还真会比现在强大很多。

    “呵呵……”

    张斌发出了鄙夷的笑声。

    断岳是很天才,但怎么可能和他这个宇宙之之相比?

    “张斌,不要以为你真的比我强大,我是魂体,修炼的就是灵魂。现在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恐怖绝招。斩……”

    断岳彻底地被张斌激怒了,他疯狂地大喊着,他的两个眼睛之中,同时爆射出了一把漆黑如墨的斧子,表面上浮出暗红色的符箓,散发出滔天的凶威和冰寒到极致的杀气,狠狠地斩向张斌。

    断天斧!

    这是断天魂尊创世神典上册所学到的恐怖绝招。

    由于断天魂尊是鬼,其实就是恐怖的魂体,天资也好得可怕,他创世神典学到的功法当然也就适合他,而且是超级高级的,所以,他也才能修炼到尊者中期。所以,这断天斧可以说是太古大陆最恐怖的灵魂攻击,让无数巨擘恐惧,因为曾经灭杀过无数巨擘,据说,昔日的胧宇就是因为承受了断天混尊的断天斧的攻击,才实力大降,才没有杀出重围,被众多巨擘抓住禁锢,连鸿蒙扇也是被抢走了。

    “嘎嘎嘎……张斌你死定了。”

    在远处看着的断天魂尊,霸域仙尊,司空搏都狞笑起来。

    惊鸿仙尊的脸上也是浮出了快意之色,她恨不得张斌马上被杀死,那她就可以收回她的乾坤袋了。

    因为被霸域仙尊蒙蔽,她认定张斌就是胧宇的后人,是祸乱之源,必须尽快地除掉。

    “呜呜……”

    两把斧子眨眼就到了张斌的身前,眼看就要斩在张斌的脑袋上。

    张斌冷笑一声,碎月双剑就爆射而出,顿时暗金色的光芒爆射,带着滔天的杀气,狠狠地斩在断天斧上。

    当当……

    两声巨响。火花璀璨,光芒爆射。

    断天斧竟然倒飞而回,而碎月双剑却是仅仅微微一个停顿,就闪电一样地追杀了过去,疯狂地劈砍那两把斧子。

    当当当……

    声音那是连续不断,就如同雨打芭蕉那么激烈。

    两把斧子竟然抵挡不住,表面上出现了无数细密的缺口。

    再过一会,斧子表面就出现了裂痕。

    咔嚓咔嚓……

    破碎的声音响起。

    两把斧子变成了碎片,化成了齑粉和黑色的浓烟。

    而碎月双剑也还是安然无恙,连一个痕迹也是没有出现,犀利到极致。也坚硬到极致。

    威名赫赫的断天斧竟然不是碎月双剑的对手?!

    全场震撼,鸦雀无声。

    半天也是没人说话。

    断岳那是呆若木鸡,断天斧那可是他最厉害的底牌,一旦施展,就可以斩杀或者重创强大敌人的灵魂,但是,今天怎么回事?连碎月剑都干不过了?

    这怎么可能?

    不要说他,连断天魂尊,霸域仙尊,惊鸿仙尊,司空搏也是疑惑到极致,不敢接受这样的结果。

    千刃,孤狼,路阳平,还有熊大也都目瞪口呆,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张斌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了?连断岳这样修炼灵魂的尊者施展的灵魂攻击,也是不能伤害张斌丝毫了。

    他们却是不知,张斌的魂体现在点燃了45盏魂灯,他的灵魂比断岳强大很多。毕竟,断岳也仅仅点燃了42盏魂灯,而且是使用了无数强大灵魂宝物的前提下,他的灵魂要再次快速强大,却是很难了。45盏魂灯淬炼过的碎月双剑,不管是锐利度还是坚硬程度,都要胜过断天斧。

    “杀……”

    张斌趁机大喊一声,乌美人就爆射而出,上面的秤钩也是变大了很多,化成了一道乌光爆射而去。

    断岳最惧怕的就是秤钩。

    刚才他之所以敢和张斌搏杀,是因为他修炼到尊者初期了,实力提升了很多,感觉可以封挡秤钩的攻击。但是,现在被张斌彻底地碾压,他就一点信心也没有了。

    “呼……”

    他一脸的恐惧,急速地溃逃,他手中的盾牌也是急速地舞动起来。

    盾牌的表面就浮出了一个恐怖的黑洞,疯狂地旋转着,发出了吞噬天地的恐怖力量,这个盾牌,似乎比上一次那黑暗盾牌还要厉害很多。

    但是,秤钩得到张斌和乌美人的力量的输送。

    战力也是暴涨,速度如电。

    急速地来到了断岳的面前,闪过盾牌黑洞的吞噬,狠狠地勾向断岳那拿着盾牌的手。

    “啊……”

    断岳发出了恐惧到极致的大喊。

    他第一时间就把盾牌松开来了,用最快的速度逃了回去。

    咔……

    一声怪异的声音响起,秤钩钩住了盾牌的把手。

    张斌狠狠的一用力,就把这个黑暗盾牌拉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