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7章 拉出去,杀了
    “那太好了,今后我们互相蹭天劫,那修炼速度就会提升很多。”

    张斌的脸上浮出了灿烂的笑容。

    他没有出去,就在这山洞之中继续努力地修炼。

    主要就是让魂体融合雷霆之道天地规则。

    或许是因为突破了瓶颈的缘故,魂灯又变得明亮了很多,发出的光芒也是变得炽热了一些,融化雷霆之道的天地规则也是快了一些。

    而魂灯数量也是有所增加,达到了240盏。

    “轰隆”

    一声巨响,山洞的入口破碎。

    余蔓带着一股浓郁的幽香走了进来。

    她一眼看到在盘膝修炼的张斌,脸上就浮出了惊喜之色。

    嘴里却是淡淡地说:“不错不错,你竟然扛过了生死劫,还真突破到了合道二层,天资也不是太差。走,同我去见我爸妈。”

    张斌站起身来,装出一副很听话的样子,跟在她的后面,走了出去。

    余蔓又带着张斌飞天而起,然后就落在悬崖上。

    她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吩咐了张斌很多注意事项,才拉着张斌跳下了悬崖。

    看上去是很普通的悬崖,似乎山谷也不是太大。

    但跳进去,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宽阔的世界。

    隐藏了一大片天地。

    有山有水,有河有湖,还有宽阔大海。

    仙气氤氲成白雾,紫气汇集成光柱。

    仙药遍地,都是高级仙药。

    树木参天,都是合道植物。

    有众多洞府,众多精美建筑物。

    看上去美丽至极,让人心旷神怡。

    “长生洞天!”

    这样的四个大字,就雕刻在一座悬崖上,翠绿颜色。

    飘逸至极。

    “嗖嗖”

    余蔓拉着张斌飞天而起,去到了一个奢华的洞府之中。

    一男一女正在大厅打坐。

    一副很安详的样子。

    男的帅气,女的美艳。

    似乎都很年轻。

    但是,张斌却是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压和气势。

    从他们两人的体内散发出来。

    “天啊,这是合道九层巨擘,两个都是,似乎不亚于黄金殿主。”

    张斌在心中震撼地大喊。

    他暗暗地庆幸,自己服用了生死丹,把雷霆之道突破到了合道二层,否则,定然就要被他们看破,自己合了两种道,那后果很可怕。

    这可是无所顾忌,胆大包天的魔。

    “爸妈,他名叫道无涯,是我这一次认识的,我很喜欢他”

    余蔓装出一副陷入恋爱之中样子,把张斌的手臂紧紧搂在怀中。

    但她暗中却是在嘀咕:“上一次,拉了道无涯的手,害我洗浴了五次,才不感到恶心,这一次,可能要洗十次了。”

    “道无涯见过两位前辈。”

    张斌也是恭敬地行礼。

    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睛,冰寒的目光也是爆射而出,就落在张斌和余蔓的身上,久久久久,他们一直怀疑余蔓不喜欢男人,性取向有问题。

    但看到如此一副场面,他们都暗暗地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余蔓是正常人。

    旋即他们就开始细细地审视张斌,目光犀利到极致,似乎可以看到张斌心中去。

    过了好一会,余瀛才开口了,“道无涯,你来自什么门派?”

    “晚辈来自天道门。”

    张斌说。

    “天道门?那个最弱小,没有几个弟子,已经封闭山门的天道门?”

    余瀛的脸色变黑,额头上冒出了两根青筋,在不停地跳动着。

    显然,他愤怒到极致。

    “是的。”

    张斌说。

    反正,他不是天道门弟子,对于对方侮辱天道门的话,他是不放在心上。

    “难道,你就是那个传说中懦弱之极,任何人都可以随便羞辱你的道无涯?”

    余瀛的眼睛之中爆射出冰寒的光芒。

    “这个,好像是的。”

    张斌也没有想到道无涯竟然是如此一个人物,但事已至此,他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继续冒充,有点惶恐地说。

    “拉出去,杀了。”

    余瀛怒吼一声。

    他是何等的自傲?堂堂长生门的门主,强大之极,天才之极,将来是要修炼成神的,他的女儿余蔓那可是他的心头肉,掌上明珠,放在掌上怕掉了,放在嘴里怕化了,怎么可能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一个窝囊废?

    顿时就有两个强大的护卫冲了过来,就要把张斌拉出去杀掉。..

    张斌愕然,眼睛都瞪大了,尼玛,果然不愧是魔,简直就蛮不讲理,直接就要杀他,和余蔓一样。

    “谁敢?”

    余蔓却是焦急了,她忍着心中强烈的不适,紧紧地抱住张斌,“他是我的男人,谁敢杀他?要杀,也只能我能杀。”

    波涛汹涌的大山顶在张斌的胸膛上,让张斌都暗暗地的惊呼,“我靠,真有料,这女人好猛。”

    那两个护卫就有点迟疑了。

    余瀛却是气得嗷嗷直叫,身上都爆射出滔天的杀气,脸色也是变得铁青,他的手掌也是高高地举起,作势就要拍出,要把张斌彻底地拍死。

    “爸,是我嫁人,不是你嫁人,我就喜欢他。”余蔓也感觉到情况不妙,气急败坏地说,“其实,他也很天才,很强大的,你没有看到,他也修炼到合道二层了吗?他也是这个纪元出生的,和我差不多大。”

    “若说天资,也还过得去,但这性格,简直就是窝囊废,哪里配得上我女儿?”余瀛在心中反驳,但不好说出来,他的眼睛之中射出了刀子一样的光芒,就投射到张斌的身上,喝道:“窝囊废,你就只能躲在女人的背后,连话也不敢说吗?”

    “混蛋,你快说话啊?快说你好爱我,很喜欢我,若有人要杀你,必须踩过你的身躯啊?”余蔓焦急地传音说。

    “我能让女人哭着喊着要嫁给我,也能让她拼命地要保护我,你能吗?”张斌终于是说话了。

    “你——在我爸面前说这话?你果然是不想活了。”

    余蔓气得差点吐血,这个时候,她突然发现,这家伙不仅性格懦弱,而且死不要脸,甚至还有点傻,这样的男人,哪里有女人喜欢啊?但是,自己就需要这样一个男人来演戏,蒙骗父母,今后就可以尽情地和蓬雨梦谈情说爱了。

    那是多么幸福的生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