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8章 第三关赌命
    “很简单。”冰蚕淡淡地说,“就是我和你比,我们各自拿出一种毒药,给对方服用,若是你死了,那什么也不必说,你的属下必须马上退出去。若我也死了,那就是平手,这地方就归你的属下或者你的分身了。但却是不能得到主人的传承。若是我死了,你活着,那你完胜,能得到主人的传承。”

    “尼玛……这是赌命啊。”

    张斌气得嗷嗷直叫。

    “张斌,我们放弃。”

    两个美女几乎同时说。

    清月明杰更是直接,拉着张斌就往传送阵走去。

    这样赌命的事情谁做就是傻子。

    若是不知道有四个超级天才服用毒药陨落在这里,或许还敢试试,但是知道了,当然是考虑都不必。

    “等一下。”张斌却是不走,又问:“那若是我们两个都不死呢?”

    “若是都不死,就算你胜,今后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也能得到主人的传承。”冰蚕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张斌。

    “那是什么毒药,可以拿出来给我看看吗?”

    张斌又问。

    “当然可以。”

    冰山怪笑一声,“你同我来。”

    它带着张斌走到一棵特殊的毒猪笼树前,指点着说:“就是这毒猪笼中毒药,你只要喝一滴就行了。”

    这毒猪笼树很特殊,别的树高耸云天,但它却是只有一米高,看上去灰不溜秋的,树上也没有结出很多毒猪笼,仅仅只有一个毒猪笼,就顶在最高处。

    而且靠近,也不散发香气,甚至也不打开,不发出吞噬的力量。

    不过,张斌却是知道,这树的毒液一定无比恐怖,绝对比另外的树毒液厉害太多,才能毒杀那么恐怖的天才。

    “可以取出毒液给我看看吗?”

    张斌观察了一会,就淡淡地说。

    “可以,不过,你们就要小心了,毒液很容易挥发在空中,很容易就能把你们都腐蚀成液体。”冰蚕说,“都退远一点。”

    张斌他们的脸色微变,退开了很远。

    而且施展了空间异能,禁锢了虚空,让毒气难以侵袭过来。

    冰蚕取出一副手套戴上,然后它就拿出一个注射器一样的东西,扎进了猪笼之中,抽出了一滴液体来。

    这液体是彩色的,看上去很美丽。

    而这样一抽取,毒液也是有部分会扩散到虚空之中。

    顿时周围的毒猪笼树都开始发黄,散发出死亡气息。

    “小蜗,过去闻闻,试试威力如何?”

    张斌下令说。

    “是,主人。”

    毒蜗牛早就跃跃欲试,它是毒虫之王,任何剧毒都不畏惧。而且是格外期待。

    所以,它马上就兴奋地冲了过去,把脑袋探了出去,疯狂地呼吸着空气之中毒气。

    但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毒蜗牛马上就开始摇摇晃晃,如同喝醉酒一样。

    脑袋也是变得血红。

    “快回来……”

    张斌大惊失色,大喊一声。

    可惜,毒蜗牛却是迷糊了,根本就听不到张斌的指令。

    张斌赶紧用力地一拉锁链,把毒蜗牛拉了回来。

    噗通一声。

    毒蜗牛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似乎陨落了。

    张斌马上就细细地观察,然后他就发现,毒蜗牛并不是陨落了,而是昏迷了。

    仿佛熟睡了的模样。

    而且心跳也是加速,显然是中毒了。

    若是不援救,可能真会陨落。

    这可是万毒之王啊,仅仅是呼吸了一点点泄露在空气之中的毒气,就差点毒死?这怎么可能?

    张斌四人那真就是目瞪口呆,脸上写满了恐惧之色。

    张斌马上取出避毒丹,还有另外一些解毒的丹药,给毒蜗牛服用下去。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毒蜗牛才苏醒了过来,它兴奋地说:“主人,那毒很恐怖,超级厉害,能伤害到我,不过,我若是服用一点点,慢慢地修炼,我也会快速地变强,修炼成真正的毒虫之王。”

    但张斌却是手足冰凉。

    因为他没有任何把握服用一滴毒药能不死。

    也就是说,很难得到毒王天尊的传承。

    但对方如此天才和强大,他的传承一定不凡。

    张斌还真想得到。

    冰蚕拿着那一滴密封好了的毒液走了过来,趾高气扬地说:“第三关开始吧,我的毒准备好了,你可以取出你的毒了。先说好,不能作弊,我是要把这毒液主人你的血液之中,而不是服用下去的。你也一样,我可以让你先给我注射。”

    “先给你注射?”

    张斌的脸上浮出了怪异之色,“若是你死了呢。那是不是算我赢了?”

    “哈哈哈……我会惧怕你的剧毒?真是天大的笑话。”冰蚕狂笑起来,“就是主人研制出来的这种毒药,也毒不死我。我绝对不会死,最多昏迷一段时间。我可是毒物之王。”

    “我是说万一,万一你死了。”张斌说。

    “若我死了,那算你赢了,你也不要注射主人研制出来的毒液了。”冰蚕说,“但我没死,那你必须注射剧毒,除非你认输。”

    “若是你昏迷十年八年,或者千年万年,那又如何?难道我们要在这里等你那么多年吗?”张斌又问。

    “若我昏迷了,马上就有机关傀儡人给我服用解毒丹,很快就会醒过来。”冰蚕说。

    “那行,我和你赌了。”

    张斌的手中出现了护士妹妹留下的注射器,他再取出了一滴尊者蘑菇提炼出来的剧毒液,那是淡黑色的,看上去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用注射器吸入其中,然后大大咧咧地说:“注射哪里?”

    “就注射到我的手心吧。”

    冰蚕的脸上写满了鄙夷和轻蔑之色,它把手探出放到了张斌面前。

    张斌也是没有任何耽搁,直接一针就扎入了进去。

    然后被毒液推送进去。

    “啊……”

    冰蚕的脸色马上大变,发出了凄惨的惨叫。

    他的手在快速地融化成液体。

    但这家伙不愧是恐怖的毒物之王,它的手瞬间结冰,躯体也是急速地结冰。

    把自己的血液都冰封了。

    它的身躯都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球。

    然后它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