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2章 挑拨离间
    也就是说,仅仅一个瞬间,延续了无数年的丹界就被灭了。

    仅仅四个强大的丹帝,先一步感到了危机,潜入了大地之中,逃过了一劫。

    也幸好张小龙一直就在紫天秘境修炼,否则他也未必能逃过这一劫。

    如此威势,简直惊天动地,恐怖之极。

    连血尊都暗暗地战栗,第一次他感觉到鲲鹏大尊的强大和恐怖,那是他怎么也没有办法比拟的,旋即他就兴奋起来,在心中狞笑,“张斌,这一次,就不信你还能逃脱,就不信你还能翻盘。我血尊看中你的躯体,必然就属于我。”

    仙界的四个仙帝当然也是散发出神识感应到了,他们的脸色变得惨白,都在不停都颤抖,天啊,那到底是什么境界的巨擘?一口吞了丹界几亿丹灵?这怎么可能做到?似乎是血尊请来的恐怖高手啊,他们往太古仙界去了,显然是去对付张斌了,张斌你快逃啊?

    他们马上想办法联系张斌,也联系太古仙界的巨擘。

    顿时太古仙界大乱,仙界也是大乱,魂界,魔界也是一样。

    所有人都开始逃命,大部分都潜入地下躲藏……

    “嗖嗖……”

    只听破空的声音响起。

    血尊就带着鲲鹏大尊横渡不知道多么遥远的虚空,进入了太古仙界。

    来到了文武仙国的上空。

    然后他们就发现。

    所有的人和仙兽都不见了,全部藏起来了。

    小部分就是传送到了紫天秘境。

    大部分就是进入了张斌的魔城。

    这当然是得到了张斌的示警。有恐怖的危险降临。

    魔城却是矗立在大地上,高耸云天,里面就是太古仙界所有的高手,而且还源源不断地有高手从妖界,仙界,魔界传送过来。

    仔细看,可以看到惊鸿仙尊,司空搏,千刃,孤狼,路阳平,南少杰,张小龙,张可可,四个有仙国的仙帝;胧思思,甚至还有胧兴和几个仙尊也出现在城墙上。

    张斌却是盘膝坐在城墙上,吞天蜈蚣,先天灵树分身也各自变成了一个黑皮肤和绿色皮肤的大汉,也盘膝坐在张斌的身边。

    血尊和鲲鹏大尊同时降落在魔城面前的草地上,血尊指着张斌怪笑着说:“师兄,他就是张斌,城内的仙魔妖都是他的属下,你可以尽情地吃个够。”

    鲲鹏大尊用无比轻蔑的目光看着魔城,他的身上爆射出滔天的威压和气势,让天地都在战栗,让虚空度在颤抖,他淡淡地说:“本大尊横渡禁海而来,刚才一口吞了无数丹灵,等下呢,就要吞掉这一座劣质的魔城。不过,本大尊喜欢美女,所以,给美女们一个机会,所有的美女都自己走出来。至于张斌你,马上把那个先天灵树分身献给我,然后自己出来领罪,任凭我师弟血尊处罚。”

    所有人都气得簌簌发抖,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心中却是充满了恐惧。

    毕竟,对方太强大了,是他们怎么也不敢想的。

    “你是血尊在虚神界的师兄吧?来自什么大陆?敢说出来吗?”

    张斌没有任何畏惧,冷冷地问。

    “嘎嘎嘎……我有什么不敢说出来的?我乃鲲鹏大尊,的确是血尊在虚神界的师兄,来自青涛大陆,距离这里并不是很遥远,只要十年时间就可以横渡过去。”鲲鹏大尊狞笑着说。

    在鲲鹏大尊的眼中,张斌已经是死人,魔城所有人都是死人。

    何况,他并没说出怎么去青涛大陆的路线。

    加上青涛大陆宽阔无比,面积是太古大陆的百倍。

    高手如云,强者如雨。

    大尊境的高手众多。

    他根本不要有任何担心。

    “青涛大陆?哈哈哈……我知道怎么过去的路线。看来,我是要尽快去青涛大陆一趟,把你的家族,门派全部斩杀殆尽,一个不留。”张斌杀气腾腾地说。

    他在虚神界参加天才大赛,得到的奖励就是一张藏宝图,上面就标注了藏宝的大陆,就是青涛大陆。张斌早就计划着要去一趟。取出宝藏来。

    毕竟,虚神界奖励的藏宝图,一定非同小可。

    但因为他还没有变得很强大,加上还没有搞定血尊这个恐怖的人物,他才没有出发。

    不过,现在血尊竟然把太古大陆的坐标告诉了鲲鹏大尊,那么,太古大陆真的就危险了,因为鲲鹏大尊过来前,很可能把前来太古大陆的路线留在青涛大陆。

    所以,必须去毁灭鲲鹏大尊的门派。

    也就是说,必须杀人灭口。

    否则,青涛大陆的恐怖高手定然会源源不绝地而来。

    这是逼迫张斌不得不前去。

    “你竟然知道去青涛大陆的路线,不错不错。”鲲鹏大尊狞笑着说,“血尊师弟,不会是你告诉他的吧?”

    “师兄,不是,绝对不是。”血尊的脸色变了。

    “哈哈哈……血尊你就不要否认了,前段时间,你就告诉我,将会有一个超级厉害的高手从青涛大陆杀过来,让我做好准备,开始我还不相信,但你却是把青涛大陆的路线都一一地标注出来,我就不得不相信了。我知道,你就是希望我和鲲鹏大尊两败俱伤,你好渔翁得利。我不得不承认,你这个计划很牛逼,我只能做准备啊,只能和鲲鹏大尊两败俱伤啊。”张斌大笑起来。

    鲲鹏大尊的脸色微变,马上就把冰寒的目光投射到血尊的脸上。

    血尊都暗暗地打了一个寒战,但他却是没有任何慌张,冷笑着说:“张斌,你这么拙劣的挑拨离间之计,怎么欺骗得了我师兄鲲鹏大尊?”

    “血尊,我这里还有你给我的玉瞳简呢,鲲鹏大尊,你看看就知道了。”

    张斌淡淡地说完,他的手中就出现了一个玉瞳简,随手就扔了过去。

    血尊那是一脸的鄙夷之色。

    而鲲鹏大尊却是一把接住,细细地了一番。

    然后他的脸上就写满了冰寒,恐怖的杀气也是爆射出来,他狞笑着说:“血尊,你竟然敢算计我?”

    “师兄,没有,绝对没有啊。”

    血尊一脸冤枉地说。

    “没有?怎么和你给我的那张海图标注的路线基本一样?”

    鲲鹏大尊杀气腾腾地喝道。

    “这这这……怎么可能?”

    血尊那是一脸懵逼了,但他不愧是血尊,反应就是快,赶紧否认说,“基本一样?那就有一些不同之处了?那么定然是他从别的地方得到路线。不是我给他的。”

    “啪啪啪……”

    张斌鼓掌,“血尊,佩服佩服,原来你给我的路线海图有一些不同,这样即使被鲲鹏大尊知道,你也有狡辩的余地,而我也因此能相信,做好大战的准备,有能力抗衡鲲鹏大尊,你是不是还有另外的计划?是不是还请了另外的高手来对付鲲鹏大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