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2章 审问
    “白痴女人,你都落在我们手中了,若我们真是胧宇的后人,真的是我们的祖先杀了纯阳仙尊,还要问你这样幼稚的问题?”张斌看傻子一样地看着惊鸿仙尊。

    在这一刻,他都怀疑惊鸿仙尊是在故意装傻了,难道,惊鸿仙尊还真就是杀死纯阳仙尊的凶手之一?

    “你想要得到界主印,想要得到不灭魂印的组合秘法,想要得到我掌握的诸多秘法啊。若是可以蒙蔽我,那不是如愿了?”

    惊鸿仙尊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张斌。

    “惊鸿仙尊的脑子已经坏掉了,没有必要和她啰嗦。”

    “她被霸域仙尊蒙骗了七千亿年,早就洗脑成了傻子,无论如何,她也是不会相信我们的。”

    “或许她在装傻,她就是凶手。”

    千刃、路阳平和孤狼先后说。

    张斌也就不再和乾坤仙尊啰嗦,搜出她的空间容器和空间戒指。

    细细地寻找着,甚至还搜索了她所有丹田区域,连龙池,心脏等等特殊地方都搜索了。

    可惜,根本就没有寻到界主印,仅仅寻到了一些修炼资源和修炼秘笈。

    甚至连不灭魂印的秘法也是没有寻到。

    张斌四人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抓住惊鸿仙尊,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得到界主印。

    那等于就釜底抽薪了,即使霸域仙尊修炼到尊者中期,他们也未必畏惧。

    但是,界主印竟然没在惊鸿仙尊的身上?

    难道,霸域仙尊已经把界主印骗走了吗?

    若是如此,情况就有点不妙。

    “想要抢夺我的界主印,你们只能是做梦呢。”

    惊鸿仙尊的脸上写满了鄙夷之色。

    “你的界主印?笑死人了。那是纯阳仙尊的界主印,你们谋夺了七千亿年,也是没有办法炼化。”在一边的孤狼愤怒地喝道,“说,界主印藏在什么地方?”

    “纯阳仙尊把界主印托付给我,他没有回归,界主印就属于我。”惊鸿仙尊傲然说,“你们又算是什么东西,又资格染指界主印吗?”

    “我是纯阳仙尊的后人——吕狼,没有资格获得界主印?”孤狼鄙夷地说,“纯阳仙尊果然是你和霸域仙尊杀死的,纯阳门也是你们杀害的。为的就是想要吞掉界主印。现在你说界主印是你的。果然是狼子野心,卑鄙之极。”

    “你是真龙,胧宇的后人,想冒充纯阳仙尊的后人,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惊鸿仙尊冷笑着说,“界主印你们永远也得不到。”

    “呵呵……”

    张斌发出了鄙夷的冷笑,“惊鸿仙尊,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就不相信你会真的认定我们是真龙?就是你和霸域仙尊杀了纯阳仙尊对不对?”

    惊鸿仙白了张斌一眼,然后她就闭上了眼睛,一句话也不说了。

    仿佛她都赖得和张斌他们说话。

    “你已经把界主印给了霸域仙尊,对不对?就期待他能突破,炼化界主印,做界主,然后你们就可以双宿双飞,过幸福快乐的日子对吗?”张斌鄙夷地说,“你明明知道霸域仙尊修炼出了一个尊者分身,就是那个黑衣尊者。但因为你做了霸域仙尊的女人,也就装作不知道,对不对?”

    “张斌,你就尽情地污蔑我和霸域仙尊吧?这有任何意义吗?”惊鸿仙尊冷笑着说,“等霸域仙尊突破,炼化界主印,就是你们的时期,你们一个也活不了,胧宇一族也全部都活不成,纯阳仙尊,纯阳门的仇,我们一定会报。”

    “霸域仙尊说黑衣尊者夺舍了路阳平,那么黑衣尊者就是路阳平了。但是,那一次,你,霸域仙尊,司空搏一起围攻我,但地下那个袭击我的黑衣仙尊是谁啊?我就不信你们没有听到动静。”张斌冷笑着说。

    可惜,惊鸿仙尊不再说话,看都不看张斌一眼了。

    张斌冷笑一声,带着惊鸿仙尊,传送到了南极仙国。

    然后把四个仙帝,四个妖帝都召集了过来,甚至还把西极鬼帝和楚飞成也招了过来,让他们说了说他张斌的来历,和在仙界的所作所为,以及和断天门的误会。

    “惊鸿仙尊,现在你能相信我不是来自胧宇一族了吗?”

    张斌冷冷地说。

    “果然好手段,胧宇一族竟然有你这样的天才,短短几百年时间,就能从最低级的仙人修炼到大仙帝,而且控制了仙界和妖界。”惊鸿仙尊的脸上写满了愤怒之色。

    “真是天大的笑话。”张斌说,“若我真是胧宇一族的超级天才,也不可能被派出来做这样的事情,只要在太古妖界努力修炼,变得强大就行了。要派也要派比我更强大的高手才对。惊鸿仙尊,你果然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女人,早就被霸域仙尊骗成傻子了。”

    “你们想欺骗我惊鸿仙尊,那是绝无可能。”

    惊鸿仙尊冷笑着说。

    所有人都气急败坏,遇到这样一个女人他们还真是无可奈何。

    张斌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怒火,他取出手提电脑,开始放映自己在地球上的记录片,再放映了自己在淬骨洞的记录片。

    然后张斌冷冷地说:“惊鸿仙尊,若我真是胧宇的后人,我没有必要从地球出生吧?也没有必要进入淬骨洞去修炼吧?淬骨洞的宝物和太古仙界的宝物一比,那简直不值一提。”

    再然后他又放映了那一天在他在地下遭受黑衣仙尊的暗算的录像,冷笑着说:“这黑衣仙尊是谁?他要暗算我。只能是你们的人。而就是此人追杀了孤狼。现在你有什么话说吗?”

    “谁又知道这是不是你制作出来的假证据呢?”

    惊鸿仙尊说。

    “我有必要做这样的证据来欺骗你吗?反正界主印也是被你送给了霸域仙尊。我们也不可能从你手中得到。现在你的乾坤门也定然被霸域仙尊彻底地收服了。乾坤门的弟子也绝对不会相信你了。他们只会相信霸域仙尊。你也帮不上我们什么忙。”张斌冷冷地说,“我们就是想要你明白,我们不是胧宇的后人。路阳平也没有被邪魔夺舍,反而他一直被邪魔囚禁,是我把他救出来的。我们不想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